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何清涟:外资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05年5月27日讯】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林丹,谢宗延, 陈修文报道) 自1979年中国实行对外开放政策以来,至今已经二十六年了。2004年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表的《世界投资报告》显示, 中国已超越美国 成为全球, 吸引外国直接投资 最多的国家。

【林丹】一直以来在中国和西方国家的一些学者中流行着这么两种观点, 一是“外资可以促进中国经济的发展,进而带动中国民主化的进程”; 二是 “外资会迫使中国按照国际的游戏规则行事, 进而减少中国的贪污腐败”。一些欧美财团用这些美丽的说词,游说他们的政府开放对中国的投资;不要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 不少西方国家的对华政策,就是以此作为基础的。在今天《透视中国》的《经济广角》栏目中,我们就请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和我们谈一谈, 从中国社会政治经济的变化,看外资究竟给中国带来了哪些影响?

何清涟】我觉得这个影响应该从两方面来评价。第一呢,就是它确实给中国带来了积极的影响。就是给中国政府提供了巨大的税收,是中国的一个很重要的税基,还给中国带来了先进的管理和技术,很多白领在那里接触到欧美的管理制度。

还有一点就是给中国解决了大量的就业机会。欧美企业解决的是白领职位;港台资本解决的是低素质劳动力的蓝领职位。 在外资企业做白领的工作,据说是已经达到两百万个。那麽就是等于有两百万个家庭受益,这些人实际上就是目前支撑中国高消费的一个主要群体。

>还有一点呢我觉得就是外国的这些投资者,因为在中国有太大的利益,所以反过头来他们在自己本国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游说团体,说服本国政府和中国搞好关系,所以为中国政府大大减轻了外交方面的压力。

利益VS.理念

【何清涟】随着这个投资的增加,外国资本越来越倾向于不再关注中国的人权、中国的专制、还有专制引起的种种问题。德国的那些专家们干脆就建议本国政府要和中国政府搞好关系,不要批评中国政府,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美国在对待中国的态度上面历来就有一个红队和蓝队之说,蓝队主题思想就是强调意识形态的差别,强调人权等等。红队就是主张忽视这些差别,就是和中国交往,就是看经济利益。克林顿时期是红队占上风;那麽在布希时期蓝队已经开始擡头,但是由于伊拉克战争的问题,需要防恐,需要联合中国,要得到中国的支援,所以蓝队的势力还是没有擡头得太厉害。

还有一点呢,也是我们中国人没有想到的,就是外国人的行贿方式。外国资本的行贿方式就是移民、 办绿卡、帮这些贪官污吏的家属提供定居海外的方便,给中国的贪官污吏提供了一种另类的政治退出机制。这种另类的退出机制对中国并不好,因为这些贪官污吏可以完全不计算自己的贪污腐败的后果。 为什么呢 ?因为他有一个底线,捞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在海外有一个基地,可以安全的撤出来。中国不是以前讲政府和民众的关系,有一个水舟理论嘛,就是水可载舟, 亦可覆舟。就是你对老百姓不要盘剥得太厉害,要不然你会受到报应的。那麽中国官员们现在基本上可以不再考虑这个舟水理论,就是因为有这种政治退出机制. 所以他们可以不和中国人民共用被污染的政治生态环境,也可以不和中国人民共用被他们的贪污腐败政治黑暗,折腾得千孔百疮的中国社会。
两个神话的破灭

【何清涟】对外资进入中国,中国政府是一种期待,中国的知识界又是一种期待。应该说中国政府的期待已经差不多了,因为它成了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半壁江山,对GDP的贡献率都达到百分之四十,政府的税收好多都靠这个。

另外一个期待呢, 就是当时有一个神话说的是外国资本进入中国将会促进中国的经济自由化,再进而推动中国的政治民主化,从这一点来看这点期待是落空了。

记得我跟一个朋友在美国之音上面辩论了一次,他认为外国资本大量进入中国至少会对中国的贪污腐败有所改善。他说,因为国际跨国公司会迫使中国按照国际的游戏规则做事,然后就会减少腐败我当时就驳斥了他。我说不对,这个没有事实根据,得不到来自世界各国的经验支援。我说像印度也好,墨西哥也好, 巴西也好,都是WTO成员国,为什么跨国公司到他们那里去不能改变他们的贪污腐败,减少它们的贪污腐败?这是没有国际经验支援。

