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六百三十四期】维权绝食行动的关键因素(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林晓旭: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林晓旭,上一次节目里,我们和本台特约评论员韦实一起分析了一下,目前绝食维权运动在海内外发展有哪些关键因素?上一期我们谈到了信息桥,今天节目里我们来谈一谈法轮功因素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您好,韦实。

韦实:林晓旭您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林晓旭:韦实,我看到高智晟律师有谈到,他做了绝食运动以后,因为有一些朋友跟他谈,这个事情牵扯到法轮功,高律师也为法轮功辩护,还有法轮功学员也在支持维权绝食运动,他们就担心这些事情会不会带来负面的影响?您是怎么看这问题?

韦实:他的担心代表了国内一部分人的声音。第一点,你和法轮功搅在一起,他当然不会这么讲,他就说你触动了中共最敏感的神经,遭到了这样的手段。也可以这么讲,中共对维权人士的处理方式和对法轮功学员还不太一样。

对法轮功学员可以用国家机器,像江泽民这种“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对维权人士在辗转这个阶段里边它是用流氓、很残暴的手段,但是没有用对法轮功迫害的手段。为什么?他有两个要点,第一点是你要95%还是要5%,它一旦用这种手段对付维权人士,那等于给了法轮功学员更多的民意基础去进行反迫害,这它绝对不干的。

第二点,也是用这种办法来吓阻一般国内主流的教授、学者、律师,你不要去管法轮功,为什么?就是你要跟它贴心,不然就要怎么怎么样,这实际上他们自己很了解。第二点对国内维权而言,因为对法轮功,中共这种长时间的宣传,它形成了一个强大的东西,很多人像杨在新,在还没有接解法轮功学员的时候,他的想法跟中共讲的一模一样。

林晓旭:整套宣传系统都听了好几年了。

韦实:他问法轮功学员说你们要不要自杀什么的,问这种问题。到后来他了解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上书、辩护到自己丧失了律师的职业。这中间经过了很多的转折,很多人还是没有把法轮功学员当正常人去对待,还是带着一种歧视,或者觉得怪怪的。

林晓旭:或者不理睬,保护自己。

韦实:保护自己,或者觉得自己和轮功学员站在一起就怎么样,掉落自己的身价也好,自己是屈尊了也好,带有异议的想法。无怪乎会去跟高律师建议说,你不要跟法轮功维权站在一起,这还不是一两个人的说法。

林晓旭:但是从目前情势发展来看,因为李渊事件的参与,还有大纪元也不断的在着力报导国内各种维权事件,其中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件也是大纪元着力报导的主要内容。

所以如果大纪元会受到影响,那会引起更多的法轮功学员一起来参与支持大纪元,对不对?也会有更多的人来关注着高律师在国内兴起的维权运动。那是不是这样一做等于是说,中共这样一个暗杀事件或是一个袭击事件,反而使得更多的人、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要参与这个事情,会不会造成这样一个现象?

韦实:现在已经开始了,毕竟高律师这个绝食的事情,是民间为了这种反暴政或者用恐怖手段来对付维权人士的一种绝食姿态的表示。法轮功学员的参与很多是以个人的身份去参与,对这种人的同情,对暴政的抵抗。而大纪元时报报纸本身,或法轮功学员团体并没有主动去参加这件事情。

因为这个事情很简单,做为一个个人,你可以有个人社会中的做法,做为一个团体是不参与政治,或说在整个团体上,在这种事情上,可能有几个有其他的想法,可能会有一个观望的态度。

那这个事情出来以后,你直接打在李渊法轮功学员身上,为自己同修去声援,等于说国内国外反迫害是一个道理。可是这里边大家都知道法轮功学员参与这个事件,实际上法轮功参与反迫害是为全民反迫害,他是为了全中国人,为什么这么说呢?

