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进入巨灾多发时段(专访科学家黄相宁/下)

(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汶川地震悲剧一直牵动着国人的心,面对着血淋淋的现实,人们在悲痛中追寻悲剧发生的原因,最无法接受的一个事实,就是震前竟然没有得到一点预警。人们通过不同渠道证实当局瞒报,对专家们呈报上去的种种预报置之不理,才是导致巨灾的真正原因。这批忧国忧民、淡泊名利的科研专家们在地震后不禁都发出了悲痛的、无奈的哀叹。

曾成功预测唐山地震等多项自然灾害的地震预测科学家、中国国家地震局地质研究员、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委员黄相宁先生今天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在汶川地震前,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十几位专家曾做了不同程度的年度预测,几年前就向当局提出警告,但并未得到当局的重视,唐山地震悲剧重演。如今已古稀之年的黄相宁老人一再哀叹“欲哭无泪”、“特别悲痛”。

黄相宁认为,当前全球已进入一个巨灾的多发时段,他呼吁全球重视灾害的预测预防工作,并且重视中国这批真正能够预测灾害的人才。他说,虽然中国早在30多年前已具备了地震预测能力,但今日的地震界却面临人才凋零、后继无人的困境。中国领先世界的、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科学结合的方法不断被当局抛弃,真正的科学家遭排斥和压制,仅靠微薄的退休金坚持从事义务研究工作。

黄相宁表示,人类的产生是宇宙运动的结果,我们都是宇宙的产物,因此人只有顺应宇宙规律,与天地、大自然和谐相处,社会才能和谐的发展,人类才有光明的前途。现代人为了追求物质生活的享受,破坏大自然,毁坏著自己的家园,而且只看眼前利益,因此就不能看到自然界的巨大变化和灾害马上降临人类的严峻现实。人类需要彻底改变思维方式,生活要适可而止,不能贪得无厌、无限度攫取,而要做对社会发展、对其他人有好处的人。

真正的科学家遭排斥和压制 各地观测站被摒弃

在世界迫切希望可突破自然灾害预报的难关时,中国却早在30多年前已具备了这种能力。但是,今日的地震界却面临人才凋零、后继无人的困境。中国领先世界的、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科学结合的方法,异常情况和实际地理状况结合分析法,却在不断被当局抛弃。

由于当局极力排斥、压制,致使当年参与过唐山地震预测的众多老科学家们,多年来不被重用、不获研究资金、没有学生师从。当年曾成功预测到唐山地震等灾害的各种中国传统方法,不仅得不到普及,而且遭到当局的摒弃,全国1,000多个群众观测站目前只剩下1%。当中像1976年时成功预测出唐山地震的乐亭观测站,虽获保留却已名存实亡,变成一个行政机关。

黄相宁表示,“在中国,著名科学家李四光的学术观点和派别是受到排斥和压制的。自上世纪70 年代以来,地应力台站相继撤销,我们藉以收集地震信息的手段就大受限制,因此预测地震的工作始终不能完善起来,台网达不到要求,地应力观测站在中国官方的专业台网上基本没有了,因此做不到很高成功率的临震预报。自97年开始,在联合国的一个项目支持下,在中国又建了一些临震地应力观测站,但主要集中在北京,整体还很不完整。由于台网不完备,数据收集不完备,因此对有些地震可以预测,有些地震不能预测。”

由于真正的科学家们遭到当局排斥和压制,类似唐山大地震的悲剧在中华大地上一再发生,并且仍在继续毁灭着我们的家园和同胞。

黄相宁说,“凡是中国民间能预测的方法手段,一律遭到排斥打击,不让发展。这不仅是悲哀,而且是犯罪。《唐山警示录》另一个名称是《地震预报必由之路》,向世界展示了地震预报应该怎么做。但是官方并不接受这种观点,因此大地震一而再,再而三,夺走中国人的生命,我们这些人,尽量做工作,但是也没办法。”
    
古稀老人们义务研究 经费微薄处境艰难

黄相宁、耿庆国等地震界老专家,由80年代开始多番上书当局,要求重视人才、保留群众观测站,但都没有积极的回音。目前像黄相宁这类地震专家,全国只剩下五、六十人。他们勇于探索与献身,甘于寂寞又淡泊名利,古稀之年的老人们,仅靠微薄的退休金支撑义务的研究工作。

黄相宁说,“我们这几十个人都没有经费,都是自个儿义务性的研究问题。都是退了休的人,各行各业的都有。如果是中国或者世界能认识我们这些人的价值,赶快支持我们的工作,还来得及。如果晚了5年、10年,就怕来不及了。”

