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当今美国,谁是最危险的政治说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院外游说是美国政界一种独特现象。各种公司或利益集团雇佣说客致力于游说议员或政府官员,以期影响高层决策。以美国为头号敌人的中共政权也深知这一点,一向以各种方式收买能为其效劳的美国政治说客为其利益服务。

2005年,华盛顿特区美国工商业委员会(U.S. Business and Industry Council)国家安全研究的高级研究员威廉.霍金斯(William Hawkins),在8月10日的华盛顿时报上发表评论文章指出,美议员强烈谴责美企业受商业利益诱惑,充当北京“ 说客”,而无视有野心的强权对自己国家所造成的威胁。难道美国政治的基础仅是金钱原则而不顾其它吗?

文章透露,弗吉尼亚共和党议员弗郎克.沃福(Frank Wolf)递送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给 Akin Gump Gump Strauss Hauer and Feld,质问这个公司是否“在中国政府的工资单”上,和代表中国国有的中海油公司在游说。

科学国家司法商务专项小组委员会 (Science-State-Justice-Commerce Appropriations subcommittee) 主席沃福先生, 引证了五角大楼的报告, 警告美国关注中国对石油、气体和其它能源的需求,“可能导致这个国家趋向扩张主义的极权。”

据7月23日瓦达(Bara Vaida)的报导,北京现在聘用一些 “涉及政治的说客,和公关公司帮助传递它的信息。。

文章表示,美国企业在华盛顿代表外国利益,设法影响美国政策,已使公众大为震惊。

中共政权对美国的渗透是与时具进的。到了2008年,人们在法拉盛事件中看到,现在,不止是有美国企业在华盛顿代表外国利益,设法影响美国政策,还有美国的民选议员公开站在中共政权的一边,代表中共政权的利益,当中共政权的政治说客,不仅是游说美国的立法,行政,新闻媒体,影响美国政策,还直接参与中共在美国打的超限战。加深加大了中共政权对美国造成的威胁。

中共于5月17日以来在纽约法拉盛雇用中共帮凶袭击、辱骂、殴打法轮功学员,是中共在向自由世界系统地输出共产红色恐怖。随着事件的逐渐曝光,中共在美国以及全球经营多年的庞大红色恐怖网络浮出水面。其网络除了中共使领馆、海外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华人社区的亲共侨团、同乡会等机构,还包括中共收买的主流社会人士,甚至民选官员。中共在其他国家建立了它可控制的国中之国。已引起美国各界的关注和谴责。

6月26日中午,纽约市议员托尼•艾瓦拉(Tony Avella)在市府大楼前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媒体宣布他将向市议会提交一项决议案,谴责自5月17日至6月18日在法拉盛及其他地区攻击法轮功学员事件,并呼吁FBI及美国政府相应机构调查中国驻纽约领事馆介入法拉盛事件的指控。

美国费城律师比尔•迪克森(Dickerson)听到中国 驻美国纽约领馆总领事彭克玉电话录音承认亲自策划法拉盛事件、雇用打手袭击法轮功学员一事,感到非常愤慨,认为必须严肃对待。他说:“我相信美国政府应该行动起来:如果中国政府组织攻击住在美国的人,这是恐怖份子的攻击,政府应列为恐怖主义,应该被认为是中国(指中共)对美发动了战争。这是我们应该回应的。”

有人可能认为比尔•迪克森(Dickerson)的话说重了,其实不重,住在法拉盛近 20年的Johan陈说,他的同学的表哥在广东是专门抓偷渡的副科长,曾经透露,70年代开始,中共就陆陆续续在法拉盛部署特务。那时候只有华侨可以申请出国,中共每年都派一些特务藏在华侨里偷渡出来。他认为,这次法拉盛事件终于让中共特务曝了光!

法拉盛事件,是中共在临死之前的一次回光返照的疯狂,在法拉盛事件中,实际上中共在美国打了一次明显的超限战,所以,美国费城律师比尔•迪克森(Dickers on)说:法拉盛事件应该被认为是中共对美发动了战争,言不为过。

中共在美国30多年的惨淡经营,它在临死之前,要那些拿了它的钱,得了它的好处的人来为它卖命了,这里就有得了中共好处的纽约市议员刘醇逸、纽约州议员杨爱伦。据悉,中共花了大本钱对刘醇逸、杨爱伦做收买和统战工作,刘醇逸曾到中国大陆接受中共“十大优秀青年”的称号,那次去大陆他本人也得到不少好处,作为一名美国民选议员,不能接受多于25美元的礼物,可是那次大陆之行,刘醇逸受到的好处,应不只是25美元的问题。在2007年11月美国华裔会长联盟成立大会上,刘醇逸、杨爱伦和中领馆副总领事郝晓飞同台致辞,为中共外围组织站台喝采。今年6月22日晚刘一次就从华裔会长联盟筹到近5万元。刘醇逸在接受 《纽约时报》采访时,把中共有组织有预谋煽动挑起的法拉盛事件说成是民众“自发”的,及社区华人之间的纠纷。歪曲事实,误导舆论,为中共帮凶张目。这是典型的一种低下的政治说客行为。

