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论坛第124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观众朋友大家好, 欢迎收看时事论坛节目。加拿大是一个移民国家, 近6、7年以来, 每年从中国大陆移民来的人数都达到3到4万,那么新移民当中都面临着很多具体的困难。我们今天请来了安省最大的一个社会服务机构中移民服务部的主管, 叶娓娜 (Maisie ye) 女士。

主持人:叶女士,你好。

叶娓娜: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那我们还请到了来自中国大陆的专业人士 崔焕明 先生。 崔先生,你好。

崔焕明: 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叶娓娜 首先请你先介绍一下你自己。

叶娓娜:我是20年前从香港来到加拿大的移民。我自己本身也是移民。刚来加拿大时候,也和很多移民一样经过一段很长的艰难的岁月。那现在觉得加拿大真是一个非常好的国家。我一直在从事移民服务的工作。主要是帮助从世界各地来的移民。 帮助他们在加拿大安居乐业,也适应这个社会。近10年来, 是比较的从中国大陆来的移民。

主持人:崔焕明,你首先也先介绍一下自己。

崔焕明: 我从中国大陆移民过来已经10多年了。现在在公司做 业务分析编程。------

家庭还是一个中国式的大家庭。我岳父和岳母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现在有两个女儿,再过3个月,我们家庭又会有一个新的宝宝.

主持人 , 叶娓娜:恭喜。

主持人:请你讲一讲你在移民服务机构中工作那么久,你们提供的服务都有哪些呢?

叶娓娜:我们的服务完全是对移民。比如,移民到加拿大首先面临的就是语言。语言之后就是找工作,然后就是小孩子的上学,自己要不要继续进修。还有这么样适应这个社会。

主持人:那你帮助人家找工做,到什么程度呢?

叶娓娜:帮助他们我们是没有止境的。以前,一些新移民刚过来,我们会拼命的跟他们见面,去帮助他们。可是他们是来了10多年以后才碰上问题的。很简单,比如他们找工作, 一下子找到了,能够在工作单位工作了10多年。可是有一天他被解雇了,那他就来找我们。我们都没有说,他来了10年了,我们就不帮。除了找工作之外,还有文化上的适应。因为我们做移民工做了很多年了。我自己跟世界各国的移民合作过很多年。最近10年从中国大陆的移民比较多。我们也帮助他们在这里安居乐业。他们碰到的问题,表面上看上去语言、找工作,或者小孩子上学的这些问题, 可是在所有问题的背后,其实有一个很大的文化上的差异。怎么样去融入加拿大的社会。

主持人:在这么多年的工作中,你发现他们最大的困难是什么?你刚才讲到文化上的差异问题。

叶娓娜:中国是一个在体制内和加拿大非常不一样的国家。加拿大基本上是民主和开放的国家。 从不同的经济政治体制。从一个国家来到另外一个国家,很多事情在新移民的角度看上去是不可思议的。就感觉所有的事情都很不一样。我能不能信这个新的体制呢?有这么样一个信任的问题。很多新移民来到加拿大以后,一开始是兴高采烈的。可是过一段时间以后,很多实际的问题就出来了。出来以后,他们就会感觉,好像还是旧的体制比较好。比较习惯。所以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帮助他们怎么样去理解加拿大这个社会。方方面面的事情怎么样去解决。

主持人:崔焕明,你觉得像刚才叶娓娜 所讲的,大陆的移民来到加拿大所面临的问题,那你自己的经历又是怎么样呢?

