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达:三鹿事件中 中共舆论制高点大阴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三鹿事件中,中共官方省卫生厅、中央卫生部及新华网等媒体似乎是率先及时报导,并提供一系列数据和故事,给人的印象是积极关心、新闻透明;可是,这只是一种表面文章。在民众一直习惯于中共原来蛮横蒙骗的姿态时,中共却在所谓与时俱进,换上一副热乎模样登场,可肚子里还是和原来一样:中共近年来的宣传上开始实行“抢占舆论制高点”新手法,对民众继续实行误导和欺骗,只是手段上更为阴狠。

三鹿事件,如果其真相被真实地揭露出来,它将会是一个让人怵目惊心的故事;它不仅是三鹿集团倒台的问题,更是中共对中华民族犯下大罪后,亡中共党、亡中共国的问题。

该事件中,中共面临其党生死之时,施出浑身解数。其中的内幕,我们现在知道的太少,绝大部分的新闻还是从中共喉舌放出来的,我们大多数人被完全误导。这个原因,要先从中共“抢占舆论制高点”新理论说起。

中共“抢占舆论制高点”新理论

2008年6月20日,胡锦涛总书记在考察《人民日报》时发表了一篇重要讲话,强调“要完善新闻发布制度,健全突发公共事件新闻报导机制,第一时间发布权威信息,提高时效性,增加透明度,牢牢掌握新闻宣传工作的主动权。”

中共“抢占舆论制高点”新理论、掌握新闻宣传工作的主动权,用通俗的话说就是,“点小火、灭大火”。所谓点小火,就是在突发事件中,在中共能够控制的自留地上,点上一把火,吸引媒体焦点,提供第一手经过过滤、甚至编造的新闻报料;把事态范围和规模缩小至最小。所谓灭大火,就是把真实事件和内幕掩盖起来,在暗中处理。

中共的这一手法,是近年来发展起来的。中共宣传老手王国庆在下面的话中解释的很清楚。

早在2005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王国庆在给内部新闻发言人培训时说,“我经常强调,在消息闭塞、通讯手段落后的情况下,一个地方发生什么事情,你可以采取“不说”,或等事情处置妥当之后“再说”。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这种习以为常的“不说”和“再说”不行了!”“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下,可以说所有的新闻媒体都是我们的“喉舌”,大脑指挥嘴巴,大脑想什么,嘴巴就出什么声。”“现在,手机几乎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通话。互联网四通八达,网上传递信息是以秒来计算的,西半球发生的事情,我们东半球几秒钟后就知道了。”

王国庆还说,“从某种意义上讲,政府的新闻发布工作实质是我们一直强调的在第一时间抢占舆论制高点,把握舆论控制权。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往往只强调“保持正确导向”,而忽略在第一时间用权威信息抢占舆论制高点。”

中共的新理论也就是:当年消息闭塞、通讯手段落后,中共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骗就怎么骗;现在,互联网四通八达,事件发生后,中共需要第一时间,首先制造假新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推卸责任,以达到误导视听的目的。而三鹿毒奶事件中,中共是怎么做的呢?

毒奶事件的新闻发布过程

我们按照毒奶事件新闻发布的过程来看一看:

2007 年3月16日,美国宠物食品污染事件发生,中毒宠物的主要死亡原因是肾衰竭。中国大陆出口的小麦蛋白粉和大米蛋白粉中含有三聚氰胺第一次浮到国际层面。美国宠物食品污染事件掀起一阵中国毒产品聚焦和恐慌,包括回收大批含铅儿童玩具。当然,中共中央、地方政府和有关厂商心知肚明,而且对于该事件引起的强烈国际反应和后果不会不知道,但是他们继续顶风作业。舆论上用“反华势力”这张牌打住。