中共真正的迫害,在五十几年迫害知识份子时,知识份子并不知道自己被引蛇出洞;在天安门广场开枪的时候,学生并不知道枪里打出的不是橡皮子弹;在迫害法轮功之前,全国将近一亿的人包括各行业的人都有,很多人还希望党和政府能够明辨是非,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成为迫害的对象。直到一年之前包括汕尾的村民,绝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并没有炼法轮功,也没有去上访,却成为了屠杀的对象。

实际上每一个时候如果没有人反抗暴力的话,那下一批受害人一定是中国人不是其他国家的人,因为共产党在中国。在这种情况下,法轮功学员参与这种声援国内这种维权人士、这种反抗、这种绝食的事情,虽是保护了维权人士的权益,实际上是保护了中国人民的权利。

而中国人民,广大的中国人民和法轮功之间并没有任何利益的冲突,包括共产党的官员。说实在的,跟法轮功学员没有利益冲突,因为法轮功的反迫害中并没有说要把党推翻了,或者像老百姓讲的反贪污腐败,这不是这个反迫害的目的。就是要反对对法轮功学员人身的迫害,要炼功的权利,包括一些基层的官员,如果不是610下这道令,他不会想要去迫害法轮功。

林晓旭:这我觉得很有意思,610系统好像是整个公安系统、政法系统外加的一个体系,由它来控制各地区去迫害法轮功,而跟当地的官员并没有直接的关系。除了各种悬赏,镇压有功会赏,其他的利益并没有。比如说,不管贪官污吏在其他地方捞来多少好处,这和迫害法轮功并没有直接关系,完全是附加的系统,这其实也很脆弱,对不对?

韦实:610和党的因素很相似,党本身也是附加在中国人身上的一套系统,包括今天把所有党委全拿掉,只要有正常的事业或企业单位,有一把手,有厂长、有经理,国家还是照样转。

如果有警察去打人,在执行警察的职能的时候,警察他可以不是党员,他照样可以去当警察;他可以不是党员,他照样可以去生产;他可以不是警察,包括胡锦涛今天他可以不是党员,可以做他的国家领导人。

所以党其实是独立于中国的一套系统,但是它把自己的特性伸到中国每一个单元里面,它要控制一切。对610这个事情,对法轮功的镇压,恰好是党在这么多年统治手段集中的表现,党的意志凌驾于全民之上,搞株连、搞人人过关,一旦道理讲不通时,就用这种强制的杀人手段。

610 和党的特性是一性的,在这种情况下,反对党对中国人的迫害是不是应该全民维权,是不是维权人士该干的事情,比如说维权,今天有一个流氓在用棍子打人,旁边有一个小偷在偷东西,你说我只管这个小偷,不管这个流氓,我管了这个流氓就说我是搞政治,哪有这种道理,这只能说你不是在维权。

林晓旭:换个角度,如果我问的更直接一点。比如我现在是个维权人士,我是因为被迫拆迁的事情来维权,那我有没有可能只维护我这一方面的利益,而不去参与整个绝食维权运动,就说我可以跟法轮功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只管我这个维权,有没有可能?

韦实:这个现在来讲可能性不大,为什么这么讲呢?就是在法轮功反迫害的时候,法轮功做为一个团体,海内海外这么大的声势的情况下,国内的迫害还在进行,这个迫害力量还是很大,在这种情况下你做为一个个人,现在只可能在国家机器压在法轮功上没有来照顾到这些维权人士,一旦它想来对付某一个个人的时候,那就像捏死一个蚂蚁一样容易,所以你想维护自己的利益,每个人都去维护别人的利益实际上就是维护自己的利益。

因为一旦参加绝食,会有更多的人来声援你,更多的人为了你而发声,那么你自己会成为很大的民权运动之中的一环,等于你是一滴水道的大江里,那么你很不容易干涸,如果只是一个人,我们知道有多少人上访,有的人上访了十几年也没有效果,甚至抢了房子没有把你打成残疾已经很对得起你了。

林晓旭:从这个角度来说,像高律师他挑起做这个绝食运动包括他的三封上书信,都提到了法轮功的问题,他的做法是不是也等于是给大家榜样,就是这个勇气你必需是以能够覆盖整个中国人民有这样的一个胸怀。

韦实:你说要求可能高一点,但是对他而言,中国人受迫害最大的一个群体的就是法轮功学员。他做为一个律师他要维权,这是自然而然应该做的,但是我们必需承认他的勇气。对于每一个中国人而言,可以有其他自己的方式来保护你自己和其他的人的权利。

