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九百二十一期】出台政策 中国比美国效率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美国的媒体每天都会报导国会在讨论各种各様的新法案,讨论来讨论去,国会内部就很难通过,最近两院好容易通过了扩大儿童医保的法案,到了布什总统那儿又被否决了。这样一来,一年到头美国也没能通过几个法案。

然而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通过法案的效率却跟美国不可同日而语,你在媒体上没看见关于讨论法案的消息,但是冷不防的你就会发现又有什么新的法律、法规出台的消息。这不是来了?9月27日中国央行和中国银监会共同发布通知,要求严格住房消费贷款管理。

那么中国和美国之间在制定法律的过程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呢?法律是不是制定得越多越好呢?制定法律和执行法律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呢?我们今天请本台特别评论员杰森先生,跟大家来聊一聊这个话题。杰森你好。

杰森:林云,你好。

主持人:杰森,9月27日中国银监会和央行共同发布关于住房消费贷款管理这么一个通知。其实这个通知我们能够理解,它是为了抑制现在房地产市场过热。

杰森:中共媒体是这么说的。

主持人:喔,媒体是这么说的,它是想要达到这样一个目的。但是这个法律的出台过程,它是怎么一个过程?它是不是真能达到它所希望的那种目的。

杰森:中国基本上法律出台的过程的话,一般比较大的法律,比如说物权法或是民法、刑法这样比较大的婚姻法,它就有一个起草组,起草完了之后交给人大审议,当然这个所谓的人大审议完全是在走形式,因为人大每年就是集中那么几天,然后就是厚厚的一个布满了法律语言的文档放在那种不是专业训练的所谓的人民代表面前,很多人就是举举手做个形式而已。

主持人:它会一下子通过很多法律。

杰森:就是说一次开会,一个法律挨一个法律通过,百分之九十几、百分之九十几都通过了。然后同时一些行政机关也会通过一些有法律效应的规章制度、通知、法令等这样的东西,同时也可以这样,它这样的话,就没有任何质疑。

比如说国务院开个会,底下几个部委发个通知,在某种意义上,这就是有法律效力的一个文件了。比如现在这个银监会配合一些部门,它就是所谓为了控制房屋市场,就出台了一个:凡是买了第二手房子的时候,你的首期贷款至少得有40%,这样就把门槛抬高了;另外你的利率至少是官方利率,也就是不得低于中央银行基准利率的1.1倍,利率也给你提高了。

主持人:利率也提高了。

杰森:整体来说媒体上的说法就是,你们买第二个房往往是为了要倒卖,那么在这样的过程中,它可以控制投机的因素,使得房价不要涨得那么快,这是它的所谓的初衷。但是国内很多媒体就说这个法案其实跟近两、三年不断出台的控制房市的法律一样,仅仅是一个姿态性的法律,它并不会真正有实际的效果,它中间有非常多的漏洞。

比如它说第二个房,什么定义叫第二套房子?很多人填表格都是自己填的。比如说以前对于你贷款资格的审核,就是看你工资的多少,谁都知道在中国你填工资的时候,银行都鼓励你多填一点。

像这样贷款的时候,它让你自己填你这个是买第几套?很多人不是傻瓜,他可以说是自己的第一套,因为不管是婚姻状况或贷第几套房子、你的还债能力,这些东西都是自己填的,而且银行明确不会进行审核。

在这样的过程之下,根本这个法案本身就有很大的漏洞,而同时这个法案公布了,但是没有说具体什么时候生效。

主持人:没有真正的时间、时效性。

杰森:整个效果反倒是拼命要购房的人又多起来了,它又像以前的法案那样,出台一个的话,大家一反应过来时,其实对房市又是一个促进作用。

主持人:那就像你说的,它其实是一种姿态,它真正的可执行性是很差的。

杰森:非常差。整个来说,它是政府的一个法案但是执行单位是银行,而银行它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商业机构。