至2008年3月或更早,三鹿集团就接到有婴儿吃了奶粉得病的报告。5月,有婴儿死于三鹿奶粉造成的肾结石;7月,又有一名婴儿死亡,三鹿奶粉中确认含有三聚氰胺;8月2日,三鹿集团董事会收到了有关报告,董事之一的新西兰恒天然公司要求向社会公开消息,三鹿集团向当地政府作了汇报;8 月6日,奥运开幕前两天,三鹿集团要求各地回收奶粉,但是没有说理由。

9月5日,新西兰总理接到有毒奶粉的报告,她要求新西兰驻北京大使向中国政府汇报;9月8日,地方和中央政府官员透露,收到了有毒奶粉的报告;9月11日,在拖过奥运后,中共不得不开始大规模的动作,被迫把三鹿奶粉造成婴儿肾结石的消息公布于世;而使用的是所谓的“抢占舆论制高点”新手法:

9月11日上午,官方甘肃省卫生厅首次披露该省内59名婴儿肾功能不全、1人死亡的情况,是因吃了同一个牌子的奶粉。在湖南、湖北、山东、陕西、安徽、江西、江苏河南等省都发现多个相似病例。〔注意:只有59名婴儿肾功能不全、1人死亡;大事化小,灾害范围被减少几个数量级〕

9月11日晚,官方中央卫生部称,近期甘肃等地报告多例婴幼儿泌尿系统结石病例,调查发现患儿都有食用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历史,并高度怀疑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受到三聚氰胺污染。〔注意:卫生部及时反应〕

9月11日晚,三鹿集团随后发布回收声明,经公司自检发现2008年8月6日前出厂的部分批次三鹿婴幼儿奶粉受到三聚氰胺的污染,市场上大约有700吨。〔注意:三鹿反应及时,给人印象事态已经控制。〕

9月12日,中共喉舌新华网报导,河北省石家庄市政府初步认定,“问题奶粉”是不法份子在原奶收购过程中添加了三聚氰胺所致。〔注意:媒体定调是收购过程,而不是生产过程,新华网为三鹿开脱。〕

9月12日,网文“8月6日三鹿内控文件:奥运耽误结石儿”出现。〔注意:其效果是把一切责任和阴谋都推给三鹿,反正三鹿是保不住了。但所谓内幕网文真正要护航的是:保证中共中央、卫生部、和中共高层与三鹿毫不知情、毫无关系!〕

9 月13日,中共新华网报导,卫生部认定“不法份子为增加原料奶或奶粉的蛋白含量而人为加入的。”并称,在原料奶里加入三聚氰胺是牛奶收购机构为了虚增牛奶的数量,在牛奶里加水,同时为了保障牛奶中含有合格的蛋白量,加入了三聚氰胺,虚增了牛奶中蛋白质的检测量。〔注意:新华网再继续编造不法奶农替罪的说法,是牛奶收购机构的问题,而不是生产过程和厂商。〕

9月13日,官方公布可能全国已发现至少400多例三鹿奶粉中毒事件。〔注意:全国只有400多例;一说有至少53,000人,但可能这个数字也只是官方的一个大事化小的掺水数字,灾害范围又被减少几个数量级〕

9月14日,自称是首位曝光三鹿的记者(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在博客中,描述其对三鹿奶粉受污染采访内幕。指出,说出事实,我一个晚上没有睡好。(注意:完全独立于新西兰总理、使得中共做出曝光毒奶事件的国内英雄,在9月11日也取得成功!)

9 月16日,官方公布有22家企业69批次产品检出了含量不同的三聚氰胺。同时强调,“三聚氰胺是一种低毒性化工产品,婴幼儿大量摄入会引起泌尿系统疾患。多数幼儿通过多饮水勤排尿的方法结石可自行排出。发生急性肾功能衰竭时,如及时治疗,患儿也可以恢复。”〔注意:大事化小,饮水勤排尿可以排结石、肾功能衰竭时患儿也可以恢复。〕

9月19日,中共人民网散布“人体摄入三聚氰胺安全限量有科学评估”的说法,后遭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否认和驳斥。FDA表示,如果食品是掺杂含有三聚氰胺或类三聚氰胺化学物质,FDA将采取行动防止这类食品进入美国的食品供应。〔注意:开始制造假新闻,大事化小。〕

