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赤峰自来水污染 官方隐瞒3天致千人入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09年7月30日讯】自7月24日以来,内蒙古赤峰市新城区玉龙、吉祥、王府、锦秀等8个小区有居民饮用自来水后患病,病例临床表现为恶心、呕吐、腹痛、腹泻、发热等症状,根据病例临床表现以及病例的分布情况,判定原因为自来水污染,导致饮污水中毒。因8个小区的共有居民数万人都是由同一个供水公司供水,所以饮水而患病者众多,更有全家患病的严重情况发生,赤峰市医院急诊科成立“新城区腹泻门诊”,诊治新城区因饮用污染水而得病的患者。据中共官媒新华社、人民网的报导,截至7月27日,共1154名患者在医院接受治疗,(编者按:截至28日17时30分,赤峰市新城区自来水受污染事件已致2622人门诊就医、59人住院观察。)至发稿时刻,无死亡病例,但部分在医院接受治疗的患病者病情严重。因为需要上班等原因,多数患者并未住院治疗,仅以服用药物缓解,实际病患数量还没有具体的统计数字。在赤峰市医院,众多患者排队候诊,在赤峰市玉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留观室、病房、走廊甚至社区门前的阴凉处,全是挂吊瓶、打点滴的患者。……


赤峰市新城区玉龙、吉祥、王府、锦秀等8个小区共有居民数万人,都由九龙供水有限公司供水,赤峰市政府与供水企业赤峰市新城区九龙供水有限公司解释说,7月23日赤峰市新城区骤降暴雨,致使新城区车伯尔民俗园内的九号供水井附近地面存水与园内湖水联通并流入井内,造成污染,7月24日晨,赤峰市新城区九龙供水公司人员在例行巡查时,发现情况,关闭了九号供水井,经警方调查,基本排除人为原因。并说,赤峰市建设部门、供水机构正在采取有效的措施控制污染继续扩大和蔓延,并对新城区所有生活饮用水主管网进行冲洗、消毒,同时组织技术力量查清污染源,并采取有效对策,避免二次污染﹔在专业机构的监督指导下,控制新增病例﹔继续抓好流行病学调查,尽快查清致病原因。赤峰九龙供水有限公司于7月26 日向居民发出公告:“7月23日,新城区突降暴雨,公司九号水源井被淹,造成水污染,提醒居民注意如下三点:一是请居民不要直接饮用自来水,应将自来水烧开饮用﹔二是请居民于7月27日4时至8时打开自来水龙头排放管道内的自来水,排出的自来水费由九龙公司承担﹔三是在清洗蔬菜水果时,请用烧开后的自来水,以免造成二次污染”。但是,居民发现,即便将自来水烧开后,也不能使用,水体浑浊,漂浮白沫。居民全靠购买瓶装饮用水作生活用水,矿泉水出现热销。

事发后,居民对于赤峰市政府与供水企业的行为极端不满,广大市民纷纷质疑,7月23日供水已经污染,为什么不能及时发现,难道供水企业没有定时化验的制度,或者没有化验分析出水体已遭污染,7月24日早晨,供水企业发现情况,关闭了九号供水井,向有关部门通报了情况,为什么不立即停止供水,还让居民饮用污水,难道不知道结果的严重,与故意下毒有何两样。7月24日早晨,赤峰市政府已经知道水体遭污染,不能继续饮用,为什么不及时通告,直到7月26日才向居民发出公告,致使数万居民连续三日饮用污水,不是故意渎职是什么,为了不可告人的意图,置数万居民中毒于不顾,等同于故意下毒,这样的政府官员应当追究他们的故意渎职罪。7月24日当晚,社区里输液的人就成群结队,至7月25日,因到各大医院治疗的同一社区居民过多汇集,居民们才自发意识到是饮用自来水集体中毒所至。在供应污水的三日,赤峰市政府及供水企业的人员肯定知道情况,为什么眼睁睁地看着数万居民饮用污水而中毒,孩子、老人和孕妇怎么办?为什么发展到成百上千居民住院才通告?在这三天,他们在干什么,如果住院治疗的居民未达如此之众,那么他们肯定会将一切都掩盖过去。九龙供水公司是以房地产业为主的民营企业—九天建化集团的子公司,富商巨贾与赤峰市政府合谋企图掩盖污染真相,本想悄悄地隐瞒罪责,可恶果却是至数万居民连续三日饮用污水,1154名居民住院治疗,这是严重而明显的官商勾结,草菅人命,反正他们知道事态的严重,绝对不会饮用污水。另外,7月23日当天并未天降暴雨,九龙供水有限公司取水井的防范措施就这么薄弱吗?果真如此,以后的饮水安全怎么能得到保证呢?污染的真相与过程究竟是什么?不仅以上疑问至今未有答案,就是如何应对病痛,污水中有何种细菌及病毒而导致病痛等等必须得知的常识,赤峰市政府与供水企业都未作出回答,在“中国之声”等中共官方媒体对此事的报导中,以上疑问也未作答。

