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毒奶粉事件 中共官方推卸责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在线/综合报导】截至9月15日,中共官方公布的全国确诊因服用三鹿牌奶粉而患上肾结石的婴儿共1,253名,其中两人死亡,留医观察的有340名,其中53人情况严重。

中共卫生部15日下午举行记者会,副部长马晓伟表示,截至15日早上8时,全国医疗机构共接诊、筛查食用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婴幼儿近万名,临床诊断患上泌尿系统结石的婴儿共1,253名,其中河北、甘肃、江苏的病婴较多。

三鹿毒奶粉事件在全国掀起轩然大波,身为国产奶粉行业“一哥”的河北石家庄三鹿集团顿时陷入前所未有的质疑和谴责声浪中,日前上万家长到三鹿总部要求退货。

与此同时,怒不可遏的网友们强烈要求揪出“元凶”,他们认为作为全国“免检”产品,三鹿毒奶粉必定与政府的包庇甚至直接参与有关。有网友说,早有消费者向三鹿集团及政府部门投诉,但当局却隐瞒不报,官商勾结的黑幕昭然若揭。

官员推卸责任 说辞不符合事实

三鹿事件发展至今,中共各级官员都将责任推到三鹿集团身上。在13日卫生部举行的记者会上,河北省副省长杨崇勇强调,省政府是本月8日才收到石家庄市政府的有关报告;国家质检总局副局长蒲长城亦称,该局在9日才得悉此事。卫生部党组书记高强更把隐瞒此事的责任直接推到三鹿身上。

河北省副省长杨崇勇称:“我们省政府是9月8日得到这样一个报告的,”高强紧随其后称:“三鹿集团从3月份开始就陆续接到了一些患泌尿系统结石病的投诉,集团也开展了一些调查,包括患儿情况的调查,包括本集团产品质量的调查,包括原料奶站一些情况的调查。在集团确认奶粉的质量出现问题以后,他们也采取了召回部分市场的产品、封存还没有出库的产品等措施。但是三鹿集团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没有向政府报告。在这个问题上,三鹿集团应该承担很大的责任。”

然而,三鹿曾称,8月1日发现有不法奶农在鲜奶中加入三聚氰胺后,马上向上汇报。

新西兰总理克拉克(Helen Clark)15日踢爆,作为三鹿外资股东的新西兰恒天然集团(Fonterra),早在8月份得悉奶粉出现问题后,要求中国回收问题奶粉,但河北官员却隐瞒和阻挠。

据记者在网上查询,自6月起,国家质检总局公众留言处已有数例消费者投诉婴儿吃三鹿奶粉后患肾结石的举报,而质检总局一方亦给予了回复,多是“请你向卫生部门反映此类问题”或“该局正在严重关注此事,并联合有关部门积极调查处理”。

网友质疑当局找代罪羔羊

三鹿之前回收问题奶粉8,000吨,流入市场有700吨。有网友计算,8吨鲜奶能制1吨奶粉。

据河北公安15日通告,以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正式逮捕两名疑犯耿氏兄弟,供认每日生产、销售掺加三聚氰胺牛奶约三吨。

被捕的耿氏兄弟算是奶农大户,有牛300头,日产鲜奶3吨,假设另外19嫌疑犯也如他们的规模一样,那么20个疑犯日产鲜奶60吨,要出产达到8,700吨奶粉要1,160天,将近三年的时间。

但网友指问题奶粉8月遭三鹿揭发被落三聚氰胺,试问奶农“每天生产、销售这种掺加三聚氰胺的牛奶约3吨,就这么小的量,如何制造规模如此庞大的那份呢!”因此网友怀疑当局找替罪羔羊。

中共官员多置身事外

近日在婴儿受害、死亡人数通报方面,官方的统计与民间的报告不尽相符。贵州一名男婴、浙江一名女婴都因肾结石及肾衰竭而死亡,他们生前都一直饮用三鹿奶粉,为什么未被列为受害人?

苹果日报指,中共国务院2003年颁布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主要是针对沙士等大型传染病、食物中毒等事件。但对于假药、毒奶粉这类危害公共健康的事件的应急机制,并没有具体标准,在追究官员责任方面也没可操作的细则。

因此,在近年发生的安徽阜阳毒奶粉、禽流感、齐二假药等事件中,中共官员多能置身事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