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85):钢琴家泽格谈声乐 绿岛悲歌 浴火重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

================

新闻周刊(85):钢琴家泽格谈声乐  绿岛悲歌 浴火重生
================

开场:亲爱的观众朋友,这里是新闻周刊。我们又见面了!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则很有意思的网文,题目呢是:漂亮女孩想嫁富豪金融家绝妙回复。原来呢,一个年轻漂亮的美国女孩在一家大型网上论坛上发表了这样一个问题帖:我怎样才能嫁给有钱人?这位女孩子自称年轻貌美,想请教如何才能博得年收入超过50万的富人们的欢心,而加入豪门!她还说,为什么有些富豪的妻子看起来相貌平平?而单身酒吧里那些迷死人的美女却运气不佳。你们怎么决定谁能做妻子,谁只能做女朋友的呢?一位华尔街的金融家回了一个很绝妙的帖子,他说:从生意人的角度来看,跟你结婚是个糟糕的经营决策,道理再明白不过,你所说的其实是一笔简单的“财”与“貌”的交易:甲方提供傲人的外表,乙方出钱,公平交易,童叟无欺。但是,这里有个致命的问题,你的美貌会消逝,但我的钱却不会无缘无故减少。事实上,我的收入很可能会逐年递增.而你不可能一年比一年漂亮。 因此,从经济学的角度讲,我是增值资产,你是贬值资产,不但贬值,而且是加速贬值!用华尔街术语说,每笔交易都有一个仓位,跟你交往属于“交易仓位”,一旦价值下跌就要立即抛售。听起来很残忍,但对一件会加速贬值的物资,明智的选择是租赁,而不是购入。年薪能超过50万的人,当然都不是傻瓜,因此我们只会跟你交往,但不会跟你结婚。所以我劝你不要苦苦寻找嫁给有钱人的秘方。顺便说一句,你倒可以想办法把自己变成年薪50万的人,这比碰到一个有钱的傻瓜的胜算要大。哈哈,是不是挺有意思的?好了,稍后您再品味儿吧,我们要开始今天的节目了!

==============
焦点话题:钢琴家泽格谈声乐
==============

演播室
姜:声乐大赛已经落幕了,您别担心我们今天不是又要回顾大赛的情况。而是,这余音尚在绕梁,我们就还要在来说一说。在纽约非常著名的朱丽亚音乐学院声乐系担任艺术主任的泽格先生,是一个成功的钢琴伴奏家,和世界上很多一流的声乐演唱家合作演出过。他年轻时毕业于哈佛大学,后又在曼哈顿音乐学院深造,从1993年以来,就任于朱丽亚音乐学院,并于 2004年起就任该院声乐系艺术主任。泽格先生经常在出版物包括耶鲁回顾、歌剧新闻、室内乐、钢琴和键盘乐器上发表文章。我们在上周听过了这么多的歌唱家的歌声,那么今天,我们就来听听这位资深音乐家来谈谈声乐艺术的方方面面。

记者很感兴趣泽格先生是怎样走上声乐和钢琴伴奏的这条道路,并成为这方面专家的。
泽格表示:“和世界上其他年轻的钢琴家一样,我从很小就开始训练了。学琴学了很长时间,成年以后,最开始我尝试着做独奏,并在纽约林肯中心做了我的首次个人独奏会, 之后参加了一些钢琴协奏曲的表演。但我在学校毕业后,也就是20多岁的时候,我开始对为独唱演员做伴奏非常的感兴趣。”

演播室
姜:在泽格21岁时,一件事情改变他的命运。泽格很幸运的遇到了思黛博女士,思黛博是一个很有名望的美国女高音歌唱家,曾在歌坛上活跃多年,泽格在认识思黛博后并在她的工作室工作了相当一段时间。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泽格真正的沉浸在了美好的歌剧世界里,他也确定选择了为歌唱演员做伴奏的演奏事业。在谈到西方美声唱法的历史时,泽格说,自从有了人类,人类有了语言,世上的人就开始唱歌了。