9月22日,国家质检局长李长江、市委书记吴显国下台,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早已被刑事拘留。温家宝前日更就毒奶事件公开道歉,胡锦涛则在会上怒斥。〔注意:三鹿事件已经进入尾声,几只替罪羊暂时下个台了事。〕

9月24日,三元兼购三鹿已成定式,“三鹿”摇身一变“新世达”乳制品有限公司。石家庄市副市长张殿奎及各部门领导当众作秀:放心大喝“新世达”奶,然后一大堆承诺,再和谐一把向前看。〔注意:三鹿事件已经进入尾声、终于小事化了〕

可以看到,中共媒体运作上实行了“抢占舆论制高点”的手段,以达到如下目的:1)在纸包不住火的情况下,拖延毒奶消息发布时间,至奥运之后;2)有计划、有步骤的逐渐透露毒奶消息,许多重要新闻信息都来自中共喉舌;3)暗中在网上发布假消息,以配合中共喉舌正面消息;4)把一次中共多年来一直干的陷中国民众于长期处于有计划、有系统的慢性毒害之中的阴谋,在“抢占舆论制高点”的手法下,包装成一起小型的、由少数人参与的事件;5)把三聚氰胺的毒害贬低;6)最主要的是,用新闻和密闻编制出一个假象,让人觉得中共高层、中共政府主体与毒奶事件无关。

这一切,完全符合“抢占舆论制高点”的理论,起到了“点小火、灭大火”的作用。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中共在毒奶事件中,因为害人害己,最终损失惨重,其真实面目暴露在世人和全世界面前;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新西兰总理率先向国际公开三鹿毒奶粉

首先,中共是不会自动透露毒奶问题的。它一直竭力压制毒奶消息的发布,能拖就拖,不要说奥运之后,最好是永远不让人知道。但是,新西兰总理海伦克拉克却打破中共控制,是率先向国际社会公开三鹿毒奶粉的信息的第一人。

新西兰的恒天然公司(Fonterra)由于持有三鹿公司43%的股份,在8月2日得知三鹿婴儿配方奶粉出了问题,与三鹿交涉公开召回所有产品无效后,新西兰驻华大使馆于8月14日开始介入。交涉同样无效后,新西兰总理海伦克拉克于9月5日(星期五)被告知有关毒奶粉的信息。9月8日(星期一),新西兰总理召集多名资深内阁部长开会,决定:由新西兰外交部给新西兰驻华大使Tony Brown出面,与中共中央政府交涉。

更主要的是,9月8日同一天,新西兰总理命令新西兰食品安全局(Food Safety Authority)照会其它有关国家,向国际社会公开三鹿毒奶粉的信息。

中共是在纸包不住火的情况下,于9月11日有计划有安排地发布毒奶消息的。

至于给人造成揭露三鹿和毒奶这样大的事件是“国产货”的印象,而且正好发生在9月8日新西兰总理开始大动作以后,值得大家进一步核实和推敲。

国家质检局司长非正常死亡可疑

而最出乎中共意料之事,便是国家质检局司长邬建平本人。邬建平于8月2日突然非正常死亡,正好在奥运之前,毒奶被发现正在泛滥之后。负责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司长邬建平之死,有几种可能:被灭口、自杀、病死、或者吓死。但不管怎么死,都应该与毒奶问题有关。

按邬建平于8月2日死亡的时间推测,国家质检局应该于8月前就得到三鹿的通报,并向中共最高决策机构──中央政治局汇报。而身任国家质检局司长的邬建平得到的命令可能是压下不管,任凭毒奶继续伤害婴孩。特别是正值奥运风头,这样的决定对共产党应该是最自然不过的了。

