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一百四十六期】中国的奥德赛谈公民意识(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1992年美国作家ANNE THOUSTON﹐中文名叫石文安写了一本书﹐书名是“中国的奥德赛”。奥德赛是希腊神话中一位历尽千辛万苦﹐勇往直前的英雄人物。今天我们就请来了被誉为中国的奥德赛的中国自由民主党主席倪育贤先生与我们畅谈公民意识。

————

人生经历﹕

1962年倪育贤在年仅18岁的时候﹐在看到农村由于人为的大跃进的政策错误造成大批人被饿死的残忍景像后﹐毅然决然的给毛泽东写了篇万言书要求改变现有政策﹐从此开始了他在中国国内受迫害的历程﹐也由此使他走上了一条争取中国民主改革的不归路。

1977年﹐他出于对1976年四五天安门事件中共用暴力打死悼念周恩来的百姓的不满﹐在上海最繁华的地段贴出了巨幅大字报﹐呼吁人民起来推翻“这个不讲人道﹐不讲人权的法西斯政权”。由此在1978年被判处死刑。

在奇迹般的逃出鬼门关后﹐依然积极从事自由民主活动。1984年﹐刘宾雁以他为原形﹐写出长篇报告文学。这篇文章在国内知识界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影响了一代中国知识分子。文章中指出﹐共产党宣扬的雷锋是第一种忠诚﹐而第一种忠诚却是愚忠。第二种忠诚是忠诚于人民忠诚于国家而不是忠诚于党或政府。

1986年倪育贤来到美国﹐在1989年被“六四事件”激发﹐成立了中国自由民主党﹐宗旨是废除中国共产党的一党统治。

————

“党独”

倪先生用“党独”一词来形容中国共产党的一党独裁。他谈到﹕国家是每个人的﹐并不是一党一派的﹐“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人民应该有权选择谁来掌握国家机器。中国共产党号称人民民主﹐但是从来都是一个党来决定整个国家所有的政策法律﹐所以共产党讲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完全是一句骗人的空话。

倪先生说﹕中国共产党独占了一切政治资源﹐造成社会没有任何公理正义﹐在没有监督下﹐共产党又吞占经济资源﹐生活资料﹐生产资料和其他社会资源。如果有人触犯了它的利益﹐它就用暴力来镇压。

———-

对比封建专政和共产党的极权统治

在谈到对比以前的封建专政时﹐倪育贤说﹕共产党的暴政结合了封建专制。但是封建专制比起共产党的暴政﹐不知道开明有多少倍。共产党在控制社会方面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以前还有皇权没有到达的地区﹐还有天高皇帝远的地区﹐不认同朝廷的人还有生存的空间。而在共产党统治下﹐不认同它们的人没有任何生存空间。以前老百姓只要纳税﹐只要不造反﹐就行﹔而现在比如﹐共产党搞“三个代表”﹐你不认同他不行。它的权力已经深入到无孔不入的程度。

————-

经济发展的背后

倪先生说﹕以前共产党掠夺经济资源﹐主要通过公有制。但是改革开放以后又发生了变化。有人歌颂改革开放是多么大的成就﹐我认为是非常大的倒退﹕早期的共产党是毫无疑问的政治资源独占﹐ 经济上它至少不能把国有资产明目张胆的放到自己的口袋里去。但是现在共产党竟然把人民含辛茹苦多年创造的国家财产包括土地等都慢慢的半合法的手段转移到贪官污吏的手中。政治资源的独占发展到今天经济资源的独吞﹐造成极大的社会不公。共产党的贪污是共产党体制本身造成的。

倪先生谈到经济发展说﹕任何一个政权都可以建几个高楼大厦﹐哪怕德国法西斯也促进了德国经济的发展。要看中国老百姓普遍的生活怎么样﹐贫富差距怎么样﹖城市中少部分人发了一些财﹐但占人口90%的农民却非常苦。例如﹐以前毛泽东时代﹐农民的小孩还可以上学﹐现在大部分人没法上学。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的人权没有改善﹐人民的生活尽管对比以前有所改善﹐但比起人民应得的利益还是很可怜的。

———

中国的宪法

倪先生说﹕中国的法律和宪法表面上写得很好看﹐但是前面最根本的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这句话决定了一切。凡是赞成它领导的才是人民﹐否则不是人民﹐是阶级敌人﹐是反革命﹐它可以随时随地剥夺阶级敌人﹐反革命的一切权力。在此基础上﹐所有人民权力都可以被剥夺﹐都成了一句笑话。

———–

共产党的合法性﹕大不公和小不公

倪先生看到大陆媒体似乎在关心人民疾苦﹐揭露社会不公时﹐感到啼笑皆非。"老百姓可能觉得共产党也在讲正义﹐也在揭露社会不公。实际上它在用这种小的枝节的不公﹐来掩盖最大的不公。最大的不公是共产党独霸政权﹐共产党剥夺了人民一切的自由表达权力。中国的毛病是主动脉堵塞﹐披露出来手指血管堵塞等等﹐表面好象医生在看病﹐实际是隐瞒最大的病情﹐来掩盖根本的问题。在社会大不公的情况下﹐来解决小不公﹐实际上是小骂大帮忙﹐掩盖政权的根本问题。

还有很多知识分子这个地方暴露社会阴暗﹐那个地方讲些人民的疾苦﹐好象社会还有公义可言。实际根本问题是﹕共产党为什么可以长期剥夺人民的基本人权。其他社会问题﹐什么男女问题﹐吃喝问题都可以谈﹐但触及到人权的问题﹐共产党决不允许你谈。"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