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政法委打压 北京千名律师遭停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09年6月26日讯】近几年来,中国大陆律师界涌现出大批维权律师,涉入中共政府明令严禁的“敏感”案件,如三鹿毒奶案、艾滋感染者维权案、家庭教会案件、山西黑砖窑案等等,特别在2008年达到高峰的替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以及在最近引发轰动的邓玉娇刺死淫官案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引起中共当局极度恐慌,因而不择手段地对维权律师进行打压。

中共司法部虽然在去年7月18日就通过文件废止广受诟病的律师“年检注册”制度,但北京司法行政当局今年却出台律师“年度考核登记”新招,并以5月31日截止日期为限,一次性给90多家律师楼的1千多名律师以“考核不合格”为由停牌。

据了解,“考核不合格”的律师都代理过当局“敏感”案件的维权律师。西安知名维权律师张鉴康说:“一千多个律师因为各种原因,可能有很多人是因为代理所谓敏感案件接受采访,而被掐掉律师职业,但是很可能会激起中国的民间维权运动更加波澜壮阔。”

上海维权律师马天林认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北京很多律师要求直选律师协会,挑战了北京司法局的权威,这次千人停牌应该视作一种报复。

香港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律师说:“国内的这种考核机制是不公平的,对律师的权利来说是一个不公平的损害。现在看来,(考核)成为当局可以滥用的权利,来打压具有不同意见的律师。当然这得关注啦…我已经向我们本地的律师公会提出我的关注,提出他们的诉求。”

法国巴黎律师娜达丽.姆莱尔6月23日表示﹕“目前,一些国际组织已开始捍卫处于危险处境下律师的权利。我是法国律师无国界的成员,对于发生在中国的律师问题,我对此非常关注。”

6月9日至12日,维权律师张建国、李静林、刘巍、唐吉田、李和平、黎雄兵、江天勇、程海等人分批来到了北京市司法局和律师协会,与负责官员关于律师执业证的注销与暂缓进行交涉,要求依法纠正并停止违法考核。

但他们的交涉没有获得任何结果,司法局官员以此事与他们无关,去找律师协会或律师事务所为由进行推委,律师协会则称有待调查后给以答复。

承办过杨佳案、法轮功案的北京维权律师程海指出,律师协会章程表明律协只有日常考核权,但实际上律协不但非法考核,还在行政许可证上盖章,这属于违法。

曾二度获得国际妇女传媒基金会杰出女性新闻工作者勇气奖的中国资深新闻工作者高瑜说:“有一些律师的协会一切都是听命于司法局,中国的司法是最黑暗的,律师年检还要交费,而且用律师年检来控制律师的政治立场,不允许他们为维权的人士或弱势群体来服务。”

著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认为,这不是北京市司法局或律师协会做出的决定。
袁红冰:“根据我们对中共的了解,一定是中共北京的政法委,甚至是中共中央的政法委做出的决定。从这个事情也就说明了中共暴政的法律虚伪性,它表明在中共的法律体制下,共产党的政治利益才是高于一切的。”

著名维权律师郭国汀说:“因为我们知道人权律师实际上是所有的律师群体当中最优秀的律师,他们是最正直、最正派的。而中共当局就专门打压这样的人。这就是反证、反过来证明了中共当局、中共政权就是一个流氓政权。”

近年来,大陆出现许多不畏中共残暴镇压的维权律师,包括著名律师高智晟三次上书中共领导人,呼吁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为此遭到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今年5月,代理重庆法轮功学员非正常死亡案件的张凯、李春富律师,遭到多名警察暴打受重伤。5月17日,数十名律师和法学专家在北京的法律研讨会上,集体手举“强烈谴责重庆公安酷刑拷打执业律师”的横幅抗议。

袁红冰指出,整个中共暴政已经到了末路,越趋向于用黑手党的方式、越来越依靠国家恐怖主义的暴力和国家谎言来维护它的统治。在这种情况下,沉默中酝酿着巨大的爆发,就像瓮安事件等大规模的群体性抗争,维权抗暴事件都是在沉默之中的一种爆发。

郭国汀律师表示,现在这个杨佳案和邓玉娇案实际上是从另一个方面起到凝聚民心的作用。“中国人要成为真正的自由人,成为自由的公民,只有把中共这个专制暴政给终结才有希望。”

袁红冰教授警告说:“在中共暴政垮台之后,这些作为中共暴政的爪牙和鹰犬的警察、官员们,他们对中国人所犯下的所有罪行,都会受到法律的正义审判。所以劝他们这些人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要给自己留一些后路,因为中共暴政的末日确实不远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