主持人:它可能更多的保护自己的利益。

杰森:银行本身是想给贷款的。因为我们知道中国银行平均坏帐率是4%,而个人的住房贷款坏帐率只有1.6%-1.8%,在这样子的情况下,谁都知道银行非常想把钱贷给个人,因为这是优质贷款,这是它的业务发展的趋势。

中国目前有34万亿的存款,但是大概只贷出了22万亿,所以说有12万亿的钱没贷出去。中国银行要提高自己的利润率,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款越多贷出去越好,而像个人贷款这种优质贷款它还巴不得你多贷,所以从它的利益上来说,事实上它不会真正执行这个法案。

主持人:我们刚刚提到美国这个扩大儿童医保的法案,这个法案现在还没有通过,那么它的过程是怎么样的?

杰森:因为最近美国医疗保险费用在提高,以前美国有一个福利设施,美国贫困线是3口之家年收入1万7千美元,如果是在贫困线2倍以下,也就是说一年收入在3万4千美元以下的3口之家,你的孩子国家给你负责所有的、免费提供医疗保险。

那么现在有的议员说,现在费用提高了,事实上有些中产阶级…比如说五万以下的家庭,他都买不起自己孩子的医疗保险,在这个时候他要求把这个上限提高到贫困线3倍以上,也就是说3口之家如果你年收入是5万1千美元以下,这个法案就要求国家把他的医保全包了。

主持人:通过这两个案子,就可以看出中国和美国在制定法律的出发点实际上是不一样的。那我们可能会觉得美国的法律讨论来讨论去它也通不过,说要去执行它也没有法律可以执行;可是在中国,虽然这个法律出台的过程可能并不是那么严谨、完善,但是仍可能即时发生一点作用,那是不是各有利弊?

杰森:在我看来,你说中国的法案在起作用,我觉得某部分上讲,中国的草率出台,而且政府本身是运动员兼裁判员,在整个经济体制中政府本身是有经济利益在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没有任何制约的、拼命的出台一些政策,事实上,在长远的利益上看是非常大的“弊”,而“利”的方面我没有看到很多。

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还是房市这个例子。中国的房市是什么时候开始涨的?大概从2001~2002年开始飞涨,那中国政策什么时候出台的呢?就是在2002年7月份,中国出台了一个政策叫挂牌,就是开卖、招标,也就是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出售。这个规定出来之后,法律规定了中共政府就是唯一的出售国有土地的机构,它把所有的都垄断,出售的方式是招标,就是谁给的价高就给谁。

就是因为这个法案,直接的后果就是把整个中国土地的价格、住房土地的价格全部哄上去,土地的价格就拼命的往上涨。而且中共在这个过程中,甚至去年还讨论怎样能从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的过程中更多的牟利:出让大宗土地的话,竞争者因为投资很大,很多人竞争不了,我们就把土地割成一小块、一小块,让很多人竞争、招标拍卖,那价钱就能上去。

整个来说,政府这种出让土地的过程,事实上就是与民夺利的过程。这个政策出台了,它跟老百姓说,我们充分利用了国有土地,但是所有的过程中,它收的钱没有一分钱我看得出来它怎么返还给老百姓,都是政府销敖0905了!

主持人:它说国家经济发展了,那出售土地这部分利益是不是也是属于全民的?

杰森:完全没有。去年2006年一年,它这方面的收入最少有1万2千亿,这是个巨大的收入,但是这笔钱到底是怎么花的,却没有在任何国民消费中体现出来。

主持人:那谁来承担这部分?

