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探“鸟巢”背后不为人知的隐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07月31日讯】(看中国记者林轻舟7月30日采访报导)由瑞士建筑师皮埃尔•德梅隆和雅克•赫尔佐格共同设计的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鸟巢”。自诞生之日起一直备受争议。奥运临近,坊间不断传出各种说法,使我们不得不又一次聚焦“鸟巢”,再探究竟,毕竟开幕式那天要有九万多人(其中包括多国政要)身临其境。

鸟巢”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鸟巢”南北长333米、东西宽294米、高69米,可容纳九万观众、外形象马鞍形钢桁架编织的“鸟巢”,总用钢量4.2万吨,钢结构最大跨度343米,钢焊缝总长30多万米,其中现场焊缝6万多米。

模糊理论共振隐患

北京建业高级工程师、工程监理、工程专家王东辉接受本报记者访时说:“‘鸟巢’,它的计算理论是用一种模糊理论,结构计算上没有办法进行精确计算,只凭感觉了。需要怎么打,截面就这么打。耗材量大,所用钢材比其他工程的方案大概能高出五倍左右,设计存在的问题是很多的,并没有通过国内广范专家的认证,没有这个环节。国内大部分资深建筑专家都是持反对态度。不伦不类的这种建筑,全世界体育场馆没有搞成这样的。”

韩国工程设计专家李勇振日前对北京奥运主会场“鸟巢”进行了现场考察,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李勇振断定“鸟巢”存在多种安全隐患,特别是开幕式当天“鸟巢”的危险性更大。

李勇振认为,人们在大声叫喊、狂叫时,声音的震动对建筑物会产生共振,设计中是否做了相应的防共振对策,这很关键的。震动的频率跟建筑物的音频达到同步的时候,它会不停的晃动,随着晃动的节奏继续下去的话,这个增幅会越来越大,到连接点的时候,瞬间就会倒塌,铁的破坏力是15米/秒。

李勇振还分析到,钢材构造对温度很敏感,奥运会开幕当天如果气温不高的话还好说,要是天热的话,钢架会扭曲变形,特别是内部打开空调时里边是凉的,外面是热的,膨胀系数不同,问题是“鸟巢”的整体钢架结构能否控制住这个膨胀系数,同时,交叉焊接部位只能倒向一侧,要倒的话那就是问题。

一位原北京市民连女士告诉记者,“中国人最喜欢在运动场上搞啦啦队,当人们齐声呐喊助威时,不知‘鸟巢’会怎样?因为这设计终归是个试验品,全世界都没有的。”

农民工建“鸟巢”

河南是个外出务工大省,全省大部分地区因黄河而十年九涝,经济十分落后,常年有几千万农民工在全国各地打工。河南人口占全国的1/12。

一位在河南滑县的准备考研究生的年轻人告诉本报记者,“我对‘鸟巢’最清楚了,‘鸟巢’的承包商肯定是我们滑县的。‘鸟巢’的大部分工人也是我们滑县的人,都是民工,没受过什么中等教育,对‘鸟巢’的问题我也有点担忧。”

“其实你是采访不出什么的,他们这帮人连上级都能瞒的过,想在中国生存,就得熟悉厚黑学。胡搅瞒缠把你给搞晕了。”

“天涯的网友在bbs上骂四川包工头的不少,你想呢?我生活在这个社会中,对潜规则了如指掌,我的想法是,其实他们并不是有意的,只是想多捞一点油水,可谁知地震了,真是苍天弄人啊,四川那帮包工头遭殃了,四川的房子是他们四川人造的。”

“我们河南主要负责沿海,还有京津唐地区。反正我觉得质量不怎么样,毕竟河南人对河南人了如指掌,全国的建筑工人大部分是河南人,要不为什么盖房子的大部分是河南人呢?质量嘛,我也不知道,如果地震了就知道了。”

“当然了,网友也骂河南,挺凶的,说我们河南人素质低。”“这也是为什么我想出国,出了国就没了歧视了。”

《河南商报》对河南民工是这样报道的:“北京奥运主会场‘鸟巢’施工由河南工人进行……”

