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汶川地震“救灾”大揭秘

【新唐人2008年8月19日讯】【世事关心】(88)汶川地震救灾大揭秘:中共重作秀甚于救灾,许多伤者因此而枉死。

旁白:7月初,世界媒体广泛转载了一篇西方驻中国记者发出的报导。报导中,一名要求匿名的中国记者与一团解放军军人在地震发生后大约48小时抵达映秀镇。当时还有几千人被埋在倒塌的建筑物下,包括200多名小学生。这名中国记者表示,8百名伤者被带到空地等待直升机。不过到第二天中午都没几架直升机过来,只有大约10人由飞机载走。许多人在空地上等待营救时死去。药品已经用罄。在映秀镇小学,士兵用手挖掘废墟。当时还能听到孩子们唱歌鼓舞自己,一天后,歌声停止了。

新唐人6月25日新闻
北川最多的人就是二万八千多人,还不算流动的人口,当天能够出来的人,不到五千人,政府长达九个小时没有人来救援,真正能够把事实报导全面的很少。

北川灾民叶先生表示,地震后不久,部队封锁不让进城,只好绕山路回去,已经好多天过去了,发现根本没有任何救援,一直到现在家人都还埋在废墟里。

叶先生:好几天了,两百到三百人什么东西都没有带,怎么去救嘛,进去不了,全部都封锁了,部队封住了,进去是爬著山路,到了现场,是用手刨,没办法刨,当时就气昏了,他怎么掏的出来。

新唐人6月17日新闻 [字幕:前往灾区了解灾情的澳洲学者陈弘莘博士] 非常非常遗憾的是整个的行程变成了一个奇特之旅,看见了很多灾民们住在废墟当中,而不是住在真正的我们在媒体中看到的所谓的蓝色帐篷里面;看见了很多孩子们浑身长满了大颗大颗的红颜色的包,而不是像宣传的那样所有的灾民都安排的非常好。

主持人:四川地震灾难发生后,中国媒体大量报道军队行动迅速,总理温家宝在第一时间亲临灾区,救灾军人如何用徒手挖掘,总理吃馒头咸菜等等。但是,中国政府在72小时黄金救援时间内拒绝外援,并且从中国媒体中看不到的消息来看,中共的救灾行动,并不像媒体宣传的那样光芒四射。甚至,在这场惨烈的灾难中,对生命的救助,似乎并不是至高无上的。对中共政府来说,究竟在那个时候有没有比救人更重要的事情?

一、中国军队最大的武器库受重创

旁白:四川绵阳是中国解放军的核子军事基地之一,该地山区中也是中国军队最大的兵库所在地,即大量各类武器装备军火弹药储存以及新武器研发试验地,这其中包括中国核武器研究基地——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六月二十七日,中国军方首次披露,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二千七百防化兵执行核化应急救援。

采访时事评论员曲铮博士:根据灾区的目击者转述,地震发生后,从汶川震中往西南方向,往山区的交通要道就被重兵把守,有特种部队把守,方圆几百里之内,不许任何人靠近;而且,还有人看到大批的军车里面有身穿白色防化服人的身影。实际上,根据中共军方高层知情人士透露,在这个地震中,因为地震引发的连环爆炸,把中共最大的武器弹药库给销毁了,这其中还包括新武器试验基地及部分核设施。

主持人:据东南亚地震军情专家透露,在收集分析汶川地震数据后,他们确认在地震震中地区还发生了非地质引发的震动,能量释放等效于地下核爆。

旁白:据中新社5月31日《发现疑似〔震中的震中〕》的报导说,5月23日,部分解放军医护人员以及心理专家医疗小分队在震中附近的一个山坡上,发现了一条近一公里宽的山沟,沟底全由水泥碎块厚厚地铺成,至少绵延两公里,犹如一大块水泥,被人有意敲成了直径二十至五十釐米不等的碎块。

他们遇到一位何姓的当地老人描述了水泥碎块的由来。何大爷介绍说,5月12日地震发生时,很多村民正在地里干活。地动山摇中,突然听到〔嘭〕一声巨响,就看见旁边一个山顶上像是炸开一个洞,洞里像挤牙膏一样炸出好多东西。有人问,是岩浆吗?。何大爷肯定的说:不是,就是这些水泥一样的岩石。喷了差不多三分钟。

