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四百五十九期】从蒋公逝世三十周年谈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林晓旭。四月五日是中华民国先总统蒋介石先生逝世三十周年,在台湾的国民党、亲民党和新党,三党领袖都前往蒋介石先生的陵墓所在地:桃园慈湖谒陵。同时,这一天的中文媒体都有很多文章,悼念蒋介石先生以及评价蒋介石先生的一生功过。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特别请到本台评论员李天笑博士,来跟大家分享一下他的想法。

主持人:您好!天笑博士。

李博士:主持人好!

主持人:我们知道,不管是对大陆人或者对台湾人来说,蒋介石先生都是历史上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您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觉得他有什么主要大的功过呢?

李天笑:蒋先生曾经是中国历史上统一中国的一位先趋人物。在中国历史上很多人都对他进行过,他的功迹也好,过错也好等等,都有过很多的评价。总结起来,我觉得可能有三个主要大的业绩,可以值得我们后人比较从正面进行评价的。

第一个,就是他进行了“北伐”,统一了整个中国。当时在国民革命之后,袁世凯曾经一度篡夺革命成果,孙中山二次革命后来也没什么成果,北方的军阀又是形成一片割据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蒋介石先生领导了北伐军,通过二年的时间,基本上平定了当时主要的军阀系派,比方说:吴佩孚、吕传芳、张作霖等。这样就把战乱纷争的中国,成为一片统一的领土。但是,在这个其中,共产党确实还是存在,因此蒋介石后来又再进行了五次反围剿。

第二个主要的功绩,就是率领中国军民,进行了八年的浴血抗战,应该不是说八年,应该是十四年,因为从1931年开始,一直到1945年,应该是十四年抗战。在这个过程当中,国民党的将士浴血奋战,做了很大的牺牲,当时有二、三次主要大型的会战,都是国民党军队、国民革命军和中国军民联合起来打的;另外,还有一千多次大型的战役,也是国民党将士打的。

国民党军队当中,曾经有三百多万人战死,但是在这个期间,共产党曾经一直宣传说:八年的浴血抗战是共产党打的。实际上到现在为止,共产党拿不出任何的证据说它在这里边牺牲了多少人?有什么样的功绩?实际上一些小型的战役,大概有三到四万次,可能共产党是参与了。所以,这个抗战主要在先公 蒋介石先生领导下,通过中国军民的浴血抗争、抗战,然后取得的。

第三个主要的功绩,就是为中国民族保留了一块民主自由的领地,就是在台湾。我们看到今天在中国大陆是独裁的政权形式,中国人民实际上在各方面受到了镇压,反抗受到镇压,生活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后有所起步,但是腐败现在是一泻千里,民怨四起,去年就有五万多起的抗争事件发生,平均一天就有一百六十多起;另外比方说,对各种信仰团体、各种不同意见的政见者等等,都采取了非常严酷的镇压手段。

在这种情况下,台湾从蒋经国先生开放党禁、报禁,以后就逐渐的走向自由民主;以目前来说,进行了几次的选举,选举以后,基本上民主政体在台湾定型了。这样的话,就使得中国大陆的人民,有了一个可以借镜的民主的政权形式,也反过来可以激励中国大陆人民,中华民族不是说不想自由,是因为共产党的存在压制了自由,不让人民得到民主自由的权利,才造成今天这种情况!那么这三点功绩,很明显的是蒋介石先生在历史上留下不可抹灭的,像里程碑一样的见证。

主持人:您说到前面两点,我都很支持,可是在第三点上可能稍为会有一些出入。我觉得蒋介石先生,他自己当时在执政期间是不是推行民主,这可能会有不同的意见;但是他一个很明确的功绩,就是他至少保住了台湾这块土地,经过多少年的对抗中共,至少保住了这片土地,这一点上很难得。后来蒋经国先生不断改革,国民党后来有一些变化。我想先回到第一点,您刚才说到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候,就是在北伐期间,那时候共产党势力就已经存在那里面,影响也很大,为什么会有这样状态呢?

