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民主人士传递“北非”信息 遭警方打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2月10日讯】(新唐人记者唐美华综合报导)2月9日,贵州的民主人士走上街头,在贵阳市的公共场所如人民广场、黔灵公园,进行公开演讲和发放资料等活动,将近日北非埃及与突尼斯两国局势,以及把北非民众的民主诉求信息传播给大陆民众。在此活动期间,却遭到贵阳警方的暴力打压,称目前是“非常时期”,不希望中国民众了解到埃及和突尼斯时局。

据德国之声中文网报导,“人权研讨会”为贵州民主人士召集成立的一个组织,在贵州贵阳做了一个“民权橱窗”,每周都会向公众发布由动态的互联网上下载的关于国际民主动态的信息。

报导说,贵州民主人士陈西表示,北非这波民主浪潮是大家非常关注的事情,所以大年初三(2月5日)的时候,就开始做这个事情,参加的人有糜崇标、卢勇祥等人权捍卫者。刚一开始做就受到公安机关的阻挠和“打招呼”。当地的公安不依不饶,对发布北非民主浪潮信息的事情,当局认为这是非常敏感的,禁止陈西他们去做这个事情。

陈西接受法新社记者采访时说,以往也一直在做传递民主信息的事情,虽然一直有磨擦,但没有像这次这样。周一(2月7日)在广场做演讲和发放一些资料时,国保赶到,对他们大打出手,并抢夺资料。

陈西说,当时,警察要从糜崇标老先生的手上抢夺资料,在这种情况下,老先生和其他民主人士,将手中尚存的数百份印刷品抛向人群,也不能给国保。警察要抓人,在场的民众声讨他们的行为,所以最后没有抓成。

陈西告诉记者,在刚开始,警方说:“你们付的这些印刷品,我们愿意付钱,给你们一些经济补偿,包括你们为做这些资料耗费的时间也可以付钱。”警方表明目前是“非常时期”,显示他们不希望中国民众了解到埃及和突尼斯时局。

陈西还告诉记者,糜崇标老先生说了,他们认为这个不是钱的问题,这是一个人权的问题,为了维护权益,把国内民众希望听到的信息,冲破中共当局的信息封锁,还是要去做。

糜崇标还说,自突尼斯与埃及相继爆发反政府示威浪潮以来,中国媒体对相关新闻的报导都显得非常克制,也甚少看见有关评论和分析。所接触到的贵阳市民众都不知道有关消息,也不相信发生过示威,于是就把相关视频制成光盘给民众观看。

陈西还说,他们做的事触到了中共当局的敏感处,因为当局做得心虚,在埃及强权统治是三十一年,共产党在中国强权统治62年,比人家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中共当局非常做贼心虚,非常害怕中国民众效仿北非民众来反对他们的专制统治。中国的民众非常敬佩北非的阿拉伯人。2月5日上午在广场上,很多民众话题就是北非国家埃及、突尼斯的事情,民众原来认为,在那种强权下,阿拉伯世界的穆斯林人是不太可能主张民主、推动社会进步的。可是他们站起来了。

陈西认为,信息公开是《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以及中国政府在信息公开、阳光法则的承诺下,也颁布过很多这方面的法律规定,公民是有权利经由各种渠道享有信息的,这是合理合法的。

陈西最后说,中国是最早参与提倡民主、人权理念的,但是辛亥革命都过了一百年了,民众非常感慨,认为中国落后到这个地步,这是民众无法想像和理解的。所以对在中国实现民主,每个公民享有自由、民主的权利非常向往和渴望。在广场上见到的民众非常想和北非的阿拉伯人一样为推动中国的民主,愿意走上街头,也做北非人正在做的事情。目前,信息对推动中国发生改变还是有很大的作用。世界越来越小,北非的这些举动对中国的民众,通过互联网及这些民众的传播,是会起到作用的。

民主人士李任科表示,因为现在很多朋友都在讲动态网上的消息,在进行宣传。北非事件发生后,人权研讨会一些活动本来是要专门进行研讨北非时间对国内的影响,因为这个事情在国内报导都很粗线条,一带而过,很少宣传的。

据悉,由民间自发的“民权橱窗”活动,在贵阳当地存在多年,在好几个点,比如民权广场每天都有上百人甚至几百人进行讨论、演讲,或对一些消息互相传播传递,人权研讨会的大多数朋友也不间断地不定期到这些民权橱窗公开表示活动不是孤立的,要求人权的诉求也是正当的。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表示,因为民众缺乏交流手段,有些人不会上网或者海外网站也上不去,报纸上的新闻又都是歌功颂德,他们有求知欲,需要交流,听听人家讲什么。而一些上访维权多年无果的民众在此发表控诉后,也觉得比较舒畅吧!

一些分析认为,引起两地民众群起抗议的根源,诸如高物价和政府腐败等,都容易引起中国民众的联想,使埃及和突尼斯都成了中国的“敏感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