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九百二十六期】《激流中国》引发震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热点互动》栏目。最近一部由日本的广播协会《NHK》电台制作的大型系列纪录片《激流中国》,在今年的4月份推出了前两集。播出后,立即在中日两国民间激起了强烈的反响,而且是好评如潮。

有网友在网上发表评论说,没想到一部纪录片会让人感动到落泪;但是中国民众的观感正相反,北京的中共当局对此片是大为恼火,采用官方交涉删除网上连接的手段进行封杀。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一部影片在中国的民间和官方产生如此强烈,但却又是截然不同的反响呢?

今天我们就请本台的特约评论员,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来和大家谈一谈。首先欢迎天笑博士来到我们的节目。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我们看到日本的《NHK》电视台是在日本最具影响力的一家媒体,而且是以做专题节目片而著名的。它制作的这部《激流中国》被认为是真实而且客观的揭示了当今中国的一些现状还有矛盾;但是中共方面却指责这部影片是在误导观众,而且是有损中国人的形象。您看后感觉如何呢?

李天笑:我想中共官方的言论,好像总是跟老百姓的看法南辕北辙,民众虽然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但是大多数人都感到非常的震惊、感到难以言对。有的人甚至说原来以为日本人拍的片子里面会充满了偏见,但是看了以后,没想到日本人在几个小时内就如此深刻的透视了中国。

主持人:打动了中国观众。

李天笑:实际上这部影片它是用非常现实的零距离的观察手法来揭示中国的现实,这个情况跟统计数字是非常接近的。最近有一个民调发现,89.3%近90%的人都认为,中国的贫富差距是越来越严重,而且差距越加扩大。

我们知道基尼数字是衡量贫富差距的一个指标性的系数,在30年前,就是改革开放之前,大概是0.29%,现在已经超过0.48%,以后的数据就不报了。我们知道超过 0.4%的话,说明有可能引起社会的强烈震荡,甚至引发各种暴动、危机等等,那么现在正是处于这么一个火山口上。

当然它后来的几集由于大家还在观看,现在还没有出来,但是前两集事实上是最引人深省的。其中第一集就是关于贫富差距;第二集关于新闻自由。这两集里面揭示中国老百姓的底层人民的疾苦和暴发户。

比如片中北京搞股票的还有天津搞房地产的,两个典型的代表之间的差距,确实看了以后使人掉泪,《NHK》确实是名不虚传。所以在这一点上中共这么说,我觉得除了想抹煞《NHK》揭示中国的现实情况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共产党害怕它的形象受到影响。

因为30年以来,表面的经济发展背后隐藏着人民巨大的疾苦,比方说政改完全没有进行,医疗改革使老百姓提早送终,教育改革把人的口袋掏空等等,这些事实就使共产党的形象受到严重的损害。在这个情况下,所以它要反对,害怕党的形象受到人民的正视。

主持人:那么看来触及到的是中共的敏感神经,我们谈到您觉得应该是政治因素引发中共封杀的情况。谈到政治因素,我们知道中共对触及自己的执政合法性和稳定性方面的问题,是从来不手软的。

但是这次在《激流中国》的问题上,也只是由审计局从技术层面对以后的拍摄进行限制;而没有由中宣部以意识形态的原由全盘否定,您是怎么解读这种手法的?

李天笑:我觉得这是事件一个很重要的看点,就是我们知道审计局它是专门审查财务的收支情况、各地一些财务银行用钱情况等等;对于新闻、小说、文艺这方面东西,根本就不属于它管辖范围之内的。

那么用它来审,就说明中共不想把它一棍子打死,那为什么不想把它一棍子打死呢?我觉得是有它的政治原因在里面。

首先这部连续剧以非常真实的手法揭示了当时从江泽民执政13年以来,中国在表面的发展背后隐下的巨大隐患,这个东西实际上跟胡温现在提倡的和谐正好有点合拍。

我想胡可能是想利用这个东西来彻底让人民看清楚江执政造下的后果。这样的话,在权力斗争中有一定的作用。

还有一点,对中共整体来说,它是“秃子怕人家说他头上有伤疤”,它就觉得整个东西可能会影响到它的执政的合法性。

我们知道中共在近30年以来,当时是用那种所谓的“打江山”,用马克思宣传理论作为理论基础,作为合法性的东西,现在已经荡然无存了。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发展政绩成了它引以为傲的新的合法基础,但是这部影片它就正好击中它的要害。

就是说你所谓的高速度的发展,你的GDP经济本身背后是一种空洞性的东西,就是它存在着一种社会强烈动荡的因素。对人民来说,你现在是“国富民穷”,这样对它来说是摧毁了它合法性的基础,它是非常害怕的。

主持人:天笑博士,我们外界也在评论贫富差距已经严重威胁到中国社会的稳定,您认为中国现在的贫富差距,富人他富到一个什么程度?而穷人穷到了什么地步?

