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四百五十五期】“国共共识”与“台商表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由林云为您主持的热点互动节目,3月30日台湾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率团访问大陆,并达成了国共十点共识,而在3月26 日著名的台湾绿色商人许文龙发表了一份退休感言,表态说支持一个中国,支持反分裂法,那么这两件事情的背后我们能够看到些什么呢?今天我们请本台特约评论员李天笑博士跟大家一起来聊一聊这一个话题。

林云:天笑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林云:这一次江丙坤率团访问大陆受到了中国方面的高规格的接待,这是五十六年来的首次,有人认为这是第三次国共合作的开始,那你是怎么来看待这次江丙坤的访问呢?

李天笑:这是中共在内外交控的情况下玩的一次巨大的统战阴谋,为什么这么说呢?第一点,现在国内的情况发展就是中共一直是坐在一个火山口上,从去年到现在,尤其是这个民权运动不断的发展,去年在四川爆发了两次巨大的抗争运动,同时去年年底到现在,发生了共产党员党内退党的一浪接一浪的高潮,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五十多万人退党,那么这一热潮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很可能达到上百万、上千万,我觉得也不足为奇。那么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中共就急于的要想把这个东西转移到外部的危机上去,那么台海的危机实际上他是一个转移的一个重要目标。

在3月26日的时候,台湾方面举行了巨大的抗争游行,使得中共感觉到他用这个反分裂法来缓解他这次退党的热潮以及他内部的危机,他觉得可能这个阴谋要失败,因此他就采取了这么一个措施,实际上就是邀请国民党来代表访问大陆,同时在这个期间做出达成十点共识,那么十点共识要害在于就是通过比方说经贸方面、还有甚至包括新闻交流等等方面的优惠,表示就是可以跟台湾国民党来达成一种协议。那么这样的方式使得中共这个危机可以转移到不被人来意识到,让中共的民众对台海的危机感到是比中共的危机好像是更为重要就起到这么一种作用。

林云:那么这五十六年来,国共之间是不是就是第一次进行这种沟通,也是国民党第一次正式的上去访问,那为什么国民党也选择在这个时候接受了这样子一种安排呢?

李天笑:国民党内部当然是有很多开明的有见识的人士,比方说马英九先生,我觉得从我个人来讲,我对他的见解对他执政的政绩我都是表示赞赏,比方说他最近对中共的反分裂法也表示了异议,同时他在进入香港的时候就是遭到了阻止,那么这个就表示说还是有见解的人士,还是有存在着。

但是国民党内部也存在着一种,我觉得是对中共还不完全认识的透这么一种倾向,比方说这一次去的话,就是我刚才说了,中共就是采取这种方式来达到化解内部矛盾的这种目地,那么这一次去达成十点共识,实际上从中共的目地上来讲,实际上就是想藉国民党这种内部不同的见解来达到他自己的一种政治阴谋,实际上这种政治阴谋在国民党的历史上已经是用鲜血证明对国民党是绝对不利的,那么我记得在这个当时有两次国共合作,这是第三次了。

林云:那是指在共产党还没有取得政权之前。

李天笑:49年取得政权之前,指得25年到27年当时叫做”连俄容共”的就是搞北伐,那么使得共产党从小坐大。

林云:那一次的国共合作的前提是什么样?就是说他是怎么一种情况下他会跟国民党合作呢?

李天笑:当时的前提就是共产党处于一个非常弱小的这样一个集团,然后他容到了那个黄埔军校想跟蒋介石合作,通过借助当时蒋介石的力量来壮大自己,那么当时俄共实际上也是在助长美英的势力,就是通过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合作使得共产党那么逐步的发展起来通过北伐,当时北伐很多的枪枝是中俄时期苏共来支援的,但是后来国共合作破裂以后,实际上共产党就逐步的扩大起来了。

林云:就在合作的过程当中。

李天笑:对,共产党就壮大起来,这是第一次教训,然后第二次教训是因为当时张学良在西安劫持蒋介石。

林云:西安事变的时候。

李天笑:然后从37年到45年抗战期间,共产党这个力量实际上是由弱变强,然后破裂之后通过四年的内战终于把国民党从中国大陆赶到一个小岛上,所以说今天所有台湾从政的所谓的这个分治的状态。

林云:台独啊!

李天笑:台独问题也好啊!什么这些问题都是由共产党这个统战的阴谋以及他武装的暴乱所引起的制造的分裂,实际上共产党我觉得非常可笑的一点是他现在讲什么反国家分裂法,实际上中国的分裂,从一开始就是共产党的暴乱这种动乱所引起的,造成今天目前所有的所谓的分治的情况。

林云:那么这一次国民党却认为这一次的这种破冰之旅,是在表示向中共表示一种善意,那么台湾籍的行政院长王金平他还说现在这种访问是两岸关系延续时刻注入一股暖流,你认为国共这次合作也好还是这种达成共识也好,对于这种改善两岸关系有帮助吗?

