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员工被害 警方为何消极作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0年2月3日讯】死者马向前,他后脑勺有一个很大的肿包,手肘和小臂有擦伤,左耳青紫,头顶有四个黑色小孔,裹尸袋上留着血迹。他是深圳富士康的见习员工,从河南许昌来到富士康2个多月后,这个鲜活的生命就消失了。

据大陆媒体报道,如果不是马向前的姐姐马慧熟悉网络,或许没人会注意到马向前的死亡。猝死,是深圳警方第一次给马向前尸检所认定的死亡原因。当人们看到马慧对尸体的描述,直观地知道这不是真实的死亡原因。果然,当马慧把弟弟死亡的消息捅到网上,引来媒体大量报导后,警方又做了第二次尸检,否定了第一次猝死的论断,确定为死因不明,并将之定性为刑事案件。

两次不同的尸检结果,让人们开始怀疑,马向前的死亡是否隐藏了更多的猫腻。这是人的正常反应。正因为警方错误的尸检结果,也把富士康抛到了万人质疑的境地,似乎富士康整个集团都参与了对马向前的杀害,“血汗工厂”“台商滚蛋”之类的骂声,充斥网络。

1月23日凌晨马向前即已报案死亡,然而直到27日上午,警方对媒体的回答仍然是尚未立案。虽然26日警方已做第二次尸检,定性为刑事案件。没有立案,即意味着没有开始任何调查。于是我们看到,始终是马向前的姐姐马慧和富士康的人出现在媒体面前,解释事件发生的经过。在媒体关注死亡真相的过程中,警方完全是缺席的。正因为公权力的缺席,不仅让死者的家属陷入了痛苦和焦虑,也让富士康集团承受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关于富士康的传说越来越多,使得富士康不得不悬赏50万元,来征集破案线索。

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只要真相晚一天被发现,网民就会把对凶手和直接责任人的愤怒,指向富士康这个集体。关于富士康的负面说法,只会流传得越来越多。人们之所以会把直接责任人与富士康集团混为一谈来评论,不过是因为真相的模糊。面对网上汹涌的民意,我想富士康的高管们此刻也一定感到冤屈。

这里好像隐藏了一个问题,就是对不正义的行为,做出怎样的反应才是一种正义的方式。对今天的中国,这是一个伪问题。因为只有在一个组织与秩序良好的社会中,这个问题才真的存在。由于警方在此案开始的错误作为,以及现在的消极作为,其实已经破坏了人们对秩序的信任。警方在这里代表了社会制度,由于制度的推诿扯皮,人们对正义已经不再进行理性的思考,留下的只有一种正义的情绪。

在这个事件中,由于警方的错误与消极作为,伤害的不只是受害者的家属,也伤害了郭台铭和整个富士康集团,伤害了所有关注这个事件的民众。

到现在为止,警方仍在消极作为,马向前全家已同意进行尸体解剖,但同时提出了三点要求:请外省的法医来鉴定;两台摄像机全程拍摄;允许媒体记者在现场。从常识看,这完全属于正常要求,然而还是遭到了警方的拒绝。没有尸体解剖结果,就不能进行立案侦查,马向前案再次陷入了一个无法突围的怪圈。真相和正义,距离我们仍然非常遥远,如果只是一起普通刑事案件,我们实在找不到警方消极作为的理由在哪里。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