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看守所在押猝死 家属奔走年余难求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0年12月21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报导)2009年9月,新疆乌鲁木齐市汉族居民田金灵在被乌鲁木齐市西山看守所羁押期间,非正常死亡。一年多来,其家属四处奔走,要求查明真相,却一直未果。

田金灵的姐姐田金凤本周一晚间在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2009年乌鲁木齐市发生“75事件”后,维汉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紧张。7月7号,有两个维族人路过她家附近的乌鲁木齐市建工医院,遭到四、五十位在“75事件”中被维族人打伤住院的汉人家属的围攻。田金凤说,她37岁的弟弟田金灵是出租车司机,当时正在家里休息,听到外面的打闹声,便出门看热闹。据弟弟回家后报告的消息,他赶到打斗现场时,那两个维族人已经被打翻在地,他不但没有参与打架,还救了另一位正好路过的维族孩子。

“他告诉我人家肯定要表彰他的。他要不和那个老院长救那个女子娃,当时那娃就让人打死了。你想当时在医院愤怒的群众见着人就打,说维族人杀了我们这么多人。就是这个意思。”

田金凤说,然而,事情的发展却不像弟弟预料的那样。2009年9月3号,两名便衣警察以搭弟的出租车为名,将弟弟骗至乌鲁木齐市西山看守所拘押。

“他们就说我弟弟以伤害为名下达了一拘留通知书嘛。”

田金凤告诉记者,万万没有想到,弟弟被抓走没有几天,她和家人却在9月8号接到乌鲁木齐市沙区刑警大队警察来电,说田金灵在看守所突发心脏病,经乌鲁木齐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9月7日你弟弟2点钟因病死了。当时我们就晴天霹雳,气得我们都没有办法,想到我弟弟好好的开出租车的,你们就这样抓走了,带走了……。”

田金凤说,弟弟在被拘捕之前非常健康结实,无端在看守所猝死,实在让家人无法接受。家人要求见田金灵的尸体,警方却只允许他们在医院的太平间匆匆看弟弟一眼,使他们无法确定弟弟身上是否有外伤。事后她和家人要求医院提供田金灵的抢救记录,也遭到拒绝。

“我们要求尸体解剖,我弟弟既然在你们医院住院了,你们最起码把我弟弟病例和死亡证明给我们开出来。医院就不给我们做这些事情。”

本台记者星期一晚间致电乌鲁木齐市沙区刑警大队以及乌鲁木齐市第一人民医院值班室,电话均无人接听,无法进一步了解详情。

田金凤说,从去年9月到现在,一年多来她和家人无数次地到当地公安部门、监察机关交涉,要求查明弟弟的死因,却一直没有结果。

“我说你们给我们写个文字的答复,哪怕就是不好的答复,你们怎么样说给个答复就可以。没有!就不给我们答复。”

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对此表示,田金灵经乌鲁木齐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死者家属要求院方提供病历,完全符合卫生部关于病历管理的规定,院方和公安机关无权阻拦。刘晓原说,虽然在查明真相之前很难确定田金灵真正的死因,但是从田金凤反映的情况来看,警方的行为让人不得不怀疑田金灵是否真正死于突发性心脏病。

“如果他属于正常的死亡的话,他应该要把公共录像拿出来再做尸检,如果你不提供这样的公共录像或者不提供尸检的话,家属肯定会怀疑他的死亡病例不正常了。办案机关要尊重民权。不能刑讯逼供啊,虽然他是犯罪嫌疑人被抓进去了,你要保护他的人权。”

继“躲猫猫”、“冲凉死”等看守所在押人员猝死事件曝光之后,中国各地类似事件依旧不断发生。今年年底,仅广东省就发生了茂名市看守所在押人员戚某“盖被死”、深圳福田看守所张某猝死等事件。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