比如最简单的一个例子,你的亲朋好友自己在党政机关里工作,对于人民有利的事情,你可以去干,对于党的命令就是应该阳奉阴违,这并不是说你是叛党,而你叛党恰恰是为民,才去叛党,就是党的一切的一切,只是代表共产党它自己的统治,用血腥残暴的东西来针对整个的中国人民。

具体而言,你自己首先认识到党的罪恶,然后亲朋好友去了解共产党,甚至让其中在共产党官员里面担任高职的人,在大势大悲面前站在人民那边,你就起到了自己的作用,包括你有条件参加绝食团,这都是各种各样的办法并不是等于说人人都要怎么样,但是你在历史的转折点上,你在现在做了什么,可以决定你将来你会得到什么。

林晓旭:也有民众表示,我自己默默的绝食,我虽然没有走出来但是我内心里面来支持这样一个事件,您觉得在国内这种情况,采用这种方式是妥当的吗?

韦实:这当然是很好的一种方式,你默默的绝食你也可以通过各种信息把高律师绝食事件告诉每一个人,你并不一定要坐在大街上绝食但是如果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选择之后,那这共产党残暴统治自然而然站不住脚,因为它首先要把民意弄下来,到现在它能够统治还是因为一部分人的思想意识很符合它的需要,在这么多年养成党文化的思维方式,他的内心中是真正拥护共产党的,他希望这东西的统治,他需要这个环境,也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才导致共产党在中国祸害一直到现在。

当年东欧、苏联解体的时候,等于是全民用脚投票来反对共产党,军队也是校准枪口,人民自动上街,党想维持都没有这个气候。一直到党的中央很多党员都看到了党的不好来站到人民这边。在中国,中国人还没有做出这一步,有大概八百万的人退了党,可是还有更多的人没有退党,就是这些人在拥护共产党或者出于自己的利益,想去维持现状的人来造成了更多的人包括自己受到将来的迫害。

林晓旭:您刚才提到了东欧还有苏联的事情,让我想到就是因为当时《冷战》的存在,所以国际社会特别是一些自由正义的国家,他们很明确他们必需抵制共产国家和他的阵营。东欧垮台是不是给国际社会一种错觉,共产主义基本上不存在已经垮台了,那么中国又改革开放了,可以用经济手段使他们融入国际社会,忽略了意识型态上的斗争,实际上是一直存在的。

韦实:这个不光是西方社会包括台湾人很多都是被蒙蔽的,觉得说共产党现在自己都不搞共产主义了,自己都不信还叫什么共产党,可是恰恰是共产党是什么?不是我们怎么来看,共产党就是共产党,它的本性一直没有变,这个可不是现在开始的。

当年40年的时候,共产党在延安跟美国人,它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农民社会的,不是一个共产党,把美国人骗了之后觉得这比蒋介石那党还好一些,并没有认为自己支持共产党,致于共产党上台之后,美国人发现被骗了一把,那么到现在也是,它现在觉得说我也搞执政化,不是革命党了,可是实际上它用的手段,用这种迫害、打压、箝制,哪一点和40几年的共产党建政的时候有一点点区别呢?只不过是规模和程度或者说表现型态不一样。

林晓旭:很多事情更加隐避了。

韦实: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致于说它想给你看点什么,那是它自己的宣传统战机构,是故意要这么做才给人一种假像说共产党随着经济改革能够进行民主改革,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林晓旭:反过来说也是国际社会包括国内人士进一步觉醒,就是要意识到跟共产主义这种邪恶意识型态这个斗争一直要持续到它瓦解。

韦实:东西方的斗争,很多人认为是民主主义的斗争,认为是侵略的斗争。从共产党建政之后,这种所谓的《冷战》包括现在世界的两个集团也好,它根本是意识型态的斗争,也就是说自由社会,一个站在人权、站在自由民主的角度和一个专制独裁搞共产主义嗜血这种意识型态之间的斗争,这才是一切斗争的根源所在,并不是共产党讲“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不是亡我中国之心不死,是亡共产党之心不死,这可能更贴切。

林晓旭: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我们下一期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