李天笑:现在富人就像影片里面揭示的李晓华,还有天津搞房地产的金波,实际上他们就是开着最豪华的车,豪华中的豪华车,你一个住房就是几千万,大概是农民工七百多年的工资。这种贫富差距的鸿沟在中国来说,就是10%的人控制了近50%的社会财富,而最穷的10%的人只控制了1%左右的社会财富。这种鸿沟在世界上来说,也是非常罕见的。

当然我们说国外也有这种贫富差距,比方说中共政府就经常引用一些像美国的贫富差距、美国的穷人等等,但是我们知道美国的一些穷人,它所谓“贫穷”的定义是什么?它是五口之家2万5千美元,平均一个人5千美元,这就是一个“贫穷”的限制。

但是这笔钱拿到中国来说,实际上是中上阶层的水平,而且美国有各种各样的社会保险还有补助。比方说粮食券,一个老人寄托在一个家庭里面,他一个月可以拿到一百多块美元的粮食券;相当于中国也有低保户,每个月只有70多人民币。这个差距是相当巨大的,所以贫穷与贫穷之间的定义是完全不一样的。

但是中国大量的钱往什么地方去呢?据最近“卡内基基金会”的调查,它3%左右的GDP这么大一个数字全部被贪污掉了,这个数字要高于中国所有的教育经费。所以我想在中国贫富之间的差距,是因为共产党执政所引起的。它的特点跟世界上其他国家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那我们再来看这部影片,您觉得在中共的干预下,这部影片的后续拍摄会有什么影响?特别是在这部片子的主调上会有很大的变化吗?

李天笑:我想这部影片中共是用审计局从技术上的角度去审核,从这个角度来看还会继续做下去,因为这表示是一种开绿灯的手法。否则的话,它可以通过中宣部、广电总局的方式完全正式封杀,但是它没有这么做。我想主要的原因在什么呢?

一方面它符合了现在胡温的“和谐社会”,要把真实的情况就是所谓“科学发展观”它自己的定义是说,原来GDP“假、大、空”的发展,江泽民搞的;那现在就是这个发展背后要搞“人均”的,人均的就接触到贫富差距问题。但是它也不能完全彻底的来进行这种揭示,这个会允许它搞下去。

另外一个原因,我想就是《NHK》它本身独立的制作方式和它客观揭示的手法,这个东西在世界上或是日本都是非常闻名的。就是它的电视制作基本上是没有低级趣味、色情的东西,而新闻来得特别快。

比方在制作专题方面,我们知道《NHK》有部电视剧叫“阿信”,在中国也有很大的声望。这种声望可能就造成在中国民众中,对它的可信度非常大,在这方面可能中共也被迫服从民众的的压力。

还有就是《NHK》它实际上也会做一种微调,这个微调本身它并不会改变它变成连续系列的新闻拍摄的主调;但是可能会更用事实说话,评论的东西会更少一些。我想这个东西在今后奥运会之前,会更进一步继续引起社会巨大的关注,可能会民众中引起更强烈的反响。

主持人:有网友还发表评论说,本应该由中国的新闻媒体自己承担的舆论监督的责任,现在却让日本人代替了。那您认为一个日本媒体对中国现状进行如此细腻深入的报导,它的用意会不会是像中共说的那样是丑化中国呢?

李天笑:我觉得“丑化中国”这句话,实际上是中共为自己形象,由于电视剧所揭露出来的事实,受到影响而发出来的一种片面的看法吧!因为这个电视剧本身,我们看了两集,至少没有发现任何有丑化的意向。

比方说它揭示两个农民工他们在城市打工,到过年的时候连买100块钱的玩具都都买不起,这种现象非常普遍的。而且农民工的孩子在那边上学的时候父母不在身边,只有爷爷奶奶来带,然后又看不起病;同时在学校讲到将来当什么的理想时,是一片痛哭声。

这种现象实际上就是用这种事实来佐证现在很多抽象的经济数字,我们原来从报纸上看到的GDP发展,还有整个多少多少的数字,现在就被这些事实来彻底审核一遍。这样的话,我想实际上不是丑化,是更加的使人们感觉到,在所谓改革开放的背后,中国也隐藏了一个巨大的问题。

主持人:所以有一些观众也疾呼,说中国那些名导演少把镜头对准些奢华不实、歌功颂德的题材,多关注一些现实问题,制作出真正有力度的、有深度的,能够反应中国现状和矛盾的影片。

李天笑:是的。

主持人:天笑博士,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只能谈到这里,感谢您的精彩评论。观众朋友,也感谢大家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