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八百六十三期】否定“六四”屠城 引发轩然大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各位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我是林云。在““六四””18周年前夕,香港亲共政党民建联主席马力公开发表“六四”非屠城的言论,招致各界愤怒谴责。马力为什么在敏感日前说这番话?他在替背后的中共政权传递什么信息吗?我们今天请本台特约评论员李天笑博士就这一事件为各位分析及解读。

主持人:天笑博士,香港民建联主席马力在上星期二、15日对媒体发表一个言论,他主动提到“六四”事件,认为不应该说“六四”是“屠城”,而且他质疑在广场焚尸、坦克车辗过人,把人辗成肉酱等这些说法。另外,他建议教统局应该对这一事件有一个官方的定论。那么您对他的言论是怎么看的?

李天笑:首先我觉得这种说法完全是无人性的、无人道,而且是非常冷血、无耻,也是包括对他本人在内的一种人性的污辱。

我们应该这么看,广场上死了多少人?现在中共自己也承认伤了五千多人,当时在《人民日报》也讲了有298人。以这规模来说,并不一定要把全城的北京人杀完才叫“屠城”,屠城本身是指出动规模很大的军队数目,比方说几十万军队,同时杀害了很多老百姓。现在“天安门母亲”也证实已经有2千多人被杀。

主持人:这是经过他们调查的。

李天笑:另外它当时也运用了国际禁用的达姆弹,就是蒋彦永医生当时在301医院所证实的;它凶残的程度、出动军队的规模以及杀人的数目这三点就足以构成“屠城”这么一种形容,而不是得全部人都杀光。

至于说我们在电视片上看到有火光在那边,是不是在广场上焚尸,那要中共公布真相档案,这才能证明的。而马力本身做为一个议员应该有责任去要求中共政府公开“六四”档案。

主持人:他是中共的人民代表,是吧?

李天笑:另外把人做为猪来比喻、形容,等于他的道德底线已达到不宜与人为伍的地步。对于这些,很多死难者家属还有海外很多知识界人士,包括香港的支联会等等这些民主派人士以及天安门母亲受难者家属及“六四”学生等都可以出来和他对质。

但是对他来说,他个人还不承认这是观点上的错误,他只认为在用词上有点轻率,说明这个人本身要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主动在向中共讨好邀功。

主持人:“六四”事件过去18年了,香港一直是对“六四”这件事非常关注的地区之一。做为香港的民建联、一个最大政党的主席,马力应该很清楚香港这个地方,对“六四”发生的过程也应该是很了解的。

可是他今天却主动的站出来冒天下之大不讳,而且好像在引火烧身似的,做出这样一种举动。有人认为他是在讨好邀功,这是一种愚蠢的行为,您认为仅仅是这样吗?

李天笑:我觉得这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马力拍马屁拍到马腿上,被马腿反弹踼到。

主持人:为什么这么说呢?

李天笑:其实92年之后,民建联的组建就是为了拥护中共入港而建立的。在历次的过程当中,一直是站在中共方面,是所谓香港最大的亲共党派。另外在2006年时,马力还公开说民建联永远不做反对党。还有你刚才提到,这一次教统会的局长有可能要更换,有人也指出这一点,可能马力想重当这个职务。

然后正好在5月14日前一天,他发表言论前一天,中文大学有一个刊物受到香港当局的指责,定为二级不雅刊物。如果马力针对学生思想出现道德情操方面的问题有所关注,应该对这件事情发表言论,而不应该对“六四”发表言论。

他对“六四”这个问题发表言论,我觉得有很大的因素在内,他很可能想通过这事件跳出来,如果我来主导这件事情,可能会为“六四”做一个有利于中共的定论,这样就可期待得到中共的重用。

但是他没想到一点,这样一讲,反而引起各方面的反弹。本来中共千方百计想使人忘却“六四”,抹去死难的记忆,淡化这件事情,但是现在这么一提,反而使这件事情反弹而起,根本就是马屁拍到马脚上。

另外一种可能,我想胡温和江的内斗,导致──很可能想借此探探口风,探探民众对“六四”的事情到底有多大的反弹?以利于下一步的政治布局。

主持人:对于中共来讲,“六四”问题一直是它很难跨过的、很难面对的一个障碍,包括很多欧美国家对中共的武器禁运,中共一直想摆脱这个问题,基点也都是“六四”事件而引起的。这一次马力有没有可能代表中共官方想试探什么口风、传递什么信息,所以站出来说这么一番话,中共在这个问题会有怎么样的考虑?

