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 二零零八年中国经济由盛而衰的转捩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08年10月02日讯】新唐人记者林冲报导: 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应美中“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的邀请,在芝加哥华侨文教服务中心发表演讲,以下是演讲的部分内容.

何清涟】 奥运这个“盛宴”已经开过了,接着中共就要开始应付经济难题了。全世界所有的国家举办奥运,有利用这个奥运成功的发展了经济,推动了经济高速增长的,像日本;也有像南韩,是政治、经济双丰收的,这都是特例。但很多国家举办奥运,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还有部分国家,像希腊,奥运后经济衰退了。但是中国呐,确实是不等到奥运结束,经济危机就已经出现了。

这个问题我不是现在才讲,大概是在两个月前,日本有一家叫做VOICE的杂志,约我写一篇分析今年的经济问题的文章, 我写的标题是 ‘奥运狂奔未竟,经济危机毕显’ 。“未竟”就是未完成的意思。我为什么叫它“奥运狂奔”呢? 因为中国一直在用一种“奥运信念”支撑中国的经济,说中国办奥运肯定有钱赚。因为有商标权;还有原来要卖给美国的NBC六十八亿的独家转播权(后来又不给了)等等,他们认为肯定有钱赚。

中国老百姓被这个“奥运信念”支撑著进入股市。我的一些朋友跟我讲,大家都是这样说:奥运之前政府怎么样也不会让这个房市垮,也不会让这个股市垮,这个时候进去,肯定有钱赚。就算是拖到八月不行,我们在五月提前抛。去年我就警告他,说你还是早点抛了为好。我说你想的是提前三个月,可能有人想的是提前几个月。还有一点,你主要是要知道,这个股市的资金来源是哪里。来源一大半都是维尔京群岛的那些游资,就进去想要炒人民币升值,顺便到股市捞一把。结果从去年十二月以来,股市就一直不好。

我在这篇文章里面分析了中国经济败相,共四大类。第一,就是房市。大家都知道,中国的房市到现在市值已经缩水百分之四十左右,有一些地方掉下去的还不止这些,像深圳掉了一半还不止。出现了房贷断供的现象,因为很多买房的人觉得我继续供下去会负债更多,干脆不要了,让银行没收算了。这就形成了大笔的银行“烂账”。

第二,就是外商撤资潮,中国最发达的两个经济区域,一个就是珠江三角洲,另一个就是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这地方呢,是以港台资本为主,结果今年港台商人纷纷破产、撤资,原因有几个:一是人民币升值;二是两税并轨,增加了他们百分之十三至十四的税率;第三个就是能源价格上涨,导致他们进口的原材料,出口产品的运费都涨,他们吃不消。当然他们还讲了一个原因说是因为‘劳动法’实施,其实‘劳动合同法’还没有实施,现在实施细则还没出来呢,那是一个预期的影响,不是现实的影响。

像那个东莞,是台资集中之地,大概有七千九百多家台资企业,而且以制鞋为主。今年已经撤走了很多企业。中国制造的三大支柱产业是玩具,纺织品和制衣,制鞋,从去年就开始垮,今年都垮的差不多了。制鞋业已经萧条下去,根本拿不到订单。纺织业因为利润为零,今年根本没有订单,遭遇严冬时期。

就在珠江三角洲叫苦不叠的时候,长江三角洲又发生问题。长江三角洲“垮”的主要是民企。这几个月已经垮了六万八千多家,这都是中国报纸上公布的。下一步这些企业怎么办?这些企业就业的人是有好几百万,垮了之后等于又增加了几百万失业人口。而且这些企业一直是银行的贷款大户,他们一旦形成烂账,又得使银行背上。这也是银行烂账的两个来源。

第三个就是股市。股市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底发动的这一波行情,一直持续到去年年底,开始下跌。最高时候的市值和最低的市值相比已经缩水了百分之六十几。中央电视台联合几家媒体在今年的三月份到六月份进行了一个调查,调查了几万个样本吧,最后得出结论:股市百分之九十五点几的人亏损;百分之四点几的人保本;还有百分之一点几的人盈利。

为什么会是这样?说老实话,中国这个股民,他们确实对股市饿性质认识不清。中国股市和其他国家的股市不一样,他是政府做庄家的一个大赌场。政府从开设这个股市那一天开始,就是希望用它来圈钱,转嫁危机。最开始的时候呢是一部分企业成功的利用他圈钱,这个我在我的‘现代化的陷阱’里面写到了。当时就引发了很多问题,朱镕基做总理的时候就希望整顿一下,结果后来发现根本整顿不了。朱镕基当时就想,与其是企业圈钱,这些民营企业圈钱,还不如我国营企业来圈钱,于是就开始了把很多大型国营企业推向股市,圈了大批的钱。那麽现任政府就更大胆,就推了很多银行企业去圈钱。

