郝平:禪讓制與黨體不符 習連任不順但未受重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日前,中共高層內鬥白熱化傳聞甚囂塵上。某自媒體人4次爆料,中共高層內部由元老出面,王岐山、王滬寧聯絡,黨政軍警實力人物支持,逼宮習近平棄權。消息稱,5月2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上,習決定棄權,承諾於二十大退休,由李克強即日起接管中央日常事務,二十大正式接任黨內最高職位。

一時間,習禪讓李的傳聞滿天飛。在習強力左轉造成的民怨沸騰的今天,很多人對此消息寄於很大希望,有的人信以為真。

禪讓制不符合中共強權體制特色

其實,禪讓制與中共體制根本不符。禪讓制是去權力中心化,任人唯賢,中共史上無有先例。中共黨內每次最高權力交接都是血雨腥風,毛澤東對劉少奇、林彪的整肅,鄧小平通過打越戰獲得軍隊實權,讓華國鋒「體面」下台。

之後的胡趙讓中國走進了中共歷史少有的政治開明時代,但好景不長,六四血案後,趙被軟禁16年。江澤民也並不是鄧小平滿意的接班人,1992年鄧小平在軍頭楊尚昆的支持下公開南巡,逼迫江廢棄計劃體制路線,走市場經濟道路。

軍隊未見異動譁變,反習難成勢

槍桿子裡出政權,永遠是中共體制信奉的「真理」。習近平經過10年的反腐,並實施軍改軍區轉戰區,在軍中著手培養自己的人馬,反腐打掉了江派軍中人馬,習在近年大幅度提高軍隊和軍屬待遇,收買軍心。儘管軍中對習近平並非完全一心,但基本盤應掌控在習手中,前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在中共軍中頗有口碑,李先念的女婿,2021年12月傳聞因反習連任而遭到習的軟禁,至今沒有消息說安全着陸。

如果習近平同意交權,前提只有一個,那就是軍隊突然譁變了,或北京衛戍區部隊、中央警衛局等槍桿子陣地失守,倒戈反習。關於軍隊,網絡有2種爆料說,一是軍隊在這次和平交權中保持中立,這基本是不成立的,中共的軍隊從來在權力面前就是選邊的,聽黨指揮,軍隊不選邊,那不就是軍隊國家化了嗎?中共軍隊目前還不具備軍隊國家化的思想和潛在動向。

另有消息說,5月2日,網傳38軍2個機動師進京、27軍9師進滬逼宮習近平有條件讓位。這種傳聞可能性幾乎沒有。一是到目前為止根本沒有任何關於這方面的視頻或衛星圖片流露。5月10號,有推主轉發北京南六環有坦克和裝甲車進京視頻,視頻在30秒之內,比較模糊,辨認不清,作為對重大政治事件的證據註腳,基本屬於不可採信範疇。

軍隊異動沒有習授權、簽字,那就是軍隊譁變,不成功的話就要掉腦袋的。只有在習近平完全失去對軍權的控制下,一場幾乎是全方位的政變已經非常成熟和有把握的情況下,習大祕丁薛祥掌控的中央警衛局已經被反習勢力控制住了,北京衛戍區部隊也已經反習倒戈,才有可能發生這種情況,這幾乎是不可能的。軍隊如果進京只可能是保衛習,而不太可能是逼宮反習。

胡溫時代,由於江澤民垂簾聽政,胡溫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即便這樣,2012年3月19日,在周永康調動武警部隊發動政變,包圍新華門和天安門時,胡錦濤都能及時調動38軍精銳部隊進京,迅速將武警繳械。

如今軍權在習近平手中,他能任憑反習勢力糾集在一起,利用一次政治局常委會就翻盤了嗎?這種權鬥是性命攸關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不到完全沒有反抗能力,誰願意束手就擒、坐以待斃呢?

反習派聯盟聯動,條件有限空間不大

爆料中的江曾胡出動、二王聯動,幾乎也是不可能的。胡錦濤2012年10月全身裸退,支持習近平上台,習上台之前,胡拿下了薄熙來。江曾在胡溫時代將胡溫二人權力架空,如今胡錦濤對習再不滿,也不至於和江曾再次結盟。

王岐山和王滬寧為現任高層,兩人的政治抱負和意趣大相逕庭,習的左轉政策很多是王滬寧搗鼓出來的,王岐山如何與他串聯共謀反習?而且元老聯動、高層互串搞政治動作,因受習的監控,空間非常有限。在這樣的政治語境下,拿出一個完善的反習實操計劃是很難的。

