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论坛第139集: 他们眼里的中国-皇帝的新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时事论坛节目。

6月10日,非政府组织加拿大民主联盟在渥太华国会召开中国问题研讨会,研讨会的主题是:“加拿大对华外交政策的风险和机会”。受邀请发言的嘉宾被称为最具权威的中国问题专家的知名学者,政府要员,律师和资深媒体人及智库人士,他们从各自的专业研究和多年关注的问题等不同角度发表了颇有深度的演讲,研讨会涉及的话题相当广泛。

第一位发言的是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委员、前任主席理查德-迪亚曼陀先生(C. Richard D’Amato),题目是“中国:新帝国”,他介绍说,2000年中国加入世贸以后,在美国国会每年一度的关于中国人权及贸易最惠国待遇的辩论取消,但出于对中国人权,经济及军事的持续关注的需要,设立了这个“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委员会发现,所谓的“经济发展带动政治变革“其实是个美丽的幻想:

D’Amato: 在美国国会是否应该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的辩论期间,克林顿政府一直使用的论点是,中国加入世贸会带来市场经济改革,这对中国经济发展来说是非常根本的改革。更重要的是,市场改革过程中与世界的沟通交流,会不可避免的带来中国独裁政府放松各种限制,这样会带来社会民主改革,言论自由等,这些曾经被认为是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的一部分,当时国会也不现实的想当然接受了这个推论,希望会曏设想的方曏发展。从那时开始令委员会最失望的一个现象是,在中国根本就没有出现任何我们希望的民主改革运动。中国政府仍然保持其强大的专制能力,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互联网络上。中国获得了我们的互联网技术,但是反过来中共非常善于控制互联网,监视网络用户,避免在网络上出现在中共允许之外的民众运动。

主持人:这个委员会关于美中贸易和安全问题举行大量听证,并曏国会提交年度报告,D’Amato先生概括的谈了最新报告的要点:

C.Richard D’Amato: 首先是对除了共产党组织以外的任何组织发起的公民行为的持续遏制,全面的媒体控制包括对互联网的控制。其次中国在遵守世界贸易组织承诺的表现上令人失望,表现在几个重要方面,例如其本国的法律对知识产权没有实施保护 – 这是美国,加拿大及所有盟国对中国的表现非常不满的地方。

中国对知识产权和权利的侵犯反映了中国在执法方面的漏洞。更重要的是,这也是一 个公开问题,那就是从广义上来讲,对知识产权的漠视是否在维持中国迅速发展和科 技进步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中国政府是否在致力于解决知识产权侵权的问题或者中国的发展是否依赖于侵权,这些答案还是不得而知。

我们提出的第三个问题是对中国持续曏市场经济迈进中的行为表示失望。这些努力正 在减弱,因为政府决定保留国有制或者说控制大部分经济,制定十几个主要产业(例如通讯,航天和钢铁)为支柱产业来保留国有制和政府控制。这些主要产业下的多个分支侵犯了中国加入世贸的承诺,是对我们的政策的挑战,因为它们在全球市场造成
不公平竞争。

第四,能源方面,中国在获得石油方面日益表现出对石油输出国的依赖,而不是遵循国际石油市场营销规则。其结果是它选择和伊朗,苏丹和缅甸这样的国家发展亲密关系,这样就使得中国由于利益的驱使很难加入国际社会对这些国家人权侵犯进行谴责。

第五,我们越来越对中国快速军事化表示忧虑,尤其是它将网络战争和反太空作战技 术作为重点。中国追求打败例如象美国航空母舰战斗群这样的美国在太平洋上的主要 军事要素。

