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奶粉受害家长被抄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记者在线报导】江苏李先生的孩子喝三鹿查出有肾结石,因为孩子的病无法治疗和政府的冷处理,他在网上发表了一些不满的看法,没想到在九月三十日晚上十二点,他家被公安局抄了,电脑也被扣在公安局,李先生现在很苦恼,因为他家两个孩子都有病,需要很多钱治疗和照顾,心情很糟,不愿意接受任何采访。

江苏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受害家长向记者发来一篇讲述宝宝患病后这段时间的经历和感慨,文中充满无助和不满:

我的孩子从出生到今年八月一直喝的三鹿,现在一岁十个月了,也有结石,去医院住院,医生说根本没有办法治疗,只有多喝水,结石排不出来,我不知道以后还会对宝宝的身体健康造成影响,国家对赔偿和以后的治疗没有任何说法,又不让律师打官司,作为受害者我们该怎么办呢?以后万一有问题谁要负责呢?现在没有说理的地方,如果我们选择沉默,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吗?如果我们选择维权,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上周在徐州卫生局亲眼看到政府部门对结石宝宝的冷漠态度,心里非常气愤,很多结石孩子家长跟他们大闹,工作人员才很不情愿的打电话通知儿子住院的医院免费,上午交的1000元住院费到现在也没退给,因为是上午去医院看的,下午才开始免费,但是免费治疗的孩子基本上是能不检查就不检查,偶然听到某个穿白大挂的人对另外一个医生说尽量打发人走。

之前只有一个医院免费治疗,就是徐州儿童医院,但是那个医院的设备很差,去看病的人也非常多,我宁愿自己花钱在大医院看病,有个孩子的家长告诉说,她在儿童医院花钱看病的时候,医生建议她住院治疗,因为没带够钱,所以隔天去医院办住院,结果医生又说她不需要住院,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昨天是自费,今天是免费,自费的时候说孩子的病情非常严重,免费的时候又说孩子不严重,不需要住院治疗,相差一天医生的态度就转变如此快,让我想起医生的职业道德早就被各种各样的利益淹没了,我现在感觉中国的各个部门都有太多的问题,有时候常常感觉政府朽木不可雕了,就好象病入膏盲的病人,就是华佗再世都很难医治。

医生说国家有通知,现在只住院观察,不做碎石也不动手术,儿子住院治疗时医院只挂小苏水,不做任何治疗,可是我很担心会影响宝宝肾的发育,CT显示我的宝宝右肾大于左肾,我想一定是结石造成的,因为两肾的结石也是一个大,一个小,儿子出院了,也没有退钱,卫生局的人居然说国家有政策,下面很难执行?难道国家的新闻说免费治疗都是骗人的吗?孩子查出来有病的时候,卫生局和厂方都异口同声让我们先垫付药费给孩子看病,看了病就报销,现在却说话不算话,真是很气人,因为孩子医药费报销的事到卫生局,当初是孩子查出有结石,去找卫生局一次,当时他们让家长先给孩子看病,然后报销,现在看孩子的病也治不好,就出院了,找医院退钱,他们说要商量一下,上到下都是骗子,出事之前瞒报,出事之后又没有人出来承担责任,国家的新闻都说免费了,下面都不执行,谁来跟老百姓维权?到医院天天挂小苏打,结石根本排不出来,作为受害宝宝家长,我们现在最关心的是国家对治疗赔偿这方面的最新政策,因为下面的部门太黑,即使上面有拨款也会吃掉,而且互联网上很多受害家长发的帖子被封了。

一些宝宝的住院费不能报销,医院和卫生局都说等通知,在住院期偶然听见主治医生说,结石宝宝中有很多输尿管畸形,而且我发现很多结石宝宝都有免疫力低下,经常感冒发烧的情况,令人怀疑三鹿里面除了“三聚氰氨”之外还含有其它的有害物质?在卫生局了解到,现在国家虽然在电视新闻里说免费,可是具体实施还很难,因为上有政策,下面的医院有对策,当初花钱检查能查出来的,现在去查不一定还会有结石,不是很严重一般不会收住院,宝宝住院的时候床位很紧,现在出院发现床位空了。

卫生局的人说,九月十五号电视报道以后的可能会报销,以前的可能还不能报销,现在这些执能部门就连表面文章都做得漏洞百出,怎么能让老百姓拥护呢? 如果一个政府失去了民心,又还能存在多久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