李天笑:当初第三国际和苏联,要求中国共产党通过打入国民党内部来发展自己,这么一个策略。共产国际当时派了周恩来到了黄埔军校,当了政治部主任,协助蒋介石一起搞黄埔军校,实际上就是暗中培养自己的军事人才,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通过国民党当时的农讲所,发展自己农村的农民干部,派到各个地方去发展自己的事业,于是后来就有毛泽东的秋收起义。这样使得当时共产党,特别是在黄埔军校,甚至是北伐军里边的政治干部当中,占了很大的一部分。

1920年的时候,蒋介石实际上对孙中山当时采取的“联俄、容共、辅助工农”政策,心里边是有数的,但是孙中山先生还没有逝世之前,蒋介石他不能够有所作为。但是孙中山先生逝世以后,他马上采取了措施,第一个就是“中山舰事件”,当时他通过 “中山舰事件”,在广州把当时的共产党打入国民党海军局的一个局长李之龙逮捕,然后抓了很多共产党党员,把共产党员逐渐清洗出去,然后又通过“整理党务案”,从法律上把共产党剔除出去,采取了这样一个措施。然后再到1927年的“四一二”,在上海大规模的把共产党员从国民党中一步一步的清理出去。当时的周恩来化名叫伍豪,曾经也被捕了,但是后来他两度在报刊上发表声明,说自己脱离共产党,然后就让他放出去了。

其实共产党的历史也不是太光彩,共产党一开始的时候,通过在苏俄的政策以及孙中山认识不清的情况下,从弱小逐渐的走向坐大,这个过程当中,实际上共产党它是有目的这么做的,它是通过介入当时国民党的军队,北伐的这种形式,来发展自己。

主持人:这一点您觉得蒋介石先生是不是比孙中山先生,在这一点上看得更清楚,好像孙中山先生他自己是一直希望能够亲近俄共,对不对?

李天笑:对。因为当时孙中山先生他是想借俄国的势力来发展自己,因为他当时看到俄国在北面非常强大,而且在军事上,想通过俄国拿到一些武器给北伐军用等等,同时又派出了蒋介石去俄国进行考察,就是把国民党里边的一套东西,按照共产党的东西,后来政治学家认为的叫做“列宁式”的政党,这种方式来进行组织,所以有了政委制。蒋介石后来是逐渐逐渐的看清这一些,然后就把它彻底的清除出去。

主持人:但是到了后来在后期的抗日期间,共产党也藉着国民党抗日的状态,它也在其中求自己的生存发展,对吗?

李天笑:对。共产党实际上在五次围剿当中,在二、三次,最后一次的时候,实际上是被国民党打到了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地步,逃到陕滇边区去。1931年日本人打进来了,这个时候蒋介石被迫要考虑关于日本的侵略,所以在第三次或第四次的时候中断了,没有能够彻底的将共产党围剿掉,因此共产党得以喘息的机会,能够慢慢的又恢复起来。

但是到了第五次反围剿的时候,当时有一个东北军张学良,他的父亲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以后,他继承了他父亲的军队。这个人,共产党说他是“少帅”,这个“少帅”它有特殊的涵意,就是打仗是不会打,是外行,但是风流是内行的,写了很多书讲他跟赵四小姐的这些事情等等。这个张学良当时实际上已经被共产党收买了,根据现在的历史史料逐渐揭露出来看,当时他也可能也已经参加了共产党,至少和他合作的杨虎城,他的妻子是共产党员。当时他们两人劫持蒋介石,蒋介石被他们劫持之后,被迫跟共产党达成第二次合作,是这么个情形。

但是我觉得蒋介石先生胸怀非常宽大,当时按照一般的常规来看,既然这是在一个枪口威逼之下达成的协议,完全是没有效益的。其实回到南京以后,他完全可以把张学良按军法处置,同时也没有必要跟共产党执行这样的一个协议。但是我觉得蒋介石先生是从民族大义出发,从抗日的前提出发,然后还是执行了当时跟共产党的协议,把共产党的军队收编为八路军和新四军,由此共产党又得到了另一次发展壮大的机会。

主持人:刚才您说到了这是第二次国共合作,对于两次合作中,实际上国民党都是给共产党壮大的机会,国民党两次合作都表明跟共产党合作,而实际上共产党是藉这个机会让自己发展起来,却没有帮助国民党抗日或北伐。

李天笑:一点也不错。当时来说,第一次合作实际上是孙中山先生没有看清共产党的邪恶用心。另外,加上苏联方面的诱惑,使得孙中山先生和国民党中了这个计。使得共产党能够从无到有,逐渐从弱小走向发展。共产党第一次(与国民党合作)如果是“诱骗”,第二次实际上是“暴力”,就是骗和暴力。第二次事实上是通过共产党幕后指使杨虎城和张学良,对蒋介石进行威逼,这才达成第二次合作。

所以共产党的本质,我觉得在《九评共产党》里讲得非常透彻,就是一个说谎和暴力,这在两次国共合作中也非常明显的表现出来。

主持人:所以孙中山先生虽然看中了俄共,但实际上却让中共壮大起来,也可以说是把西方思想引到了中国,让它在中国扎了根,相当于是“引狼入室”对吧?

