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一百四十八期】“沉重”的鄂尔多斯羊绒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秋风渐起﹐不少人又穿上了轻柔而温暖的羊绒衫﹐然而在这轻柔与温暖背后﹐却有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环境问题﹕草原荒漠化。昔日“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的迷人草原景色正在羊毛衫的兴起的同时迅速地荒漠化﹐面对严酷的生存环境﹐我们不得不进行反思﹕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脱节的问题因何而起﹖又如何解决﹖

鄂尔多斯羊绒衫 你为何如此沉重

开场白:金秋时节,天气渐渐转凉,不到了穿羊绒衫的时候。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羊绒衫说起。今天的节目我们请来了周百川先生跟我们一起谈谈—-鄂尔多斯羊绒衫,你为何如此沉重。

1.百川,提起羊绒衫,90年代后在中国生活过或到过中国的人,可能都听说过鄂尔多斯这个名字,有一句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的广告词这样说“鄂尔多斯羊绒衫温暖全世界”。您能给我们的观众先介绍一下这个鄂尔多斯羊绒衫是怎么个来历吗?

鄂尔多斯羊绒衫是中国一个名牌产品,由中国羊绒制品大王鄂尔多斯集团公司生产,这个企业于1981年,以补偿贸易的方式成套引进日本的羊绒加工设备而建成。经过20多年来持续高额盈利、滚动式发展,目前已成为拥有成员企业72家、员工2万多人、总资产逾50亿元、年销售收入近30亿元的国家重点企业,其产品销往世界三十多个国家,在国内大中城市设立了65个专卖店,据称在全国羊绒行业中,生产规模第一,产品质量第一,市场占有率第一,出口创汇第一,经济效益第一。它的生产能力更是由最初的年产无毛绒500吨,羊绒纱200吨,羊绒衫30万件到今天的年产无毛绒1200吨,羊绒纱1500吨,羊绒衫500万件,还有其它产品象羊绒面料,羊绒围巾、披肩,羊绒服装,精纺羊毛衫等等。

2.这样一家在这20年中发展起来的名牌企业,在中国很具有代表性。那么企业生产离不开设备、资金,更主要的是原材料。羊绒衫厂的原材料就是羊毛,那这家企业的高速发展,一定促进了当地的畜牧业吧。

其实,羊绒衫的主要原材料是山羊毛,但据内蒙古环保局局长说:“内蒙古畜牧业历史上从没养过山羊。”自从建了羊绒衫集团,内蒙古开始大量繁殖山羊。欧洲不大量养山羊,美洲、澳洲甚至非洲都不大养山羊。为什么呢?因为山羊不光吃草,还吃草根。

3.哦,那对草原的危害就很大了呀。

的确是,大量繁育山羊的恶果是,草原承受着不能承受之重。科学、平衡的数字应是80412平 方公里载畜20万头,目前是120万头,而80%是山羊。超载放牧导致草原严重失衡,最先被谋杀的是食草量大的骆驼。

4.台湾作家三毛曾写了一本叫《哭泣的骆驼》的散文集,我听说内蒙的包头有一位环保志愿者卢彤景老人也以《哭泣的骆驼》为题拍了一幅摄影作品。

这位卢彤景老先生是一位退休工人,他从九六年起自费跑遍了内蒙全境和青海、宁夏、新疆部分地区,用珍贵的镜头,记录下来生态环境的一步一步恶化情况。卢先生变卖家产携2万多幅照片,先后多次进京寻找主办单位举办“死亡边缘–沙漠化生态告急摄影展”,为了告诉人们那已绝草而亡和正处于掉毛脱皮死亡进行时的骆驼、穿着衣服的羊、灌满沙子的水井、沙进人退的村庄、向死亡军驼行军礼的政委、骆驼母子死不瞑目、在公路上清理两米高沙暴的铲车、跨过圈养铁丝网吃草的羊群、肆无忌惮的狼、孳生的毒草、国际环保人士的眼泪……等等” 。

5.您刚才提到的这些照片,虽然我们无从得见,但从照片的名字上,已经让人感受到了这种生态环境恶化的严重程度。那草原上养殖山羊跟生态环境的改变有什么具体的关系呢。

我们刚才提到了山羊不同于绵羊,它除了吃草还吃草根。

在内蒙的贺兰山脉有一个叫阿拉善的地方,过去那里的草原草美水丰,是放牧者的天堂:草场一片绿,一人多高的草,牲口进去也看不见。那里还是著名的驼乡,1982年阿拉善盟养驼业达到巅峰,全盟共有25万峰骆驼,一度占到了全国的三分之一。