崔焕明: 我自己10年前来到加拿大的时候,和每个新移民一样经历了一段艰难的过渡时期。 我在工厂里面打工有1年多的时间。后来上了一个编程的班。毕业以后,我辞掉了工厂的工作,找到了一个专业工作。一直到今天,8年多了。

主持人:那等于说还是比较顺利的。

崔焕明: 可以说是比较顺利的。

主持人:叶娓娜 你工作这么多年, 哪一种思维方式的人比较容易找到工作,比较容易适应社会。 那哪一些生活的态度面临更大的困难。

叶娓娜: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们发觉在移民中20%左右的人是很难适应的。但有些是非常快的。 有5%的人,第一年,他们很快就可以适应社会。 可是这是很少数。大部分是中间的,他们经过一段日子以后,就慢慢的变得比较喜欢这个国家了。而且在事业上也有很大的发展。他们的家庭也比较和谐。

主持人:那你讲的这比较极端的5%和20%他们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叶娓娜:我觉得20%的人比较固守自己的观念或者是看事情的方法。他们虽然在加拿大,可是他们看事情的角度都还是在中国。他们也没有很大的意愿去多了解这个国家。多看一下这个国家不好的地方,这样子就比较困难。因为事实上在加拿大和中国是非常不一样的。就是两个社会。如果还是用旧的思维的方法的话,那是非常难适应这个社会的。那另外5%的人,就是非常的开放,非常愿意接受新的事物。非常不愿意因为旧的观念阻挡了他们现在的一些新的学习和对生活的态度。

主持人:崔焕明,你觉得你是5%还是那20%。

崔焕明:我很荣幸能成为5%的那种人。自夸一下。

主持人: 我也知道你们刚来的时候,是一个特别小的小家庭。逐渐,你父母也来了,又添了两个宝宝,第三个宝宝马上也要来了。这整个过程,你感觉最困难的是什么?

你现在算是很成功,那你成功的地方是什么?

崔焕明:在事业上也谈不上成功。在公司里面做专业工作而已。但是我觉得生活在这个社会当中的一员,能够有这么样一个幸福的家庭,很和谐的家庭,所以我还是很满足。说道艰苦的时候,那就是刚来的时候,需要进行一个调整,每个新移民都要面对的,会发现,在国内自己会感觉自己的语言还可以。来了以后,发现自己的语言也不行了,然后专业技术要求也不一样。甚至会先自己的思维方式不仅能够对路,甚至发现自己的以前的幽默感也……我想每一个新移民从价值观、语言,从各个方面转型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是一个很艰苦的过程。一旦你过了这个过程,你会感觉自己像一个加拿大人。很好的去思维和生活,可能你就可以更好的享受加拿大的生活。

主持人:叶娓娜 你遇到那么多人, 你可能会有更加多的体会。你感觉中国人哪些性格当中和行为处世方式当中, 你觉得你很希望他们能够稍微转换一点。你有没有这样的一些体会?

叶娓娜:那当然有。就说我们的其中一个项目就是帮助刚来的新移民找工的。当然我们成功的例子也很多、非常多,可是失败的例子也有,那其中的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就是说,新移民来到一个新的工作环境中他还是把自己当作个体,他觉得自己很能干、聪明,还是没有把其他人放在眼内。就是说他觉得自己可以就行了。可是,就是在加拿大的社会是绝对不是看你个人,完全是看你的团队,就是说在加拿大的小孩子从小到大在幼儿园里面就是这样训练的,他们所谓的Show就是一早上大家围一个圈、互相谈话、对讲,就是说交谈一个今天你有什么、家里发生什么、有什么新的玩具怎么样。就是说这种团队精神是加拿大非常固有的一种价值观。象刚才崔焕明说的就提到了。这是一个问题。另外呢就是这里加拿大,是一个非常法制的国家,她不光是从法律上体现出来,她是方方面面的。在每一个公司里面它都有它的程序,就是说做每件事情都有一个程序。它要求每一个来的雇员都是按照这些程序工作的。那有时候这些新移民就觉得这些不重要,他说看着红灯他就绕着走,对不对,看着绿灯他就、、、中国大陆有这样一种说法。就是说他不愿意按照这种程序去办事

主持人:你有这样子的例子吗

叶娓娜:有、有。比如说在工作场所里犯错是很通常的,我可以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有一个新移民,他找了一份非常好的工,可是他马上就给解雇了。他回来就跟我们说他给解雇了。我问了问他为什么,他说第一天他到办公室里面就有个弄咖啡的机器,他不会弄,他打破了。可是他、、、当时来讲是一个非常小的事情,他完全可以按照他做错了事情就跟那个公司的经理说“我打破了”,可是他没有这样子做,他觉得这件事情很小,没有关系,他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可是当天就给炒了鱿鱼了,理由就是说因为你打破的这个咖啡机器没有告诉别人,这样五十几个人当天都没有咖啡喝,这样我们不觉得你有这样的素质。

主持人:你觉得他这样问题出在哪里呢?就是说比方说,他解雇他是因为担心他将来有什么问题会影响到公司吗?