李天笑:这个所谓西方的“思想”,我觉得是西方的“幽灵”,或者是西方的一个“鬼灵”,这个马克斯主义实际上从来就没有真正在中国扎根过。据说毛泽东从来都没有读过《资本论》;西方所谓的“阶级斗争学说”也好,“剩余价值学说”也好,这些东西都是被共产党用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的,共产党本身的干部也不学这个东西,所以这个东西,对共产党本身来说,也是一个应用的工具而已。

林晓旭:在后来抗战结束以后,后来经过内战期间,国民党的势力不得不退到了台湾,您觉得在这之后,是不是中共它的统战方法、统战策略和手段一直都没有停过?

李天笑:实际上它还是继续的进行它的统战,各种各样的方式。比方说在1955年,中共曾经拿下了两个岛,大陈岛还有另外一个岛,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就“以战逼和”,觉得有了谈判的资本了,因此就派章士钊,章曾经在段祺瑞政府中当过教育总长,同时又在1945年的时候,蒋介石曾经派他到北京跟共产党谈判这么一个人,他和毛泽东的关系也相当的好,两边都有人缘,这样去谈。

实际上呢,谈判的结果是没有进行,为什么呢?蒋介石根本就不愿意跟他谈,因为蒋介石先生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话:“我们是世界上受到共产党合作痛苦最深,经历最久的国家,可是沉痛的教训告诉我们,共产党是绝对不为其国家和人民着想的,所以我们中华民国是绝对不与毛贼有任何可能合作的机会。”他这个话是说的是经验之谈,切肤之痛。我觉得这话是讲到了要害之处。

林晓旭:也是说得非常彻底。那后来呢?

李天笑:实际上共产党从来没有放弃的统战手法。

林晓旭:一直想要达到这个目的。

李天笑:到了中共通过外交手段,把当时的国民党,中华民国的政府,从联合国挤出去之后,也就是在1972年左右的时候,中国政府认为又有机可乘。这个时候好像是美国、其他世界大国都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当时是在联合国取得了席位,(中共)藉机又想采用这种威逼利诱的手段,当时又派了章士钊去跟台湾谈,但是因为后来有种种原因,章士钊本身也有病在香港;另外,毛泽东和蒋介石先后去世了,在这种情况下,事情后来也就不了了之。这是第二次。

第三次,当时是在1982年,就是里根总统上台以后,当时黑格尔对共产也是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当时就是不断推动“八一七公报”,最后在八一七公报在进行过程当中,中共觉得可能美国现在要利用中国对付苏联,那么这个时候又有机可乘,可以借此来压台湾。因此,当时派出了国民党元老廖仲凯的儿子廖承志,想去跟国民党那边谈谈消息,看看能不能谈,当时还写了一个信过去。

当时,国民党先总统蒋介石已经去世了,由蒋经国当政,当时蒋经国说得也是非常好,他说:“共产党所谓的“合谈”,实际上只是战争的另一种方式和战争的手段、方式不一样,但目地却是一样的。所以说与共匪谈判无疑自取灭亡”,他进一步说:“绝不与共匪进行谈判”。

同时,我觉得蒋经国出了一个高招也挺好。他请了宋美龄,也就是先父蒋介石的太太,也是一个大老级的人物,劝廖承志“幡然来归,以承父志”。就是你还是回来吧!继承你自己父亲的遗志。然后蒋经国讲三不原则,就是“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我觉得这三不原则,实际上一直是两位蒋总统所坚持的原则,而且确实使台湾能够保住了,使台湾能够做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基地的一种作用。

林晓旭:这三不政策很有意思,因为不接触,就断绝了中共渗透的机会,对不对?