杰森:实际上这种钱本身你知道,土地高价卖给土地中间建设商,建设商绝对不会傻到说我高价买进土地低价卖出,他一定会把这个土地的价钱一并放在房市上,最后承担、买单的是老百姓。

所以政府出台一个政策,它说我是为了充分使用国有土地,但这个政策最后买单的是老百姓,这是中国很多政策最普遍的现象。这是一个例子,其实非常非常多政策都是这样。它出台一个政策,但是这个时候它的媒体宣传非常冠冕堂皇,让你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转过头来,苦的是老百姓,最后买单、真正丧失利益的是老百姓。

它拍卖土地的政策,最后买单的是老百姓,这是中国出台政策最后、最大的弊端,没有人跟它辩论这个政策未来有什么影响,老百姓也没有权利说、媒体也没有权利报导,第三种声音也听不到。

在这种情况下出台的政策、迅速出来的政策,就迅速造成了巨大的隐患。2002年出来这么一个政策,连续这几年房价飞涨,以后它的所有政策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主持人:那我还看到另外一个问题,中国的法律制定了很多各种规章条例,但是好像之前我们听到有的法律出台之后可行性很差,可是你刚才说关于出售土地,它的可执行性又很强。那么什样的法律它要执行,什么样的法律它不执行?这个又要怎么来区分呢?

杰森: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有趣的问题,事实上也是一个最大的问题。因为中共本身是一个利益集团,它的政府是个利益集团的执行者,所以凡是政府能够得利的政策它一定身体力行、拼命的想办法执行;凡是跟它利益没有直接关系,跟党、党纪没有关系的,那么它就一定不会认真执行。

像环保问题能拖就拖、能睁一只眼睛就睁一只眼睛,能闭眼过去就闭眼过去了。而像土地出让这个东西,它不但认真执行,甚至还努力发现其间的技巧。

譬如有些人到福建省,发现大块土地出让挣钱少,就规定每块土地最多只能出让8公顷,这样小块小块租让、割碎的卖,可以卖的更快、更高,整个合起来价值更高,所以这个过程中,它真的是在拼命跟老百姓夺钱。

它的很多政策都是这样,它本身作为一个政府,但是它不是一个“第三房”,它在经济运作中,是一个非常贪婪的“第一房”,是运动员兼裁判员。

主持人:从我们刚才的对比来看,美国的法律制定很严格,但是中国不管它是出于利益集团考虑或怎么样,它会出很多很多的法律。可是对中国来讲,的确是存在很多很复杂的问题,那是不是可以把美国制定法律的过程都搬到中国去,这样能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

杰森:事实上在我看来,中国普遍的老百姓,不管当官、当民的,对法律都没有神圣的尊重感,说:“噢!这已经是法律了!我们每个人都得尊重它,不然我是违法的。”,不是的,在中国很多时候,政府制定一个法律,然后都不把法律当作一回事。

举个非常简单的例子,为什么现在房价一直居高不下呢?是因为巨大的国土被很多人拍卖给大公司,拍卖公司很多把土地占着不用,囤积、闲置起来,中国有没有法律管这件事情呢?94年中国有个城镇开发有关的法律,就是谁囤积,法律第一年就纳你20%的税,第二年就没收土地。

主持人:但是这条法律却没有人执行。

杰森:不但没有,99年,6年以后,国土资源部又专门有一个闲置土地处置法;然后在前几年又出台了相应的法规,又强调怎么处理国有土地。但是目前为止怎么样呢?大公司囤积的土地是越来越多,而且是越囤积越挣钱,因为土地本身变成资本了。

这就是中国的一个现实,所有它制定的法律政府不认真执行,底下也是“你有政策,我有对策”,根本不把法律当作一回事,它就一遍一遍出台政策,每遍政策大家都不当作一回事,最后整个政策就变成一个儿戏了。

主持人:所以出台政策在中国来讲,根本就不是解决问题之道。

杰森:出台法律本身在中国来说当官不当一回事、老百姓不当一回事,最后全民法律意识淡薄,这归根究底不是老百姓的问题,是执行政策的政党、当局的问题,你没有认真的执行法律!

主持人:好的,我们今天的节目时间又到了,非常感谢您的精彩分析。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