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汶川地震预报大追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08年6月19日讯】【世事关心】(83) 汶川地震预报大追踪: 科学家们已能够较准确的预测地震发生的地理范围。

主持人:看着瓦砾堆中的那些幼小的身体,我们肝肠寸断。同时,一个令人揪心的问题不禁浮现出来:以今天的科技水平,大地震的短期﹑临震预报虽然还有学术争议,但至少中国的地震趋势预测和评估水平已经相当领先了。为什么这次四川的强震,这些无辜的民众没有做任何准备。围绕这次汶川地震的预报,我们要弄清楚的是,地震到底能不能预测﹖政府有没有收到预测报告,收到了什么成度的预测报告﹖中共对这些报告采取了什么样的态度﹖以及它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这几件事情至关重要,因为它不仅关系到给那些死难者的家属一个说法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它还关系到,在这个政权下生存的民众的未来的安全。

小标题:地震能不能预测﹖

主持人:地震发生后,中共政府立即否认震前收到任何预测报告。并且,在震后的一段时间内,中共媒体借专家之口对地震预测发表不少评论,大谈地震预测如何是世界难题,给很多民众造成的印象是,对于现代科学而言地震是不可预测的。事实上,所谓世界难题,主要指短期﹑临震预测而言,这要求预测能够对未来地震发生的日期范围确定到几个月乃至几天,并估计出地震的地理范围和震级。另一方面,现代地震学对于中长期地震预测或者说地震趋势评估的研究已经相当深入,科学家们已能够较准确的预测出未来十年乃至几年内地震发生的地理范围。例如:美国航空航天局和美国能源部共同资助的一个10年期地震预测项目,在2002年发表的研究论文中,几乎准确预测了此后6年内21次发生在加州的5级以上地震的具体地点,误差范围仅11公里。详细报导发表在美国航空航天局的官方网站上。

旁 白:对于这次汶川大地震,中国的学者也作出了比较准确的中长期预测。例如,中国的《灾害学》杂志2006年第21卷3期发表了龙小霞等四位陕西师范大学学者的论文《基于可公度方法的川滇地区地震趋势研究》,文中明确写道:在2008年左右,川滇地区有可能发生≧6.7级强烈地震。

采访地球物理博士石采东:《灾害学》杂志发表的这项研究,虽然对于地震发生的地理范围预测可能比较粗略,但是对于地震发生时间的估测已经相当准确了。其实,现在对地震中长期预测的研究中呢在中国已经取得了相当的成果。关键是对待这项研究的态度是怎么样的。从中共媒体现在的报导来看,他们给人造成一种错觉,很多民众觉得只有地震的三个要素震级﹑时间﹑地点全都报准确了才算预报,才有价值,觉得中长期预测因为没有准确预测到哪个月甚至哪几天的时间范围,所以等于没有预测,其实这是一种误导。

小标题:中长期预测有没有实用价值﹖

旁 白:四川新闻网5月22日采访了2007年7月中期国际著名构造地质学专业刊物《构造(Tectonics)》的一篇学术文章的第三﹑第四作者周荣军和李勇,这篇文章的主要结论是:“北川映秀断层是活断层”,“这些断层有足够的长度,已经足以引发一次强烈的撼动地面的地震,成为这些地区地震危险性的潜在震源泉。”文章并警告,西藏东部的断层活动可能导致对人口密集的四川盆地的地震灾害危险。这两位作者在地震后接受四川新闻网的采访中说,虽然这篇文章得出了结论,北川将发生地震,但是并没有预告具体的时间,地震可能几年后发生,也可能上百年后发生。

