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原住民文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传统的鲁凯族服饰、图案繁复华美,以红、黄、绿三种色线在黑色的布上、一针一线绣出各种美丽的图案,不论是十字绣、珠绣或贴布绣,都是鲁凯族妇女所擅长的。

而且不同的图案都有不同阶层使用的限定。

【采访彭春林先生】:一般平民只能用比较简单的图案、像几何图纹、八角图纹那是平民在用的。那如果谈到大头目的图纹或是蛇纹图、牵涉到百步蛇、比较复杂的图纹,或比较实物的图纹、那种就是头目在用的。再过来就是说:如果我是猎人、勇士的话,如果我是猎人的话那就是山猪的图纹、如果勇士的话就是勇士的图纹。

传统的鲁凯族社会、有着非常严明的阶级制度。编织、刺绣是每一个鲁凯族女孩从小就要学习的基本能力,男子是不碰针线的。

【采访彭春林先生】:因为我们是父系社会、那我本身也不能碰女孩子的工作、我们分得很细。因为我从小在外面受教育、我对这个关念早就没有很严重。我本身很喜欢作很多的创作、例如拿很多不同的素材然后作结合、作我要的东西,朋友生日啊、我都会作很多的商品。那刺绣、我的接触是;我从小看老人家在作、那是我一个朋友、她本身是国小的老师、她是平地人、汉族,她绣了一个小小的绣片给我看说:“你看我绣得很漂亮”,我一看我就说:“我来帮你作一个发夹送你”。那是我的接触、那时候我也不了解说我们的领域那么丰富啊、结果我一进来才发现;贴布绣也失传了、缎面绣也失传了、织布也也失传了。

彭春林先生曾经在一个很偶然的机缘下、参加了台湾手工艺研究所、所举办的比赛。

【采访彭春林先生】:我自己用木头作发夹、用木头自己作框、用木头自己作饰品、加了一些发夹进来,刚好被那个屏东县原民局的家政技士小姐看到、她?:“诶!你这是谁作的?”我说:“我作的啊!”。她说:“我们有一个比赛你要不要去参加?”

参赛的作品是每个女孩都用得到的饰品(发夹)。将传统结合创意的巧思、让彭先生拿下了工艺设计奖。得奖的鼓舞,使他认真的研究起祖先们所流传下来的这美丽技艺。许多机缘的牵引下、使一个鲁凯族男孩成为编织、刺绣的高手,为了找回逐渐消逝的传统技艺,进而推广,他努力的将这些传统技艺、进一步创新、改良,运用在日常的各种家饰用品上。

【采访彭春林先生】:其实我们的传统技艺它很美、尤其它的技术啊、其实蛮深的。所以我一直觉得说、当我们的技术保留下来的时候、我的想法是说:我们应该要创出属于我们现代原住民的东西、甚至让更多的人他可以拿来用。

用布作画、以线做色彩、将美丽的原住民传统技艺结合生活、再创新。透过像彭先生这样的艺术家不懈怠的努力、让我们得以看见传统技艺所重现的生机。

记者 林美华 陈静容 南台湾屏东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