李天笑:根本就不跟你谈,谈有什么用,根本就没有用,一谈的话,肯定国民党要吃亏。为什么呢?因为国民党处在一个弱小的地位,国民党从大陆这么大一个,在大陆有几百万、八百万军队,然后被挤到了一个小岛上,那共产党又有原子弹又有几百万军队,又有国际上很多的外交关系。这种情况下一强一弱,那你跟他谈,肯定要吃亏。

我觉得现在情况跟当初又有所不同,更不同的情况,就是国民党不当政,在民主选举中,两次被选下去了。所以做为一个民主团体,那么现在江炳坤又到大陆去谈,实际上地位更低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肯定要吃亏。

林晓旭:对。那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就像《九评共产党》提到,共产党它本身是一个邪灵。对于很多政客,他们都觉得跟中共谈,或者有一些交易可以做,或者有一些好处可以得到,但实际上他可能还是低估了这邪灵的力量,或者它的狡猾。

李天笑:邪灵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什么呢?它要吸附在你身上,对不对?就是通过吸附你的血,吸附你的精华,然后取得它自己所要的东西。很明显的,第一次国共合作,打个不恰当比方,实际上它就吸附到国民党里面来,钻进内部来,然后控制你,然后把它要的东西拿走。现在你跟它谈判,实际上你就跟它接触了,它就能够吸附住你;你只要跟它谈,只要跟它接触,它就有机会来吸附你。

比方说这次“十点共识”中谈到经贸的合作、通航、甚至通过互派记者等等的这些方式。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为台商着想,为了这个双方的文化交流着想,但实际上通过这种方式,达到共产党一贯统战的目的,就是使得国民党、使得台湾人觉得好像共产党还做出了一些让步,对台商来说,还觉得有些好处,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

比方说,如果你真是要开放两岸的新闻自由,不但是要互派记者了,你为什么不把国民党、台湾这些书刊都拿到大陆去发表呢?应该是国民党在台湾这些自由的报刊、甚至是香港的这些杂志,都应该在大陆可以公开出版的,世界上许多的,比方说自由亚洲电台、新唐人电视台都应该能够自由的在大陆阐述自己的见解,发表意见等等。

林晓旭:对,很明显,中共历来从来就没有开放过新闻媒体自由。

李天笑:所以我说“共识”本身是一种幌子,是为了达到它的政治目的,所以说它不会进行实质性的让步。而这点我觉得两位仙逝的蒋总统看得非常清楚,而现在的国民党中,有一些人确实是感到无奈,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些评论讲“病急乱投医”,急着抱共产党的大腿,实际上你越抱它的大腿,到时候越惨,自取其辱,同时我觉得最后可能会把台湾都给搭上去。

林晓旭:所以我觉得“三不政策”里面,第一点最重要,就是“不接触”,干脆你就不跟它接触,这个邪灵就没有机会能够附上你,因为你跟它接触,怎么它都要让你上当的。

李天笑:共产党在执政的五十五年当中,以及它在跟国民党进行动乱、暴乱的整个过程中,1921年到现在,近八十多年的历史当中,积累了一整套的对付国民党的办法。国民党到现在的领导人,有些人可能还记得,有些人实际上他要么是不记得了,或者是他有意的,为了自己政治见解或是政治目的,他忘记了这些东西。这样的话,我觉得从国民党的长远的发展来说是不利的。

林晓旭:另外我们就说第二点,就是“不谈判”。其实我觉得谈判,正常两方在谈判,都是互相之间有一些利益上的往来。目前来看,中共现在本身的发展,它就特别需要说像台商的输血、外资的投资。所以台商现在进一步跟大陆合作的情况下,你去谈判的时候,在这个利益已经被中共控制情况下,怎么谈我觉得都很难达到一个平衡。

李天笑:谈判最关键的是:双方的实力要对等,这样的话你才不会有所失,对不对?所以才能达到双方共同所要的、所达到的东西。但是如果一方很强,一方很弱;一方想把对方做为理性谈判对手来对待,另一方玩弄各种各样的诡计、阴谋、耍弄流氓手段,那怎么谈的成?不可能的嘛!

