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四百五十八期】媒体控制与独立媒体之可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林晓旭。欧洲通讯卫星公司(Eutelsat)在和新唐人合作了一年以后要单方面终止合约,这件事情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那么在4月6日“追查国际”发布一封通告表明受到举报,有中共的势力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参与。在今天的节目现场我们请来两位嘉宾,他们都是法轮功学员,他们亲身经历了中共对海外媒体的渗透和控制所带来的影响。这两位嘉宾一位是来自纽泽西的黎丽女士,另外一位是来自纽约的张凤琴女士。我想请两位嘉宾介绍一下在法轮功遭到迫害以后,法轮功学员是怎么样努力使他们发出声音的。

黎丽:法轮功在1999年七月份被迫害的时候我最痛心疾首的感觉就是说,中国他完完全全控制了媒体,在这一言堂的控制下,中国的人民完完全全无法知道真正的法轮功是什么,包括我的父母。因为他们在中国长期的洗脑下,在电台、电视台、报纸轮番的轰炸下,妖魔化法轮功的宣传下,他们甚至连自己女儿的话都不听,我感觉非常非常的痛心。那我当时就在想,对这么多的中国人,对这么多海外的中国人,那么我们要怎么样给他们一个了解法轮功的机会?当时我就跟张凤琴还有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商量。

张凤琴:那时候我们就几个人凑点钱,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是在新泽西的华报登了整版的广告,效果挺好的,所以我们就开始在《世界日报》还有几个广播电台都租了广播时段,广告版面刊登法轮功的消息。

主持人:那效果如何?

黎丽:非常好,我们还收到很多观众读者的反馈,甚至还有读者告诉我们说,他们把我们登在报纸上的广告剪下来寄给国内的亲人,我们就很受到鼓舞。可能也就是因为这样子,中国政府他们就觉得他们消息的控制、媒体的封锁,真正所谓的愚民政策就不太灵了。所以他们就开始对这些敢于刊登法轮功广告的媒体进行了一些控制。

张凤琴:对。我就曾经去一个报社缴广告费的时候,就有职员把我叫到一边说:“有领馆来的人叫他们社长不要登法轮功的广告。”那时候我是有听到社长听了一句话说:“信仰是自由的!”那家报纸倒是挺支持我们的,可是就是其他的一些媒体、广播电台、还有一些报纸可能就是禁不起诱惑,顶不住压力,所以后来就陆陆续续有一些事情发生了。

黎丽:中国政府就是给他们双管齐下,一方面是经济上的诱惑,告诉他们到中国去可以发展他们的 business;一方面给他们政治上的压力。我在跟《世界日报》的合作中间受到了中国政府很直接的压力,应该说是直接的干预。比如说旧金山的中国领馆他们的负总领事就写了一封信给《世界日报》在那边的副总裁,要求他们不要登我们法轮功的广告,但这封信我们也拿到了拷贝件。还有我们看到的一些例子也非常有意思,比如说芝加哥的中领馆,他们不仅妖魔化法轮功,开各种各样的批漏会,而且他们直接就来干预甚至破坏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主持人:在海外这么做?)对,非常令人吃惊。就是他们把中共这套法西斯东西完完全全搬到美国来了,在美国这块自由的土地上。

比方说我们要登一篇芝加哥一位法轮功女学员他的亲身经历,里面就讲到芝加哥的中领馆好几次把她的先生拉去开揭批会,怂恿她先生跟她离婚,后来直接造成他们家庭的破裂。当时我们就要把这篇文章登出来,芝加哥的中领馆就给《世界日报》很大的压力。后来我们又登了很多死亡的案例,但中国政府他又不干了,在纽约的中领馆他们就要求《世界日报》把这些具体学员的名字、死亡的地点通通去掉,就变成“张先生、王女士死亡”没有任何的详情,没有时间、没有地点、连名字都没有。(主持人:可信度差很多。)对。中国政府他怕什么呢?他就是想完完全全抹煞他对法轮功学员的这种迫害。

张凤琴:这边我想强调一个就是说,很多人以为海外的中文媒体是自由的、是公正的,可是事实上这几年下来已经不是这个样子,中共花了很多钱去收买、渗透海外媒体,这些海外的华侨他不知道。这对世界的危害是什么呢?比如说你在中国境内你看《人民日报》,你知道《人民日报》除了日子是对的,其他可能都是谎言,所以你会有戒心。可是你看海外的报纸你以为他是很公正的,可是事实上他不是,所以你自己被洗脑你反而都不知道。所以这个危害是很大的。

黎丽:这就是他们说的小骂大帮忙,就是说不痛不痒的。真正的就像张凤琴说的让这边的海外华人对这些媒体的宣传放松这种戒心,真正就接受了他们的洗脑。

主持人:那你刚才说的基本上是华人媒体,那在西人媒体是不是也在渗透控制呢?