李天笑:我觉得从国民党方面来讲他可能是有这么一种善意吧,为了想取得台商在大陆的一些保障是吧!或者是能使两岸能够和平共处是吧!这都是善意出发。但是共产党这边他不是这样做的,共产党实际上第一,这次去,实际上他就是以这个矮化台湾、打击台湾现存的合法政府。就是说,他现在是以中央政府的态度,比方说,你台湾过来国民党一个在野党你没有取得政权,实际上是一个政党一个团体,那么他是以朝供的这种形式来对待你的,前两次国共合作都是共产党有求于国民党。

那这一次共产党是以老大自居,那么这个本身就是对国民党也是对台湾人民的一种侮辱,实际上我觉得就是一回事。第二点实际上使台湾的政局复杂化,就目前台湾当然是有蓝营、绿营已经是闹的过程中产生一些不太和谐的情况出现了,那共产党就趁机来把这个火烧起来,使国民党和民进党之间的矛盾达到不可调和的地步,然后再去打橄榄枝,然后再安抚一方,取得他最大的利益,也就是刚才讲的能够使他内部的这种崩溃的状态,能够得到缓解,但实际上他是缓解不了的。

林云:那么讲到台湾商人许文龙的事情,那这个商人他是怎么样一种背景,为什么他的这种表态会引起这么大的社会反响?

李天笑:许文龙这个人实际上他在台湾来说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当时有一句话,他在化工行业就是说”北有这个台塑就是王永庆,南有奇美也就是许文龙”,许文龙他本身没有念过多少书,就是他的经历有点像微软的比尔盖兹的经历,但是他很有这个经商的头脑,当时他是从做童装开始,但是他跟他父亲开那个童装店他为什么奇美两个字,他说他的服装要做成又奇又美,所以他就以这个命名,然后他就进军这个叫做胶塑、玩具开始,当时只有二十多平方米的厂房,但慢慢的坐大,那么就做到了最大的是ABS的这个化工企业,那么实际上是事业上最大的化工企业,那么在这个情况下,他对民进党的陈水扁他是支持的,当时竞选的时候他支持他的,也做了他的顾问,当时中共就把他打成叫做绿色台商,对他采取…。

林云:做了总统府资政是吧?

李天笑:对,现在他说他已经没有欲望再做下去了,但是呢!他代表了一股就是抵抗中共打压台湾的这种力量,在大陆台商当中,那么因此中共对他是欲罢而不能,但是这一次他采取了一些非常的这个就是不堪不是这种经济纯经济的手段,就是带有这种非法意味的手段,比方说带些人查他的帐,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帐可查但是他威胁他,如果说查出帐来的话,那很可能就是要判刑或者是什么,那么还利用他的上、下游这些那个企业对他进行威逼,就是不买他的商品呀等等,那么还采取了其他一些措施,那么使得许文龙他是一个非常讲义气的人,虽然他已经不是董事长了,但是他有几万的职工啊!他为了他的职工生计啊!就从这个角度上他有非常难诉的苦衷,在这种情况下威逼利诱这个之下,那么写了这么一个东西。

林云:就是说许文龙的这个表态他是一种违心之说是吧?

李天笑:从目前台湾的各方面报导来说,这个东西很可能就是中共写好的或是硬要加上这么一段话然后让他写的,就是说这个我觉得从他这个角度上来确实是受到了中共的这个打压,非常厉害的打压,否则的话他不会这么做的,那么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这一点,就是中共采取这样的方式来对待台商的话呢!实际上就是向台商说你赚钱你不单是要考虑到你要赔钱的这个可能,而且你必须要服从中共的高压也就是这种淫威,也就是用共产党一贯的专制独裁的方式来对待外来的投资,那么这个影响是非常深远的。

林云:所以台湾的陆委会认为许文龙事件也是中共在执行这种反分裂国家法的一种非和平手段,你认为是这样子吗?

李天笑:这个说的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是讲非和平手段,明确上是指用这个武力来进犯台湾是吧!但实际上采用这种比方说这个断电、断资、不给中国方面的银行、不给台商融资,采取这种比方说断电的威胁,查帐的威胁,甚至现在有一千多个台商各种原因现在在中国的监狱里,那另外就是说这个对加上台湾在大陆的投资占掉了67%点多,就是台湾在大陆的投资占整个外资投资中比率这么大,等于是这一大批这个钱等于像套住了,就现在被中共玩啦!就是说你要是不听我的话,那么你这个赚不了钱或你就套死在这儿了,那么就是藉这样一种就是对台商的一种威胁,中共就是做了可以威胁你,你不听我的话那么我就让你赔钱我就把你挤出去,而且你什么东西都失去了,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使得台商就是被迫就范。

林云:那么这种有人认为这是在以法迫商,以商逼政,是不是这样一种就说他对台商采取这样的方法是不是有更进一步的这种…。

李天笑:以商逼政他的意思是说什么呢!就是以经济的利益来威逼利诱让你来臣服于我同意我,比方说承认一个中国台湾就是必须要臣服于中国,不能够来承认台湾是中华民国等等,就是不能够他所谓的搞台独等等这些东西,就是达到他政治上的目地,那么这个从根本上讲,这个就是他一贯对中国的这些老百姓,对中国的这些企业家、一般的民众、知识份子都是玩弄这种方式,从经济利益上来威逼利诱你,来高压来使得你不敢说话,说话的话就必须服从于我。

林云: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谈到这里,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