采访时事评论员曲铮博士:从中新社的报导来看呢,从喷发时间和现象来看,当时并没有任何自然的火山喷发的迹象,可以推断是因为地震引发了大爆炸,而大爆炸强大的气流击碎了地下军事工事的水泥外围的混凝土覆层,然后把混凝土的碎块通过强大的气流给喷射到地面来的。那么从地面上的碎块尺寸看来,恰好符合中共军事地下工事通常所用的混凝土外围覆层的尺寸大小。

在地震发生的第一时间,中共军队大部分都赶往了军事基地,像绵阳的军事基地等这些地方。实际上这时候的普通老百姓,他们处于更需要外力救助的境地。这个境地实际上大家也记得当时温家宝在对军队讲过一句话,那就是“是人民养活了你们,你们看着办”,他当时讲这句的背景其实就是当时普通民众最需要外界的救助,其实这时的军队都赶往了军事基地这些地方。据〔开放杂志〕在七月号它这一期上面,引述中共高层的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在汶川地震发生之前,在中共中央接到了地震专家预报以后,中共政治局召开了一次会议,会议就是表决是不是应该发布地震预警,结果九人投票,八人投反对票,只有温家宝一人投了赞成票。反对的理由呢就是说为了保证奥运火炬安全传递,保证社会的稳定。所以你可看到里面政治是远远高于人的生命的。

旁白:《纽约时报》7月1日报导,来自于中共解放军陆军、海军、空军和第二炮兵部队的大约13万人部队,紧急进入四川山区,这是中共从1979年越战以来最大的一次兵力部署。但是这些部队的实际部署地区,却未见报导,事实上,大部分的军队资源被调到了军事管制区。

主持人:在军事管制区遭到地震打击的同时,成千上万的灾区民众也同样急盼著政府救援。但是,部署参与普通民众救灾的军队力量却远远不足。尽管民众从媒体报道中获得的印象是中共救灾的速度如何之快,效率如何之高。当媒体中充斥着〔总理的88个小时〕,〔灾难中挺立伟大的中国〕的时候,在更多没有被温家宝光顾的地方,中国媒体不报导的地方,还有大量被压在废墟下面和面临次生灾害威胁的灾民。其实他们才最有资格评价救灾速度,而那些因为救灾效率不彰而丧生的灾民却永远失去了说话的机会。

蒋妈妈:家长没有得到政府部门,也没有得到这个学校领导的关心和没慰问,我们两夫妻都在外面打工啊,我就是连救灾品都没有拿到手里,我现在实际上是流浪汉,东家吃一顿,西家吃一顿,没有一个固定的地点。

旁白:祖籍河南的僧人妙觉慈智法师,在地震后前往灾区帮助救灾,她去了映秀中学和映秀小学,但有武警把守不能进去。灾民告诉她救援部队地震过后3天才来,错过黄金救援时间,孩子们白白等在那死了。

妙觉慈智法师:15号后,他们是空手来的,那么多孩子,那些孩子埋在底下,三天里哭啊,喊啊,叫啊,求救命,现在想起来心理都很悲惨。我觉得我们就是杀人犯,就是刽子手。在当天24小时内,可以救一半,可以少死五万人,如果救援及时的话。

澳洲学者陈弘莘博士:那么进去了以后才发现,所谓第一批救助出来的人98.5%都死掉了,一个都没活下来;那么进去以后才发现那些废墟上根本没有人,你都不知道灾民们哪去了;然后进去以后才发现,根本不是像媒体宣传的那样那么多人都得到了救助,那么蓝色的帐篷是分高中低档,甚至很多是用钱买的,灾民们已经身无分文了,哪有钱去买这些东西。

我们这么久以来,跟我一起的随行的朋友都在说,我们整整上了中央电视台一个大大的当。如果不来看的话,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什么真相都不是。