2001年3月3日,当环保摄影家卢彤景第6次来到阿拉善盟拍摄沙尘暴和生态时,在那没有草的草原上,他看到的是羊群穿着各式各样花花绿绿的衣服的羊。

6.羊穿衣服,不是因为当宠物吧。

当地的牧民告诉他说,几个月,阿拉善滴雨未下,山羊不仅吃光了地表草,还掘草除根。断草绝粮的山羊开始羊吃羊。而这些羊是牧民的命根子,他们靠卖羊绒生存。互吃羊毛的羊等于吃掉了主人的财产。于是就给羊们穿上了衣裳。主人说,羊毛没了少了还不算大事,羊在就行。最让他们心痛的是骆驼,骆驼没草吃,都饿死了。现在村里很多人家死了骆驼,还有刚生下就死的。到2001年12月末,全盟骆驼存栏仅剩6.2万峰。

7.骆驼素有“沙漠之舟”的称号,它耐热抗寒,忍饥耐渴,还抗风沙,对生存条件要求极低呀。

是啊,骆驼有着十分惊人的耐渴能力,10多日不饮水,仍可照常干活。即使30天内不喝水,也不至危及生命。具有超强的耐受力和顽强的生命力。

8.牧民是沙漠化的直接受害者,为什么在短短20多年里,他们要进行这种超载放牧,导致连骆驼都无法在那里生存?使那里的生态如此严重的恶化?

由于建了象鄂尔多斯羊绒衫集团这样的企业,给当地的牧民带来了实惠,羊绒的收购价格是300元一公斤,刺激当地人大量的养殖山羊,相反对生态没有危害的驼绒,收购价格只是40元一公斤;羊肉卖14元一公斤,而驼肉只卖10元一公斤。反之,养一峰骆驼要用的草场够养10只山羊。在这样悬殊的经济利益面前。牧民自然要选择眼前利益,加之各级政府都在号召牧民将绵羊换山羊。养羊的人多了,羊绒的价钱就下降了,又刺激人们养更多的羊,结果使得草原严重超载,退化加剧,植被无法恢复,薄薄的一层土迅速被沙化。就这样,长远的生态换来了短视的当前利益,换来了所谓的经济发展,换来了那些“人民公仆”的政绩和顶戴!

近些年来阿拉善盟沙尘暴的发生有逐年剧增的趋势。仅在95年至2001年期间就比以前各年的平均次数增加了30%。除此以外,当地的荒漠化程度也在加剧,全盟2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中,沙漠、荒漠、以及荒漠化草原的面积已达23万多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85%。这种沙漠化使得水土流失相当严重,干旱情况加剧,人畜只有迁移,放弃世代居住的家乡。来年驻扎在阿拉善的边防军都不得不放弃所在的营地。也使以放牧为生的许多牧民的生计陷入了困境。

9.这种只图眼前利益的做法无异于杀鸡取卵,卸磨杀驴啊。那么那里的人们就不为子孙后代着想吗?

直面日益恶劣的大自然,家畜濒临死亡,卢彤景形容牧民心态是“无奈”。他们对卢彤景说:“活一天是一天。”问他们“那你们子孙吃什么?”回答,“管不了那么远。”

10.面对已经造成的恶果,我们还能有些什么样的补救措施吗?

地上造孽势必影响上天,风不调雨不顺,多年干旱便是对地上所有生物的惩罚,天人合一,恶性循环。日本人告知卢彤景:早年开发北海道,自然也曾惨遭人的蹂躏,伐木、污染河流……后经过三代人努力才恢复成今日这样。

卢彤景承认惟一好的变化在恩格贝,那儿有种树14年的日本人远山正英。卢彤景描述:“那儿确是一片绿洲,沙化得到有效扼制。”

结束语:羊绒衫是轻盈,柔软,温暖的,当知道了羊绒衫厂的崛起,却引发了背后这么残酷的草原的沙漠化,生态平衡的失调,还有那遮天蔽日的滚滚沙尘暴,我们的心情却再也轻松不起来了。

各位观众,关于中国生态环境的话题,我们在以后的节目里还将进一步与您探讨。今天的节目时间又到了,感谢周百川先生,感谢各位观众。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