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异见人士 福建恶警迫害其精神病家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记者在线报导)近日福建省福州市发生一起恶警群殴以及枪击一名精神病患者的恶性事件,精神失常的村民王传勇以家中菜刀自卫时,砍伤一恶警,派出所出动所有警察荷枪实弹,以及动用地方政府的保安队伍,闯入王传勇家中群殴他,反抗时还对其开枪射击。王传勇在美国的弟弟王传忠曾经给胡锦涛写过一封公开信,遭到安全局的调查和威胁,王传忠的友人推测当局是借机报复异见人士

8月20号上午,福州市马尾区亭江镇闽安村村民王传勇,因制止非法砍伐百年老树行为,遭到殴打,于是捡了块砖头自卫,吓跑居委会干部。不久福州停江派出所三个手持警棍的民警带领十几个手拿钢管的人群殴王传勇。王传勇将恶警张明华头部砍伤。不久二十几个的荷枪实弹的警察,迅速包围王传勇的家,七八个恶警不顾其妻儿苦苦哀求,再次围殴王传勇。

王传勇的妹妹王秀美说:来了十几个人用电棒打我哥哥,后来我哥哥被弄火了,才跑厨房拿菜刀,一名警察的头部被砍一刀,后来以妨碍公务罪关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全村的人都知道我哥哥这几年是神经病人,派出所的人硬说他没有神经病,后来病历都被毁掉了。

王传勇在美国的弟弟王传忠先生得知此情况后,打电话给当地派出所所长刘键,要求将其兄送往精神病医院治疗,当问及关押精神病患者理由和目的何在时, 对方回答是按照上级指示依法办事。王传勇表示,这件事在当地引起民众不满,很多人站出来为他哥哥说话。村里头有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家,要求所在的居委会必需出面来证明,也希望我们能采取法律的程序追究这些警察的责任。

王传忠的朋友罗先生表示,王传忠曾经给胡锦涛写过一封公开信,反对马克思主义,加上王传忠本人有和民运人士有所联系,共产党实际上是搞株连九族。当局有可能是借机报复异见人士,威胁他们不得从事民主运动,很多人因承受巨大压力。

据了解,负责调查王传忠先生的福建省国家安全局的负责人王伟,曾经以王传忠先生的家人的生命安全问题,威胁王传忠先生。

王传忠先生来稿:

福建贼官恶警骤群围殴以及枪击精神病患者恶性事件

2008年8月20日,福建省发生一起贼官恶警骤群围殴以及枪击一名精神病患者的严重恶性事件︰福建省福州停江派出所一个段警张明华聚该所三个民警和当地众村官等十几人,围殴当地一位有精神失常的村民王传勇,却被该村民在以家中菜刀自卫时,该恶警头上当场被砍了一刀,送医院抢救;此后,该派出所所长刘键见其警员被砍而开始进行报复,就出动该派出所所有警察和大量荷枪实弹的“110”警察,以及动用地方政府的保安队伍,包围该村民家,并入屋群殴该村民,并在该村民反抗时,对其开枪射击。事件经过大概如下︰

2008年8月20日早8点10分左右,福建省福州市马尾区亭江镇闽安村土地塘64号四十多岁的村民王传勇,在自家附近的一棵受到国家文物保护的百年老榕树下乘凉时,而该村居委会的两个二十出头的干部林泽`振镜带人以气象台预报要有台风来为借口,要把这棵受到国家文物保护的老榕树砍掉。当该村民看到这些人要砍这棵老榕树时,便痴痴的站在那里不肯离去,以此制止他们非法砍伐行为,进行保护这棵百年老榕树。但是,这两个年轻的居委会干部知其是个精神失常的人,所以,不但开口恶骂还一起动手殴打该村民。此时,该村民的爱人林秀云从家里出来,见此情景慌忙阻止他们继续殴打她的丈夫,并且请求他们不要和她的患有精神失常的丈夫一般见识。但是,他们并没有理会林秀云的叫喊劝告,反而打的更凶猛,而该村民被打的无奈之下,在旁边捡了块砖头去吓唬两个干部,这时这两个人才仓皇逃走。

