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审中消失的黄光裕官商大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0年5月19日讯】(新唐人综合报导)中国前首富黄光裕在 2008年被拘捕后,一度传出他“斥资十几亿织就官商大网”的消息,其后落台的广东高官或出身广东的高官,包括陈绍基、黄松有、许宗衡、王华元、郑少东等省部级高官,都被划入黄光裕的官商大网。但是,这些省部级高官一个也没出现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的判决书中,令人惊讶黄光裕的官商大网是如何消失的?

这张官商大网本来应该随着黄光裕案的一审开审而逐渐明朗起来,但着实让公众失望的是:在接受黄光裕贿赂的官员名单中,最大的官也就是公安部经侦局副局长兼北京直属总队队长相怀珠。而所谓的“斥资十几亿”也只是检察机关起诉书中提到的总计450余万元。

最终黄光裕被起诉的罪名是单位行贿、非法经营及内幕交易,而并非此前盛传的包括洗钱罪在内的“七宗罪”。

据知情者透露,被捕之初黄光裕非常焦灼,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罪行到底有多严重?到底会被判多重的刑罚?被捕会给自己一手创办的国美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出于自保,也为了立功减轻罪责,黄光裕主动供出了自己的行贿行为,于是就有了日后被媒体传之为“黄光裕斥资十几亿织就官商大网”的版本。

揭秘谁和黄光裕织成政商关系网

按照中国刑法规定,对于行贿罪来说,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按照上海市对行贿的相关规定,情节特别严重是指行贿30万元以上或造成直接损失30万元以上。

如此风险之下,作为首富的黄光裕,为何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呢?“这是因为他想要构筑一个安全网,殊不知,当这个安全网大到他不可控的程度时,任何一个网点的破碎,都将直接威胁到他的安全。”一位资本大鳄曾对黄光裕如是预言。

据了解,在黄光裕及其夫人构筑的利益蛛图中,几乎遍布了与商业资源相关的各个权力部门。

第一张网司法系统

涉及者:最高院原副院长黄松有、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公安部经侦局原副局长相怀珠、公安部政治部原正处级干部王菲。

“2008年10月中旬,黄松有在法院上班时被中纪委人员带走,被看做是黄光裕整个蛛网被撕开的先手。”一位元不愿透露姓名的采访对象说。黄松有涉案,被疑与其潮汕同乡、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原执行局局长杨贤才的贪污舞弊案相关,当时杨的涉案金额高达4亿元人民币。

“事实上,黄光裕在全国范围内的快速扩张一直被怀疑是获得了法院执行系统的助益,因为执行系统可以为其提供大量的便宜甚至是免费的场地资产及商品,比如黄光裕很可能会从烂尾楼的拍卖中获益。”上述人士分析。

第二张网行政系统

涉及者:广东省原政协主席陈绍基、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广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原厅长刘友君、浙江省原纪委书记王华元等。

“这些人,都或多或少地与黄光裕赌博案背后的连超有着难以割断的关系,而自古以来,赌博便是贿金输送的重要通道,在现代社会,赌博与洗钱、资本外逃更是关系密切。正因为如此,上述人涉案时基本上都与巨额财产来路不明或受贿多有瓜葛。”

“从这个角度来看,连超的赌船有点类似黄光裕的织网布,利用金钱等多重欲望的诱惑将这些权力大佬悉数收纳。”分析人士评价说。

第三张网商务系统

涉及者:商务部条法司原正司级巡视员郭京毅。

2006年3月末,国美电器将母公司一直未上市的35%的资产注入香港上市公司的申请获商务部批准,被怀疑得到了商务部条法司原巡视员(正司级)郭京毅等高官的鼎力说明。

一位业内人士解释说:“因为当时国美电器是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外资公司,要在国内市场进行重组、并购活动,商务部外资司是绕不过的关卡。”

第四张网银行系统

涉及者:中行北京分行原行长牛忠光。

有资讯披露,牛忠光的能量实在不可小觑,在退居二线后曾参与筹办资产管理公司,由其居中运作。仅目前所知,牛忠光曾将黄氏兄弟约4亿余元贷款作为不良资产出售给信达资产管理公司,账面资产计价仅23%,几近平账。

第五张网税务系统

涉及者:税务总局稽查局一处原处长孙海亭。

孙海亭主管主持了2008年针对国美等大型家电连锁企业的税务稽查。据税务专家解释,“利用存根联滞留票资讯,可以核实电器零售企业未认证抵扣进项税的原因,检查是否存在隐瞒销售收入问题。这是增值税稽查中的关键所在,也是零售企业缴税上的大头。”2009年11月,孙海亭被批捕,怀疑是为黄光裕的税务问题做了挡箭牌。

最后的审判没有到期

照常理,检察院、法院公布的案情既未涉及省部级高官,这些高官就不应再被扯上黄光裕案,也有传媒因此称黄光裕官商大网是被过度演绎、妖魔化。但是,黄光裕案一来未到终审判决,二来不排除还有案外案未审,三来在官商勾结问题上仍有多重疑问未消除,如何令人信服黄光裕未曾编织官商大网?

一位元法院系统的人士表示,“随着案件越揭越深,涉及的部门越来越多,黄氏兄弟的指控虽从7宗罪减少,但不排除随着其他案件的突破,证据的增加,黄氏兄弟被追加指控的可能。因为在黄光裕之前的企业家,即使被判刑入狱之后,仍有被再次指控的情况。”

所以,对黄光裕来说,最后的审判可能远远没有到期。

更令人瞩目的是,国美电器本月 11日举行股东大会时,身在狱中的黄光裕夫妇竟还能行使股权,否决三名董事的任命及董事薪酬的釐定。

北京“财经网”报道,警方为方便黄光裕“远程”参与公司事务,为他开辟了一条特殊通道,即公司将相关文书递交给警方,转交看守所内的黄光裕处理后,再递还给相应公司。黄光裕被捕两年,在被判囚之前,仍能维持对上市公司的巨大影响力,这在大陆堪称是破天荒的事,这是中国法治的进步,还是黄光裕的官商大网还在运作?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