今年6月28日,杨爱伦亲自接见被警察拘捕后保释的几位中共帮凶,并表示和刘醇逸一起,去限制纽约市109分局颁发给法轮功在纽约法拉盛闹市区集会的许可。这表示刘,杨两人要当中共的政治说客,游说政府官员,利用两人的政治力量影响行政机关,想要做他两人本来不归管的事情。这是越权。

更有甚者,刘醇逸还为中共帮凶在美国如何打超限战出谋划策,作为民选官员,刘醇逸比中共使领馆的人更加懂得如何对付美国的法律和行事规则。例如。在得知法拉盛的中共帮凶动手打人被抓后,刘醇逸赶到法拉盛街口,向那些被中共帮凶雇告诫,美国有言论自由,但是不要打人,打人被抓,他就帮不上忙了。这是在鼓励这些帮凶利用所谓的“言论自由”而继续诬蔑咒骂,挑衅滋事,做下流手势,围攻守法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和法轮功的支持者。还有,5月31日法轮功学员在法拉盛大集会之后,有围攻法轮功学员的中共帮凶在法拉盛图书馆现场称,纽约市议员刘醇逸让它们在法拉盛“发起5千人的签名,从法拉盛赶走法轮功”。暴露了刘醇逸在台前幕后都是在支持中共帮凶。刘醇逸作为民选的官员,但他心目中看重的不是美国法制和维护信仰自由的美国精神,也不是居住在法拉盛的和平理性的法轮功修炼者,也不是法拉盛广大的居民,而是中共的帮凶和暴徒及他们代表的中共的利益。

在法拉盛事件发生之前,有人看见刘醇逸和杨爱伦和中共搅在一起的时候,还以为这只是一般低级政客的见利忘义之所为,法拉盛事件发生后,刘醇逸和杨爱伦之所为,似乎称他俩为低 级政客都抬高了他俩。至多能称为被中共收卖的危险的政治说客。在美国,作政治说客也是有法律要遵守的,违法一样要追究的。

很多美国人可能还记得, 两年前,被控欺诈罪的美国知名说客阿博拉莫夫,被迈阿密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十个月,并罚款约二千一百万美元。阿博拉莫夫的罪行主要表现在经济上诈取了他人的钱财,败坏了美国政坛的风气,

刘醇逸和杨爱伦之所为,是远远超过了阿博拉莫夫的犯罪范围。我们知道,不仅是中共把美国作为它的头号敌人来对待,也有76.35%的美国人,把中共列为伊朗之后的第二号敌人来看待。这个事实是今年美国主流的报纸“华盛顿邮报”做了一个对“中共崛起”的民意测验中得到的,也就是说对中共,大多数美国人都认为是一个敌人。美国人讲和平,讲民主,虽然认为中共是一个敌人,也只是在战略和战术上加以防范而已。而中共无时不刻都在想置美国于死地,虽然它没有那个能力,得空它就要闹一闹,让美国人民不好受,五十多年前的在朝鲜发生的主要是中共和美国对打的那场战争,美国人民付出了血的代价,才有今天民主,自由,富裕的韩国屹立于世。

今天,中共改换战略和战术,在美国的本土的纽约市的法拉盛打了一场针对美国公民人身安全和美国立国之本的主流价值观的超限战,美国的民选议员刘醇逸和杨爱伦却充当中共的政治说客,站在中共一边,这严重性就远大于阿博拉莫夫的欺诈罪了。他俩已沦为当今美国最危险政治说客了。要知道,中共不仅是把美国当作头号敌人来对待,而且是把全人类都当作它的敌人来对待的。它就是以毁灭全人类为其存在的邪恶使命的,这一点,看懂了《九评共产 党》这本奇书的人都明白。刘醇逸和杨爱伦为得到中共的一点眼前之利,而损害美国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这是害人,所以,他俩被美国公民称作败类。这种败类,对美国国家和人民的安全很危险。天理昭昭,害人者最终只能害自己,是拿着生命在换钱,绝对是得不偿失。鼠目寸光。危及他俩的未来。有远见的法拉盛居民自发成立“弹劾刘醇逸、杨爱伦委员会”,希望通过弹劾,让两位议员清醒,他们的职责是什么,是真心希望他俩明白过来,能够亡羊补牢。将功赎罪。

怎么将功赎罪呢?阿博拉莫夫的案子对他俩有借鉴之用。首先要有悔改之心。阿博拉莫夫在法院时表示:“言语不足以表达我对此事的懊悔。对于我犯下的许多错误以 及造成的伤害,我深切感到后悔。我只希望上帝以及那些被我伤害的人能够宽恕我。”还要有悔改的行动,阿博拉莫夫就配合检方的调查行动,使许多贪污案件得到 查处。本来阿博拉莫夫可能面临三十年刑期,以及两千五百万美元的罚款,阿博拉莫夫有了悔改之心和悔改的行动后,迈阿密法院判处他有期徒刑五年十个月,罚款 约二千一百万美元。大大低于最初所面临的刑期和罚款。

刘醇逸和杨爱伦能在竞争激烈的美国议员选举中获胜,想必智力也不低,但人往往会出现利令智昏的毛病,而中共最会钻人这方面的空子,用金钱,利益买人性命,为它卖命。中共用这种害人性命的方式异常阴险狡诈,许多人至死不悟,但愿本文对刘醇逸和杨爱伦的清醒有所帮助。

──转自《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