林晓旭:没有一个公平的基点来谈。

李天笑:对,现在的情况下,共产党取得了大陆政权,目前来说,所有的资源都在它手上掌握着。现在国民党既没有台湾执政党的地位,同时也没有其他的资源可谈,在这个情况下跑到大陆去,那很可能是共产党要达到共产党所要达到的东西,共产党给的“十点共识”中的东西能不能够执行,完全也是要通过现任的台湾政府才能实现,所以这根本达不到。台湾人民能够通过这个得到什么呢?一张空头支票而已。

林晓旭:那刚才我们谈到前面两点,第三点就是“不妥协”,我觉得这里面也体现了这些先辈们努力的政迹,包括蒋介石先生一生从统一中国大陆到抗战、抗日,这都必需要有很正的气概,才能领导整个民族做这样伟大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后来他对共产党的认识,守住台湾,包括“三不政策”,都体现了很强的正气。您觉得是这样吗?

李天笑:完全是这样。“不妥协”说明什么呢?说明他从跟共产党打交道的过程中得出来的一个切肤之痛。就是说你向它妥协了,实际上你失去了所有的东西,就是说你不能跟它妥协,当它很强的时候,你绝对更不能向它妥协。当时共产党是在弱小的时候,你不要向它妥协,现在共产党握有全部的资源,强大的时候,你更不能向它妥协了。胡平先生最近发表演讲,也谈到这个问题,说国民党要跟共产党谈,现在共产党处于一个强大的地位,国民党处于一个非常无权又弱小的地位,那肯定是要吃亏,毫无疑异的。

林晓旭:辛灏年先生也谈到这个两个人要谈判要有一个基础,就是说,国共要真要坐下来谈,也要必须有一个原则,就是要谈到民主、要谈到自由。我觉得如果国共真的要合谈,国民党必须把这点做为一个谈判基点,不然的话怎么谈?

李天笑:是!现在目前除了谈判对双方的实力要对等之外,另外就是原则要统一。比方说你要统一也好,做为什么样的原则才能统一?现在台湾和大陆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最关键的不是要统一还是要独立的问题,关键问题是用什么去统一?大陆现在是一个专制独裁的政权,台湾是一个自由民主的政权,专制要统一,要把台湾要统一进去,必然是采取暴力这种方式。为什么呢?靠民主的方式它怎么统一台湾,不可能统一。如果说让台湾人和大陆人全部投票的话,台湾人肯定不会投投向大陆这个票,没法投,没法统一的,它一定是要用暴力方式,它的制度性质本身也决定它所要采取的手段。因此“反国家分裂法”当中讲的使用“非和平的方式”,实际上是不足为奇的。

林晓旭:那实际上他们真要和谈的话,国民党要搞清楚自己真正的优势在那里。国民党毕竟是从一个民主体制出来的一个政党,其实它真正要谈,要看到自己强大的地方,可是他们没有去强调这点,而只是一意孤行的跟共产党谈。

李天笑:台湾有位杨硕英教授讲的非常好,他分析了国民党和共产党现在进行的所谓接触、谈判的形式。他得出了几点结论,第一、和谈,如果要统一的话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呢?国民党在台湾非常弱,共产党非常强,一定被它吃掉。但是如果说要跟共产党长期的和平共存,然后在经济上往来,慢慢的达到一个统一状态的话,也是很难达到的。为什么呢?一个可能就是共产党政权非常强大,在经济上发展以后,它肯定越来越对台湾进行打压,使你的生存空间越间越来越小,最后,如果说你不听它的话,它就用武力来制服你。第二种可能,就是当共产党出现内部的危机,它要转移危机,所以要用战争或是打台湾方式。

林晓旭:也是要打台湾。

李天笑:为了转移这个内部的这个危机,所以在这两种情况下它都要打。那么杨硕英教授提出来第三种,也就是他认为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胡平先生也讲到这一点,就是使共产党政权转化为一个自由民主的政权。现在共产党内部正在出现一个强大的退党的浪潮,现在也就六十多万人退党,这个浪潮还继续发展。杨教授经过一个计算机的模拟分析,他说:可能在三个月之内就会达到近千万,甚至上千万,几千万人。如果说全部的共产党员统统退出来,那共产党就不存在了。党垮了以后,那么党所签定、制定的任何党法,比方说“反国家分裂法”,这些东西都名存实亡,都不存在了。

林晓旭:自然而然就解体了。

李天笑:所以说这个根本东西抓住以后,才能看到自己这个力量。所以我觉得国民党,可能要从怎么样来推动中国内部的退党运动,使共产党从根本上解体、崩溃着手,来根本上解决目前所出现的台海的纷争问题。

林晓旭:好!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这一集的《热点互动》动节目,我们下集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