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祖:“维稳”口号下的股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宝马进去,自行车出来;西服进去,三点式出来;老板进去,打工仔出来;博士进去,痴呆傻出来;牵狗进去,被狗牵出来;少女进去,老太婆出来;王石进去,王八出来;北京进去,北川出来;巴西足球队进去,中国足球队出来……。”这是北京奥运会前,针对股市风靡于网上的一首股民谣。

奥运会召开前夕,中国股市一路下跌,一千多万散户血本无归。国金系掌门人魏东的自杀与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被“双规”,揭开了中国证券交易中的黑幕。受骗上当的各地股民情绪激昂,网上的怒吼与谩骂声此起彼落。许多股民责怪中国股市暗箱作业太多。

股民的情绪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这引起了中国领导层的“不安”,他们担心奥运会期间会出乱子,于是,在奥运会前提出了股市“维稳”的口号。七月三十日,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尚福林强调:“全力以赴做好维护稳定工作。加强维稳机制建设,全面加强信息系统安全工作,强化对风险隐患的梳理排查,进一步完善应急预案和应急准备。”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庄心一声称:“保护投资者权益是监管工作的重中之重。”证监会更是警告基金经理不要发表“负面股评”。从七月底开始,各地证监局开展了“稳定大行动”,通过新闻发布会、座谈会等形式强调股市稳定的重要性。更可笑的是,《中国证券报》在奥运会股市狂跌前夕还发表了一篇《股市监管机制强化迹象明显“维稳”已成共识》;国家发改委《关于二○○八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也提出了“促进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证券“维稳”之所以成为当前中国资本市场的“最强音”,充分说明中国资本市场出现了无法解决的大问题。

火热奥运与股市寒潮

然而,政府安抚股民的措施并没有奏效。市场运行机制叫那些高喊维稳口号的官吏们跌破眼镜。就在证监会尚福林等人喊出“维稳”几天时间,A股市场“蒸发”掉九百亿元。北京奥运如火如荼地开幕的当天,中国股市迎来了“黑色星期五”。沪、深两股市一百多只股票跌停。八月八日至八月十六日,也就是奥运会召开一个星期,A股全线崩溃,仅八月八日当天就下跌一百三十五点多,八月十六日下跌到二千二百点。A股哀鸿一片。因此,许多人戏称中国的奥运会是“厄运会”。

中国经济“崛起”一直被中共当局引以为自豪,奥运会的“顺利”召开,把这个神话推向了极至。当胡锦涛带着世界各国元首在鸟巢看张艺谋用光怪陆离的电子技术美化“古代坟墓”的神韵时,肯定不会意识到中国“社会主义”的大厦只是一具空壳,因为大厦里的财富早已被中共的硕鼠们掏空了。

泡沫经济的破灭

如果说,中国股市最先吹响了中国经济崩溃的号角的话,那么,物价飞涨所引发的通货膨胀,将会演绎经济“崛起”神话的泡沫爆破声。

要说胡温体制没有意识到泡沫经济即将爆破是不现实的。从八月十三日到十五日,新华社连续三天发出关于经济问题的评论。一方面,他们将中国经济出现的问题推给了“国际社会”,说:“目前国际环境更趋复杂严峻,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美国次贷危机影响仍在蔓延,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全球通胀压力加大,外部需求继续减弱,对我国出口、就业和经济增长的影响进一步显现。”另一方面,他们不得不承认:“国内经济运行中的一些矛盾也比较突出,主要表现在价格上涨压力仍在不断增大,制约农业稳定发展和农民增收的因素仍然较多,能源资源矛盾更加凸显,部分行业和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国际输入型通货膨胀影响加深,成本推动压力持续增强,控制物价过快上涨任务仍然艰钜,必须继续采取有效措施抑制通货膨胀。”

实际上,这个“崛起”的经济神话崩溃的爆破声,早在一百多天前的汶川地震时就拉响了。那些倒塌的校舍属于江泽民时代经济“腾飞”的象征。那些压在废墟下的孩子们,不仅是“三个代表”的见证,而且是全国成上千万个面子工程、形象工程的见证。因为这些面子工程、形象工程是中国经济指数的重要组成部分。

通货膨胀的第一个直接原因是政府的大量透支。从北京到省、市、县、乡的每一届政府,上任之后最热衷的事情莫过于建楼房修公路及挖沟修渠。并且,“推倒了重来”几乎是官吏们一个最默契的共识。因为只有“推倒了重来”才可以名正言顺地贪渎。于是,各种耗材供不应求,从能源到矿石、从林木资源到江河水土,早已被“开发”得面目全非。

在“建”与“修”的过程中,官吏们不是借贷就是挪用,不是赊国家就是欠个人。只要能“动”的资金,没有不敢动用的。各地的社保资金和住房公积金,没有不被“借”用的;各地的商业银行资金,没有不被“贷”出的。除此之外,就是赊耗材、欠发工人的工资。经济泡沫越做越大,崛起的神话越吹越响。于是,树了“政绩”的官吏们既升了官,又推动了经济指数的上升,还装满了腰包,真是一举三得。

从大都市到小县城,从沿海到内地,到处都是圈地“开发区”,到处是轰隆隆搞开发的机械……。在这“换”然一新的过程中,自然刺激耗材紧张,耗材紧张了自然要涨价。在“涨”声一片的背后,是政府透支了权力,企业透支了利润,地球村透支了资源与成本,老百姓则是透支了身体。银行空了,山林毁了,人民越来越穷了,为明天经济的崩溃埋下了隐患。

中共头上的悬剑

中国今天严重的通货膨胀是多方面的。近几年来,国内银行剥离数万亿不良资产,背后是中国普通民众买了单、付出了代价。货币从银行里“流”了出来,不是“流”进了腐败官员的腰包,就是“流”进了红色富豪的账户里。与此相对应的是,上半年全国六万七千家中小企业倒闭,其中纺织行业超过一万多家。这些“一收就死,一放就活”的中小企业反映了中国金融资本市场的急遽恶化。货币在官权相结合的利益集团手里炒地皮、抢资源、占领市场。他们在制造整个国家投资营商环境恶化的同时,是整条产业链的不平等竞争及整条利益琏的唯我独尊。可以说,每一个行业都被区域性的利益集团所控制。由于有雄厚的财力做后盾,有地方官吏“保驾护航”,他们轻而易举地挤垮中小业者,从而哄抬物价飞涨。

几乎所有具有实权的中国官吏们都捞满了,他们不会担心股市砸盘,不会担心物价失控。据中国官方媒体介绍,重庆市巫山县是贫困县之一,一年的财政收入才一个多亿,但是,仅这个县的交通局长就受贿二千二百二十六万元。这样一个穷县就能产生贪渎两千多万元的官吏,其它富裕地区更可想而知了。

一边是火焰,一边是冰水,物价失控最大的受害者是普通工人及农民,更不幸的是下岗工人。中国普通民众一般只为一日三餐奋斗,现在通货膨胀来了,一日两餐、一餐都有问题,他们就会“动”起来,瓮安事件就是最佳例证。奥运会之后,类似瓮安事件的群众运动犹如洪水猛兽即将到来。

股市砸盘、楼市泡沫破灭、物价失控、通货膨胀等有如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中共当权者的头顶。

--转自《争鸣杂志2008年9月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