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生命的礼物

【新唐人2006年05月22日讯】【世事关心】(40)生命的礼物:最近大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黑幕曝光。

最近曝光的中国大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黑幕使普通的民众无比震惊。在震惊之余,人们对中国医学界医疗伦理的沦丧,医疗系统的黑暗和混乱以及执政当局的残酷和黑社会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另一方面,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涉及到人的生命和基本权利的器官移植手术到底是如何被操作的?这可能也是很多观众想知道的。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就带大家到加拿大的一些医院去看一看。记者首先访问的是多伦多圣.迈克尔医院肾移植中心主任,多伦多大学医学院副教授Zaltzman医生。

Zaltzman医生:今年是肾移植成功的第五十二年,第一次成功是在1952年,同时在两对双胞胎之间进行的,一对在法国,一对在波士顿。双胞胎之间不存在免疫排斥反应,因此不需要抗排斥治疗。

排斥反应是器官移植的最大障碍,因为无法解决异体之间强烈的免疫排斥反应,最初几年器官移植的发展一直很慢。直到70年代强免疫抑制剂的问世解决了这个难题。

Zaltzman医生: 肾移植的成活率很不错。如果是脑死亡供体成活率是90%,如果是活体供体则可达到95%。

Zaltzman医生:五年成活率是根据供体而有所不同,活体和脑死亡分别是85%和75%。

器官移植是医学界二十世纪的重大的突破之一,它给濒临死亡的病人和痛苦的家庭带来了新的希望.尽管如此,由于受现阶段医学 发展的限制,器官移植又是一个非常矛盾的过程,因为移植的器官要从另外一个人体中获得.这意味着捐赠者要在自己意识清晰的条件下,同意贡献出自己身体器官 的一部分或全部给别人.这真是一个不小的决定。 尤其对于我们受儒家思想熏陶的中国人更是如此.那么在加拿大,如此性命悠关的事情是怎样运作的呢?

安大略省的器官移植是一个叫“延龄草 生命的礼物”的一个组织管理的,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是怎样运作的,我们请这个组织的总裁Frank Markel博士为我们介绍:

Dr. Frank Markel:当一个人把自己的器官捐献给另一个迫切需要的人时,那这位捐献人确实是把生命的礼物赠给了别人。器官捐献挽救别人的生命,所以我们的组织叫做生命的礼物。延龄草是安大略省的省花,表示整个安大略的这方面工作都由我们负责.

延龄草这种百合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生命力极强,在安大略到处可见,从1937年就被确定为安大略省花.延龄草这个名字用在这里却又非常贴切。因为器官移植真正延长了人的年龄.

Dr .Frank Markel: 我们的工作分两部分:第一是有关器官移植的公益教育,希望看你们节目的观众都能够体会这种生命礼物的珍贵,并能够签名成为志愿者,并跟家人沟通。第二部分是管理安省器官捐献系统。这包括管理安省的移植病人等待名册,当有人捐献器官时,我们安排医生去摘取,工作人员按照程序确定谁该接受这个捐献,并安排将器官送到做移植手术的医院。

Zaltzman医生:安大略省的器官供体主要是活体,占60%左右,发生在亲人朋友之间。

局限在亲人之间的捐赠常常有很多现实的困难,加拿大器官移植技术已经很成熟,最大的问题是供体,器官移植是近20年发展起来的技术,人们认识时间还很短,从认识到接受到真正签名成为志愿捐赠者也还需要有时间和足够的公益教育,因此第二类供体相对很少。

Zaltzman医生:因此患者通常都需要等候很长时间,在安省是7-10年。

器官移植除了政府的政策管理,医生具体实施,民间组织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加拿大肾脏协会是一个这样的组织.

4月27日晚,多伦多市中心Sheraton酒店,这里正在举行加拿大肾脏协会安大略中区分会年度春季筹款晚宴。加拿大肾脏协会是1964年由Tarder家庭在蒙特利尔创立的,42年前年轻的工程师Morty Tarder在得肾病仅几个月后死于肾衰竭,他的家人发誓要创办一个民间组织,筹款支助肾病及其治疗方法的研究.

这是这个慈善组织最大的年度筹款活动之一,去年筹得善款30多万加元,几乎占年收入的1╱8。而组织所有的支出都是来自民间包括企业和个人捐赠,拿工资的员工只有16人,其余大量的社会工作都是由志愿者完成的.这位是安省分会主任Maryann Kerr.

Maryann Kerr: 肾脏协会的宗旨是保护肾脏健康,提高肾病患者的生活质量,主要工作是筹款资助肾病病因和治疗方面的研究,另一方面是直接的对病人提供帮助,提供咨询,进行肾健康教育,和组织病友及家属互助会,使得新近诊断的肾病患者有机会同有经验的患者和他们的家庭进行交流。

Rosemarie Hibbert: 整件事情对我来说太难了,我一直拒绝承认自己的病情,直到1997年医生告诉我必须要开始做透析治疗。

病友及家属互助会确实帮助很多新的患病的患者和家属度过了最初痛苦的适应过程,并消除了亲友器官捐赠者的忧虑.然后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又成为了协会的志愿者,象当初别人帮助自己一样帮助别人.

