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广东惠东县平海镇政府出动警力包围弱势村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2月18日讯】当我们冷漠看待他人权利受侵害而没有伸出援手时,或许下一个被侵害的公民就是自己。

引子:

2010年10月14日,广东省惠东县平海镇人民政府办公楼会议室内,唇枪舌剑,惠东县平海镇头寮村、菜园村民代表与惠东县平海镇委张英豪副书记等领导正在就土地问题谈判,后来张英豪副书记竟然以开发商的口气提出:就用800-900万买下你们整个村,怎么样?你们以后不用回来了!

事情重组(大事记):

2010年9月24日晚上23点左右,即将进入梦乡的广东省惠东县平海镇菜园村民,突然被喧嚣声音和刺眼的警灯吵醒,大批(约100人左右)平海镇派出所公安民警和平海镇政府工作人员包围了头寮村、菜园村,进行“维稳”。

原来是防止村民到广东省人民政府反映土地被0元违法强征的事情。

为了防止村民到省政府抗议(虽然这种抗议在人民政府看来是毫无作用的,因为现在政府对于群众正当诉求,是如何解决的,人民心中有数了),平海镇魏书记、平海镇人民政府张镇长等4人,到村民代表家中,佯装和谈,实质是变相“软禁”,一直不准村民代表离开自己的家中。尽管村民代表没有组织村民到省政府喊冤,但其他村民自发行动,一起结伴上省政府抗议。

但善良的村民万万没想到,镇政府已布下天罗地网,在方园20公里的各个路口,派驻警力和人员,于凌晨3点左右截停乘载村民上访的三辆客车。村民真是有苦没处诉呀!人民政府怎么变成人民公敌?人民政府官员怎么说话就像是开发商?

9月25日中午10:30分左右,两村村民冲封锁,到省政府门前抗议,尽管在上访路途上,被镇政府截了三辆车,但一些村民,步行3个小时,从凌晨3点,走路到6点左右,终于在广汕线乘坐上到广州的汽车,零星赶到广州会合,加上从香港回乡来声援的村民,大约100人,年纪最大约80岁,最小的只有11个月,冒着倾盆大雨,场面凄惨。

村民到省政府遭受省政府冷漠对待后,回来后,镇政府,开发商联合当地一个社会力量,对村民代表进行恐吓,扬言要抓村民代表。而且镇政府竟然扬言要用“八、九百万将头寮村全部买下,以后不要头寮村了”,一副江湖人士口气,哪些像人民政府官员?简单就像当年的日本侵略中国时那样“灭村来族”了!

人民政府对付村民的手段真是花样百出,按中国大陆法律规定,土地所有权归属于村,镇政府竟然歪曲法律说,居委会、村委会不经村民同意,也可代替村民集体出卖土地(按中国大陆法律,集体土地权仅属于村民集体所有,任何出卖土地行为均需要村民过半数同意。)!按中国法律,镇政府根本就没有征地的权力,但平海镇人民政府一样去强征村民土地,而且是0元强征!

我们不妨回复事情真相:

事情起因于2010年,惠东县人民政府于1月21日、6月21日,将菜园村中土地550亩分三宗土地挂牌,2010年3月1日,深圳市万科房地产有限公司、惠州市利祥堂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以2.4亿元(9247.35万元+14897.49万元)联合拍得其中500亩(二宗地),另有50亩被惠州市普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于7月8日以2243.38万元,目前已拍卖所得土地出让金2.6亿,村民一分钱也没有得到。2010年3月初,万科公司另将1.4亿元打入平海镇人民政府账户,但平海镇人民政府留下1300万元左右,剩余1.27亿左右全部打回惠州市利祥堂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账户内。

如此算来,价值约4亿人民币两村集体550亩土地(拍卖均价约730元/平方,毗邻土地约1000-3000元/平方),这4.4亿左右,村民一分钱也没有得到。

事情追溯到1992年6月,惠东县平海镇人民政府伙同平海镇居民委员会、平海镇渔业管理区(现称为渔业村委)领导,将平海居民委员会辖下的头寮村土地约500亩,渔业村辖下的菜园村民小组土地700亩,以租代征的形式予以“征收”(2010年8月14日,惠东县国土局以答复形式,确认平海镇1992年与居委会和渔业管理区的协议为征地协议)。在这其中村民没有得到任何土地补偿。

目前拍卖的,正是1992年征收的1200亩土地当中的550亩。

试问:镇级政府可以征收1200亩吗?村民的利益如何保障?谁才是集体土地资产的所有者?一个“征收”了近二十年的土地,没有开发合理吗?管理区和居委会能代表村集体签署土地征收协议吗?什么法律赋予管理区和居委会成为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的主体?

如果按惠东县国土局说法,1992年为征地日期,那么近20年没有开发,合理吗?其实镇政府任何时候都无权征用土地,1200亩土地征用审批权在中央政府!

如今以这种包围村庄的方式,让村民失去自由合法吗?公平何需维稳,丑恶何能维稳?
正义必须实现,而且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

正气存,何须维?歪风在,如何稳?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同理,公民社会的点滴成长,就在于每个人力所能及,身体力行。宜黄事件就是明证:每一个参与推动此事的普通人,仅是点点鼠标,吼几嗓子,就能形成舆论压力,这股压力又是当事政府部门积极促进事件妥善解决以及进行事后问责的原动力之一。没准你转的一条微博一句跟帖,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稻草。每一个公民向不公不义发出的每一声抗议,都是社会改进的一剂良药。久病不可能速愈,但是若看不起这种貌似微不足道的医治努力,那么最终的痊愈只能遥遥无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