旁白:陈弘莘博士对灾民的体察之旅遇到了中共国安和当地公安等数十人的干扰阻挠,并将其拘禁44小时而不允许睡觉,并勒令其回国。

有人说,灾区情况复杂,所以救援起来很缓慢。当然,救援不容易,可是,当官方组织的救援队还在用徒手刨废墟的时候,民间企业家陈光标在地震发生仅仅两个多小时后,就组织了由60台吊车、推土车、挖土机等大型机械组成的救援车队就从苏、皖两省向远在1000多公里之外的四川灾区进发。在地震发生后36个小时至47个小时的时间段里,陈光标组织的抢险突击队分批抵达都江堰、北川、茂县、绵阳等地,和军队抵达时间不相上下,成为首支抵达地震灾区的民间机械化救灾队伍。

二、中共救灾中异常举动的原因

主持人:在地震后的救援中,出现了许多令人费解的现象。这些现象很有可能和中共保军防民的主导思想,以及中共党派之间的斗争有关。

旁白:据中国媒体报道,灾后5个小时内,成都军区已经投入8000多名官兵以及上万名预备役战士。同时,成都军区还从他处抽调了1. 4万多名官兵投入抗震救灾。加起来是3万人左右。但是据核基地区域民众透露,成都军区第一时间投入的这3万军队是用于封锁核基地域的各个关口通道。大部官兵在核基地区域里结集。只有极小部应付脸面的部队,用于非核基地区域民众的救灾。

采访时事评论员曲铮博士:中共军方他们实际上在事前已经得到了比较准确的地震预报,而且他们在事先已经作了一些防范和措施,采取了一些部署。那么因为这次地震的规模要高于他们地震预报的规模,所以在地震发生后第一个时间内,附近的成都军区他们大部分的力量都投到了附近的军事基地抢救,或派重兵去把守交通要道,不让外界接触到里面的军事机密。那么这时候我们为什么可以看到在地震发生的第一时间反而要从更远的济南军区调兵来救这些平民,而且还调了35,000人,还征用民运客机来运载这些士兵。但实际上救人如救火,在错过72小时的黄金救援的时候,你再去呢,这些生还者幸存者就非常少了,机会就很渺茫了,有参加救援的军人他们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的时候说,我们实际上都是在挖死人。也就是这个救灾错过了黄金救援的72小时的救援,很大成分其实都是在作秀。

三、全天候空降兵在哪里?

旁白:据中共媒体报道,中国空降兵早已具备了随时能飞、到处可降、降之能打、打之能胜的全方位、全天候空降作战能力。然而在最紧要的灾后头两天,空降兵却因为下雨能见度差,而放弃了行动。《文汇报》 报道,温家宝给前往汶川的登机部队领导撂下一句话,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在救援的关键时刻,这一反常的举动背后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

旁白:据中国媒体报道,直到灾后将近48小时,5月14日12时15分左右,15名空军空降兵在5000米高空伞降茂县,随后传回了茂县的第一份灾情。

旁白:那么为什么14日以前的天气和地形阻挡了空降?中国的全天候空降兵到哪里去了?

采访时事评论员曲铮博士:在7月2日西方媒体广泛刊登的一篇报道中共军队救援不力的文章,在这篇文章里面,他们就引用了复旦大学军事安全专家沈丁力的话,他说,这些空降兵应该在地震发生后2小时就赶到汶川,他们实际是在44小时后才到达汶川,简直是耻辱!实际上,在这复杂的天气条件,复杂的高原,复杂的地形都不应该成为阻挡空降兵空降的理由。因为在空降兵他们平时训练的时候,就应该在这样的条件下训练。

采访专栏作家章天亮博士:这一次参与救灾的军队是空降第十五军,是中央军委的直属军队,可以说是中共的王牌师。当时甚至想利用这种军队去攻打台湾的。如果说是复杂的地形,阴雨的天气就没法空降的话,那么这样的军队怎么能用来作战呢,能够来保家卫国呢?那这里边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是说,在中共这样一个统治体制里边,就是谁掌握了军队,谁就可以说是掌握了共产党的统制权,很大成度的军队现在仍然掌握江泽民的手里,所以这次救灾呢,胡温他们是想调动军队的,但是江西人马是不想调军队的,因为一方面做为江泽民来讲呢,他也知道胡温在民众中已经积累了很大的声望,如果说这次救灾非常有效率的话呢,会使胡温的声望进一步增长,这对江泽民来讲这也是非常妒嫉的。在提到温家宝这个问题呢,再想顺便提一句,温家宝这个人在中国共产党中比较少见的,具有人性的,有人道关怀精神的这样一个领导人。那么这个领导人呢,当他想为人民做点事,他去帮助人民的话,它这个官僚体制就是中共的体制是撤走,在党性和人性之间较量的时候,如果你真心关心民众的话,常常会发生党这个方的强大阻力。