采访泽格:“从我知道的来说,现代西方声乐主要起源于欧洲的文艺复兴时期,传统的声乐主要起源于两个地方,一个是教堂,信徒们在做礼拜时,把对神的信仰和赞美用歌曲的方式表达出来。后来教堂的音乐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有表现性,并产生了象巴赫这样的音乐家。传统的声乐另一个起源是宫廷,国王,公主,公爵或王子需要为他们的客人或在宫廷的生活中有娱乐享听的音乐,很多时候音乐的演奏都是在晚间进行的,这就是歌剧的起源。歌剧的来源主要是来自宫廷,主要是意大利的宫廷。

在谈到西方声乐的发声技巧及其特点时,泽格先生表示,传统的美声唱法有个特点,就是歌唱家本人能让自己的声音成为一个音响仪器一般。

“现代的听众,对唱歌的了解是习惯于听演唱者用麦克风唱歌。如果一个歌唱者用麦克风来唱歌,声音的放大是靠电子仪器。而传统西方美声唱法,声音的放大就是靠演唱者自己的身体,也就是说,人的身体就是个大的乐器。呼吸是能量的来源,供给歌唱者体内的机制”。

采访泽格:“一个美声唱法的歌唱演员可以在大歌剧院里面对4-5千听众,连续唱5个小时,不需要任何扩音装置,而他(她)的声音可以压过伴奏乐队。你可以想象:这其实是非常有运动性的。需要大量的专业训练和学习很多东西才能将你的身体形成一个能在一个夜晚连续演唱4-5个小时,投射如此大能量的,具有美感的乐器”。

演播室
姜:对于一个成功的歌唱家,所需要具备的要素是什么呢?泽格先生认为,一个成功的古典声乐歌唱家必须拥有很多素质,第一:他(她)必须有异常好的歌声。他(她)的歌声必须很美,而且有强度并足以投射到四方,就像前面提到的演唱者不需要扩音器。同时他们也要有非常强的表演能力。演唱者必须是那种一站到舞台,观众就想看的人。

采访泽格:“他们必须非常有智慧,能够学会和掌握好音乐,当然也包括对语言的掌握和驾驭能力。因为所有的古典声乐歌唱家都必须懂得意大利语,法文,德文和英文,其掌握程度,要好到能听,能说,能读和能写。所以要成为一名成功的声乐歌唱家是需要大量的学习和努力的”。

当我们问到现代的流行音乐和传统的音乐不同时,泽格说其实他本人也经常听一些流行音乐。

采访泽格:“但如果你静下来想一想,流行音乐有一个特点,就是它的变化性。20 年代的曲子和40年代就很不同,和50年代又不同。所以它的作品和流行就是短暂的。这不是说流行音乐不重要,但现实里它确实是一直随岁月在变化,它的演唱方式也一直在变化。
古典音乐在这些方面就不同,一些优秀的作品常常是被唱了50年,200年,或是350年。这些作品当年被创作出来的时候,有一定的内涵和力度,这些特点随着年代流失并没有变化,这是很特别的一点。还有一个特点和区别就是,流行音乐的歌手是用麦克风演唱,所以他们对发音, 发声和演唱的训练是不同的。所以演唱风格也不同”。

演播室
姜:在采访中,泽格先生了解到本台主办的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他很高兴。我们还特别向他介绍了在古老的中文中,音乐的“乐”字,和最早的草药的“药”字是一个字,而且,也是发“药”的音的。古时的中国人就知道高尚的、好的音乐、歌曲是有内涵和能量在背后的,是能够有医疗作用的。能量的大小是和演唱者的道德观,精神的纯洁程度有关。

泽格先生说在西方音乐界中,有些音乐学院有训练音乐人士用音乐治疗疾病的。他个人作为一个专业的钢琴伴奏家也见证过一些声乐歌唱家和听众之间的互动交流。

采访泽格:“我想,对艺术家来说,他们就是把一些大师级的作品,如莫扎特,巴克等作品通过演出以不同方式诠释给听众,那些正在寻找这种互动交流的听众,常常会有非常强的反应和感应”。