叶娓娜:他直接就说每个雇员都可能犯错,将来来讲要是这个雇员犯错的时候老板一点都不知道他究竟发生了什么错,因为他是不会讲的。这个就是:沟通是一个问题,信任是另一个问题,按不按照办公厅里的程序做事情也是另外一个问题。所以表面上是一个非常小的问题,可是在三方面都让这个主管觉得他没办法再继续。

主持人:那么如果说这是算是他失败的一个教训,你在你的对他帮助的过程中是怎样教他,然后你们怎样之间的沟通,最后达成一个什么

叶娓娜:就说我觉得最主要就是我们跟他分享了就是在加拿大诚实是非常非常的重要,就是说你犯错没有关系,就是要承认。另外就是不要认为这是一个小事情,你认为它小事情可能对别人来讲是一个大事情。那第三就是说整个整体、你要看整个整体。你不能说光是看我打破了这个瓶是个小事情,你要在看深一点,就是五十几个人因为那天就是你打破了瓶子,五十几个人没有咖啡喝。所以我觉得从我们这个小例子里面也引伸出一些加拿大的一些价值观吧。

主持人:刚才叶娓娜提到说那些小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有教他们怎样沟通,你女儿有没有这样子的经历?

崔焕明:对。就是我发现加拿大的这个教育体制对于小朋友来说都是非常友好的。我可以以我的经历跟我女儿的经历比较一下呢,我就、、、

主持人:顺便问一下你的女儿有多大?

崔焕明:她今年六岁了,正在上幼儿园。她是一个很害羞的女孩,刚去的时候也一句英语也、、、虽然她是在加拿大出生的,可是她的英语还是很差,当时。因为我们在家里都是讲中文的,她能不能适应过来呢。走过来之后发现这个担心是多余的,她很愿意去,尽管她当时还没有办法能有效的跟其他小朋友和老师去交流,但是她每天都很愿意到学校里面,他们每天就特别注重象刚才叶娓娜所说的每天都要坐在一块啊,大家都要宣告一下你有什么消息啊、、、对,所以他们就很愿意去上学,没有什么压力。但是呢在这个过程当中她进步的也非常快,也是可以看到的。刚才说到这个交流沟通问题确实是新移民面临需要提高的,尤其中国来的新移民,需要提高的很大一方面。当时呢,我在中国工作的时候有一个上司是哈佛商学院毕业的,他也是一个大陆人,他说呢,当然他也比较夸张,他说三年的商学院学习就三个字:沟通、沟通、再沟通。当然他比较夸张了,但是确实是我们欠缺的。你犯了错误不要紧,或者你不了解什么东西不要紧,但是呢在家庭中、在工作中、在社会上,有效的跟别人去交流沟通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主持人: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来自中国大陆的这些伙伴们,在沟通上是有一个比较明显的缺陷,是不是?

崔焕明:我想是跟我们在大陆的那种环境、在学校、在工作中那种环境是有直接关系的。我们学习的时候、在学校的时候、在课堂时候呢基本上是被灌输的那样一种方式。不象在加拿大,老师和学生之间是启发式的和大家非常注重那种交流、就是说问答那种方式的交流方式。我们都是接受再工作环境中的那些事、老板或者主任分派的活儿,就是这么干的。所以呢在这个方面是有一个很大的、需要、、、我想这个应该是比较容易的,只要大家能把这件事情说清楚,有效的和家庭成员、和社会上、公司里的人加强那种沟通,我想这是成功的必要的一个因素。

主持人:其实讲到对新移民的一种帮助,有一个专业的词叫辅导也好,它可能就是具体的,它有的时候你说、、、我常常听到一些新移民抱怨,就是说:看起来呢他们有各种各样的政策,但是呢说起来好象挺好的,可是谁也没有给我解决一份工作的问题,这样子的问题你是怎样看的呢?

