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健国:“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哀和谐”新民谣

人们以为京奥闭幕,平安可到,不料中秋前夕,华夏灾祸又接二连三狼烟四起:九月八日山西襄汾的溃坝灾死二百五十九人;九月十三日四川巴中的客车堕崖车祸死五十一人;九月十四日辽宁辽阳的化工厂爆炸六万平米夷为平地;九月十七日统计的河北石家庄“三鹿灾”酿成六千二百四十四名“结石宝宝”,疑似者三万。于是民间流传“哀和谐”新民谣:长江后浪推前浪,不尽祸害滚滚来;皇上救灾玩和谐,水中葫芦不听话。一遮二封三瞒天,旧灾未了新灾曝;灾情原来不姓“恐”,神仙难救党天下。还有段子叹“三餐假”:早起穿上假名牌,致癌牙膏先刷牙;畅饮有毒三鹿奶,喜看柴油煎油条;午餐咸蛋苏丹红,避孕黄膳泔油炒;晚宴白酒甲醇多,甲醛啤酒催心凉。……

网吧“变绿”

要准确理解这些“哀和谐”新民谣,可试看“三鹿灾”逼网吧“变绿”。

据广州日报九月十五日报导,《十月广州建三六九家绿色网园》,以免人们受网上不良信息的侵害。明白人说,因为“三鹿灾”出现期间,“网上不良资讯的侵害”增加,因此需要让许多网吧紧急“变绿”。与查处“三鹿灾”中“不法者”的迟疑缓慢宽容相比,借“三鹿灾”逼网吧“变绿”可谓雷厉风行,斩草除根,心狠手辣。

虽然这次网吧紧急“变绿”的公开由头,是“使未成年人免受网上不良资讯的侵害”,但该报导披露,“近日,广州市新广局出新招重拳治理网吧,专门成立三支由文化、公安、城管、工商组成的文化市场专业执法队伍,分片包干、分片管理,确保辖区内网吧管理不留死角,坚持日常管理与突击管理相结合。……检查全市有证网吧一百零四间,其中给予行政处罚十六家,责令停业整顿四间,吊销《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二间;同时联合市扫黄打非综合执法联合行动组,取缔黑网吧二十多间。”

如此对网络痛下杀手?,让人疑心,“三鹿灾”中的毒奶粉是各地网站所加毒?非从重从快不能平“三鹿灾”?

尽管消息说这项网吧“变绿”计划始于今年六月,但毫无疑义,其升级高潮在“三鹿灾”出现之后。这从近日海外《参与》等中文维权网站突然遭黑,从三鹿集团所在地石家庄的报章非常低调,《燕赵晚报》只字不提“三鹿灾”,《燕赵都市报》仅有的半版篇幅报导,全部引用新华社通稿,从传说河北省委宣传部内部通告:本省传媒一律不许“炒作三鹿事件”,保护“知名企业”等等迹象看来,借“三鹿灾”逼网吧“变绿”并非地域性局部性的自主创新,而是一个全国性应对“三鹿灾”的“危机管理新政”──在遭遇非常灾难时,启动封锁网络紧缩言路等紧急预案。

不能以负面消息破坏京奥喜庆

此次“三鹿灾”的要害到底在哪里?表面看来,六千二百四十四名“结石宝宝”是因“三鹿婴幼儿毒奶粉事故”,而此“三鹿灾”是因“不法奶农”和三鹿集团管理有漏洞,即使再深入追究,也不过是国家质检部门监察不力。对症下药,只要查处了“不法奶农”,整顿了“三鹿管理”,撤换了当事官员,强化一下国家质检部门,一切就可兰桂重芳了。

细想却不然。“不法奶农”、“管理有漏洞”、“监察不力”,皆人性使然,并非中国独享,世界各国皆可能有。只不过,有言论自由的民主之地,可以通过舆论民主监督及时纠错,如美国的议员腐败、公司作弊,皆能尽早查获问题予以有效控制。而中国大陆却不成,“刑不上常委”,只要政治上不偏离“核心”,离休后也绝对安全。

早在年初,就已有多名“三鹿灾”受害者通过官方管道举报质疑,但泥牛入海无消息。到得六月份告状到了京城的国家质检总局,上了“国家质检网”,仍然是“请继续举证”,“请向卫生部反映”之类的敷衍。最后到了八月一日,各方投诉已让三鹿集团自己也承认确有“三鹿婴幼儿毒奶粉事故”,想马上“召回八月六日前生产的三鹿婴幼儿奶粉”,尽快减轻“三鹿灾”,不料有红头文件规定:京奥期间,谁也不能以负面消息破坏京奥喜庆,国家有关部门暂不受理任何食品安全事故。结果,只能委屈全国千万婴儿继续中毒,多吃一个月毒奶粉!

维护以假乱真的专制党文化

“三鹿灾”事故说明什么呢?最可怕的不是“不法奶农”,不是三鹿集团管理有漏洞的责任者,甚至也不是监察不力的国家质检部门和当事官员,而是禁止人们及时上访举报,禁止人们自由上网说真话,倡导“谁也不能以负面消息破坏京奥喜庆”的党文化。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三鹿灾”并非始于今年,而是早在四年前就有问题。二○○四年安徽阜阳“大头婴”事件中,三鹿集团曾被曝光为“四十五家问题企业”之一。但不久在三鹿集团的“要求”下,有关部门宣布三鹿集团为中国三十家具有健全的企业质量保证体系的奶粉生产企业之首位,阜阳有关部门被迫向三鹿集团公开道歉,摘其黑帽。从此“三鹿婴幼儿奶粉”畅销无阻。这期间,二○○七年九月二日,中央电视台《每周质量报告》播出特别节目──“中国制造”首集──《一千一百道检测关的背后》。这一专题报导声称,一些消费者对三鹿的幼儿配方奶粉要经过一千一百多道检测关的说法表示怀疑,是没有根据的。中央电视台对三鹿婴幼儿奶粉的生产过程进行了详尽调查,证明三鹿集团有过硬的产品质量和科学、严谨的过程管理,堪称中国婴幼儿奶粉标竿企业。

是谁让中央电视台如此伪证?在前台表演的可能是三鹿集团管理者,可能是当地政府官员,可能是国务院──在阜阳“大头婴”事件发生四年间,国务院竟然没有举一反三彻底整顿全国食品安全监测体系,总理当首负其责──这些作弊者、渎职者当然是可憎可悲,但最最可恨的,是极力维护以假乱真的专制体制的党文化!是在“三鹿灾”之后,仍然拒绝新闻自由、广开言路,继续顽固扩大箝口术党文化的花岗岩脑袋!

“三鹿灾”真相正在不断暴露。最新消息说,“曾被宣布为京奥专用奶品的蒙牛伊利也有问题,二十二厂家奶粉检出三聚氰胺,国产奶业全军覆没”。

这正是:惊天毒奶千重浪,遍地病婴无处逃。一从神州党文化,便有绝种断根忧!

二○○八年九月十七日于深圳早叫庐

--转自《争鸣》2009年10月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