对新唐人为恢复中国正统文化艺术,包括声乐艺术,举行的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泽格先生表示非常高兴。他说,我已经非常失望的看到西方主流媒体对正统的古典音乐报导的越来越少。而这些主流媒体本来可以将消息传递给很多人,甚至是每个人。

采访泽格:“有时,当一个人打开电视机时,里面的节目是莎士比亚的作品,里面的场景和情景很快就抓住了他/她的心。我想,西方主流媒体必须要认识到这些古典音乐和艺术能经常出现在传媒系统的重要性。现今的问题是我们在媒体上保留这些节目都很难。我们专业人员尽了很大的努力将节目做的新颖和有意思,并能让观众听到和看到。我很荣幸的为大都会歌剧院广播电台做节目。每个星期六,我们都做古典音乐的节目,坚持了76年,传奇一般的我们坚持下来了,大都会歌剧院广播收音电台也是全美国唯一一家坚持做这样节目的。很多电台不愿意把整个下午都来做古典音乐节目,我们也是在做了巨大的努力后,得到这样的机会。”

采访泽格:“我们刚才谈到声乐演唱家和听众的互动和交流,是这样的,你无法知道在演唱时什么样的听众能和你沟通上。我觉得,西方古典音乐的特点就决定了她不大可能让所有人都接受。就像古典音乐不会像摇滚乐那样流行一样,但是对于那些想听的人来说,古典音乐的存在就非常重要,因为他们很容易就和演唱家沟通上。所以你们今天所做的,包括你们的采访,你们的声乐大赛都非常重要并有助于这方面信息的传递。我虽然因为在华盛顿有演出而不能前去观看,但我在这里为新唐人叫好 ,Brovo! 并感谢新唐人电视台能做出这样的努力”。

演播室
姜:好的,非常感谢泽格先生。中国人常有这种说法:文如其人,歌如其人,等等。就是说,一个人流露出的东西是带有这个人的信息在的,一个有德行、有修为的人,带给人们的也会是德音雅乐。好的,我们的音乐赏析暂告一段落,下面来稍微休息一下。

=============
港台扫描:绿岛悲歌 浴火重生
=============

演播室
姜:台湾的绿岛,又叫做火烧岛,位于台湾东南方约33公里的太平洋上,十几二十年前,台湾人一听到绿岛,想到的就是一个关押犯人的地方,也想到黑夜中思念故乡的绿岛小夜曲。在台湾威权时代下,绿岛是关押政治异议人士的地方,不过近年来,绿岛已经成了台湾著名的观光胜地,昔日的监狱也成了人权纪念文化园区。这个月,台湾文建会在绿岛举办了人权艺术季,邀请了近百位昔日政治受难者重返绿岛,纪念昔日人权受迫害的历史。而国民党总统参选人也在这个月中造访绿岛,并表示,过去的历史即使不光荣或是让人憎恨,但都必须诚实面对。目前追究真相、整理历史已经台湾朝野的共识。下面我们就一起随着我们记者的脚步,去造访一下台湾的绿岛。

绿岛,位于台湾东南海域,西边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对于浪漫的人来说,想到的是绿岛小夜曲、缤纷的珊瑚礁、优美的海岸和起伏的山峦,不过对于有些人而言,绿岛是他们内心最深的伤痛,象征着迫害和煎熬,是一生永远无法忘怀的记忆。

今年95岁的屏东人卢庆秀,1951年被扣帽为接受中共指挥密谋推翻国民党。在绿岛被关押了24年。

【政治受难者 卢秀治】:扣我们帽子,扣帽子说我们组织是要反政府,实际上我们是一种读书会,大家一起看书,希望能够增长知识。

回到昔日的监狱,当年判乱罪的判决书贴在墙上,诉说着过去的历史即使充满悲伤,都必须诚实以对。这里是“绿岛人权纪念园区”,是以前绿岛新生训导处与绿洲山庄所在地,昔日囚固政治异议人士的场所,在国民党1987年解除军事管制之前的将近40年间,共有20000多名政治犯先后在绿岛监狱服刑。这段时期被称为白色恐怖。昔日黑牢的角色随着台湾民主化的脚步逐渐淡去,近年来修护监狱遗址、设立 人权纪念碑以及人权文化园区,现在的绿岛,成为台湾人缅怀人权历史的地方。

