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运火炬来临 广东疫苗受害家长遭严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0年11月4日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傅明、爱欣采访报导)11月3日,第16届亚运会火炬传递活动进入到广东省江门市,从早上6点开始,江门市部分路段实施临时性交通管制及全封闭措施,禁止一切车辆停放通行。为确保火炬传递仪式顺利进行,本次亚运会江门站火炬传递前夕,江门市新会区疫苗受害家长梁永立、余同安、谭洁仪等分别莫名遭到当局严控。

疫苗受害家长梁永立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家门外有电子监控,这些天经常有人跟着可能与亚运会火炬来到江门有关,他说:“那些便衣没对我说什么事,可能是亚运的原因吧。我孩子今年9岁。我03年就上访了,但一直都没解决问题。03年打的乙脑疫苗。打完当天几个小时以后就开始发烧,然后第四天就昏迷,结果后来诊断是脑炎。后遗症是半个植物人的状态,痛苦啊。”

与梁永立家相距约30公里的另一位疫苗受害家长余同安也告诉记者,亚运会火炬来临,自己的通信被监听,深夜被叫到派出所谈话,他们心里有鬼,他说:“昨天,梁永立给电话给我,告诉我广东亚运会举行,火炬传送在江门市,可能我们的通信被监听了,到晚上1点21分,我已经睡着了,来了两个人在门外把我叫醒,我一开门是我们镇的付所长和书记,叫我到派出所,到哪一天,哪里都不要去,如果我同意就给我一点补偿。”

同样隶属于广东江门市新区的疫苗受害家长谭洁仪表示。自己现在被人监控应该是和亚运会有关,她说:“昨天晚上,他以为我们去广州啊。8月份的时候去过。我们打官司。去广州申诉,孩子05年在学校打流脑疫苗。当天晚上就发病。15岁走路走不稳,写字写得很差,看东西看不清楚。”

梁永立认为疫苗受害家庭本身就很惨了,政府不该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的人民,他说:“我们几家一起都是疫苗出事的,然后几家一起打的官司。到现在终审,判决也不公正。我们诉求上访,几家都被监控了,我们这么苦难,这么惨的家庭,我知道像我这样的家庭在别的地方也是这样,被打压,都是不公平对待,什么和谐社会呀,真是,觉得真的悲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