李天笑:我觉得这18年以来,中共一直想回避“六四”这个问题,想淡化人民对这段苦难、镇压的记忆,实际上一直没有做到。在国外,你刚才谈到欧盟对中共武器禁运的问题,以及在香港每年都举行大规模的悼念活动,在海外知识界的评论以及“六四”死难者家属还有学生本身这些人都在。

这个过程当中,目前中共又遭到有史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就是党员退党,二千多万党员、团员还有少先队等等这些从党内退出来。同时中共官员也大批的出逃带着钱财等等,中共的腐败实际已经到了末期了,这种现象对中共的执政只是最后的一个冲击。

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中共有可能会寻找一种解脱危机、重新鼓起人们对它的幻想而想出的一种办法,找的一条出路。

“六四”本身它拗不过去,所以它想试探一下,如果藉“六四”的问题,能使人们平息对它的这段记忆,能够把这个事情通过另外的说法,甚至用“平反”这种形式出现的话,能够解脱它最后的危机的话,只要它不死,我觉得它都可能用任何方式,为了挽救它的死亡,来做出对它有利的方式和手段。

那么“六四”就很可能成为这么一种试探,现在马力的这种做法,是一种试探的先期做法。

主持人:但是反过来,马力这番话说的却是反面的,如果中共可能要对“六四”事件有所考虑,想平反或做类似的一些举动,但是马力今天说的这番话,反而是向另外一个方向去转,好像又激起人们更大的愤怒。这样的做法该怎么来理解?

李天笑:第一个,我觉得那就是“马屁拍在马脚上”──反弹;另外一个,中共如果要利用“六四”作一些文章的话,也要看“六四”问题本身,特别是通过香港出口转内销来看国际舆论。

如果反弹很大的话,仍然可以利用“六四”作为一个棋子,然后再换一种说法,很可能在关键的时候为它所用,来平息民众对一些问题的怨恨。这样的话,使民众对这些问题产生一种幻觉,进而使它苟延残喘下去。这个也是一种试探的方式。

主持人:如果它真的这样做的话,您觉得有这种可能性吗?

李天笑:短期之内我觉得像这次“六四”的可能性比较小,但是随着中共危机感的加剧,它的死期越来越近。这个情况下,我觉得它狗急跳墙,什么东西都可以做得出来。包括给“六四”某种名义上的说法,给死难者家属某种补偿等等,这些东西都是为了要挽救它最后的灭亡而做的。

主持人:现在有一种说法,有人认为解决“六四”问题应该用爱、宽容和和解这样一种态度去面对,而不应该一味的指责、追究这个问题。您认为这种说法是不是指中国的民众应该对“六四”淡忘,应该宽恕当年共产党的做法,这种观点您怎么来看?

李天笑:“爱、宽容、和解”这是有原则、有条件的,不是无谓的爱、无谓的宽恕。我们知道当年南非的图图大主教和曼德拉成立真相委员会,宽恕了白人种族主义者对他们的暴行。但是是有条件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和平,什么和平呢?就是镇压、谋杀以及监禁等等状态已经不存在了;迫害者已经放下了屠刀,这是一个根本的前提。

第二个就是真相。作恶的这些人本身要把所有的罪行讲清楚,向人民认罪,然后取决于人民对你是不是宽恕,让你得到重新做人的机会,这是一个前提。那么现在如果把这两个前提抽掉以后,你单纯的讲宽恕或者讲和解,这是不可能的。当初我就讲过一句话:“用真相换取宽恕,用宽恕换取和解,用和解换取未来”。

所以“真相”和前面的“和平”,就是放下屠刀这是绝对的条件,否则的话,就变成善恶不分、没有公正!也没有原则了。而目前来说,中共并没有放下屠刀,并且继续在镇压民众。

比如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个镇压民众的运动,就是镇压法轮功,到目前还在进行中,而且每天有可能又在死人。

比方说,对汕尾的镇压,这都没有一个说法,“六四”更没有说法,在这种情况下,你就单纯的讲要宽恕、要和解,我觉得至少是一种很模糊的说法,同时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为了要跟中共讨好,这样做的话,我觉得是比较可耻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在历史上中共平反、纠正了它过去的一些做法,包括反右、包括文革,后来它都给一定程度上的否定。可是之后它又进行新的犯罪,包括“六四”屠杀,包括现在已经镇压八年的法轮功。

那么中国人民如何才能摆脱这种好像一直在循环着的苦难。如果今天中共真的说我开始要平反“六四”,是不是意味着它真的变好了,它想走出这种恶性循环?

李天笑:首先这问题就正好证明了我刚才的观点,就是说它在历史上曾经对文革做出了某种反省,对反右这些运动有一些新的政治结论等等。但是这些做法根本的原因,就是为了进一步使它的统治能够维持下去。

今天来说,首先就是要公布真相,公布“六四”档案,让人民知道到底“六四”是怎么回事,到底杀多少人?这是第一。

第二个,中共现在走到这一步,它已经完全失去了人民给予它的一步一步的机会,人民最后要做的就是解体中共。中国共产党已经成为历史发展前进的绊脚石,必须要跨过这个门槛,中国才能有进步,才能进行和平转型。

所以我觉得首先就是要把共产党从历史舞台上请下去,然后让人民自己做自己的主人。

主持人:所以任何形式的改变,这种所谓的平反等等,已经不足以取信于所有人民。好的,非常感谢您参与我们今天的节目。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热点互动》,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