内蒙古赤峰市政府官员的集体腐败极端严重,导致公务懈怠、腐化堕落,灾难丛生,官商勾结、鱼肉百姓,房地产业与采矿行业是官员、商人圈钱的法宝。赤峰市的经济状况十分畸形与赤贫,民不聊生,12个旗县区中有竟有9个是国家级和自治区级贫困旗县,以前,赤峰市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水源与空气未受严重污染,环境未遭严重破坏,以及丰富的矿产资源,朱镕基到赤峰视察时说,赤峰市应放眼未来,发展旅游业、农业、牧业保护好未遭破坏的自然环境,可是,今天的赤峰百姓却发现,在和谐社会的招牌之下,本属民众的矿产资源被各地蜂拥而至的权贵富人洗劫一空,商人、官员暴富,普通民众依然赤贫,剩下的是被伐光树木的山头,被洗矿厂污染的河流,污浊的空气,严重的水土流失,干旱与洪水并存,甚至到了2009年,连清洁无毒的自来水也喝不上了,因为政府官员只知道腐败捞钱,损民肥私,工作与职责忘得一干二净,看看以下人所共知的事实就知道情况是多么严重。

自从2003年以来,列入世界地质遗产名录的克甚克腾旗达里湖就被不停地严重污染,现在已严重威胁到有‘活化石’之称的世界仅存于达里湖的‘达里雅罗氏’鱼的生存,原因是注入达里湖的唯一河流—–贡格尔河被野蛮开采的采矿企业严重污染,更严重的是,采矿企业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采矿,并对保护区内的兴安岭大片森林“剃光头”,以便获取地下的矿石,而达里湖与贡格尔河却是赤峰市的旅游名片与标志,全国乃至世界闻名,另外,对林地“剃光头”是赤峰市境内采矿企业的基本操作规程,省钱、省事、省时,反正有各旗、县、乡、市等大小官员的合作保护,甚至连探矿、采矿证照都免了,9万平方公里的赤峰市境内的大小采矿企业仅有几户有合法手续,大于99/100的采矿企业属于无证非法采矿,根本不具备采矿的必备资质而不能取得证照,而众多采矿企业的规模与设备就是几个工人操作铲车与炸药。

建于中心城区的“远联钢铁”本是河北省的高污染、低技术的落后产能,在河北省臭名远扬,可是自2006年至今,赤峰市政府的官员们却大片砍掉中共元老朱德曾题词赞叹的城区内的人工生态林,为“远联钢铁”腾地,结果是山洪爆发,冲毁民众的住宅,粉尘污染导致农地无法耕作,生态与环境严重破坏,周围几十平方公里本是黄色的沙质土地变成了矿粉与粉尘的灰黑色,而赤峰市政府的官员们却为“远联钢铁”免费修建了一条公路及一座桥梁,另外,被砍掉人工生态林的土地是已经治理了几十年的沙地,生态基本无法恢复。锦山镇的“云南铜业”释放毒气制造癌症村,熏死大面积果树,村民于2009年3月进北京信访被北京与锦山两地警察配合抓回、关押拘禁。数年以前,邓小平的女儿邓楠到赤峰市观光时说,作为国家级卫生城的赤峰市的确比较清洁,还赞叹达里湖与贡格尔河的纯净与美丽,如今她若再次光临,脚踩“远联钢铁”黑灰粉尘,呼吸著云南铜业的致命废气,饮用着被污染的自来水,又做何感想,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是的,就剩下耗子了,因为它在多么肮脏的环境下都能活下去,即使喝着脏水,遭受着核辐射。人毕竟不是耗子,邓楠若再来赤峰,恐怕都不能健康地回到北京。

另外,与水污染事件几乎同时发生的是,7月27日8时30分,内蒙古赤峰市原市长徐国元贪污受贿案在包头市中级法院公庭审理,已经查明来源的钱财约3200 万元,还有更大数量的来源不明的钱财未予公布,徐国元的儿子携带巨额钱财已身在美国。徐国元案的败露源于在某大连地产商人的家族内斗中,家族成员自暴家丑并向中纪委举报,而偶然意外地牵出了与之进行权钱交易的徐国元。有这样的政府官员,在赤峰发生的各种匪夷所思的事件也就不足为怪了。至于,新城区数百亩农田被非法征占闲置已近8年﹔用催泪瓦斯对付维权拆迁户﹔数千民众自发组织抗击武装警察暴力拆迁﹔2009年的2月13日,红山区法院与地产商人暴力拆迁至女大学生剁手、自焚身受重伤轰动中国内外﹔等等事件仅是赤峰市政府官员们的腐败与暴力大餐之中的配菜而已。2008年,赤峰市大小官员集体腐败的行为导致中纪委百人调查团进驻办案,胡锦涛亲自批示要“剖析”,胡总书记,不用剖了,赤峰市境内的各级政府官员全身都是肿瘤,都烂透了,一剖就露陷了,就散架子了,100多名赤峰市政府官员到中纪委调查团上缴赃款、交代问题而获得您的免罪特批已经不是问题了,新任市长王中和在您的直接领导下,也只是个维持会长,我们根本对未来不抱希望,我们赤峰老百姓不求别的,能喝上不中毒的自来水就知足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