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四百七十三期】亲历百万退党大游行观感(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安娜: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安娜。4月23号纽约“声援百万人退党自由民主大游行”如期举行,在上一期我们请到伍凡先生和章天亮先生和我们谈了一下他们的亲身经历,在这一次大游行中,他们看到了华人的反应,也看到了在中国城的各种情况。这一期里我们会请他们谈一谈在中领馆前的情况,以及他们的一些感受。二位好!(主持人好!)

安娜:我先请问一下章天亮先生,上一期我们谈到中共对《九评》的散发,还有百万人退党,几乎是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在中国的媒体上见不到,但是它好像暗暗的在进行一些动作,比如像你说的打压法轮功,大规模的抓补他们。那我们今天继续这个话题,能不能接着谈?

章天亮:这里面其实反映出两个现象,一个就是说中共现在开始慌不择路,中共是尽量开始出昏招,比如说为了转移老百姓对《九评》的视线,它曾经通过反分裂法、通过煽动民族主义去转移视线,它通过反日示威去转移视线,现在反日示威又开始收起来了,因为它害怕老百姓真正的聚集起来。

安娜:尝到游行的甜头?(笑)

伍凡:对,害怕把游行目标对着它自己了。

章天亮:所以它很害怕。实际上中共到今天为止,你看它每做一个动作,实际上老百姓都在想:中共为什么要做这么奇怪的动作?搞一个反分裂法、搞一个反日,好像是完全不搭嘎的事情,实际上它每一次做这样的事情,都是在帮助《九评》的传播。

第二点,中共实际上在历次干的坏事中它的招全是套录的,比如说先怎么宣传抹黑你,然后再怎么跟你扣帽子,然后再怎么向全民表态,它是有一整套办法的。但《九评》一下子就把你这套录揭示出来了,就像变魔术一样就不灵了。

安娜:破它的招了!

章天亮:中共在这时候因为它没有新招可使了,只能使老的招,为了让老的招有效,它只能加大力度,所以它使的招基本上都是以前使过的,但是它的力度跟以前不一样,这也说明中共可以说是黔驴技穷了,我觉得可以这样去讲。

安娜:我们看到在中国城游行的时候,一路上包括后来从中国城走到中领馆,我都看到很多人举着横幅、小牌子,有的都是手写的,有的好像是布做的,然后他们一路都在喊口号。路边有西方人拿《九评》英文版,有人拿《大纪元时报》《九评》中文版,那您觉得在路人的这种反应来看,您有什么样的感受呢?

伍凡:我觉得相当一部分已经了解啦!他们一边在看一边在议论,一边在喊:Get Rid Off CCP!有的也学中国话说,他们中国话讲的不是很清楚:“退党!退党!退党!”一直在讲。所以在这场运动中,凡是路过中领事馆的人,多多少少都有机会拿到这种资料,那么今天碰到了,他们一看,笑笑,他们也跟着游行的人。

我觉得今天这个游行也好、开会也好,气氛不是沉闷的,就像你(章天亮)上次所讲的,不沉闷的,是很活跃的,因为好像真的期待一个大事的发生,正在很快可能会发生,毕竟这是好事情,不是坏事情,都在期待着,那么在这种状况下,人们喜悦的心情就流露出来了,这不像过去那种睁着眼睛的那种型态(很愤怒的表情),没有,看不出来,都笑嘻嘻的。

那么这一场共产党全程在关注,今天纽约这一场是个重头戏,它们完完全全视线都在看,它们也通过它们的手段、它们的情报系统在观察,看世界各国的反应。今天同时也不仅仅是纽约,据我知道有台北、香港、伦敦、澳洲悉尼、墨尔本,加拿大好像也有,还有台湾,听说加起来这一次全球活动有两万人,这些反应就给中共一个非常大的压力了。

我就在猜想,中共除了抓这些人以外,你还有什么招呢?你能拿出什么东西来?你能不能公开说明?我一直希望它拿出一个对《九评》这两个字评一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们讲一下嘛!