Lisa Huhn: 我已经为肾脏协会做志愿者很长时间了,从97年我做了肾移植手术后就参与了,参加的项目是病友及家属互助会。

由于器官移植而开始了新的生活的Lisa Huhn 和Rosemarie Hibbert 都是这样,连Lisa的父母和邻居也成为了志愿者.

Josie Huhn(Lisa 母亲): 她跟别人谈她自己的故事,鼓励别人,会好的,别放弃,别沮丧,那太重要了。

Hal Huhn: 我刚刚还问过,我可以把我的器官捐献给任何人。

Maryann Kerr:有各行各业的人都有我们的志愿者,医生,肾病学家,病人,家属等等,也有很多人跟肾病没有任何关联的人也成为志愿者。

Maryann说, 他们的志愿者达到数以千计,很多项目都是志愿者管理志愿者,连百忙的Zaltzman医生都是其中之一,他们都为有机会帮助别人而感到满足.

Heather Niels(Huhn家朋友): 我有健康的身体,因此可以回馈社会,希望可以帮到他人。

民众广泛的认识及认同甚至参与对这样的慈善组织是很重要的, 尤其是对器官捐献这样的问题。

Wendy kudeba(公关主任): 当谈到器官捐献问题的时候,我们发现人们还是很乐于接受的,只是在日常生活中很少有人会思考这样的问题,没人愿意考虑或与家人讨论死亡,只有在人自己面临移植的需要时才会思考。

Wendy kudeba: 对于志愿捐献人来说,最重要的因素不仅仅是大家想要怎么做,而是要真正跟家人讨论。很多人不会意识到那是要取决于家人来做出这个决定。因此即使您签了器官捐献卡,表达了您的愿望,当那个时刻真正到来的时候,是您的家人做出决定。因此,在这件事情上不能保密,我们希望自愿捐献人能跟家人坐在一起,真正讨论这个决定,这一步是最重要的。

由于有Leon加盟,使得协会的工作更为华人认同,同时华人也得到更好的帮助.

Leon:我们是想把关于肾脏健康的信息用中文传给中国人社区.

Janet Bick是协会中政府及专业人士联络人,她的角色向政府提供相关信息,促请政府关注肾脏健康和肾病患者的需求,为制定政策提供依据.协会还鼓励志愿者,患者及亲友找到选区的议员,用亲身的经历告诉这些政策制定者他们的经历和处境.

Janet:病人和他们家属的亲身经历常常是最打动人的.这也是另外一种促请政府关注的办法,使得他们能够制定相关政策,帮助解决实际的问题.

省议员Frank Klees提出的〝器官组织捐献义务宣言条例〝个人议案就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例子.

省议会大厅:2006年4月2日,安省议会大厅, 〝器官组织捐献义务宣言条例〝议案进入第二次听证.

Frank Klees: “议案一旦成为法律,意味着未来安省内所有年满16岁居民和公民在申请或延期健康卡和驾驶执照都要填一张表格,回答器官捐献这个问题。大家有3个选择,愿意,不愿意,和尚未决定。”

Frank Klees是上界保守党政府的交通部长,他的选民告诉他自己的故事,那些长长而焦急的等候,这些促使Frank开始研究这一问题,最终作出这个决定,

Frank Klees:这个议案如果实施的话,可以大大增加器官捐赠的自愿者人群,同时增加实际捐赠者人群,缩短等待时间,为那些在死亡中挣扎的病人多一点希望。

Frank Klees:器官移植的问题是关乎生死的问题,同时我认为这是一个很个体和具有感情色彩的选择,有很多文化宗教和情感因素在这个选择的背后,政府不会强迫任何人成为捐赠者,只是想通过政府的方式给人机会,

Frank Markel:由政府来管理器官移植是非常重要的,第一,在安省买卖器官是违法的,公众愿意去捐献器官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相信这个管理系统的公正.

看到这里大家可能都对加拿大尤其是安大略省的器官移植管理有一个比较清楚的了解了.其实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人和人的关系是关爱和谐的,每个人都得到尊 重和帮助,这表现在某个个体遭到不幸时,整个社会从政府到民间有一个完善的机制保障这个个体得到经济上的帮助和情感的关爱.相比之下,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对西方社会的民众来说可能是匪夷所思,当我们向Frank 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是这样说的。

Frank Klees: 我认为器官捐献是生命的礼物,永远只能是一个生命能够给与另一个生命最珍贵的礼物。“收割”这个词,完全亵渎了生命的礼物高贵的内涵,我认为非常羞辱人,听起来很难受。这个词永远都不应该用在跟“器官捐献”有关的任何上下文中,不论是在加拿 大,还是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如果您告诉我的事情是真的话,不论是在中国或是在 任何其它国家,我认为那是极端可耻,极端不人道的,是对个体人权自由的极度践踏,应该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我认为加拿大人不应该去接受这样的器官移植。我很难想像,任何人,加拿大人或在这个星球这个地球上的任何人,知道器官是这样来的会去接受这种手术,这太不人道了。

中国人讲人命关天,西方人说在上帝面前我们是平等的。珍视生命不分国界,不分种族,也不随时间的流逝而改变。当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在中国大陆发生的暴行的时候,相信良知会觉醒,良知更会震怒。毕竟善恶终有报,珍惜别人就是珍惜自己。世事关心,我是萧茗,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