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侃而谈(138)﹕九评效应之“解咒行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金然﹕方菲﹐最近在海外华人中有一句话开始流行﹐朋友见面了会问一句﹕哎﹐“九评”看了吗﹖

方菲﹕你那是老黄历了﹐现在已经改问﹕“你退了吗﹖”

金然﹕要说这退党热潮恐怕大多数人都没有料到﹐从大纪元 1月12日声明希望大家退出共产党到现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退党退团的人数超过了60万﹐而且大多数是大陆人士。

方菲﹕现在人们提出“九评效应”的名词﹐倒让我想到我们谈过的“蝴蝶效应”﹐真是连锁反应﹐这不是最近大家又在销毁中共的书画旗徽呢。

金然﹕嗯﹐《开放》杂志的执行总编辑蔡咏梅就把这种行动称做是“反洗脑的还原”。

[《开放》杂志的执行总编辑蔡咏梅赞销毁中共物品是反洗脑 ]

方菲﹕蔡咏梅提到了“我爱北京天安门”﹐我一想还真是﹐我们小时候可不就是唱这些歌曲吗。从中国大陆出来﹐就是对共产党没好感的人﹐现在唱这些党文化的歌曲都还挺起劲。

金然﹕真是不知不觉就被洗脑了。所以有这么一句话﹐就是有许多说中共不好的人﹐也还是在党文化造就的思维方式中说它不好。

方菲﹕嗯﹐现在看来“文化大革命”的作用与其说是为了政治斗争﹐打击异己﹐还不如说是从文化层面给人民彻底洗脑。

金然﹕哎﹐专栏作家章天亮就说这场“文化大革命”真是革了文化的命。

[章天亮谈中共“党文化”洗脑的今昔]

方菲﹕我记得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去北京玩﹐做出租车看到几乎每辆车上都挂着毛泽东的像﹐当时我就挺奇怪的﹐问他们为什么﹐你猜那些“的哥”怎么说﹖

金然﹕你别忘了我是北京人﹐那时候还真是兴过那么一段﹐说是毛泽东命大﹐挂着“辟邪”挡祸。

[章天亮谈人们“神化”的毛泽东和真实的毛泽东]

方菲﹕ 最近我也听到了一些不同的反应﹐象我的一个朋友就说﹐我知道共产党不好﹐“九评”的内容还算客观﹐可现在大纪元号召大家烧毁中共的东西﹐这不和以前秦始皇的“焚书”﹐和中共烧别人的书差不多了吗﹖

金然﹕我是这么想的﹐不知道你以前练没炼过气功﹐气功是讲“信息”的﹐讲究不同的东西带着不同的信息﹐如果共产党是不好的﹐甚至是“邪灵附体”﹐那它的那些东西带的信息就非常不好了。这方面章天亮也谈了他的一些看法。

[章天亮比较销毁中共物品与“焚书坑儒”的差别]

方菲﹕金然﹐最近我想到有趣的一点﹐当初孙中山就是从海外提倡共和﹐最终使中国从帝王制度走向民国﹐而这个“九评”也是在海外发起﹐以现在每日上万人的退党趋势﹐最终的结果不可估量。

金然﹕在我们的采访中﹐章天亮提出了一个概念–“第四种力量”﹐他认为这“第四种力量”将会改变中国。

[章天亮谈将改变中国的第四种力量]

方菲﹕各位观众﹐如果有时间您也不妨看看家里有没有什么“党文化”的东西﹐为了大家的身心健康﹐我们还是别留着它为好。

金然﹕嗯﹐也许过两天﹐人们再见面会问一句﹕哎﹐您都烧了吗﹖

方菲﹕呵呵﹐好了﹐各位观众﹐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