叶娓娜:我觉得这是概念上的一个问题,一个观念上的问题,也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再回到幼儿园那里加拿大怎样教育他们的孩子。象在冬天小孩子穿衣服是非常难的,可是他们两三岁,他们的幼儿园的老师就是要训练他们自己穿衣服,穿那些厚厚的衣服啊、戴帽子啊、穿皮靴啊等。对,全部都是自己要做的。所以我讲在加拿大来讲人们是非常相信人要自主,然后人家才会帮助你的。所以基于这个原则呢我们是想帮助新移民怎样去钓鱼,而不是说给他们一条很大的鱼。所以我们给他们的辅导都是针对在加拿大怎样找工啊、雇主有什么要求啊、在工作场所里面有什么特别的安全啊、或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一些要求是什么。然后我们也有一对一的服务。意思是说比如说你要找一些通讯技术方面就是电脑的、计算机方面的工作,我们会去找一个义工,他已经在计算机方面很有成就的。这样的辅导就是一对一的。

主持人:相信你也遇到过很多这样的问题,就是说很多人都会有很大的落差。因为很多人都说的,加拿大移民都是技术移民,年纪都是很成熟的年纪,那他可以讲说我在国内有什么样的收入,家庭怎么样,我住的什么样情况;来了之后,有很大的落差。那么你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们是怎么样帮他的?

叶娓娜:我们首先问他问什么要到加拿大。既然在中国有好的工作、家庭又那么和睦,就是亲戚朋友都在中国,为什么要来。所以这个问题他们要先回答。就是说他们要回想为什么要做这么重要的一步。那另外呢就是说刚才我们讲的、你提问一下如果他们的目标很有针对性的话、一定要做到什么位置的话,我担保他一定会失望。因为从各个条件来讲都不可能让一个新移民刚来到就坐到很高的位置上,因为英语啊各方面的情况。可是我们就要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到另外一些跟他来加拿大有关的因素上,比如说这里有和谐的人际关系,大家都很轻松,这里没有很大的那种你有钱就比我高,你做官就比我高那种观念。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你老板只是扮演不同的角色,并不等于他比你高。有那种钱的话你就可以开一个很好的车,每天出去逛。没钱的话,你就开一个不是很好的车,也是逛,到星期六、星期天就到湖边风景很美的地方钓鱼,带你小孩子去玩一玩。所以我们会把他的个人发展引导到他的生活的真正素质、真正的人的生活。让他想什么是真正的生活。

主持人:崔焕明你觉得十几年前是什么原因让你作出这么重大决定?那你原来在中国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一个处境?

崔焕明:在中国的时候呢,我是一个咨询公司的顾问。我的一个老板他是一个美国人,所以我们经常去一些比较大的企业里面,有的是合资企业有的是独资企业,去搞那个管理咨询。当时呢在广州、珠海、深圳等三个地方是我每周都跑一、两趟的。当时有一个给我印象很深的、很促使我出国的原因的可以说是人们对环境的这个不珍惜。我每次从深圳去广州,经过的都是一些新建的厂房、楼房在广深高速公路的两边,但是傍晚回来的时候都看到那些工厂在烧那些废弃的橡胶也好泡沫也好那些废料,不仅仅是建筑废料,还有生产的垃圾。所以呢,可以说一路上心情都是非常沉重的,但是自己没有办法、很无奈。所以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确实在中国任何人之间的关系耗费人很多的精力。有的时候活得也挺累得,所以当时就想换一个环境,就是这样一个想法。

主持人:你有没有想到,你当时作出这个想换一个环境的选择,会得到这方面的满足,有没有想到你同时会舍弃很多,也意味着你要面临很大的挑战,那时候你有什么样子的思想准备呢?