5月9日,王岐山作為習近平特派代表赴韓出席尹錫悅的就職典禮,網絡流傳一則王和文在寅會面視頻,王岐山在和文在寅交流中一連用了三個「他」來指代習近平,被一些人解讀為習權力式微的一個強烈信號。但是,另一則較完整的王文會面視頻則顯示,王岐山在用三個「他」的前後句都分別清晰地提到了「習近平主席」幾個字,上述關於習權力式微的解讀就不足採信了。

韓保守派總統尹錫悅提倡走親美路線,對待中共強硬,其上任被中共視為可能迎來中韓關係的極大變數,習近平派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前往祝賀,是為中韓關係做緩衝,為以後的政治轉圜提前留有元首對接的餘地,況且習自疫情以來就一直沒有出過國。如果,習真的如傳聞中已經交了權給李克強,此次赴韓,李克強以政府領導人出訪韓國應是正當時。

上海市權力分配、動態清零是兩大觀察點

上海疫情爆發已經小兩個月了,4月前的李強、張文宏精準防控策略被高層否定後,李強及時華麗轉身,堅決擁護習近平的動態清零政策。李強二十大入常的呼聲因上海疫情政策初期出現政治方向問題而被外界看冷。

迄今為止,外界已有多個版本流出,均稱李強龔正將被替換,一個4月初期的版本是時任廣東省委常委、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將任上海市委書記,5月初的版本變成了中辦主任丁薛祥出任上海書記,李強走人。但到目前為止,哪一個版本也沒有兌現。

英國金融時報日前消息稱,研究中國精英政治的諮詢公司Cercius Group執行長帕耶特(Alex Payette)說:「上海以及黨內都出現愈來愈多聲音,(國務院副總理)韓正的聲量特別大,要求習近平強迫李強下台。」 帕耶特(Alex Payette)還表示,「如果習近平犧牲李強,對其他盟友發出的訊息會是沒有人是安全或是動不了的。所以,我們認為習近平將與黨內其他派系談條件,即使上海亂象未平,仍讓李強繼續玩下去。但保不保得了龔正,就是另一回事了。」

2020年1月23日,武漢因疫情爆發而封城,湖北書記蔣超良和武漢書記馬國強2月14日就雙雙被免職,速度非常之快。而今,上海封城一個半月了,如今官宣8個區實現社會面清零,地鐵卻全線關停,部分區進入靜默期,疫情實際是沒控制住的。但上海區級以上官員基本沒有發生地震,李強仍穩坐上海市。這說明李強入常仍有戲份,韓正能否有贏面還不好說。如果習近平已交權,李強會立刻應聲下台的。

另一個觀察習是否權力被大幅削弱或旁落的觀察點就是中共的清零政策。清零政策對中共經濟的衝擊和民生的擾亂以及帶來的國際負面影響成為反習勢力集中詬病的焦點,能否堅持清零已經成為雙方最密集的火力對攻前線。但從5月5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會將清零上升到黨的宗旨以來,各地疫情防控政策寧左勿右、越來越左,愈演愈烈,這本是符合習思想要求的。

習連任不順,但權力未受重創

5月10日-11日,習近平的名字在新華網、人民網、央視網、中國軍網、外交部網站均占據頭版頭條位置。5月10日,百度三條熱搜都是有關習近平的活動,習近平在共青團成立100周年上的講話、習近平和德國總理朔爾茨通話、習近平和法國總統馬克龍通話。

習近平在共青團100年周年紀念講話中,還提及了中國夢和自我革命等充滿習特色的執政理念,黨媒和軍報大肆宣傳,對於習的宣傳並未做減法。

但央視5月6-8號習缺鏡三天,5號中共政治局常委會關於堅持清零政策的表述,多為以黨中央的名義發出,而非習核心,再加上中共對俄烏態度的逆轉,習在經濟政策上的退讓等等信息,說明習在近期的確遭到了反習勢力的發力攻擊,特別是美國國會的軸心法案首次將習近平的名字赫然寫上,不僅中共國際形象大損,還直接牽扯到中共權貴們在美的資產安全,勢必會引發反習派奮力一搏,但習近平的核心權力並未受到重創。

二十大權力保衛戰刀光劍影,習連任註定不會平坦,但反習派全面翻盤概率不大。從另一個角度說,習若下台,改革派會占上風嗎?可能性同樣也不大,靠中共改良,很多歷史悲劇證明此路不通。李克強主政的話,江派殘渣會死灰復燃,曾薄會翻盤,在政治上李難是對手,胡溫被控局面翻版完全有可能出現。

但,人有千算不如天之一算,天滅中共是誰也擋不住的,當權者也好、普羅大眾也好,也都在善惡有報的天懲之中。認清中共才有出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