采访曲铮博士:这篇报导给人的印象是,《构造(Tectonics)》杂志发表的这项成果只有学术价值,而对于我们日常生活,特别是对于减轻汶川地震造成的损失并没有实质的帮助。对于这个问题,我特别请教了文章的第一作者,也是这项研究的主要负责人,他是英国杜勒大学Durham University地理系的亚历山大丹斯莫尔博士(Dr. Alexander L. Densmore),那么我通过电子邮件向他请教。我的问题是说,既然这样的地震趋势分析它不能预测地震发生的确切时间,那么对我们日常生活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呢﹖丹斯莫尔博士给我的回答是说,我们研究得到的信息对于预防未来发生地震,以及在房屋建设和基础设施的设计上,使他们能够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地震都是非常重要的信息。所以即使我们不知道未来地震发生的确切时间,对于未来地震规模的估计也是非常有用的信息,这可以使我们预防,或者至少减轻类似已经发生的像汶川地震造成这种悲剧性的损失。
This information is vital to preparing for future earthquakes and designing buildings, infrastructure, etc. that can cope with the expected amount of shaking. So even if we do not know the time of a future event, knowledge of how large it is likely to be would be very useful for preventing or at least limiting the kind of damage that has sadly occurred.

主持人:事实证明,这确实是地震中长期预测的意义所在。各国政府主要也是通过这样的中长期预测来制定防震计划。

旁 白:例如:2008年4月,美国地质调查局报告,加州在未来30年内发生一场7.5级或7.5级以上地震的概率为46%,地震可能会袭击南加州。为了探索更好的应对之策,美国科学家在一份假想报告中推测了加州发生里氏7.8级大地震后的详细情况。模拟了加州发生地震后的情景,模拟报告非常细致,甚至包括地震30分钟后,救援部门开始能进入灾区的细节。加州政府并计划今年年底进行一次全州范围内的演习。这份报告已经向当地负责建筑规格的部门,地震保险商,和紧急情况处理部门提供。这个信息同时向全州居民公布,以便居民及时做好准备。州政府和社区团体并向民众普及防震知识。实际上这类官方组织的演习和民间团体提供的防震教育一直没有间断过。比如2005年,媒体曾报导过加州州长施瓦辛格的妻子玛丽亚.施赖弗来到洛杉矶的一所小学,告诉孩子们怎样在发生地震时保证安全。她给每个孩子发了一只装有救急物品的背包:“这是毯子,这是曳光管,好啦,把所有这些东西都拿回家。”

旁 白:在地震高发区的日本,预报和防震训练更是每年两次,进行全国性训练和演习。

日本公司职员柳濑:日本人从幼儿从幼儿园开始,小学、一直到高中,就一直接受防震训练,每年2次预报,并且参加(防灾)训练。这种训练就司是就象真的发生地震一样,往学校的院子里面逃跑躲藏等等。外面的爷爷奶奶们在遇到地震或者其他灾难也会会集到学校等地方,这是肯定的。学校是最安全的场所。

因为日本是地震多发区,非常重视地震的教育日本有过多次伤亡的经验,从政府到地方,都是全力以赴进行预报,政府也会督促学校,老师都会用心的叮嘱应注意的危险。

旁 白:在这次汶川地震中,传出了这样一个感人的故事。绵阳市安县桑枣中学校长叶志平,自1995年开始,靠着四处求人找钱筹集到的40万元资金,花了3个暑假加固原本是豆腐渣工程的教学楼,并对学生进行地震逃生演习训练,因为当地本来就处在地震带上。当地震发生时,他加固的教学楼没有倒,而学生则按照预定的演练步骤从各个出口有序疏散,2300名师生在一分三十六秒内全部到达操场,无一伤亡。

采访章天亮博士: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说如果掌握全部国家资源的中共啊,如果能够像绵竹桑枣中学校长一样,针对学生或民众的生命负责,能够提前加固学校的建筑,对居民﹑学生进行地震逃生或救生训练的话,这次地震就可以少死很多人,桑枣中学这种现象就可能成为这次地震中的一个普遍现象,这样的话很多生命就可以得救。

小标题:短临预测是不可能的吗﹖

汶川大地震之后,中国的民众从媒体中不止一次的听到地震短期﹑临震预报是世界难题,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等等。而在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一个事实是,过去的30多年中,中国在地震的临震预报方面出现过两次奇迹。

