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社论:“实其腹”政策的破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年中共成功地举办了北京奥运和残奥,中南海好像能踌躇滿志地庆祝建国五十九周年了。

谁能料想到,大煞风景的“三鹿毒奶粉”事件给这“喜庆”的气氛泼了一大盆冷水。它不光让“中国造”的假货排行榜上又添一笔可耻的记录,而且引发了更大更深的诚信危机:“民以食为天”,在中国,能够放心吃下去的东西还剩下多少?

现在,当中共建政五十九周年之际,我们不得不回顾一下这个党的治国方略了。

毛泽东的统治术,可以说是“斗争绝对化,贫穷普遍化”,结果斗得鸡飞狗跳,民穷财尽,濒临亡党亡国的险境。邓小平比毛泽东高明之处,是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代替“贫穷普遍化”,但在政治上坚持一党专政如故,坚持“斗争绝对化”如故。只是“毛式斗争”已遭普遍唾弃,邓本人也缺乏毛那种“运动群众”的本领和威望,所以不可能无休止地发动大规规的群众性政治斗争运动,而只能靠军警特务的恐怖统治和秘密镇压了。

邓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实际上也就是允许市场经济在某种程度上自由发展。这种“改革开放”政策之所以成功,并不是因为中共“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好事,而是因为它在经济上放松了控制,也就是不再继续做束缚经济发展的蠢事了。这样一来,中国经济确实有了很大的发展,三十年来,全国大多数居民都达到温饱的水准。

其实这种统治术,无非是《老子》所说的“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这是一种典型的愚民政策:把老百姓喂得饱饱的(实其腹),使他们四肢发达(强其骨),头脑简单(虚其心),人人胆小怕事,甘当顺民(弱其志)。这不正是一切专制统治者所向往的“太平盛世”(即中共所谓的“和谐社会”)吗?

可惜老子这种“圣人治国”的理想,在他那个时代都未曾实现过,更不要说今天这个自由民主大潮下的资讯时代了。即使市场经济本身,也必须以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为条件,否则便不可能有健全的市场经济。三鹿毒奶粉事件正好从反面证明了这一点。如果这个政府是人民授权的,它能这样腐败吗?(国家质检总局对三鹿产品实行“免检”。)如果中国有新闻自由,毒奶粉事件能被当局封锁几个月以致让它肆意毒害儿童吗?(这次毒奶粉的曝光,还多亏新西兰总理的外力推动!)

中共用“虚其心,实其腹”的政策治理国家,并一贯用“生存权”来搪塞世界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指责。如今毒奶粉事件已经把这条国策的真相戳穿了。

由于毒奶粉扯出了各种奶制品的问题,进一步又引发了人们对其他食品被污染的回忆和对更多食品的怀疑,以致使早已弥漫的诚信危机进一步扩大,因为人们简直对各种食品都存有戒心:“这东西能吃吗?”当许多人对食品都望而生畏的时候,这日子还能过得下去吗?社会能稳定吗?

当然,高层是没有这种忧愁的,因为他们有“特供”。用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主任祝咏兰今年八月十八日的话来说,“我们臻选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条件非常严格”,“在生产加工过程中,不使用化肥、农药、生长激素,无污染,不使用化学添加剂、防腐剂,不使用基因工程技术,并经过有机食品认证机构认证。”(见九月二十日博讯新闻)其实对领导干部的“特供”,中共一进北京就开始了。这种特权制度比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的资格都老些。

你看这个“人民政府”对领导的关心是多么无微不至!为了这些老爷们的健康长寿,除了在医院专门开设高干门诊高干病房,供应高干“特需”用品之外,还专门给他们生产“特供”食品!至于“情为民所系”的老百姓,只要能填饱肚子(“实其腹”)就行了。

难道中南海衮衮诸公不知道这种“喂牲口”式的“实其腹”政策之下,民众食品安全得不到保障吗?其实他们心里清清楚楚,只是不把人民的生死放在眼里罢了。如果不然,为什么他们为参加北京奥运的各国运动员专门生产“奥运猪”“奥运菜”,其安全可靠程度可以和“特供”相媲美?这就足以证明:他们明明知道自己统治下的中国,老百姓已经难以吃到放心食品了。

统治中国五十九年,把中国治理成这个样子,能用五十一块奥运金牌和“鸟巢”以及“神舟七号”来掩饰吗?

当然,善于“大抓”的中共,一定会“领导动手”,“大抓”一下食品安全问题,并会抛出几个官员抵罪,以便平息民愤。但这不过是经常上演的又一场闹剧而已。毒奶粉事件不过是遍及全社会的诚信危机的局部表现。舍本逐末就能解决问题吗?

--转自《争鸣杂志2008年10月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