黎丽:对,完全是这样。比如最近在美联社,他们邀请一些美联社的记者到中国去采访一些所谓天安门自焚案的幸存者,也不知道他们给美联社什么样的压力或经济上的诱惑,使美联社完全丧失他自己过去作为一个公正,而且是媒体里边的一个领头羊,这么享有声誉的通讯社。他做出来的报导就让人家跌破眼镜,他的报导就完全跟中国《人民日报》的口径是相稳合的,包括这些所谓的幸存者他们都没有质疑过他们是不是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question。

主持人:反过来说也许中共根本没有给他们机会来问这些人是不是法轮功学员。

黎丽:他们首先很重要的就是他们要考证故事的真实性,如果他们没有考证过的话,他们就不能这么肯定的登出来。事实上美联社他们就丧失了自己的可信度。

主持人:我们回到刚才你们说在当地的电台、报纸上做广告,后来就受到中共的渗透和控制以后是不是合约就被终止了?

张凤琴:很多就是合约到了以后就不再跟我们续约了。

黎丽:其实在《世界日报》这个情况就是非常的突兀,我们实际上是在2000年一月开始在《世界日报》登的广告,到2000年七月的时候可能中国政府就觉得对他们的刺激很大,我们又登了很多的死亡案例什么的,他们就不声不响的要求《世界日报》把我们这一期的广告取掉了,然后又不断的东改西改的完全没经过我们的同意。到了2001年年底的时候,《世界日报》受到很多的压力,后来我们也就终止了和他们的签约。

主持人:所以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相对来说你们能够发出声音的地方愈来愈少,我们能在新唐人我们也觉得很骄傲,因为我们一直在为弱势群体还有法轮功做很客观的报导。

黎丽:我们非常感谢新唐人,非常难得能够有新唐人还有大纪元这样给海外这些华人很公正的讯息,新唐人实际上也能够给在中国的中国人一个了解真相的窗口,我们非常感谢。

主持人:听到欧洲通讯卫星公司将要单方面终止合约,对你们来说也是见怪不怪,因为你们都经历过这些。

黎丽:但是我们实际上感到非常遗憾,因为欧洲通讯卫星公司我们知道他是法国的一家卫星公司,而且他自己公司的忠旨就是不歧视的,他们是很公正的对待所有的客户的,所以我们感到非常失望,就是他们面对中国这种经济上的诱惑吧,比如给他们2008年奥运的转播权,他们就可以放弃他们自己公司的这种营业准则,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们感到非常失望也非常震惊。

主持人:最近很多西方的媒体都特别在强调,包括西方的大公司也强调:作为一个公司他必须坚守自己的职业道德。这个风潮也许会让人更进一步关注这件事情,您觉得是这样子吗?

黎丽:对,我们觉得实际上这件事情是个很大的事情,因为这个不仅仅关系到新唐人就丧失了一个可以传递自己讯息的合约,对法轮功学员来讲我们也可能丧失了一个能够替我们公正报导的窗口。但是真正损失的不光是这些,损失的就像我们刚才说的像这种公司,现在有愈来愈多的公司他们愈来愈短视,他们看到的只是一些短期的经济利益,而他们就可以放弃商业的这种准则。

那么这样做实际上最终的受害者是他们,因为他们这样子就失去了他们的信用,长期来讲他们的经济利益是要受到伤害的。为什么有很多的品牌你相信?有很多公司你觉得这个公司是可靠的?因为他有信用在那边。所以我们觉得像欧洲通讯卫星公司(Eutelsat)实际上他自己是最大的受害者,而且我们是觉得说真正受到影响的是有更多的中国人。因为像现在的情况,通过新唐人在欧洲通讯卫星公司(Eutelsat)的卫星转播使得愈来愈多的中国人他们看到法轮功的真相。

主持人:打开了一个天窗。

黎丽:对,完全是这样。他们也拒绝跟中共合作来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现在是很关键的时候,最近新唐人播出《九评共产党》在中国人中间不管是海内外都造成非常大的震动,现在已经有六十几万的中国人他们发起觉醒、自救的运动,脱离中共,脱离中共的任何组织。我想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中国人又突然失去了这么一个天窗,突然失去了一个了解真正讯息的窗口,那我觉得损失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那另外一个角度,这件事情好像是专门针对卫星公司,那你觉得中共对这件事情的意图,是不是只是针对卫星公司而已呢?

张凤琴:我是想强调一个就是说,其实如果大家都不配合他这种事情的话,正义的声音是非常有力量的。

黎丽:其实实际上有很多的这种泡沫已经马上就要破了,我自己是学经济的,前一阵子我还改写了一篇外商在中国投资的分析。像中国我们直接碰到的就是这种债务危机,还有银行坏债危机,他坏债的比率应该是世界上非常高的。我们还可以回到前面谈的信用问题,中国不仅是打压法轮功学员,而且是打压所有有信仰的人,那这样就使得他在社会上非常的腐败,而且人人都没有信用。

我们知道信用实际上是公司能够运作的最大润滑剂,少掉这个润滑剂他什么也做不成。比如 Microsoft 微软公司在中国做这么多年,他年年都在亏钱,为什么?因为大家都不讲信用,大家觉得盗版是理所当然的。那实际上中国他是一个泡沫,而且他正在破灭。而这些外资他们输血实际是加速了破灭的过程,因为他们使得中国的一些产业和地方的不平衡,不仅依赖外资,因为他很多东西已经都失调了。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谢两位到我们节目现场,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今天只能谈到这儿,谢谢。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如果大家愿意支持新唐人在亚洲上空自由播出,请大家到新唐人的网站上签署支持新唐人的呼吁信。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我们下一期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