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九百三十一期】三角地被拆 北大精神安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北京大学著名的三角地海报墙,曾经是北大重要的信息交流的公共空间,也是北大“兼容并蓄的文化传统的缩影”和“自由思想的圣地”。然而日前传出在环境整治的过程当中,三角地被拆除的消息,引起了各方的争议。

北大的校方为什么就容不得小小的三角地的存在呢?“民主墙”时代真的一去不复返了吗?北大的学生,中国的大学生,今天是不是真的变成了只关心个人事业前途的一代了呢?我们今天就来探讨这个问题,今天的特约评论员是元庆先生。元庆你好!

元庆: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元庆,这个北大的三角地被人们描绘成是北大的精神和思想的象征,所以有学者就说,三角地被拆除是它的内容不好;就像是严肃的一份报纸,里面登了一个商业广告,所以就把它给封杀了一样,是很没有道理的。因为北大的三角地,已经具有这种历史的内涵,甚至具有文物的价值。那么你认为这次拆除北大的三角地,是不是仅仅是环境和内容的因素呢?

元庆:我相信绝对不是的。因为我们知道一个大学的校园里头,你要说是环境的因素的话,比如说那些学生的旧脚踏车到处都是。尤其是这么样的三角地,它其实是北大的一个精神象征,就像您刚刚所提到的。北大在中国从它建校以来,像在国民政府时代“五四”运动等等,他们提出“振兴中华”这种很重要的思想。包括后来“六四”的学生运动,也是在北大发起的。

我认为它这只是中共的两方面并进,一个它的硬体方面,就是要把你这些让你有这种民主思想不同声音抒发的场合,把你完全封杀掉。另外一个,它就是从软性的方面来进行对于学生或就是整个学校里面的教职员、学生、员工等等……

主持人:甚至一个社会的大环境里边的。

元庆:对,它是这种思想禁锢的一环,绝对不是简单的所谓环境上的问题。

主持人:从另外一方面来讲,一些网友也说,现在中国大学的校园看起来更像一个超市,更像一种交谊的地方。所以很多的这种商业性质的广告,甚至包括租房子这样的广告,已经盖过学术的研讨会和讲座的布告了。

所以这个学校已经变成这样子,那么这里边所说的什么精神、思想这些东西变得很空泛、很轻了,已经是学生不太关心的东西了。那么是不是因为这样的因素,所以北大的三角地它可能也是因为些内容吧,使得今天被拆除?

元庆:我想不是因为有这样的现象,然后导致它被拆除,而是说今天在中国的大学校园里面…….

主持人:为什么会这样?

元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大家谈的都是一些“你怎样找工作?”等等。我们知道大学生毕业以后,即使是北大毕业的,他都很难找到理想的工作。所以他可能从大学里面开始他就要想着,我上课我得想怎么样去赚钱,我怎么样去把我的生计各方面维护好。

另外一方面在社会上,大家都一味的向钱看;所以很多人,譬如说在大学校园里面,像这种男女关系或者女学生出去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来赚钱,这个已经是很普遍的现象。

这只是一些不好现象的反映,反映到民主墙上去,但是民主墙上贴了这种东西,它本来就是一个公开的。我们讲到北大的精神兼容并包,所有不同的生意,不管是学生日常生活上面的,我要交换一些租屋的讯息,各方面的讯息都到那边去也是正常的。

那有人对于学校有不同的想法,譬如说以前他们有很多地方,有这种诗赋、诗词等等的东西也在那上面发表。对于学校的管理,或者对于国家时政的批评,他至少有这样的地方去反映、去放。

你现在把它整个拿掉以后,不管其他一些不好的东西;但是如果有一些他需要去发表的,就像北大的这种精神、思想、言论自由各方面的东西,它已经失去了一个实质上可以去发表的地方。

主持人:那是不是说被拆除以后,实际上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是一种思想禁锢的表现?

元庆:绝对是一种思想禁锢的表现。因为像我们看到,共产党它今天希望说你学生或者是整个社会往“钱”上面去看,或者你往其他方面去看。那么中国传统的一些思想精神,譬如说士大夫的一些精神,“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等等这种东西,好像现在已经没有人去……

主持人:现在年轻一代好像对它好像很陌生了,是吧?

元庆:对,很陌生了。包括当然政府它们不会去推展这方面的,所谓的中国传统中华文化的这种思想根源,因为这种东西对于中共的统治来讲是不利的。

主持人:那么就我们一般人来讲,追求个人的生活幸福,还有一份好工作、将来有前途、事业上怎么发展,这好像也是正常的。在西方社会它也是有这样一种追求的,那这个东西跟它这种思想禁锢好像有点不太有关系?

元庆:看起来是没有关系,实际上是很有关系的。今天我们在讲一个社会的价值观念,钱,当然是你有了钱以后,你可以创造一个好的生活条件,这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是钱它不是唯一的一个让你生活好的条件,比如像在美国,我们知道在其他国家也都是一样,美国他们现在常常在讲就是要把国家社会的价值观找回来,就是所谓的“美国价值”,他要把它重新寻回。

什么是“美国价值”?什么是一个真正的价值?比如说你要注重家庭。我就举美国当个例子,它要有一个国际正义,美国是一个维护国际正义,它一向以这个为荣;它要注重人权、要去维护人权正义,这是它们国家向来的一些它自己认为引以为傲的东西,它们现在要去重新把这些价值找回来。