第二个本国的经验也不支援这个。像中国,大量的外资进入中国,不是它们改变了中国腐败的游戏规则,而是他们顺应了中国的制度环境。他就跟我讲,那个时候的外资主要是港台资本,因为港台资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天生有腐败的倾向。我不同意。

今年有一篇文章特有意思,讲的就是外国在中国行贿的问题。它说有一个资料,就是说中国过去十年内调查了五十万件腐败案件,其中百分之六十都和外资企业有关系。比如法国的设计师安德鲁承包了中国的国家大剧院工程,这个工程在中国国内也是倍受指责。又有他自己公司里的人检举他在中国,用了很不正当的行贿手段取得这个专案和部分工程。

在这些外资企业行贿中间,最出色的就是电讯产业。摩托罗拉做得特别成功。我记得有一本书《谁失去了新中国》(WHO LOST NEW CHINA)的作者就是一个高级主管,他谈了自己在中国的一些经历其中他就说到,摩托罗拉公司的高级主管跟他说,他们在中国是如何行贿打开市场的。行贿成本是多少呢?根据他们披露的数位,一般的是一个合同金总金额的百分之十。

中国一直进行了很成功的宣传,把中国宣传成一个外国资本到那里来淘金的天堂。但是我认为应该这么样说,它是依法经营者的地狱,犯罪经营者的天堂。要想在中国赚钱,如果你要想不贪污贿赂连那个市场都进入不了。

是 “入乡随俗”还是 “同流合污”

【何清涟】其实呢,外商到中国需要通过行贿,才能在中国打开市场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这几年也不断的有这样的事例曝光, 沃尔玛(WARMART)就是因为牵涉到了向当地官员行贿而曝光。云南省对外经济贸易合作厅厅长,他的妻子就代表他出面收受沃尔玛给他的贿赂。

今年4月8号美国的电信业巨头朗讯宣布解雇他的四名高级主管。指称他的四名主管是在中国有不适当的行贿行为。其实呢,这个事情出来以后中国的报纸很多都在质疑这个事情。说朗讯这个等于是自己断臂,从此以后在中国你到底是行贿还是不行贿?不行贿,你肯定没市场。但是你行贿,你又处理你的高级主管。那麽这个让继任的高级主管无法做。

像美国就有一个“反海外腐败法”,贿赂就是违背了美国的法律。其他的欧洲国家其实也都有一些类似的规定, 但是他们后来又发现,他们如果不行贿不展开这种“寻租”活动,他们就和别的企业站在一个并不平等的竞争起点上,有很多机会他们得不到。所以呢,最开始就是这些具有东亚文化血缘的这些国家, 比如日本、南韩,他们就认同这个腐败的规则。然后欧美资本呢,就在一些所谓中国通的劝说晓谕下, 也慢慢认识到这一条。

有一种人是美国的跨国公司最喜欢聘请的人,就是在中国有政治背景的这些留学生,尤其是高干子弟,是他们最喜欢雇用的高级白领。雇用了他们以后就让他们回到中国给他们打市场。这些人呢,第一,了解中国的制度环境;第二,他最重要的是有广泛的人脉关系,他知道怎么样利用他的人脉去行贿;怎么样用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利润。因为这些行贿成本最后要打入他们产品的利润,最后还是消费者承当,企业呢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所以他们也在中国懂得这个游戏规则,叫作“如欲取之 必先予之”。给予的是给私人,取的是从公的那一块取回来。但是这些成本都转到我们消费者头上来了,所以中国的手机通话费是世界上最贵的,双向收费。所以现在呢,大家都已经学会了这一套,而且他们也不认为在良心上有多大的亏欠,因为他觉得你们中国人自己都认同了这一套规则,那麽我们有什么必要来改变你呢。

我记得在芝加哥的时候,有一个中国留学生,他跟我讲了一个事。他说他觉得他自己受到外国人的侮辱。 我问为什么?他说我去考牌照,我第一次考没考过,一个美国同学就跟我说:你们中国人不是善于行贿吗, 你们可以去收买那个考官吗。 他说,我就觉得他在污辱我。我说,也不能完全说是侮辱。因为中国人确实给人家的印象就是善于腐败,这一点可能通过到中国投资的外商回来跟他们的亲朋好友谈到这些,就形成了这么一个印象。但是这确实是事实。所以呢,我们与其说别人侮辱我们,还不如我们自己来改善我们自己的形象,从我们自己做起,我们不做这些坏事。

