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犹有未归人 邱廷刚田永耕索罗门待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央社记者黄旭昇台北县二十三日电)联合号海钓船遭日船舰撞沈事件甫落幕,凸显讨海人的悲歌。对多数渔民而言,大海就是一辈子的生命,但海上的凶险环境与陆地不相上下,除了要应付风起云涌的气候,面对海盗打劫更是渔民的噩梦。远在南半球大洋洲的索罗门群
岛,还有两名台湾船员沦落海上,望断归乡路。

台湾路竹会六月中旬前往我国友邦的索罗门群岛义诊,没有想到却意外发现数千里之外,有着令人心酸的打鱼郎故事。在看诊的一群皮肤黝黑的索罗门病患中,意外出现一名操台语口音的青年,他因手指受伤,前来首都霍尼亚拉(Honiara)的义诊驻扎点就医。

路竹会会长刘启群一问才知道,他是台湾渔船的轮机长田永耕,流落在索罗门群岛已七个多月,听到有台湾医疗团前来义诊,特地跑来求诊。

基于对台湾乡亲的关心,刘启群特别等田永耕右手食指的伤口换药、包扎妥当后,请他安排一艘小船接驳,专程到停在港口外海的渔船,探视船长邱廷刚。

见到有来自台湾故乡的医生与志工,邱廷刚悲喜交加,娓娓道来他们惨遭强盗洗劫,流落异乡的辛酸故事。他描述,这艘巴拿马籍的“FULL OCEAN 168号”台湾渔船,是停泊在索罗门群岛的一座小岛招募渔工时,遭到当地海盗集团深夜登船持刀挟持。

更惨的是,打劫财物的抢匪,除了鱼货、现金外,举凡船上堪用的东西,连衣服、皮箱、皮带、拖鞋、打火机、内衣裤全部搜刮一空,七、八名海盗离去时,两人除了身上穿的一套衣服、裤子外,就只剩下空荡荡的渔船了。

腼腆、木纳的船长邱廷刚,见到来自台湾的乡亲,路竹会义工程哲仁、药师柯裕仁等人,以他所熟悉的台语问候近况,显得十分感动。

他委屈地将在索罗门七个多月,出海作业不到四十天,远赴荒岛招募渔工时,又遭到强盗打劫的伤心事,一股脑儿倾卸而出。说到激动处,手不断的发抖,有着浩劫余悸犹存的害怕,以及异域遇同乡的感动。

刘启群问他:“想回台湾吗 ?” “当然 ! 但是油价上涨,哪有那么多钱买油,老板没有拿钱来,怎么回去? ”刘启群说,高油价时代,这些流落异乡的台湾同乡,也望断归乡路。在索罗门,一公升汽油相当于新台币五十元。

为了节省开支,这艘台湾渔船停在外海,避开港口税捐。即使想家,但船上的无线电也无法呼叫到台湾。找不到台湾的船东,大海茫茫,邱船长站在船舷挥挥手,对着要离开的路竹会长与志工喊着:“我叫邱廷刚,耳朵旁邱,朝廷的廷,刚才的刚”,似乎希望路竹会成
员不要忘记,茫茫海中仍有台湾人等待救援。

程哲仁形容,随着小船缓缓驶离,船长的声音虽被海浪声音盖过,却回荡在每一位路竹会志工的耳边。大家充分感受到船长与轮机长,渴望台湾乡亲关怀的心情。他还向田永耕打趣说,“父母取这样的名字,你应该种田不要讨海才对啊!”田永耕只得苦笑。

陪同刘启群登船造访的药师柯裕仁,转告团员邱廷刚的故事,立刻引起路竹会员的关心与热烈讨论。经过彻夜长谈,大伙儿决定要汇集爱心,将身边多余的索币、泡面、或其他物资全部集中,于结束义诊搭机离境前,委托中华民国大使馆人员转给船长邱廷刚。

这是路竹会成员有史以来,首次在国外义诊期间,巧遇漂泊海外的台湾同胞而发起的爱心活动,虽然杯水车薪,无法帮助他们回到台湾,但也为这次索罗门群岛义诊的人道关怀之余,给台湾异乡人一丝的温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