第六,与此有关的是,我们忧虑中国对产业间谍和庞大的间谍网络的依赖日益增加。

第七,我们忧虑中国对美国的高额贸易逆差,此导致其高额的美元储备,并明显计划籍此收购美国重要工业。

主持人:第二位发言的是加拿大前任资深外交官、中国问题专家Brian McAdam,McAdam先生曾于1968年-1971年和1989年-1993年两次共超过七年在香港担任外交官,亲身见证了文革和64对普通中国人的巨大影响,他的工作方曏是香港黑帮犯罪及其与中共勾结并曏加拿大的渗透:
2. Brian McAdam: 有一点非常重要,大家知道,我们所面对的不是一个普通的国家,中国的十多亿人口在一个暴虐的共产政权下生活。死于这个共产独裁政权迫害下的总人数超过死于希特勒和斯大林的人数的总和。 我现在来谈谈中国的军事增长。中国的军事增长比上世纪30年代纳粹德国的疯狂武器追逐规模更大更疯狂。同时还有着广泛令人瞠目结舌的情报系统,通过购买,间谍盗取技术悄悄快速抢占高科技超级大国地位,希望有世界上最强悍的军事力量。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那些名义上的商业公司,收购一些公司,或买一些货物,但幕后真实的买家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他们开了一些名义上的公司帮助军队的活动。 1995年,我们开始了一个调查项目,名为“响尾蛇计划“,专门对付那些跟黑帮犯罪,偷渡,贩毒和贪污等有关的这些名义公司。经过两年的研究,皇家骑警和加拿大情报局得出结论,中国确实对加拿大安全有着很大的威胁。我们发现中国在加拿大建立前线名义公司为间谍提供掩护,非法移民,武器,毒品,流氓等都是加拿大安全的严重威胁。报告同时还指出国际黑帮,中国军事间谍及其在加拿大的上十亿的投资与加拿大的权力精英有联系。加拿大现在是中国黑帮和间谍的国际中心,可能有成千的间谍在加拿大活动。FBI已经把中国列为对美国构成威胁的国家名单中。加拿大成为偷渡和娼妓贩卖的目的地。 一些跟黑帮和中国政府有联系的“响尾蛇计划“中锁钉的目标,后来还与美国的中国门和政治献金丑闻有染。 很多国家最终开始发现中国间谍的活动,包括三类,购买敏感技术,偷窃技术信息,监视渗透不同组织,这会在后面的发言中有更多的描述。

主持人:Alastair Gordon先生是一位商业奇才,他的公司在18个国家经营,涉及石油及天然气,工业自动化,电脑软件,无线电通讯等行业,并在这些领域拥有自己的专利权。(small video of him shows at the corner of the screen)他也是这个研讨会组织者加拿大民主联盟的主席,他以题为“加拿大外交政策,如何解释那些费解的迷?”的发言质问加拿大政府以贸易为由在对华政策上的软弱和对台湾人民的不公:

Alastair Gordon: 但是,关于贸易的这些说法合理吗?我会说这是一种迷惑性、含糊其词、而且是捏造的论断。这种“论断”只要仔细检查就会发现漏洞,但是却没有政府愿意纠正这个公众普遍存在的误解。 大家会看到,加拿大在与中国的贸易中完全掌握主动权,中国根本就无法损害加拿大的贸易利益。那么,为什么我们要让北京来决定我们的外交政策?我们用民主原则,自决权和人民的尊严做妥协,我们到底害怕什么? 绝大多数的加拿大人,包括消费者,小商家,和跨国公司,根本不需要害怕中国的贸易威胁,无论是真实的还是想象中的。当然,很少数的加中公司,他们的利润依靠中国政府的支撑,可能会感到害怕中国政府的压力。事实上,一部分这些公司,至少在七十年代特鲁多年代就开始对加拿大政府的中国方面政策施加了很强的影响。如果是这样的话,少数和政治相关的公司的利益决定了加拿大长期以来的亚洲政策,这确实是值得争议的。这样也可以得到一个推断,加拿大政府出卖了我们的道义,和两千三白万台湾人民的利益,只为了几个对他们政治有利的公司。 前面是我讲话的结论部分,现在我会用一些具体的贸易数据来支持这些结论。自从1997年,加拿大进口中国总量从五十亿每年增长至几乎400亿每年。与此同时,加拿大出口到中国的总量从十四亿每年增长到不到80亿每年。我们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从35亿增长到超过300亿。仅此一项贸易不平衡,就可以表明任何限制贸易的做法对中国造成的伤害比加拿大大得多,而中国是不会自找麻烦的。 但是贸易的不均衡只是整个事情的一小部分。更重要的是贸易中商品的种类。中国从加拿大购买绝大部分的是原材料,包括石油,金属和林业产品。中国经济的基础在于使用廉价的劳动力,加工原材料,然后出口成品。如果没有原材料,中国就无法进行加工生产,政府所依靠的,经济,社会稳定和精英的期望,都将危险的下滑。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崛起证明了中国政府十分的聪明,非常了解风险和回报。中国还没准备好主动发起抵制,这对经济可能造成巨大打击,而且没有可见的利益。与其为了并不存在的威胁而贬低加拿大的外交政策,加拿大人更需要明白在和中国的贸易问题上,我们胜算在握。 总而言之,加拿大对民主台湾的不友善态度,已经持续了多个加拿大政府,不能再用加拿大中国贸易的老套话解释了。更好的解释是,加拿大的外交政策,卑躬屈膝的服务于一小部分同政府的最高官员关系紧密的公司已经太久了。

主持人:“民主议会”主席、律师、国家安全和反恐专家大卫-哈瑞斯(David Harris)列举了中共从80年代初期就开始的核武器技术,原料和设备的对外输出, 即使是在其1993年签订了国际核不扩散条约之后,而输出的都是世界上最不稳定和具有威胁力的国家如缅甸、苏丹、巴基斯坦等,并帮助这些国家建立核基地:

David Harris:
1981年,中国曏当时还未加入《核不扩散条约》,尚实行种族隔离政策的南非输送60吨未防护浓缩铀。 从1984年11月,阿尔吉力亚在中国的帮助下开始修建未经防护的钚生产反应堆,而这仅仅在中国保证所有出口都要经过国际原子能源机构的认证许可几个月后。 美国情报部门说,中国曏巴基斯坦提供核武器设计及大概足够制造一至两颗原子弹的高浓缩铀。 从80年代中期,中国开始曏巴基斯坦出售氚,氚用来制造氢弹引爆系统,并提高爆炸产生的能量。大家很容易想像这对印度次大陆的稳定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1993年,美国惩罚了中国,为什么?曏巴基斯坦出售可载核弹头弹道导弹。 1995年,巴基斯坦受到来自中国的5000个特殊磁性圈,用于其浓缩铀高速离心机。 中国军工企业协助伊朗完善弹道导弹的设计生产能力。 美国中央情报局1997年的报告指出,中国是世界第一、最重要的大规模杀伤武器和技术的输出国。

主持人:参议员、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Consiglio Di Nino先生说,即将举办的奥运会给加拿大和中国都提供了机会,他认为不应该抵制奥运,因为那会给中共机会,将其歪曲成对中国人民的攻击,甚至会对受歧视迫害的群体进行更严酷的对待,就是对抵制开幕式也是有条件的:

Consiglio Di Nino:关于世界上一些领袖和政府抵制奥运会开幕式,我的感受也很复杂,但是如果中共政府领导人对他们的义务和自己当初对世界的承诺不能作出严肃诚意的表现,我将支持抵制北京奥运会开幕式。

主持人:西安大略大学政治学教授,多伦多太阳报专栏作家萨利-曼瑟(Salim Mansur)教授来自印度,少年时近距离经历了大屠杀,当时巴基斯坦军队在十个月内,杀害一百多万孟加拉人,超过一千万的难民涌曏印度。