旁 白:1975年2月4日,辽宁海城发生了里氏7.3级地震。中国科技工作者在一个月前和地震发生的当天,分别作出了准确的短期和临震预报。这是被世界公认的人类成功预报大地震的例子。根据有关部门的估计,海城地震的成功预报使可能导致超过10万人死亡递减到1300多人。

旁 白:一年多以后,在举世闻名的唐山大地震中又出现了一个青龙县奇迹。在唐山大地震中,青龙县的房屋损坏18万多间,其中倒塌7300多间,但47万人中直接死于地震灾害的只有1人。 2006年出版后被禁的长篇调查报告《唐山警世录》披露了被称为“青龙奇迹”的史实。原来在大地震前中国的科技工作者在1976年7月中旬已经准确预测了将要到来的灾难。然而当时毛泽东病危,中共政局紊乱,政治稳定高于一切,无人敢上报或公布对地震的预测。唯一例外的,是河北青龙县顶着压力,将震情通知到 县里每一个人,及时避免了大规模人员伤亡。联合国行政管理与减灾全球计划项目专门把青龙县奇迹作为一个成功例子记录下来。

采访章天亮博士:就是关于地震预测的这个事情啊,东方的中国预测和西方的预测走的是很不一样的路。由于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是不一样的,中国呢,由于他的文化特点,他在历史上积累了非常丰富的地震资料,这种地震资料丰富到从统计学上面已经具有统计学的意义了,也就是说你可以进行概率的统计和估算。为什么这样呢?因为中国古代的文化是一种天人合一的文化,就是说中国古代的皇帝呀,他们认为天灾也好,地震也好,跟他们的江山能不能稳定,政治是不是清明是联系在一起的。所以呢从西周甚至更早的时候,皇帝就设立了一些比如说太史呀、钦天监、司天监这样的官员,他们专门观测天灾地震的情况,并且把它记录到史书里面去,所以说中国正史的记载着就有非常丰富的灾轶的变化,比如说从汉书开始,中国就有天象志、五行志,灾轶志,就是把这个天灾和人祸,包括皇帝政治的情况联系在一起,那么这个呢有的学者,地震学者他们就和史学界合作,他们就收集了大概有八千多条地震的实际的案例,总结出来很多的地震前兆,比如地震前会出现地震云,可能会有地声、也可能有地光,还会出现井水水位突然变化,比如动物行动的异常;比如地下水位的上升或下降,或者翻花,或者气味有所改变等等,那么种种的异常现象统计起来再跟历史上地震案例作比较的话,就可以以这些异象,我是说奇异的现象,做一种条件概率,就可以推测出这个地震发生的概率。所以其实中国古代的地震的推测的话,在古时候就有预测的了。比如说开元二十二年的时候秦州地震,这个就是当时就做了一定程度的预报。还有比如说1815年嘉庆二十年清朝的时候,一场地震在山西,他们也是根据当时天象的变化,当时有大热酷热、大雨、大雾等等,根据这样气象的异象,很多老人就说这是发生地震的前兆。所以说中国的地震研究学者,他们是根据《史书》的记载,他们收集八千多条地震案例进行分析之后,再结合现代的科学方法,像磁暴啊,地阴力的变化啊,地电阻的变化,地磁的变化等等,对于中国的临震预报实际上是相当准确相当有意义的预报能力。那么当然还有中国的文化中讲天人合一,他还把地震、太阳系和其它行星的位置,甚至包括更大宇宙范围星系的运转联系起来,这样就使中国的地震预报的清晰,而且远远领先于其他国家了。

旁 白:对于地震的预报,中共媒体给民众造成一个困惑的说法是,如果报不准会造成社会恐慌,对这个问题我们看看其他国家是如何对待。

采访曲铮博士:在许多其他国家,特别是自由社会,地震预报的信息是透明的,那么像比如美国,他专家得出的预报信息同时向社会向政府做出发布,比如说美国加州,它是一个地震频发的地区,加州在美国加州的地震局办公室在2005年的时候就开通了一个网站,在这个网站上他每天向公众发布未来24小时之内整个加州各个地区发生强地震可能性的分布图,那么当然他在开通网站之初,他也说现在的技术限制,我们的预报可能是不准确的,但是这个消息还是要公众知道。那么很多指导地震逃生的网站,他也推荐读者去参考这样的消息,这样民众就可以提先作好准备,那么你如果在YouTuia网站上作搜索,你也会发现几乎每周都有个人发布的地震预报意见,当然他们也是专家了,他们个人发布的地震预报意见,也分析了地震预报意见。事实表明,这样的信息透明制度并没有带来社会的恐慌。