安娜:那您说它为什么不说呢?

伍凡:它讲也不是、不讲也不是,它只能在暗地里做。一讲,人家问:什么是《九评》?给我们看看!我们来批,你批不过我来批。那你敢不敢拿出来?你不敢拿。那你不讲,人家说你不讲,你在做暗的,老百姓不傻啊,中国老百姓一点不傻啊!他一定会知道,你愈不讲的东西里边愈有问题。

安娜:您说到这样,我想起来今天有一位发言人李天笑博士,他问了大家一个问题,他说:“我想问各位,我们都知道中共是什么都敢干的,唯一只有一件事情它不敢做,那就是站出来为自己辩护。”

伍凡:这就是说明了它做了这么多坏事,它哪一天承认过?它只有默认,或者赖、躲避或是隐瞒,到现在还是这样,这是它一贯的手段。可是能躲得掉吗?躲得掉吗?你看今天最后,我正好站的对面是最高大楼,中领馆前面,那个表现,大家很奇怪啊,都在笑耶!都用一种讽刺、挖苦的笑,跳楼啊,跳下来啊,跳了我们可以脱绑啊!叫那两个人跳下来,这也是一个过去没有过的事情啊!过去要不就指着骂啊骂,现在就好像是我来挽救你,让你能够解脱苦难,这是一个跟过去我所经历过的一些游行、示威不同的地方,感受不一样。

安娜:您说到中领馆,我记得看到一开始的时候,因为中领馆那个楼很高至少有十几楼,上面有两个很小的小脑袋露出来在晃晃看看,然后就有人发现他们就说:你们下来,下来!后来一会儿又出现三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同样的人,他们在低一些层好像有别栏的地方往下看,然后就有人发现他们的摄像机原来是固定的,现在开始在转了,就有人向他们喊话。我想问您还记不记得当时他们都喊什么话?好像当时是群情非常激昂的。

章天亮:当时候我不在现场。

伍凡:我在场。就是“退党!退党!退党!结束中共专政!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等于就是说把一个坏的东西丢掉,我们有一个希望在前头,现在这一次抱着很大的希望来推动这个运动,这希望存不存在?国家希望会愈来愈大了,那是人们看的。

今天唐柏桥讲的很好:我已经给了你三次机会了,一次机会就是文革一结束之后,邓小平出来的时候,人们已经原谅你一次,你能不能够把改革开放做好?结果你那次没有做好;第二次就是六四大屠杀那次,你不应该屠杀,你应该跟学生对话,你没觉醒,第二次损失了;第三次就是你镇压了法轮功。这三次机会,中国一句话:事不过三,没有说给你第四次机会的,你三次一过了以后,那我要走我的路了,我看到你是绝对没有希望的,扶不起的阿斗。

所以今天我在队伍里面听到好多人讲:“大概共产党要结束在胡锦涛这一代的手上了”。我想可能性非常大,四代就可以结束了。所以今天抱着很大的希望,这个希望我想还要我们大家更快的来推动。

章天亮:说到希望的问题,今天我来看游行啊,当然就想起了孙中山先生曾经讲过八个字:“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因为实际上共产党它是一个外来的东西,如果说真正来的东西是中华民族的东西,比如我们说满清是就是少数民族,或其他别的少数民族曾经占领过中原的,但实际上在文化上他是被中国地区同化的,按照孔子来讲叫“明夷夏之辨”,你用中原文化的话我承认你是汉人,是华人吧。但实际上共产党它拿了一个外来的东西,而且把中华文化的东西都破坏掉,这是一个真正的鞑虏,是一个夷人,破坏中国的传统、真正民族精华的。

伍凡:邓小平讲过一句话,他说:“我死了以后我要去见马克思,见我的老祖宗马克思”。说明他不是中国人,他是德国人。是不是这样?