此后,该村民要求正在树上砍伐的工人停止砍伐后,就和其妻子一起回家。当他们回到家中20分钟左右,忽然听到家门口一阵大乱,见到由福州停江派出所分管闽安镇的段长张明华带三个手持警棍的民警以及十几个手拿钢管的居委会干部,气势凶凶地冲到该村民家,看到该村民就开始围攻他,他们一边七口八舌地质问而不给他辩解的机会,一边用电棒警棍和拳头进行殴打该村民。 打的该村民无处躲藏伤痕累累,其妻子林秀云用尽力气哭着大喊他们住手,说丈夫有精神病,劝他们别打了,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围攻的罪行。此时,该村民已经被打得完全失去了理智,只见他疯狂的跑到厨房,拿了把菜刀就冲了出去,这些恶警贼官见状,又一次开始仓皇逃窜,只是这个分管闽安镇的段长恶警张明华头部当场被砍了一刀后,也自行逃走。

当这些贼官恶警逃走之后,从来没见过如此阵势的林秀云已经瘫软在地,其十几岁大的小女儿吓的哇哇大哭,王传勇坐在凳子上刚喘了口气,却没有想到突然间听到警车呼啸声音,那些逃走的贼官重手持钢管木棍,带领了二十几个的荷枪实弹的所谓“110”警察,迅速地包围了王传勇的家。其中有七八个贼官恶警直冲王传勇家中,并对其进行更加肆无忌惮的殴打。尽管其妻子林秀云喊破了嗓子,说丈夫有精神病,劝他们手下留情不要再打了。但她的喊声,却根本无法唤醒那些贼官恶警们的点滴做人的良心;同时,王传勇的女儿看到其父亲被这些贼官恶警们殴打,就哭喊著求叔叔伯伯们,不要再打他有病的爸爸,但小女孩的求救声,更是无法唤醒这些贼官恶警们的点滴同情心。

此时,再次被这些贼官恶警殴打而激怒的王传勇,就再一次的冲进厨房操起自家那把象征着正义`勇敢`反抗的菜刀,开始疯狂地愤怒地向这些贼官恶警们砍去,显然并没有伤害到任何人,但却把这些贼官恶警们赶出了屋外。这时,突然响起了几声充满着罪恶的枪声,而这突然响起的罪恶枪声,不但令王传勇一家人惊恐万分,也更让这些围攻王传勇的贼官恶警们惊慌失措,因为,他们知道这些罪恶的枪声响起,意味着他们那些所谓的“110”警察的同伙,开始发出要向王传勇开枪射杀的信号,所以,他们唯恐自己命丧他们同伙的罪恶的枪下,而在惊慌失措下放弃围攻王传勇,开始纷纷躲避他们同伙的罪恶的枪口。

就在这些贼官恶警们纷纷躲避之际,王传勇也为了躲避这些贼官恶警们的开枪射杀,乘着混乱而迅速逃了出去。 当这些贼官恶警们发觉他们的团伙未能及时对王传勇进行射击`反而让其逃离了,就开始蜂拥般追赶,最终无果而归。

然而,这些贼官恶警们并没有因为王传勇逃离而善罢甘休,却在闽安镇居委会设立“110”临时指挥部。并在这个指挥部内,以“如果王传勇继续反抗,就当场击毙”,来威胁和逼迫王传勇的妻子林秀云和妹妹王秀美,要求她们携带他们所提供的两颗安眠药去寻找王传勇,并让其服下安眠药,以便他们追捕。她们姑嫂俩人恐惧于王传勇生命受到威胁中,在万般无奈下,只好将事情告知旅居美国的王传勇的弟弟王传忠先生。

当王传忠先生得知此恶讯后,立即透过其妹王秀美取得与设立在闽安居委会的“110”指挥部负责人电话联系,质问其为何对其患有精神病的且又无任何罪行的哥哥`进行群殴以及开枪射击?该负责人对王传忠先生说,其执行任务行动均是按照国家法律执行的,要想我们不对你哥哥开枪,你们家属就必须配合和按照我们安排,去寻找你哥哥,以便我们追捕。而王传忠先生为了顾及哥哥生命安全,向其提出必须不伤害其哥哥生命前提下,愿意与其配合。因此,王传勇的妻子和妹妹以及前来帮忙的亲戚和乡亲,开始到处寻找王传勇的下落,然而,一直到了下午三点左右,始终没有寻找到王传勇,只好将这情况告知了王传忠先生。而王传忠先生除了安慰他们外,又立即致电停江派出所所长刘键并直接通话,而该所长直接向王传忠先生证实其兄是否患有精神病。当王传忠先生告之其兄确实患有精神病`并有接受福州市精神病医院就医时,刘键就向王传忠先生表示要求其家人,配合他们一起寻找其兄并送往福州市精神病医院就医,并要求王传忠先生考虑承担其警员张明华头部受伤治疗的医疗费。当王传忠先生对其表明,希望他们不要继续伤害其兄,一切应以国家法律程式来进行的时候,该所长立即保证不会再伤害其兄。

