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三百学生农药中毒 当局蒙骗家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09年4月21日讯】4月初,吉林省白城市约三百名学生参加学校和当地组织的社会劳动,随即出现中毒症状,而当局却表示“学生没有中毒”,但家长自费带子女到北京检查,却检验出中毒。其后,官方安排200多名学生进京“公费”检查,又称没有毒,而且京城医院拒收学生。

据北京的新京报20日(星期一)报导,吉林白城市通榆县向海蒙古族乡学校200多名学生随家长来京就诊。家长称,此前,这些11岁到15岁的孩子为当地保护区的榆树涂药后,当天便出现轻微中毒症状,因对当地医院治疗结果不满,他们将孩子带到北京治疗。星期天,经解放军307医院检测,有学生送检血液中检测到农药溴氰菊酯。

据《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乔龙采访报导,学生家长称,4月8日上午,该校和当地向海保护局联合组织学生到保护区为榆树施农药。学生出现脸肿、头晕、呕吐等不适反应。孙海霞表示,他的孩子接触农药两个小时后,已出现症状:“早晨九点多,我们孩子开始干活,到十一点多,就有孩子中毒了”。

学生家长孙海霞称,第一批自费到北京检查的学生都有中毒现象,不过,第二批到政府安排的解放军307医院检查,结果却是正常,令人疑惑:“第一批有(中毒),后来我们来的一批没有,咱们还是大批,也是最后一批就是县里领导安排的一批,最后一批公费检查的都没有,自费检查那批都有,自费那一批(检查报告)说,杀虫剂里面有五种农药,我们这一批说只有一种农药”。

据报导,此后,“生病的孩子越来越多,陆续200多人住满了乡卫生院和县医院。”随后的8天,省林业厅、通榆县政府介入调查此事,并组织专家对学生进行检查,但结果始终是“没有中毒,不会有影响。”

孙海霞表示:“县政府说这种毒对身体没有害, 只不过是哪种苍蝇药之类的东西”。于是,家长决定带孩子到北京的医院重新检查,而家长发现星期天后,医院拒绝收治学生:“我们到别的医院,一听说是我们这里的孩子,他们不给看,有一个孩子去看的,他们说你们这个我们不接受,有的到别的医院拿化验单,问他们孩子的内脏有没有影响,医院都不说”。

孙海霞的儿子11岁,肝功能其中一项化验结果高出正常值一倍,心肌酶在两天前高出正常值10倍,星期一在307医院却奇迹般地恢复正常:“在两天之内,我们家孩子心肌酶由472个,在两天之后再查是46个,现在就怀疑两天之内能降那么多吗?”。

北京一位采访过家长和医院副院长的记者对记者表示:“现在那么多的孩子都有症状,但是医院说不用治疗,我觉得这点是我最大的疑问”。

大陆关注健康的民间维权组织“益仁平”法律顾问于方强最近几天一直在接触这些中毒学生的家长,他对记者表示,由于307医院将孩子的病情说得很轻:“但是家长对这个结果很不相信,他们昨天和307的院长和副院长,一起谈论这个事,结果不欢而散”。

更令人不解的是,地方官员向家长宣布这些学生“没有中毒”之后,星期天,这些家长被强制要求回白城市。于方强说:“现在这些家长全部被当地政府遣返回当地了,当时这些家长被迫离开北京的。据一位家长说80%到90%的家长,昨天晚上他们八点多到了火车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