四、黄金救援时间内拒绝外援

主持人:灾害发生的最初72小时是抢救幸存者的黄金救援时间,一旦72小时过去,被埋在废墟下的灾民已经很难生还。因此黄金救援时间的专业救灾人员就十分重要,台湾、日本、美国等地区和国家都在第一时间向灾民伸出援手,保证在两小时之内就可以全部集结完毕向灾区进发,而中共却以道路不畅为由拒绝了这些援助。

(旁白)国际专业救援队通常不但携带大型作业车辆、发电照明设备、卫星通讯设施,而且自备衣食住行的一切装备,尽量不给灾区当地增加负担。此外专业救援队还配备有嗅觉灵敏训练有素的救生犬能搜索幸存者传送食物药品等,有先进的生命探测仪器,有小巧的便携式救援设备,专门用于切割、挖掘、举抬、位移、粉碎、钻孔等。

采访专栏作家章天亮博士:这个国际专业救援队伍,他们有丰富的救援经验,也有非常先进的设备。一般来说,中共这次救灾的军队一般的都是没有,所以这次我们看到很多灾民,当他们在废墟底下埋著的时候他们还活着,可是一旦被救出来的话,很快这个人就死掉了。为什么呢?当这个人被压在地质板下或著一些重物下的时候,他的肌肉会坏死,坏死了之后当这人解除压力的时候,那坏死部分肌肉会释放大量肌红素造成心肾衰竭。本来这些人被压了几天时间了,没有食物没有水,人的代谢就变的缓慢,那么在这个时候一旦发生心和肾脏衰竭的话,这个人很快就可能死亡,所以很多灾民被从废墟底下拉出来后死的。专业队伍他们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在救援的时候,他们把受压者拉出之前,给他一些食物,给他注射生理食盐水,他们的新陈代谢能够运转起来一些,把肌红素消掉一些之后再把他救出来,此时候就没事了。

(旁白)俄罗斯救援队于16日飞抵成都,17日晚在都江堰管理局第二生活区 10号宿舍楼废墟下救出一名61岁的妇女。据国内媒体报道,“俄罗斯方面一开始得到资讯这里有个人,但说已经身亡”。但他们凭经验认为灾民还可能生还。使用救生犬和生命探测仪确定幸存者的位置后,8名队员开始切割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地板。不到十分钟时间,就从切割的缺口中救出幸存者。

采访时事评论员曲铮博士:中共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开放国际救援?其实真正的原因并不是中共所宣传的所谓道路不通。因为在五月12日、13日温家宝所访问过的都江堰、什邡、绵竹这些地方,要么道路本来就是通的,要么很快就被打通了,实际上是中国害怕国际救援队接触到中国的军事基地,在这附近的绵阳是中国解放军的核子军事基地,这个山区中是中国军队最大的武器库所在地,所以中共害怕他们接触到这些军事基地。
中共最后在救援的黄金72小时错过之后,在迫于外界压力下才让国际援助部队进入灾区救助。一方面这时候军事基地已经部署好了派重兵把守,外界根本不可能知道什么军事机密。第二个原因是中共一向把灾难救助视为一个给自己脸上贴金,让老百姓感恩戴德的好机会,所以他不会把这个大好的机会拱手让给外援,所以这时候他让外援在72小时之后才进入灾区抢救,而且给他们抢救的地方都是中国救援队已经抢救过,已经探测过的,并且很多都是已经放弃的地方。

五、救灾捐款和物资到灾民手中了么?