现在外商普遍的认同了中国的游戏规则。而且他们的行贿手法已经比当年的港台资本高明得多。港台资本因为只能提供钱啦,还有香港台湾旅游啦,还有送红包,就是这些啦。但是现在外商行贿的手法是提供绿卡,帮助这些贪官污吏的子女家属移民外国,而且他们行贿的级别更高,基本上呢很多都是中央部长一级的大官。

中国现在是一个党国一体的社会,所有的现代化科技手段都被共产党用来强化它的统治。就像大家原来以为中国加入WTO以后,国际大的集团会迫使中国政府按照国际惯例办,然后就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政府行为方式。但是现在大家已经明白了,不是国际的商业集团改变中国政府的行为, 而是他们到中国去要赚钱,就必须顺应中国这种腐败的制度环境,就是学会怎么样贿赂官员。

助纣为虐的金盾工程

【何清涟】另外一个神话就是讲高科技网路的应用会促使资讯自由传播,然后就促使中国新闻体制改革然后就导致政治民主化,这个神话也破灭了。中国政府开始是很恐惧,但是后来他们发现他们完全可以利用投资来控制网路,所以他们开始是建立了世界上最庞大的防火墙,现在又和国际上一些很大的公司合作,购买他们的软体就是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中议案监控系统叫作金盾工程。这个系统能看、能听、能思维。能看,就是它有摄像系统;能听,就是声控系统,还有在网路上跟踪任何一个用户。所以现在在网上面发言的人,为什么他们都能够抓捕到?就是这个系统已经部分启动。 这个系统全部完成是两千零八年,我相信这个系统建成以后,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庞大的警察国家。

这个监控网路所需要的技术是靠什么呢? 海外很多著名的高科技公司比如美国的CISCO,还有就是加拿大的升阳,全世界的那些跨国大公司都参与了合作。帮他们提供技术,包括免费赠送他们病毒,还有网上过滤的技术。

其实外国资本到中国去的时候,都说的是要帮助中国发展经济。经济市场化,最后通过经济市场化,来促进中国的政治民主化。要到中国帮助建成一条,不受政府控制的资讯交流通道。但他们到中国后,都背弃了他们的诺言。其结果呢,他们是帮助中国监视了一个庞大的网路。他们很清楚中国政府买的技术,不是去用于什么促进中国的民主啊,发展啊,而是用来监视人民。有人质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时候? 他们振振有词地说:我们不做,那别的公司也会做。每个公司都在做这样的事情,为自己来开脱。

但是也有到中国去,看不惯这些事情的人。比如GOUDON CHANG(章家敦),他就会写《中国即将崩溃》;还有这个郭德曼,他会写那个《WHO LOST NEW CHINA》。郭德曼的这本书,是写了一个很典型的一个西方的有理想的青年,到中国去投资的一些经历。他说他是怀抱着要促进中国经济市场化,然后再促进中国政治自由化去中国的,想帮助中国人民做点事。结果他到那里才发现,和他想像的完全相反。 他说外国资本,反而帮助中国镇压民主,这是少部分有良知的人反省了。 但是大多数人是入乡随俗了。所以我个人认为外资进入中国促进中国的经济自由化,再进而促进中国的政治民主化,从这一点来看这个神话基本上是破灭了。

【林丹】美国互联网独立研究专家格里格.渥尔顿,早2001年就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的金盾工程》的研究报告。他在《报告》批评了某些西方跨国公司的“不道德”的行径。这些公司用他们的技术帮助中国政府控制人民,扼杀自由。他们有意无意地充当了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帮凶。

渥尔顿先列举了北京天安门事件之后,中共利用西方的监视技术,实施大搜捕的事实。由西门子.普力子(Siemens Plessey)公司制造,世界银行负责支付安装费用的摄影机,记录了1989年几个月里, 在天安门广场发生的每一件事,成了“六四”后大搜捕的重要依据。渥尔顿先生警告说:“政府必须认识清楚,科技不是中立的,它是变色龙,会随着环境改变颜色。”

最近,大名鼎鼎的思科公司在美国被起诉,无论审判的结果如何,它无疑是向人们敲响了警钟:对任何一个国家人民自由的危害,必然会影响到全世界人民的自由。

点击进入
透视中国Youtube官方网
新唐人透视中国栏目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