“鸟巢”工地上80%是河南人钢材由河南舞钢生产……

河南长垣县丁栾镇的王广学是农民工出身,后来,在自己的勤学苦干下,成为“鸟巢”施工单位之一的“安阳华都”建设公司的技术主管,在“鸟巢”指挥工人施工。该村的青壮年劳动力绝大部分都在“鸟巢”工地上,这个村也因此被叫做“奥运村”。

日前,本报记者接通了参与“鸟巢“施工的河南安阳华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国允家的电话,他家人讲到,“村里壮劳力都到北京了,家里只剩老人和孩子。村里人都是种地的,他们出外刚开始搞建筑肯定是什么都不会,一边作,一边学呗!”

从干木匠活开始的周国允,河南滑县周潭村的农民大多跟着他到北京承包建筑,而周潭村目前几乎成了一个“空巢”。

一位海外工程师程先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置疑,“‘鸟巢’是奥运重点工程项目,主体是钢架结构,施工中焊接工程应是主要部分,电焊工是要有国家认证的焊接技术资格的。在我的记忆力里,过去电焊工是有一级到八级工的,我不知道这些农民工是属于几级电焊工。所以这些农民工是否有国家认证的焊接技术资格,是保证这项重点工程安全质量的重要环节。

我过去在国内是搞飞机维修工程的,里面也有很多焊接工作,难道说这些飞机维修中的焊接工作也可以让这些学了几天的农民工干吗?道理是一样的嘛。”

河南民丰公司经理丁献波对大河报说,“鸟巢”工地在去年施工人数最多时达8000人,河南人就占到了三分之二。这里80%是咱河南人。

为什么“鸟巢”设计者这样说?

今年的三月份在mindmeters名为思维的乐趣的网站上,登载着题为《为什么鸟巢设计者赫尔佐格这样说?》的文章,文中讲到奥运建筑“鸟巢”的设计者瑞士建筑家赫尔佐格和德穆隆在2007年获得日本每年颁发一次的世界文化奖,他们两位十月到东京领奖。在记者会上,赫尔佐格是这样向记者们描述他们在北京设计的奥运建筑“鸟巢”。赫尔佐格强调:“我们的建筑设计和意识形态完全无关,我们一直对中国按照他们的方式,来操作我们设计的这个专案而感到不安,如果他们只使用我们的名字,而无视我们的策划和设计,而把它变成一种冒牌货,而我们却忠实地实现了这些那正好是一种意外。”

笔者方振甯对以上这些话解读为,说这话时赫尔佐格好象是在开玩笑,但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玩笑。听众大都不知道他们这两位明星建筑家是如何在中国现场进行博弈的。

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鸟巢”的设计者之一,中方建筑师艾未未去年十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如果不能正视自己的问题,不能够清楚地把我们曾经是怎么样、现在怎么样、可能有什么问题,说得很清楚,而简单地去庆祝或者说是去炫耀,我觉得这个很幼稚,这是一种简单的涂脂抹粉。”

艾未未还说:“在中国最惨的一个问题就是,你说出事实的时候,大家就说你太大胆了。我仅仅是说出了事实,而且是非常有限的事实。我都50岁了,我再不大胆,我歇菜了。”

艾未未是中国著名诗人艾青的儿子。艾青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分子”后,艾未未跟随父母在北大荒、新疆等地的劳改农场度过自己的童年。他1978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1979年参加被艺术界称为“新时期第一次先锋主义展览”的北京“星星画展”,1981年从北影退学赴美国留学,当过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的副导演,后来回中国发展。

这几位“鸟巢”的设计师们在不同场合对记者所表达的意思,读来耐人寻味。

河南滑县的这位年轻人还对记者强调说:“如果‘鸟巢’蹋了你知道承包商在中国是什么结果吗?跟诛九族差不多,估计是政治上身败名裂,经济上倾家荡产,心理上后悔莫及。

还有那时胡锦涛、布希,还有各国元首都在‘鸟巢’,如果发生意外,说不定边境就不安稳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