【政治受难者 卢秀治】:关在这里一天放风一次让我们出去散步一次,其他时间都是关在里面 ,几个人一间房?17个、也有的18个人一间房,睡觉时都睡的挤挤的,没有办法翻身

二次大战结束,国共内战,国民政府撤退来台,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身份到台湾,1949年5月并颁布戒严令,一直到1987年为止,总共长达38年。国民党政府为了维持政权,防止中国共产党在台湾从事颠覆活动,并吓阻台湾人民追求民主,实行专制独裁,并通过了《惩治叛乱条例》《检肃匪谍条例》等,情治单位可任意监控人民政治活动,罗织罪名,白色恐怖年代,发生很多案件,都跟肃清匪谍有关,但是其中却有很多冤假错案。

【政治受难者家属 张英钰】:家里大哥被枪毙,爸爸被判10年、二哥13年8个月,那我大哥在逃亡的时候,我爸爸有很多很好的朋友和亲戚,也许是透过他们给我哥哥金钱还是什么,结果这些亲戚也逮捕了9个人

这次艺术季,绿洲山庄一楼特地展出台湾作家政治受难群像,以纪念当时在枪杆下遇害的社会良心。惆怅悲凉的音乐在耳边回荡,大雨中,2007年绿岛人权艺术季正式开幕,这首绿岛悲歌的作者,是曾经做过12年政治苦牢的陈深景, 今天他带着乐团,首度发表32年前囚禁时的创作曲目。

【台湾副总统 吕秀莲】:要感念,那么多人的牺牲,才让年轻的这一代享受这么多的自由,虽然是这样的风雨,但是更提醒我们,人权绝不轻松,人权就是在这样风风雨雨中茁壮起来。

人权艺术季以火烧岛、百合为主题,台湾文建会邀请了海内外德国、法国、日本等20多位艺术家,进驻绿岛监狱从事艺术创作,在小小的牢房中,艺术家尝试感受1950到1980年代政治受难者的牢狱生活,希望藉由艺术创作,将自由的讯息,传递给全世界。

【台湾文化建设委员会 副主委 吴锦发】:很多事件,不是政治就能够解决,不是说赔你钱就好了,平反你冤屈就好了,不是,有的时候我们应该给下一代更深刻的思考,那么更深刻的思考就应该透过艺术,透过美术、透过舞蹈,透过音乐,让全世界的人都永远记得人权的重要,和以前人权被迫害的历史。

今年84岁的画家欧阳文重回现场,以画笔描绘蹲苦牢的情景,幽暗的监牢中,狭小的天窗中照射进一道阳光,代表欧阳文12年漫漫苦牢生活中,激起求生意志的希望,而牢房旁夹缝中生长的百合代表光明最终会来临。

【政治受难者 欧阳文】:虽然我被你抓来关,但是我不垂头丧气,只要没有被枪毙,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还要出来奋斗,跟你抵抗。

这次人权艺术季活动,昔日的政治受难者,一起缅怀这段台湾追求民主过程中的艰辛历史,沿着东北角海岸行走,距离监狱10多分钟的路程的燕子洞附近,是一片背山面海的墓地。每每来到绿岛,谢秋临一定会来到监狱附近的墓园,看看昔日的老友。

【政治受难者 谢秋临】:大部分自杀的比较多、病死的比较少,你每次来都会来这里看一看,会来看一看、拜一拜,我是常常来啦,就机会就来,绿岛是比自己故乡住得久的地方

今年83岁的谢秋临,27被捕,60岁出狱。总共被关了33年。
台湾在日本统治时期,谢秋临受命调往中国东北的伪满洲国,服务于吉林省松花江小丰满水库,也许是历史的捉弄,政权转移、台湾光复后,谢秋临以叛乱罪遭到逮捕。