章天亮:是这样,共产党这样讲。所以今天我想,真正我们把共产党放弃的时候,就到一个恢复中华的时候了,因为中国人非常的聪明。你看海外有很多的菁英,他们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也有很多的华人能够得诺贝尔奖,可是你看中国没有,为什么没有呢?因为共产党把人的思想给禁锢死了。如果一旦共产党不管理的话,不去禁锢人的思想的话,没有这套邪恶的学说的话,中国人的思想一旦放开的话,能够创造出的文明那可能是非常非常辉煌的。

安娜:嗯,真的,我们在海外有时候看到很多真的是非常有才华的华人。那么我想再回到我们游行这个话题。我们今天看到在喊话之后,那些(中领馆的)人看了看又回去了,你们觉得他们心中在想什么?因为我印象中主持人好像在向他们喊,好像是说“你们不要对中共抱有幻想,你们也要退出它,为了你们自己的前途和未来”,大概是这个意思吧?那你想他们在想什么呢?

伍凡:我想他们可能一个就是想说:“这么大的声势力量,一百万都退出来了,我们的前景在哪里?”他一定会联想:说不定过几天两百万、三百万出来了,我们的后路在哪里?这是一个。还有一部分人是死心塌地的,他是拿着既得利益死不放松的,他想他脱离了共产党,他是没有前途的,维持着共产党,他就就有前途,这种人啊,他就回头赶快把今天所有的消息往上报,报了以后他好立功,就这两种人啊。我想犹豫的也有、观望的也有,我想这个过程观望、犹豫的会愈来愈少。

安娜:今天很有意思的一个话题,就是在演讲中,我作为【新唐人】的一员非常感谢您,你们有几位一起说“为了中国人能够在自己的土地上收到自由的讯息,所以发起一个计划,我们要有一颗中国人自己的卫星”,当时好像很有呼应,而且据我们的副台长说,一会儿的时间,一小时的时间,我们就收到五万多元的捐款。

伍凡:对,这个事情是我跟草庵先生两个人发起来的,我们那时候为什么这么发呢?因为我们有一个节目是在【新唐人】下面有一个叫《独立评论》,据说反应还不错,中国大陆也看到,中国大陆也反应出来。后来我们听人家说法国人在里面搞鬼,要把大陆上空的卫星W5关掉,那么我们的节目出不去了,大陆看不到了,我们心里很不爽,用台湾话讲“很不爽”,我们做了这么起劲啊,就是要把讯息告诉你们。那么想既然如此,我们看到海外华人这么多有钱的人,为什么我们自己不可以办一个?为什么一定要靠外国人?所以就引起了一个念头:我们来捐钱,我们来办。我曾经问过草庵:买一个卫星大概要多少钱啊?

安娜:这么大的野心。

伍凡:这也算不上野心吧,既然做了这个事业就做到底了,我就问他买一个要多少?他说买个旧的,不是全新的话,两百万到五百万美金。(章天亮:不多嘛!)并不多嘛!那么如果架个地面站,我通通加起来好了,一千万好不好?一千万,华裔在外头有四千万到六千万,尤其台湾有两千三百万那么富裕的人,那么我们就想:既然这样的话,我们试试看吧!

所以我跟草庵两个一提以后呢,就请了谢田教授也进来,他一听他也支持,所以我们三个人就写了一个计划,写了计划以后我想要再扩大,把台湾的也请进来,所以我就提议把明教授也请进来,明教授也答应了。这个时候计划就定下来了:有钱就买卫星,钱不够就去买卫星公司的股份,或者买一个频道,或者买一个平台。反正我就是要保证【新唐人电视台】一定不能够缺席,一定要在上空有消息出去,我们用各种方法。那么我除了今天呼吁,我想像不到反应这么快啊!半个钟头捐了五万四千块。当时两位女士就跑到我面前来,手上一人拿一千块现金要交给我,我就马上把副台长请来,我说你来接受这个钱。

安娜:时间关系我们今天只能到此为止。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这次《热点互动》节目,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