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生六四天安门见证屠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陈清华,是89年六四屠杀前,香港学联派上去支持北京学生的成员之一。他们5月27日到达天安门广场,6月4日凌晨四点离开。6月3日屠城当晚,他被分配到天安门广场历史博物馆旁边的救伤站帮忙,10点多有枪伤的学生被送进来。

89年香港学联代表陈清华:开始见到的伤者都不是枪伤,到了10点多,有的是枪伤,我第一次见到枪伤的死者是11点多。

之后源源不断的有死者被送来,有一位是他们认识的高中生,死者弟弟见到后非常激动,冲了出去,一个多小时后被送回来,还活着,但是背后中枪。

89年香港学联代表陈清华:他不是前进,而是想逃跑,他逃跑时,军人都要射他。我感觉很愤怒,(我的同伴)李兰菊当时就晕过去了。

4日凌晨两三点,他冲出去拍摄军车时,被军人用棍打伤,学生和护士强行将他送到一家很小的医院──崇文门医院,在停尸房他见到更多的死者。

89年香港学联代表陈清华:在一个很小的房间里面,我见到差不多摆了20多30具死者尸体,我没有逐个逐个的看,但望过去,在我面前的,有的是主妇,不是学生。

原来天安门外围比广场开枪更多。

89年香港学联代表陈清华:早来(天安门广场)的军队,为什�这�快就来到?因为他们沿途都开枪,见到人聚集在一起,就开枪,一路扫过去。

事隔16年,当年的伤痛一点点的平复,但谁应该为这场镇压负责呢?

89年香港学联代表陈清华:六四完全是共产党一手搞出来的。他将原本不是威胁的事情当作威胁,要镇压,令事情升级,到出动军队更让人民认清共产党的真面目——独裁的政权,可以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不择手段去掌权。

他认为退党是对那些曾经受过迫害的人在良心上的解脱,新唐人记者梁珍在香港报道。

摄影:潘在殊

剪接:李国雄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