【政治受难者 谢秋临】:我在这里,我的祖父、我的母亲、我的太太,三个人(临终前)都没有见过最后一面,只有我的父亲长寿,活到100岁,我回去还可以见到他

在昔日威权统治下,说到政治犯,一般人总是会有说不出恐惧,但是在绿岛岛民的心中,政治犯一词却有着独特的地位。

【绿岛文史工作室 林登荣】:他们的品行非常好,很有学问,对绿岛人非常亲切,所以说绿岛人跟他们互动是很不错,他们也常常告诉绿岛的居民,要孩子好好的读书,非常好的医生被送到绿岛来关的时候,有一部分在医务所里,其实当时绿岛医疗非常不好的状况之下,其实对绿岛人的健康、对绿岛人的生命有非常大的贡献。

小学曾经上过政治受难者课后辅导的导游林登荣表示,五十年前很多医师和老师成为政治犯,地处偏远的绿岛,医疗、教育水准在当时的台湾可算是首屈一指,
昔日政治受难者名单,一一罗列在墙上,纪念这些追求思想自由、民主人权的先行者,他们有的往生多年,也有的晋身庙堂。台湾副总统吕秀莲在党外时代,担任美丽岛杂志副社长,高雄事件以“暴力叛乱”的罪名,做了五年多的牢。

【台湾副总统 吕秀莲】:台湾在30年的民主化运动里面,这种牺牲、这种努力,一个最大的特点是我们没有用暴力,从头到尾都是用最和平的方式,这种nonviolence 的这种民主革命,是最值得分享给世界的。

在昔日关押异议人士的绿洲山庄里,展览着台湾从威权专制走向自由民主道路的图片展。七○年代起,台湾的政治人权问题]逐渐引起国际关注,国际特赦组织多次派人探访“绿洲山庄”,深入调查,1980年美丽岛事件审判期间,国际特赦组织人员甚至全程旁听审判过程,也引起一波波海外救援行动,军法大审判也因为经过媒体大肆报导将民主种子散播在台湾各个角落。
蒋经国出任总统后,开始走入政治开放启动期。社会运动、民主潮流挡不住,1986年,民进党成立,1987年,蒋经国宣布解除戒严。1991年,李登辉宣布终止动员戡乱时期,台湾正式结束白色年代。解严后,追问历史真相,成为普遍的诉求。

【台湾文化建设委员会 副主委 吴锦发】:有很多过去遭受到不公平、不公正、不公义的事情,他应该要转成公平、民权世界的时候,他应该要被清理清楚,这个在中国大陆应该叫作平反吧,但是我想中国大陆的平反往往只是片面的,他应该要检讨到整个政权那个时候利用到国家的机器,做了一些什么错误的事情,这样子我们才能教育我们的下一代,不能够在有这样的独裁者,再有这样的政权产生。

吕秀莲表示,专制政权最怕的就是黑暗面的曝光,因此揭露真相,将是协助政治受难者、促进专制政权民主化最好的途径。

【台湾副总统吕秀莲】:今天全世界只剩下五个共产国家,除了古巴已外全部都在亚洲,为什么,因为这几个都跟中共在一起,长期以来也是中国共产党在支持他们,包括北韩,包括缅甸、越南。所以他们必成连体婴的关系不容易民主化,我们走过很多民主化的经验很多好的,可以来分享,我们今天台湾应该跟世界拥抱在一起,哪里有不民主,我们就要去帮助他们。

【政治受难者 卢秀治】:以后不要再发生这个事情啦,不要独裁再发生了,大家互相来照顾。

雨过天晴的绿岛,出现了一道彩虹,绿岛有着世界著名三大海底温泉之一的朝日温泉,缤纷的珊瑚礁,优美的海岸线以及濒临绝种珍贵的梅花鹿,如今的绿岛掀开昔日神秘的面纱,摆脱黑牢的历史印象,成了旅客络绎不绝的观光胜地。纪念人权、缅怀过去,现在的绿岛成为台湾追求民主的历程印记,已然摆脱悲情的面貌,重新出发。

新唐人电视 何安弘 吴雅婷 绿岛采访报导

演播室
姜:谢谢我们的记者吴雅婷、何安弘。一则非常有意义的故事。好了,在畅游了绿岛之后,我们今天的节目也要结束了。再次感谢您的收看,朋友们,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