那我们中华文化传统的来讲,像我们刚刚讲到一些这种世代父辈的想法,我们对一个事情的“是非”、“真伪”,我们有很强烈的中国人传统观念在。

但是今天在大陆上有很多东西对于这种“是非”,就是我不管“是非”了。我今天只要能拿到钱,这个女学生愿意给人家当“包二奶”去,她都没有关系,我只要能够有钱就好。有很多这种政治家或者商人,只要能够赚到钱,我不管你做了假的东西,出去即使危害别人我也卖,昧着良心的事情我都可以做,这些东西都是价值观不正确的导向造成的。

主持人:因为价值是至上的。

元庆:对,他把钱当成是第一位的。那么这个东西你可以看到它最主要的推手,我觉得是中共政府它在往这个方面去引导,所以才会造成这个普遍价值观。所以你刚刚讲到了,其实这方面它是一个很重要的思想的禁锢。

主持人:那你说这也可能随着20多年来,因为从89年的时候,北大的三角地还是一个“民主墙”的概念。那么从那时候到现在,大学生的思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整个社会思想也发生很大的变化。那么人们会说这是因为改革开放,现在中国社会已经进入商业社会;那么正常的商业社会,比如说你是从台湾来,台湾的大学生和台湾人的思想,跟大陆现在的状况有什么差别?

元庆:基本上,不管台湾经济怎么样发展,它基本上是对于民主自由的追求,已经变成一个很基本的东西。就像西方社会一样,我们生长在美国,你可能一天到晚不会有人把这种民主自由挂在嘴上,因为他每天都生活在民主自由的社会里面,他不需要特别去争取。

今天中国大陆上不一样,它需要一个争取的过程,因为它现在有很多应该有的一些权利被剥夺掉了,但他可能不知道。那么有些人可能接触到外面的思想的话,他会知道我缺少了这个,所以我必须要去争取。

台湾已经走过了那段时间,所以台湾在目前的这种大学里面跟中国的大学其实是不一样的,因为它整个生态的环境是不同的。

主持人:还有,这一次它在拆除三角地的时候,还有一个说法,就说现在三角地本身这种信息交流的作用,其实已经被网路上的这些东西给取代了,所以挂放在那儿也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了。

可是我们记得在2004年的时候,北大曾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网站叫“一塌糊涂”的网站,它里面就有很多的这些信息,甚至学术思想方面的一些交流,但是后来还是被当局给关掉了。

这样来看的话,所以有的网友就说它这种说法是没有道理,实际上来说是当局它是做一个最大的集权统治,它要想维持它的的统治,它必须得去进行这种压制,你觉得是不是这样的原因?

元庆:当然不是。今天你看中共它每次要做一些事情的时候,虽然它很极权,但它总是会找出一些名目来掩饰一下。当时要关掉这“一塌糊涂”网站的时候,它可能有它的说法;那么现在它要把这“民主墙”给关掉了,它就说应该要走到电子网站上去。可是你真的到电子网站上去的时候,你早不是把人家给封掉了嘛,所以这是一个自相矛盾的说法,它只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借口。

刚刚我们讲到,就说今天有人讲,在网站上我们也常常看到有这样的说法。就说今天中共它是一个最大的极权,所以它为了要维持这么大的一个极权统治,它必须要用这样的方法来做,这样合理吗?我就举一个例子。就像一个人如果他长一个瘤,如果这个“瘤”它会说话,它说因为我这个大瘤要在你身上统治你,所以我必须要吸取你的养份、吸取你的血,才能够维持我这个大瘤的生存,对不对?这个“瘤”讲的有道理。

但是我们今天回头来看一看,我为什么要让这个瘤生长在我身上,这个事情合理吗?所以今天中国人应该来想想这个问题。我今天为什么要让这么一个极权的、一党独大的政权来统治我们。如果没有这么一党独大的极权的话,中国真的就不行吗?绝对不会的。你看看美国它两个党、英国两个党,最主要的就是两个党,他都是有不同的声音,我可以互相和谐的生活在一起。

但是这两个党的确是有它的好处,在台湾也是一样,不同的政权它有不同的想法,但是它绝对不会说因为你的想法跟我不同,我就必须把你完全压制掉。要这样做的话,只有一个原因,是为了这个党好,或者是为了少数人他能够控制这个党的,为这些人做服务。如果真的要对整个国家、整个国家的人民好的话,那应该是能够把不同的声音都让大家听出来,这才是真正的。

主持人:最近安徽省的政协常委叫汪兆钧,他提出要平反“六四”的说法,那么当年“六四”89年民运的时候,北京大学的学生是走在前列,你认为说如果是下一步未来中国要走上民主的道路,那今天的北大学生或今天的大学生,是不是也能像前辈那样真的走到民主运动的前列?

元庆:当然我们晓得,北大是有这么一个传承的历史在,他们对于思想各方面都是比较先进。那我们也希望利用这个机会,虽然这个墙被拆了,我们希望他们的精神不死,就是能够把这些东西做为一种警惕。就是今天为什么它要拆我们这个墙,是因为北大有这样的一个优良传统在那里,他们能够想到其他地方,可能其他学校的学生都想不到的,他们敢于说话。

所以即使今天发生这个事情,我们在这边也鼓励他们能够继续发扬北大的精神,能够去想想看六四当年那些前辈的学生所做的努力,对于中国民主自由各方面的努力,希望这一代的北大学生,不管外在有什么样的变化,有什么样的困难,能够把这个精神继续拿起来,继续往前走。

主持人:因为真正的民主自由社会是受益于所有民族、所有的人的,是吧?

元庆:而且是靠我们自己争取来的,在中国大陆的情况之下。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您参与我们的节目。

元庆:谢谢!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