中国银行的烂账真是一笔算不清的帐。到底是多少烂账,就讲前年的一个公案吧 。前年美国著名国际会计公司安永公司(Ernst & Young)公布说,中国的银行烂账有九千七百多亿,结果中国抗议,逼他认错。其实在安永之前也有一个人讲过这话,就是瑞士银行的董事长,但中国没找他麻烦,因为瑞银跟中国没有业务关系。而安永公司后来还真乖乖地认错了。为什么认错呢?很简单。安永与中国政府有关系。原来中国想把银行推到华尔街来上市的时候,建设银行、工商银行都请安永做资产审计。安永当时出具的资产审计报告、财务审计报告都说中国是合格的。但是你现在既然有这么多烂账,那就是说明你原来的审计报告做了假 。所以中国政府就问他,你到底是原来那个是假的?还是现在的是假的?安永一下就被抓住了痛角。如果他要承认原来的是假的,他就触犯了美国联邦法律,是联邦重罪,而且他的职业信誉就没有了。所以他就“两害相权取其轻”,他就干脆承认说是我们职员犯了错误,把那个职员开除了(众笑)。当时我就写了篇文章叫做‘安永报告放而又收,中国银行坏帐再惹关注’的文章,谈的就是这个问题。

中共通过股市转嫁了多少呢?我现在不说别人,就说他自己的资料。在银行上市之前,他公布的烂账率,说是百分之十九点几,这个已经远远低于国际社会给他估计的了。但是在他上市以后,银行根本没有改革,也没有什么经营手段的改良,而烂账率就下降到了百分之八点几,就是一下子下降了百分之十多,那麽这些烂账谁背了呢?股民给他买了单。所以,中国股市只有一个是真正的赢家,那就是中国政府,他成功地利用了股市转嫁了国有企业的风险,转嫁了银行风险,让广大股民承担了这个风险。现在在股市投资的大多数都是中国的中产阶级,而中产阶级凡属涉足股市和房市的,其资产都缩水了一半多以上,现在他们都很难过。那麽这是我讲的第三个危机。

第四个问题就是“通胀”问题,现在是全世界都“通胀”,因为能源的问题。但是中国更严重。因为这是“成本推动型通胀”,根本降不下来的。由于能源价格上涨导致工业品价格上涨;再导致农产品等价格上涨;所有的物品价格都要上涨。中国老百姓现在很多人吃不起肉,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因为中国的穷人太多了。

中国自己说自己只有三千几百万的贫困人口,但是世界银行给他算了一个数。世界银行为全世界计算贫困人口定了有两条线,一个叫做“高贫困线” ,一个叫做“低贫困线” 。“高贫困线”就是人日均消费两美元。这是用来衡量其他国家用的标准。但是世界银行为中国设置了一条“低贫困线”,就是人均日消费一美元。这样一算,中国贫困人口有三亿五千万。再加上过去中国的GDP是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的,是不对的,所以去年世界银行改变了对中国重新估算方法,中国GDP的总量一下子缩水了百分之四十。原来中国说GDP很快要超过德国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国,但现在一下子缩水了百分之四十,又跌回到第四位去了。中国的几亿穷困人口,本来就过的紧紧巴巴,物价一上涨,他们根本就吃不消,而且他们又没有什么社会福利。

中国的社会福利完全只提供给党政事业机关的,比如医疗保险,中国的医疗保险所有的费用,大概城市里占百分之七十,农村里百分之三十。城市里这百分之七十呢,百分之六十多是给高干群体用掉了。这个都是中国自己算的资料。因为中国这个医疗保险不是平等的,是按照政治级别分级享受,所以就等于大多数人根本得不到医疗保险。大家付不起医疗费用,好多人把没有死的母亲,活着就送到火葬场去,就是因为他们治不起病。还有好多人治不起病的就自杀,全家自杀的都有。

中国所有的问题,最后就都集中到一个问题上来,那就是“银行危机” 。世界银行的现任副行长,中国的官方经济学家林毅夫前一段时间说,中国的经济现在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我说,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强国,碰到一个房地产次贷危机这一座山,还叫苦连天。你中国比美国经济差的多了,这四座山你怎么翻得过呢?基于以上分析,我认为二零零八年就是中国经济由盛而衰的转捩点。

(此文为何清涟女士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在芝加哥华侨教中心发表的‘近十年中国为何进入社会反抗高峰期?’ 演讲的一部分, 何清涟女士演讲的其余部分,将于近期在‘透视中国’栏目中播出,请注意收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