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七百三十四期】越共改革与中共封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热点互动》,我是林云。《中国国情咨询网》于8月3日被中共封网,这一事件的起因和经过是怎样的呢?本台记者采访了《中国国情咨询网》的负责人鲁光辉先生,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记者:网站负责人鲁光辉先生表示,这次网站的关闭直接由国家资讯产业部通知,关闭的最主要的原因是网站做了一个关于“您是否支持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由差额进行选举产生”的调查。结果近百分之七十五的人支持差额选举。

网站被关闭后,鲁光辉写了一封公开信,致中共总书记胡锦涛。表明网站的民意调查是出于善意,希望高层能听到最底层的呼声。

鲁光辉:我们的调查是很善意的、中立的、独立的,没有被任何的外国势力所左右所利用,我们这个数字是很真诚地告诉他,我们中国国情的民意是什么,我们这个民意的数字提供给他以供参考,没有什么不恰当的目的。

记者:《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表示,当局关闭网站是自欺欺人的做法,

黄琦:由高层来说,它压制这个民意很可笑的,这就是一个皇帝的新衣,民意调查就是这样的,大家支持总书记选举,而它们非要把这个民意的宣泄阻止掉,这对当局的形象是有伤害的。

记者:在海内外舆论关注下被允许重新开放,后来又因为对执政党及领导人的讲话的看法进行民调,数次被短暂关闭,而这次被注销备案意味着网站彻底关闭。

主持人:据媒体报导,前来封网的湖南省新闻官员表示,民意调查影响力太大,不符合中国的国情,因此该网被封。我们今天就请本台特别评论员李天笑先生,来就这一事件发表一下他的评论。

天笑,我们刚才看到这次中国国情咨询网被封了是因为它们搞了一个民意调查,那么天网的负责人黄琦在接受其他的媒体采访的时候,他就说了,他说:这次被封,实际上是因为这个民意调查触及了中共的底线,您是否同意他的说法呢?您对这次封网是怎么看?

李天笑:民意调查应该说是中国有一句话可以说明这个问题就是“得民意者,得天下”,实际民意调查也是帮助政府能够了解到民情,体察到底下民众的一些想法,这实际上是有好处的。

而且近来民意网络化,这实际上也是成为一种趋势了,比方说新浪网也做过“郎顾之争”的调查,中国国情咨询网以前也做过,但是一直是不顺。比方说中国国情咨询网曾经六四受难者索赔这个问题进行民意调查被中共封过至少八次,反反复复。

这个主要的原因在什么地方呢?就像这次也是一样,就是它谈到关于比方说越共、差额选举是不是也应该在中共高层实行?那这个问题本身,中共认为你提出这个问题来进行调查,不应该由你这个民间机构来做,而是因为由掌握在中共的所控制的机构里面来进行调查。

就说共产党不能由民众来随意进行评价,如果民意评价出来对共产党有什么不利的景象或者是有批评的呼声特别大的话,那不是直接影响共产党执政的地位了吗?

所以说根本的问题就是底线在于什么地方,不是说这百分之七十五或者百分之七十,这个数字对于共产党当然也有一定的威胁,但是我们知识网络调查的话它是有一定的局限。

但是根本的问题在于就是说谁来做这个事情?共产党不允许这个民间机构来做这个事情。所以说由民意来进行对共产党这个政策的影响,同时有民意机构来进行这个事情的话,对共产党造成了一种威胁,所以它说这个触及到了它的底线。

主持人:而且还有一个共产党它的这种民意调查,它也是说对结果有一定的掌握情况下,那如果民间的话,它对结果可能没有一定的控制,所以说它也是不愿意民间进行这种调查的原因。

李天笑:就是这样,比方胡温他自己也经常上网,也看关于老百姓的一些意见是吧!但是实际上这个民意对共产党的政策发生一种根本的影响时,它觉得这个事情它要慎重考虑了,为什么呢?共产党所做的一切,实际上根本不是为民众着想打算的,它是说:我共产党能不能执政,能不能搞下去,是从这个角度来考虑。

从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的话,它永远是把党的利益和民间的利益来进行对抗的,因此就对它的执政地位进行来挑战以后造成一种底线上的威胁。

主持人:那实际上这次事件的引出是因为越共实行了差额选举。那么越共的这次的改革其实是很引人关注的。

很多人都认为中国的政治上走向改革是势在必行的。那么共产党内如果是进行这种差额的选举,好像从党内开始走向民主也是一个第一步应该要实现的这么一个过程。你认为这一点它都很难做到吗?

李天笑:越共这个改革对中共来说是一种很大的刺激,为什么这么说呢?实际上越共的改革开始时候是跟在中共之后的,是亦步亦趋。

主持人:你说的是经济改革。

李天笑:经济改革开始。但它的经济改革的步伐实际上要比中共快,就是这几年以来。

主持人:虽然起步晚但是它速度快。

李天笑:86年开始,91年以后,大规模的开始改革以后,它现在私有经济实际上占到了百分之五十三左右;中共只有百分之三十三。另外它百分之九十的工作机会都是来源于民营企业,那政治改革的部分实际上也是从它差额的选举总书记,开放咨询等等这些东西,也是比中共走的快。

在这方面对中共形成一种推动或者是它的一种刺激,就是觉得说讲了二十多年的改革到现在为止,基本上不动。前一个阶段不是一直在从“郎顾之争”那又到“西山会议”,到底要不要改革,这一直成了这个中共高层争论的一个问题,那么因此越共这个问题出来以后,对中共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刺激。