97 年退休后,黄相宁接受了联合国全球计划项目对地震地质-地应力-云图-灾害预测方法的赞助,在中国投资建了二十几个群众观测站,观测点的工作人员有农民、学生、医生,还有一个观测点设在广洲韶关的一个庙里,请尼姑观测。由于经费有限,观测人员所作的工作几乎都是义务的。与此同时,黄相宁还和菲律宾火山研究所合作,在菲律宾设立了十几个观测站。

联合国全球计划项目的课题于2003年结束后,黄相宁的科研经费没有了着落,观测点的工作在艰难中维持着,断“粮”在即,但他仍然满怀热情地从事着地震预测工作,并且取得了显著成效。他请了同事的朋友帮忙照看,事关无数人生命财产安全的地震预报研究,在老人这里变得如此捉襟见肘。艰难之中,他在北京保留了40个观测点,新疆9个,青海和云南也有少量观测点在工作。

黄相宁说,“我千方百计的在社会上募捐,自己也做些社会上的服务筹集经费,维持联合国当年支持的观测点的运转,一直到现在,我还在维持这些观测点的运行,但也是非常艰难的。由于没有经费,与我合作的人陆续退出了,但是工作不能停下来,现在就我一个人在继续工作,因此特别特别忙,忙于处理大量的资料。”

中国的国宝后继无人 地震界人才凋零

除了没有研究经费无法大力开展研究之外,黄相宁最感忧心的是,他们所掌握的领先世界水平的地震预测方法后继无人。

他说,“一般没有人从事我们这方面的工作,因为没有政府方面的任何支持。谁跟我们学,就很难找到工作,无法生存。因此后继无人。这是研究自然科学方面很大的危机。”

黄相宁表示,“在地震预测上,经验十分重要。中国的这几十位专家,是中国非常重要的人才,是中国的国宝,也是全世界的宝贵财富,是世界的人才,但现在世界并没有这样的认识,因此我们并没有得到各方面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我们目前面临的最大的危险是,我们这些人都是70多岁的老人了,我们所创造的这些理论方法,没有继承者,后继无人,这是最大的问题。我们要是没有人接我们这些东西,对中国和世界都是很大的损失。”

黄相宁表示,“我们这代人已经意识到了,如果我们这代人不能解决地震预报问题,那地震预报至少还要晚50年到100年才能做到,因为我们为地震预报已经奋斗了四十多年,一直在这方面做研究。我们很希望有人能跟着我们,把我们一生积累的经验传下去。”

中国地震预报达“博士后”水平

黄相宁针对中国的地震预报在世界上领先的水平打了个比喻说,“在地震预测这个学科中,和世界上许多大国相比,中国现在已经进入了‘博士后’的阶段。美国现在的水平是小学到初中,日本是初中到高中,他们主要搞研究,不搞预报,他们的结论是:地震的短临预报在当今是无法实现的,因此在他们国家取消了对地震预报的资助。俄罗斯曾经对一些地震做过不同程度的预测、预报,可能到了大学本科生的水平。”

他说,“我是这么比喻,说明中国现在地震预报水平在世界上是大大领先的。但是我说的不是中国地震局的水平,而是中国的这几十位专家的水平。西方国家要想搞地震预测预报,必须来向中国学习。还不能向中国地震局学习,要向我们这几十个人来学习。”

对于中国为何领先世界水平,黄相宁认为,西方国家的地震预测研究方向是错误的,所以有了一种地震是不能预测的学说,这种错误理论归咎于其不正确研究方向。

他说,“美国、日本、欧洲等西方发达国家在预测方面,研究的方向不对,路走错了。他们主要观察地壳的变形和位移,但这些都没有抓到地震发生的本质,虽然可以提供一些现象,但是不能准确预测地震。”

当前全球正进入一个巨灾的多发时段

根据多年的观察研究,黄相宁指出,当前全球正进入一个巨灾的多发时段,人类又进入了一个地震高发期。全球巨灾时段,当前主要表现在亚洲,但是美洲、欧洲、非洲,也都有出现。

据悉,20世纪以来,中国大陆每年平均发生5级以上地震18次,是一个震灾严重的国家,目前全球陆地上发生的地震1/3发生在中国大陆。

他说,“从98年中国的大洪水开始,显示了全球进入了巨灾发生时段。美国的大风大水灾,缅甸的飓风水灾,印尼的大地震和海啸,巴基斯坦的大地震,土耳其、伊朗的大地震,印度的大地震,都显示了这个阶段。仅就我国而言,近来地震的灾难也时有发生,还有频繁的水灾、台风。”