标 题:汶川地震,政府没有收到预测报告吗﹖

旁白:汶川地震发生后,中共政府立即否认震前收到任何预测报告。但是,目前显示的证据恰恰证明中共政府在事先已经从各个方面收到了预警报告。这些报告中包括中长期的地震趋势预测,有曾经成功预测过唐山地震和海城地震的多位地震专家对此次地震做出的短期预测,这些专家在震前向中国地震局,甚至总理温家宝送过紧急报告。但是,民众,特别是灾区民众对这些预测毫不知情。

主持人:5月20日,新华社发的一条消息说,甘肃省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陆浩说甘肃地质局对汶川地震做过预测报告,这可以说是中共事先对震情知而不报的直接证据。这条消息很快被新华社删除了。但幸运的是,在网友们的努力下,我们找到了在百度上的快照。
(下面是百度快照截图)。

旁 白:报导中说:甘肃省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陆浩在会议上表扬甘肃省地震局“具有很强的地震科技能力和地震预报能力”,“在四川汶川8.0级地震的震前﹑震后做了大量的工作,在震前就对这次地震的趋势做过预测”,即甘肃省地震局在震前做了预测。

主 持人:另一个更有力的证实中共接到预警报告的证据来自中央电视台。近日,国家地震局负责人对媒体表示,从来没有收到汶川地震的任何预测报告。对此,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顾问陈一文斥责国家地震局撒谎。他在14日中央电视台的一个节目中表示:“国家地震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旁 白:5月14日,陈一文先生在央视九频道现场直播的英文节目:“汶川5﹑12大地震”作为嘉宾接受采访时表示,2006年以来,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就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曾经三次向国家地震局提出过中期预测,今年5月3日,他又亲自给国家地震局发了一份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的预报。陈先生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

陈一文:“这个是报给地震局的。那么地震的事情,那就一定要等地震局拿出个意见来。我们就是把报告用挂号信给他们寄去。他什么意见我们不知道。他们从来不会给我们任何反馈。这样的意见反映到上面去,他们不会没有任何反馈。”

旁 白:但当晚央视在重播这个节目时,竟把陈先生的采访删除。

主持人:在此之前,2008年4月26日和27日,“天灾预测 委员会”以委员会的名义预测,在一年内,即2008年5月-2009年4月仍应注意兰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发生6-7级地震。根据强磁暴组合,阿坝地区7级以上地震的危险点在5月8日前后10天以内。此份报告也于4月30号送交中国地震局等部门。也就是说,中国专业地震研究组织和多位地震专家都在震前向中国地震局和中央政府做出了短期和临震预测报告。

标 题:中共删除相关证据报导

主持人:上述证据显示,各方面确实在事前提供给了中共政府相当充份的预警。与此对应的是,地震之后,在民间也在盛传类似的说法的时候,中共当局极力删除各类媒体曾经暴露的政府收到过预警的报导。

旁 白:五月十三日下午,在地震后的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会上,在《成都商报》记者提问时,CCTV(中央电视台)直播突然中断。原来,在这之前,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提问:“请问张宏卫先生(中国地震局新闻发言人),我们接到四川地震局职工7人的投诉,他们的亲人说在几天前就察觉到地震的迹象,但局里说为了保证奥运前的安定局面,禁止透露这个信息。请问张宏卫先生,这么大级别的地震,是否事先可以得到预警﹖您对此投诉有什么反映﹖谢谢。”