那么在这个情况下,中共它是在考虑是不是要在党内实行民主,实际上从中共的历史上来看,赵紫阳也搞过党内民主,原来也有在“人大”咨询过,但是后来因为考虑到对中共还是有危险,所以后来都停止了。

那么这个反过来说,如果说它即使能按照越共这种方式经营,扩大党内民主,那么你党内的几个候选人像走马灯这么的换,实际上,它最大的限度也就是扩大的党的民主而已,就是它党的地位加强,对于民众来说,人民参政这件事情,丝毫没有促进。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这个局限性是非常大的,就是说最近中共也搞出来一个叫“党主立宪”,这个“党主立宪”,实际上有的评论就是说倒退了一百年,比当初君主立宪还落后,因为君主立宪这个君主是虚有、虚伪,这个党主是党主导整个所谓改革过程等等这些东西,那这样的话,实际上是倒退的。

主持人:那即使是这样子的话,它真的实现了这种党内的民主,进行差额选举,那么对于中共现在所面临的执政危机,有什么帮助吗?

李天笑:我觉得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的帮助,因为执政危机产生的原因,就是在于共产党执政的不合法性,就是它的根本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是对立的,所以说产生了什么呢?比方说在这个改革过程中,有一个既得利益,阶层的产生,所以它在江泽民那时提出了“三个代表”,三个代表是肯定党内官僚资本化,在法律上进行肯定,在党的章程进行肯定。

那么到了胡锦涛的时候,那实际上就是讲“和谐”,和谐什么呢?你不可能是和谐的,为什么呢?你党的利益这些官员都发了财,老百姓没有以同等的比例富起来。

主持人:所以造成这种贫富悬殊非常大。

李天笑:悬殊,而且贪污腐败,这些现象比比皆是,怎么可能和谐呢?所谓和谐就是后来胡锦涛必须在言论上,在新闻自由上进行箝制,就是搞网路封锁、报刊封锁、打压媒体等等这些事情都出现了,为什么呢?它不想让人民对这些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

所以从根本上来讲,所谓的党内的民主改革,它不可能根本上解决人民参政的这个问题,党内民主是党内民主,民主参政是从另外一个根本上,人民来决定国家的政策,不是说由党主导这个政策,所以说根本问题不解决,党内民主的改革是没有什么作用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有些人对中共的这种改良或者说政治上的改革,一直是抱有希望的,认为假以时日中共可能慢慢会变好,会真正走上民主的,您认为中共有没有可能,放弃它现在这种专制集权的统制?

李天笑:非常困难或者说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想从一个很明显的角度来看,就是中共本身,它存在不存在改好或者是改良的这种机制,这是不存在的。

为什么呢?共产党一直在吸收民间的一些有志的人士,或者是有才能的人,进去以后他马上就面临了一个根本的问题,你就要同污合流,或者同污合流,或者你就被排挤,或者打压,甚至遭到迫害等等。

这些很大的程度上就是一个逆向的淘汰机制,就是党内的这些人就是坏人、腐败的官员,越来越占据高位,在这样不断地清洗过程当中,这个党实际上就是越来越腐败下去,我们看到的就是现在所谓的“黑帮化”、“流氓化”,甚至就是老百姓讲的,100个里面有95个都已经不行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它不存在能够肩负起改革这么一个重任的这么一个队伍它本身是不存在了,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你无论进行什么样的改革,它不会改到它自己,你不改到自己,由这帮人进行改革,那最后为了自己的利益,所有的改革最后你自己不改良,改革的这最后结果,是维护这个党的利益,所以说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目前人民群众对整个党的这些腐败的根本要求。

主持人:我们知道上一世纪90年代,东欧遽变之后,整个国际共产阵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么仅剩的几个共产国家有越南、老挝、朝鲜、古巴,再来就是中国了,那么我们也留意到最近这几个国家也在发生一些变化,像刚刚谈到的越共现在已经开始慢慢在想实行一些改革。

古巴最近卡斯特罗,他又因病住院了,放权了。那朝鲜问题,它又是被这个核武和它自己的一些天灾好像缠身了。那么您对共产主义阵营,下一步的发展前景,有什么样的预测和看法?

李天笑:共产主义实际上是历史上的一个污记,它实际上是一个渐渐逝去,不断地在走向衰落这么一个符号而已,现在马上就要被历史淘汰,那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已经看到整个共产主义阵营,从一个很强大的比方说苏联和东欧,已经落入到只有五个,这么小小一个小集团了。

中共在苏共解体之后,充当这个小集团的头头。那么实际上,中共和所有的这些共产党国家,它面临的根本问题就是说,它是想通过经济改革,来取得一种合法性的资源,就是自己执政的资源,但是在这个执政过程当中,取得这个资源之后,它同时又产生两个新的问题,一个就是它的腐败问题,一个同时就是它不断地在历史上积累这个血债的问题。

它怎么解决?就是它背上了很大的历史包袱,这两个问题它不解决的话,实际上,它仍然产生出一种根本的一种危机,所以说它就需要改革,但是它要改革就是加速它的灭亡,就是它要找死;它不改革,它就等死。

它没有办法从这根本的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说它在不断地找出路。现在这个中共还有越共,甚至老挝,在不同程度上进行经济改革。

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卡斯特罗的弟弟劳尔,在经济上,他也想取得西方的一些援助,当然政治上它还是高压啦!另外,北韩金正日,他也是在小范围上进行所谓的改革,他建立了一些经济改革区、搞一些赌博等等这些事情,但是这些东西,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共产党的,就是它的人民群众和党的利益之间的最根本的一个矛盾,所以说它的危机它是不能解脱的。

主持人:好的!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只能谈到这里,非常感谢您精彩的分析和评论,观众朋友们,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