此时,大约是下午三点半左右开始,福州市马尾区公安分局两个刑警队警察,在停江派出所传话并审讯王传勇的妻子和才十一的女儿,一直到了晚上八点左右才结束。当王传勇的妻女刚刚回到家中不久,突然就接到一位乡亲的电话,并被告知︰有好多携带武器`警具以及钢管的“110”警察以及居委会干部,在村里到处巡逻。此时,王传勇的妻子林秀云便和其姑姑王秀美一起出去查看,果真这样。她们俩深知患有精神病的又身无分文的王传勇,必然会自行回家,唯恐其在回家的路上再次受到这些贼官恶警们的围攻,所以,将此告知了王传忠先生。

因此,王传忠先生开始质疑,就再一次和停江派出所所长刘键通电话,并质问其为何动用如此庞大的警力,进行追捕其兄?所长刘键便称,这是必要的例行公事,并以美国警察还随身携带手枪来为其辩护。王传忠先生非常愤怒地向所长刘键提出警告,如果继续伤害其兄,必将依靠我国国家法律追究其等人的法律责任。

根据乡亲们反映︰直到当天晚上十点左右,王传勇在回家的路上,象一个若无其事的样子,碰到停江派出所的一个段警,并与其边走边聊天近十多分钟,直到遇到十几个“110”警察时,就被这些警察抓了,而这时的王传勇没有任何的反抗。

到了8月21日早上八点左右,王传勇的妻子林秀云和妹妹王秀美得知其以被关押在停江派出所,所以她们慌忙赶往停江派出所,并要求该所将王传勇送往福州精神病医院,进行治疗。但,该所却以王传勇不是精神病患为理由,拒绝她们的要求,并告诉她们按照上级(马尾公安分局)的指示,将其送交上级处理。她们在万般无奈下,只好将此情况告知了王传忠先生。

当王传忠先生得知此情况后,立即与停江派出所所长刘键进行第三次通话,质问其为何没有按照昨天的承诺,将其兄送往福州精神病医院治疗,反而将其兄关押在派出所里?刘键一反昨天的口气说,这是按照上级指示依法办事的。此时,王传忠先生就进一步质问其,既然不是将其兄送往福州精神病医院治疗,那将其既无罪行又是一个精神病患者的哥哥进行关押的理由和目的何在?此问题问得刘键哑口无言的同时,王传忠先生也开始了自问自己︰难道此事与福建省国家安全局调查自己的事情有关?因为,从去年4月份开始,福建省国家安全局一直在调查王传忠先生在美国研究《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的情况,由于王传忠先生不与其合作,所以,负责调查王传忠先生的福建省国家安全局的负责人王伟,曾经以王传忠先生的家人的生命安全问题,进行威胁王传忠先生交出其所研究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最大发现的资料。所以,王传忠先生立即追问刘键,其关押其兄的目的是否要其交出所研究的资料?此时,刘键却反过来追问王传忠先生,到底在美国研究了什么?而王传忠先生愤怒地训斥刘键,无资格查问其研究内容,并且警告其将按照国家法律追究和控诉他们一干人的法律责任。

到了下午5点左右,王传忠先生的妹妹王秀美突然接到一位亲友的电话,并被告知其家人的电话均被监听。此事让王秀美感到非常惊讶,因为其哥哥已经被关押在派出所里,他们还监听电话做什么?
此事件的整个过程的时间前后也就是三个多小时 人们撤离后 王传勇的妻子林秀云 与被吓的木呆的小女儿瘫坐在地上 母女俩双双泪眼相望说不出话来,下午3点母女俩被警察叫到亭江镇派出所 审讯了整整5个多小时才放回家中 笔者多次电话过去均无人接听 晚上10点45分再次拨打王传勇家里电话 终于一个小女孩战战兢兢的接了电话 当笔者讲明了身份 王传勇妻子林秀云才迟疑的接过了电话 哭着讲述了今天事情发生的经过 她说审讯她的警察最后给了她一个手机号码 让她如果发现王传勇下落 就拨打13705030309这个电话报警 最后它压低嗓子说 现下她家周遭还有好多警察在转悠。

笔者放下电话 已是午夜将近12点 此刻 整整一天 母女俩滴水未进 明天等待他们的命运将会是什么?原本一件可以平息的小事 何以搞的兴师动众兵戎相见?笔者不枉加评论 只是真实的记录案发前后的事实经过 在警方追捕精神病患者王传勇的过程中 是否会伤其无辜?不该发生的悲剧是否还会继续发生?无人能够回答…

写于 08年8月21凌晨1︰30分 王传忠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