“大的地震很大,反映岩石圈的不稳定。南北级的冰雪大量溶化,高山的冰雪也大量溶化,水线上升,这都说明地球的水圈也很不稳定。全球的高温说明大气圈的不稳定。“非典”、“禽流感”等反映生物圈的不稳定。这些都反映地球各个圈层现在正进入了一个很不稳定的状态。”

“最近,南美洲海里的冰山在冬天就倒塌,南北级冰雪融化得问题很严重,这个问题可以导致大气的规律都要改变,会出现很多我们意想不到的灾害。”

呼吁全球关注灾害的预测预防工作

对于巨灾时段的成因,黄相宁认为,“在整个地球演化过程中,有时会出现巨大灾难,而且有一个时间段会出现岩石圈、水圈、大地圈、生物圈,都处于一种很不稳定的状态,在世界各个地方,都出现几十年、上百年,多少年都见不到的灾难,甚至古生物会灭绝,再产生新的生物,在地质历史上这种事情比较多。”

他说,“现在地球进入这么一个时间段落,到底多长,不知道,但事实上表现出了这么一个情况。”

对于如何避免灾害,黄相宁认为,“自然灾害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具有强大的威力,是人类不能抵御的。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做到事先预测,然后采取一定的防范措施,我们就会大大地减轻灾害带给人类社会的损害,这点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他呼吁联合国和各国政府重视灾害的预测预防工作。他说,“目前地球进入剧烈灾害发生的时段,全人类都要警觉,应该认识到自然灾害对全人类的威胁和损害,要做好预测,预防。当权者们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不能忘记自然灾害在时时刻刻威胁着人类社会。另外,对于自然灾害预测上,中国在世界上处于领先水平,中国科学家有很多成功的经验,但不为世界所知道。要避免自然灾害对人类社会的损害,需要联合国出面,请中国的这批真正的科学家们培养世界各国的专家,教他们如何预测地震、洪水、干旱、瘟疫等灾害。”

他说,“现在应该紧急呼吁整个世界注意我们正处在巨大灾害来临的时期,如果现在还不注意,那人类要吃很多很多苦头。”

生命和经济孰轻孰重 每一个都有对灾害的咨询权

黄相宁表示,“如果专家的预测意见可以公开,群众的观察现象也反馈回来,可以大大地提高地震预测的准确度。可能前提是,要承担经济上的损失。但是如果地震发生,那么灾害地区的人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

“因此,我想提出来,到底我们要什么?!是生命更重要?还是经济呢?在我们人类社会发展的时候,我们就是埋头发展我们的社会呢?还是要让社会在发展的同时也要注意自然灾害对我们的损害呢?除了要了解社会发展,经济各个问题之外,是不是也要了解我周围的环境到底有什么变化呢?”

黄相宁认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对环境的咨询权,如果剥夺这个就是侵犯人权。他说,凡是对自然灾害的预测意见,应该像天气预报一样向全世界发布,让全世界都要知道。”

他向全世界呼吁说,“希望世界接受唐山和汶川的教训,接受印度尼西亚地震,巴基斯坦地震的教训,接受印度大地震、伊朗地震、土耳其地震的教训。人类应该警觉了,不能再这样熟视无睹了。当前全球进入巨灾发生时段,应该引起全球共同的重视,应当重视灾害的预测预防工作。”

顺应宇宙规律 才有光明的前途

黄相宁指出,“现代人为了追求物质生活的享受,制造了各种污染,破坏大自然,毁坏著自己的家园。而且只看眼前利益,因此就不能看到自然界的巨大变化和灾害马上降临人类的严峻现实,被利益熏心,就会做出愚蠢的举动。”

他说,“如果人类不自己认识自己,改变思维方式,如果不做彻底改变,我想人类的前途是不会光明的。”

黄相宁指出,“人类的产生是宇宙运动的结果,我们都是宇宙的产物,因此人只有顺应宇宙规律,与天地、大自然和谐相处,社会才能和谐的发展,人类才有光明的前途。如果违背自然规律,而且要改变大自然,那是绝对错误的,那是会受到大自然的惩罚的。”

另外,黄相宁指出,同时也要提高道德。他说,“人类在追求提高生活水平时,不能贪得无厌,什么都认为是他的,那是绝对错误的。不能做贪得无厌的人,而要做对社会发展、对其他人有好处的人。”

他说,“我们人类的生活要适可而止,有个温饱就可以了,不能无限度攫取,如果无限度的提高生活水平,就要消耗大量的自然资源,这种大量消耗对人类社会长远的发展不利。比如,石油天然气这种矿物资源是不可再生的,而现在人类的主要能源是依靠石油天然气,人类社会如何更理智的节约使用这类资源,使人类社会更好的得到长期的安全的发展,很值得人们好好思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