其实,邬建平完全没有要死的理由,主要责任人应该是三鹿和石家庄政府,罪咎下来也应该还轮不到他头上。但是,面对中央的丧尽天良的命令,邬建平可能是良心发现,不愿传达照办,而以死抗命。所以,邬建平自杀可能性很大。

若果真如此,中共中央对三鹿事件绝对逃不了干系。温家宝的道歉、胡锦涛的斥喝,真的不如邬建平来的真诚和果断。

中共玩火 火势已经烧出其控制圈

从中共承认的数据中,还可以识破中共“点小火、灭大火”,看到实际情况。比如,对于受毒奶伤害的人数,有心人就可以大致估计出来:如果受害婴孩占全国13亿人口的百分之一,而全国毒奶占有率是80%,那么受害婴孩总数就会至少是1千万,离中共公布的400人、或后来的5万3千人相差太远。

还有,中南海独享“特供”无毒奶曝光。网民在各论坛贴出一篇题为“祝咏兰主任在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授牌仪式上的讲话”一文,其中祝主任披露了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如何为中共当局的特权阶层准备高安全和高营养有机食品的细节。

中共官方为了安抚参加奥运、残奥的外国运动员们,强调供应北京奥运会、残奥会的所有乳制品均未检出三聚氰胺,是“特供”、“嗯泽”。但是,中国民众对中共的草菅民命以及所谓的“特供”表示十分愤怒,纷纷发贴谴责和声讨中共。

另外,许多国家开始召回有毒产品,大陆毒奶粉制品泛滥全球,这些不是中共控制和操纵舆论就可以解决的。

给中共及其喉舌今后导向把脉

按照中共以前的一贯做法,前期“抢占舆论制高点”的做法已经完成,下一阶段是中共流氓关门耍狠的时候了。我们在此不妨预测一下它以后的做法:

首先,中共继续编造和强化许多不法奶农、不法三聚氰胺替罪羊的新闻。

指定的医院瞒报受害儿童病情,把已患有结石的孩子诊断为正常,以降低受害人数。

不再记录死亡婴孩人数。

公布的结石或死亡的孩子将不再增加。

律师将自愿不受理三鹿和其他毒奶事件法律诉讼。

免费为肾结石婴儿提供法律援助的“大陆自愿律师团”解散。

个别受害家庭受到合理赔偿的大新闻可能会出现,但大部分人不可期待会落到你头上。

受害父母的新闻报导将会向感谢政府关心方面被引导。

有关毒奶的负面新闻会减少或不再出现。

受害父母将会出现上访等“不理智”、甚至“引起社会公愤”的行为;这些行为是到了可以被镇压的地步了,甚至他们是受“国外反华势力”的直接指使的。证据充足,你不得不信!

“国外反华势力”是三鹿事件和毒奶的总后台;例如,有不法商人发现是外国回去的。

社会上开始流传:“这些结石娃娃本来是值得同情的,但做得太过就不对了”的指责。

将会有检测对三鹿事件的政治态度的高考试题(有良心的答案不在选择范围之内)。

三鹿事件和毒奶的字眼将在百度、甚至从古狗中逐渐消失。

受害父母和家人将永远被编入“政治不可靠”之列。

李长江、吴显国、田文华又悄悄上台 。

当然,这些只是中共的可能动作和其一贯做法;而人算不如天算,也许,中共等不到这些如意算盘的发生就已经崩溃了。

最后,反过来说,今天的中共,已经不得不在新闻发布上放弃当年完全凶狠的模样,不得不发布一些事件的存在;就像互联网与世界接轨一样,尽管被中共死死监控,总有一些信息被有效的传递开来。其实,尽管中共舆论宣传老手们提出所谓“抢占舆论制高点”、“点小火、灭大火”的手法,从中人们可以看到,中共已经不是铁幕一块了,中共在舆论上不得不松动,就有可能把中共暴力和欺骗的真实邪恶面目,渐渐的暴露在全世界和人类面前。或者说,支撑中共的一根柱子──其欺骗的一手,已经开始松动;总之,中共已经大势已去。

--转自《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