旁 白:5月19日在《南方工报》记者撰写的《三分钟通话悲喜两重天》的报导中引用一位学校班主任描述当时躲过地震大难的情况,“就在‘5.12’大地震发生前一小时,学校接到了紧急撤离的通知…由于撤离及时,全校除了三名在家的学生不幸罹难外,其他师生无一伤亡。”

旁 白:很显然,部分学校也得到了地震预警。但是,这一消息披露后不久网民就发现,南方工报的电子版pdf,已经把关键的第四版删除了。不过好心的网友却公布了报纸的扫描图。

采访章天亮博士:四川现在那个地震的地方,是中国可以说是最敏感的地方,为什么呢?因为那是中国核武器基地,像这个广元,中国的核武器基地821厂是专门生产核弹头的地方,像江尤857厂是中国专门生产中子弹的地方,像这个绵阳这个是902是中国工程物理学院,它是中国的核武研究基地,这种地方一旦发生地震的话,说不定就会核幅射泄漏,说不定就会核暴炸,所以说因为有很多证据显示说不管是海内的海外的,英国的美国的,包括中国民间都在地震之前不断的把这样消息传给国家地震局,国家局那怕有20%的地震可能,他敢不敢隐瞒,他如果要隐瞒的话,到时候军方要出现问题的话,他怎么交代?肯定是要向中央报告的,那么是谁在隐瞒这种地震的灾害,我觉得这个责任是很清楚的。

旁 白:厦门晚报2008年5月14日在〔我的故事〕专栏,刊登了厦门理工学院来自四川的学生讲述了他们家乡的故事,其中来自核武器基地广元的王修月同学说,得到广元政府的提前通知,他的家人都安全的撒到了山上。

主持人:我们从这些报导得出的结论是,政府很可能是有选择性的进行了通告。他们通告的是核工业企业,矿山。我们同时有理由猜测,一些有官家子弟的学校可能也通过某种渠道获得了一些消息,那么他们没有通知的是什么人呢:普通老百姓,还有普通老百姓的孩子上学的学校,虽然他们知道,那些学校可能最经不起强震的袭击,因为,中国的贪官把学校造成了豆腐渣工程。

采访袁红冰:我们从国内得到的信息,当然这个渠道现在还不能公开,有的朋友在中共很高层工作的,抱着生命危险已经传出了信息,这次地震预先不公布,就是中共高层的决策,不公布的原因是因为地震是不是一定会发生的没有把握,所以公布地震要发生的情况,有可能引起社会的恐慌,会影响奥运前的社会安定团结的局面,因此,这个消息由内部有限制的传达就可以了,不对社会进行公开的预警。我相信这些朋友冒着生命危险传出来的这些信息,会逐渐的得到历史的证明的。

采访章天亮博士:公平的说,我也不能说中共100%的知道那天会发生8级大地震。但是他就是不告诉老百姓,从种种迹象表明中共确实接到了很多专家的预警,告诉他们那个时间前后会发生地震。 因为这个奥运会在即,中共可能会出于稳定社会的考虑,奥运形象的考虑,那么最后呢,他就等于和老天赌一把。如果说这个赌赢了,那天没有发生地震,或者奥运前没有发生地震的话,那什么好处都被中共站住了。可是你要知道这场赌博它是几万老百姓的生命为代价的,如果发生地震的话,那么这几万生命就赔进去了,所以我们看到中共瞒报这个赌博是彻底失败了,受损失的可是能是几万老百姓的生命,甚至几十万老百姓的生命。

主持人:地震是天灾,但是天灾会因为人的因素而被成倍放大。正如上面的证据显示,这次汶川大地震,中共政府在事前收到了预报,包括相当准确的临震预报。但是,中共为了政治原因,为了维护所谓奥运前的稳定而隐瞒了地震预报。这不是一次偶然事件,它不会在今后类似的事件中获得纠正。因为,地震预报在中国完全是一个政治任务,在共产党的心目中,中共政局的稳定远远高于老百姓的生命安全。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会如此。生活在中共统治下的民众,为了您将来的安全,请尽最大努力来寻找真实的信息来源。世事关心,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