崔焕明:当时呢我可能是年轻气盛吧,十多年前也还是比较有信心的,然后呢当时就做了这么一个决定,当时也就很简单,两个人,也就两个人就过来呢。所以我想很多的新移民也是这样的,在国内也是比较成功的、各方面还算是、、、有的还是精英啊过来。可能也存在这样一个落差。我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情况就是,尤其是大陆新移民,经常是在极端的自信和自卑之间游移的这么一个状态

主持人:怎么讲?

崔焕明:就说比较自信的时候就比较、、、口气比较大,但是呢,他一旦经历了那么一点点挫折之后呢一下子就落到自卑。所以我说呢,自负与自卑之间还是没有自信。没有自信,所以表现出来就比较极端。其实没有那么大的一个挫折他也把它当成那么大的一个挫折。没有牵涉什么,他也容易想种族歧视:因为我今天没有找到工作,是不是这家伙种族歧视。其实完全没有,也没有必要上升到那个高度,其实也不存在。我想在不断的适应加拿大这种价值观的过程当中,可能每一个人在这方面也越来越自信,越来越能成为真正的自己。

主持人:实际上你刚才讲到就是我们中国人很自负啊然后觉得自己很聪明,其实我觉得中国人是非常聪明,而且他性格当中、民族特点当中有很多非常好的特点,甚至我可以讲有些其他民族是不具备的。叶娓娜,从你的角度上讲,我们能够怎样发挥这些优点,然后怎样去逐步改掉我们的缺点、真正的能够融入加拿大社会,真正的能够有一种很幸福的那么多年的生活,然后他以后的孩子啊、孙子啊、、、你觉得这些哪些是可以观察到、并可以提出建议的

叶娓娜:就象 崔焕明 刚才讲的非常好,人要知道自己是谁是很重要的,你的自信心完全是从你知道你自己是谁来的,可是知道自己是谁有时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在加拿大这个咨询非常发达的国家,我觉得知道自己是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的因素就是你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力。中国人非常聪明,可中国人有时也有一些观念,我们怎么样去破这些观念。在一个咨询非常充足的国家,你可以看到不同的意见,所有意见都是对的,不是这个对那个错,不是这个样子,所以从中你要能够多吸取不同的看法,不同的意见,不同的信念。再这种情况下你慢慢能培养出自己的判断力。中国人,就象刚才你说的非常对,很优秀,很聪明,很能吃苦,要是他能够在一个多元非常开放的社会里面,能够发展的自己有非常独立的思考,自己的判断力,再关心一下别人,心的容量更大一点,我觉得在这个社会里面他们是非常非常有前途,非常非常有希望的,因为中国人是非常优秀的。

主持人:崔焕明 用你著十几年的经历,然后我们也认为你现在很成功,也很幸福,你觉得有什么样的建议给我们,因为每天有那么多的新移民来,还有那么多的新移民还在自己的奋斗当中,你有什么样的忠言可以讲讲。

崔焕明:成功确实说不上,但是我想如果每个人能够生活的轻松一些,比较充实一些,生活少一些压力,我想对整个社会来说是一个比较成功的社会,对于中国新移民来说,我想关键在价值观方面确实应该开放一些, 去仔细体会一下加拿大的价值观是什么,确实和我们中国大陆的价值观存在非常的差异。一个宽容的社会,象加拿大这样一个多元的文化,开放的政治环境,大家都应该学会包容别人,包容不同的声音,不同的人群,不同的信仰,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我想我们并不是要住到几十万的毫宅,并不是一定要开宝马那样的跑车,作为社会中的一员,如果我们活的轻松愉快,和家庭很和睦,自己的孩子能够健康的成长,这样我觉得就可以是社会中成功的一员了。

主持人:感谢两位今天参与我们的节目,谢谢

叶娓娜 崔焕明: 谢谢

主持人:观众朋友,感谢收看今天的时事论坛,我们下期节目时间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