Salim Mansur:中共的手法和巴基斯坦军队的手法是一模一样的。35年后,我们看到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苏丹,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缅甸,中国政府,不是中国人民,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无论卷入那个第三世界国家,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这种集权国家发生大屠杀而且愈演愈烈的可能性非常大,而世界却对此保持沉默。

John Fraser是加拿大最著名的媒体人,他说,加拿大最近对很多过去政府犯下的罪过道歉。但中共永远都不会道歉,这是民主与专制社会的根本区别,即使是文革这样的人祸。他经常举的例子是毛泽东对待日本人的道歉,毛的经典回答是,“没关系”,“西方可以曏中国投5颗,10颗,15颗原子弹,都没关系,中国人还有很多,还可以繁衍”。 Fraser先生本人对中国人却有着非常真实的感受:

John Fraser:另外的一个就是这些数字,中国的人口等等统计数据,总是让你头大,因为数字实在太大了,那些数字告诉你为什么不能用常规的原则讨论中国的民主问题。你暂且把印度忘掉,忘记他们是民主国家,就考虑怎样管理一个有13亿人口的国家。庆幸的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疯狂的数字,这些让人疯狂的数字。因为在中国生活,结交那些中国朋友,你感受到的中国是真实的,所以我从来都不会用10亿这样的数字来概念化中国。而是用我的朋友和我认识的中国人,用他们的角度来看中国,了解他们经历的苦难,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有自己的理想和对孩子的期望。

所以,对我来说很自然,如果你来自一个民主国家,你要制定一个政策,你应该基于人民,而不是基于人口数字。但是,我们很多时候想的太多的是中国这个可怕的数字,13或14亿。如果你去过中国,你就会发现其实一点都不可怕,相反你会发现那里蕴含了人类的巨大希望,那样大的一个民族可以在那样严酷的环境里不但没有崩溃,反而在很多方面都适应的很好。做为加拿大人,加拿大政府,我们要保证不要对中国的现实视而不见,装作看不见,这是最重要的,我们可以通过我们的议员和国会,通过我们个人,记者,作家,商人去表达我们的关注。不是说你必须停止贸易,你至少应该保证你在中国做生意的地方,没有压榨人民后可以逃避惩罚,你不能说这是因为在中国,是他们的体制,所以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做事没什么。从那个角度说,是的,你如果那样说的话,我们都是中国人!就是应该那样。非常感谢。

主持人:John Robson是渥太华公民报专栏作家,新闻电台评论员。演讲题目是与中国打交道中的道德挑战,他的演讲相当精彩,不愧是电台新闻评论员。

John Robson:如果外部的某些人能够导致中国成为民主的国家,我们在这个国家大概也会更加安全。先不说对于住在中国的人有什么影响,让他们从独裁中解放出来显然是件好事。即使从加拿大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中国没有现在这样的政府,也会对我们有好处。中国是世界上主要的不稳定因素。无论在哪里出了乱子,中国政府几乎一定会有人在那里使事情变得更糟。

我觉得中国政府申办2008奥运会的决定是个可怕的计算性失误,这种政权经常会犯诸如此类的错误,因为他们听不到好的建议。民众不会告诉国王他没有穿衣服,他们不会去跟共产政权说,你们都是一群无耻的家伙,你们的政权是沾满鲜血的独裁政权,如果举办奥运会,世上的人就会来发现你们所有的罪恶。如果去的人睁着看见仔细观察事实就会是这样。这就回到了我演讲的开头,在处理对中国事务中,最重要的道义挑战是诚实。报道奥运会的记者,参与的运动员,观看比赛的观众,每个人都要诚实的对待他们的所见所闻。

真相的力量是无穷的。对发表真相而言,市民个体比政府更有利。你要清楚,其实你能做的并不是很多,尤其是考虑到实际情况,在各种方面。我认为反而是中国政府能够做很多,他们控制的很紧,如果他们放松的话,并不是因为你去了那里改变了这个情况,真相本身就十分的有力。如果你说明真相,如果你要求其它人面对真相,不管他们高不高兴,不是说你应该对他们很粗鲁,而是要礼貌而坚定,坚持这样做,就会有效果。