主持人:这次救灾中,中共要求救灾物资必须由中共统一发放。譬如成都维权人士黄晓敏准备到灾区,发放救灾物质反而在5月16日遭当局拘留。而当天台湾慈济慈善团体携带17吨救灾物资包机抵达成都,打算前往灾区发放救灾物质时,也遭成都政府阻碍。

(采访张健.G,他在法国,电话采访)
〔最近在山东潍坊的家庭教会,为四川地震灾区筹了40万款,由于是家庭教会无法通过官方途径交到灾区,正准备派传道人送到灾区帮助姊妹跟灾民的时候,其中有两位传道人遭到抓捕。〕他们没收了捐款,这两位传道人我有他们最新的图片,我也通知所有法国主流报纸所有媒体。两位传道人一位叫金秀香,一位叫吕造均,这是他们的拘留证,以非法经营罪抓捕,当地的弟兄姊妹想跟他们要收据的时候,说你把钱拿走你要给收据,他们不给收据。〕

旁白:救灾捐款最终流向到底如何?这是所有捐款人和灾民都关心的问题。碰巧的是,5月17日全国各大论坛、网站转载了《中国经济时报》的一篇文章〔当年渭河灾害5906万救灾款是怎样变成50万的〕,文章讲述了2003年陕西省华阴市如何层层截留救灾款私用。而此次赈灾中,由于中国红十字会拒绝对捐款透明、公开的管理,5月14日22时起,募集数千万善款的网易停止了与中国红十字会的合作。这些都不能不让我们对救灾款中有多少能够到达百姓手中深表疑虑。

(字幕:参与志愿救灾的僧人妙觉慈智法师):已经一个月了,村民们每天10块钱的钱,还没有领到。然后外来打工没有户口的,就不发补助,这个很不合理的,因为他们都是灾民嘛,怎么能以户口来决定给不给他们10块钱呢,这非常荒唐的。(当地官员)把灾民报上去领到钱,然后就说他们户口不在那儿,他们可以吃掉很多钱的。

旁白:《南方都市报》5月22日的一篇报道曾被广泛转载,报道说一组救灾专用帐篷惊现成都市区的图片5月21日震动网络,称在成都一些小区、街头都出现标有民政部、救灾专用等字样的大型帐篷,来源不明。而成都市区不属重灾区。昨晚,数百成都市民聚集在其中一个地点抗议,警方介入调查带走帐篷内的当事人。

采访专栏作家章天亮:一个红十字会的官员在发言的时候他说,我们在第二天要向灾区运去价值值1300万元的一千多顶帐篷。很多网有就在网上跟贴,说这是不是搞错了,一个钢架的一个很好的帐蓬可以容纳18-20个人的帐蓬,它市场价格也不过2千多元。你现在说一千多万元一千三百多万元一千多顶帐篷,平均一顶帐篷就是一万块钱,那么这里边的贪污腐败是不言而喻。

采访时事评论员曲铮博士:在极权者心目中,救灾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救人。那么救灾和中共自身的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往往救人人的生命牺牲掉了。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救灾中的各种怪现像是原因之一。那么这次救灾中,中共规定救灾物资统一发放和救灾款项要统一发放,其实也都是中共为了想让人对中共感恩。但是另一方面,这也难免不可避免带了腐败的问题。民众在救灾中的各种各样质疑声音,从侧面也反映了人们内心里对中共政权并不信任。

主持人:任何灾难都会造成人类社会的损失,关键在于人们是否从一次次灾难中学到了东西,从而有效地弥补制度漏洞、法律缺失和预防措施。而这正是中共要回避和掩盖的。从上世纪60年代初中共大炼钢铁带来饿死4千万人的〔大饥荒〕、到1976年中共为了稳定政治局面瞒报造成的唐山大地震24万冤魂、从2003年中共为16大前的政治稳定而隐瞒造成的〔非典〕疫情全国扩散,到这次汶川大地震,中国一次次的天灾,总是伴随着人祸,人祸又成倍的放大了天灾。在这次的救灾中,我们看到中共一贯的做法,掩盖真相以及视政治重于人命的思路丝毫没有改变。而要改变这一点必然要触及到中共政权本身,因此,不从根本上摒弃这种体制,我们就不能保证将来不被这种人祸放大的天灾再一次无情打击。中国大陆的民众,真心希望您通过各种管道了解到真实的资讯,也希望您在获得了真实的资讯之后把它传播给更多的人。我们相信,真相能够带来改变,真相就是改变的开始。世事关心,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