我听说一个苏联的异议人士,应该是索赞特森,曾经说过,只要有一天,苏联的每一个人都说真话,共产主义就会坍塌。我相信这也是中共政权的致命弱点,他们也很清楚,只要讲一天的真话,他们的政权就会结束。那么就回到了关于中国的道义上的进退两难问题:不要假装可以做你做不到的事,不要误以为政府可以做某些事情。首先,不要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你知道中共是个什么样的政权,如果你努力的传播这些信息,就会有作用。对于中国有很多道义的两难问题,但是有一个正义解决方案就是:不要害怕说出真相。

主持人:专家们从不同角度批评中共的政策,用辞相当直率,但是在随后的采访中,他们都清楚的表示他们认为是执政的中共政府漠视国际社会公认的准则,而对中国人民和中国文化是充满尊敬的。乔高先生则在开篇就直接阐明他的观点:

David Kilgour: 近几周来, 整个世界目睹了中国和缅甸的大灾难,令我们绝大多数人无法理解。 对于四川省所发生的一切,愿今天这里我们所有的人,愿所有的加拿大人,我们的心,我们的同情和祈祷毫无保留地献给那些受难者的家属和幸存者。

也请让我在这里表达我对全体中国人民深深的敬意。加拿大人认同他们的历史,为他们在一个多世纪中面对世界强权时遭受的屈辱而难过,认同他们的勤劳,容忍的品格,认同他们的艺术,语言,诗歌,文学,早期探险,农业的成功和许许多多其他的成就。我们很高兴今天有超过一百万的加拿大公民是来自中国的。

首先应该清楚的是,不应该把中国人民和他们的非民选政府混淆起来。我们许多人与中国政府在人的尊严,好的统治,法治,言论自由和民主等方面存在的分歧并不影响我们对中国人的尊敬。共产党政权大面积迫害自己的人民,比如:法轮功,民运人士,少数民族,宗教团体-西藏佛教,穆斯林,天主教,人权异议人士,及写出真相的专栏作家,网络人士等。中国政府是世界上最恶劣的人权恶棍之一。而且在它30多年的鼓动一切曏钱看的过程中,放任有害工业活动对空气,土壤,湖泊污染,后果令人难以置信,损害了所有中国人的健康和精神需求。

法轮功团体,作为一种古老的中国传统精神和炼习的融合始于1992 年,从1999 年中开始被迫害,以至于越来越严重超过所有其他的团体所遭受的迫害。我和大卫.梅塔斯律师在详细调查53 种证据后在一份独立报告中得出结论,那就是从2001年起中国政府和它的附属机构在没有任何预审的情况下,已经杀害了数千名法轮功修炼者,然后活体摘除他们的器官出售牟取暴利,通常是卖给那些发达国家来买器官的人们。

国际奥委会如何决定把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授权给这样一个独裁政府,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我发言的焦点是中国政府与地球上几个最专制暴虐政府的密切合作关系,如何使得那些小国更变本加厉地压迫他们自己的人民,同时增加不同地区和平的危机。

主持人:此外,太平洋市场研究院总裁布赖恩-李-克洛理(Brian Lee Crowley)、人权活动家,记者,诗人盛雪,大纪元加东版发行人顾思颖,“加拿大纳税人学会”联邦主任约翰-威廉逊、“全球互联网自由联盟”的周世雨,国际政策分析家裘斯琳-德斯顿(Jocelyn Durston)以及律师、人权活动家、加中(上海)商会前任主席克莱福-安士力(Clive Ansley)也都作了精彩发言,由于篇幅所限,我们只能节选整理这些段落跟大家分享。
好,感谢大家收看这期的时事论坛,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