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异议人士相继被捕 欧盟担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4月14日讯】(新唐人记者唐美华综合报导)自北非和中东革命浪潮以来,中共在国内镇压不同异见人士的举动不断升级。大陆的民主人士和抗议民众相继遭到中共当局的抓捕和判刑。近日,大陆浙江维权人士朱虞夫被逮捕,魏强被劳教,以及北京异议人士刘安军、维权人士倪玉兰、活动人士华春晖也先后遭到拘捕。显示中共对异己的镇压毫不手软。欧盟13日发表声明,对中国人权状况恶化表示担忧。

浙江著名维权人士朱虞夫第三次入狱

浙江著名维权人士朱虞夫被当地公安扣押37天后,11日,被杭州上城区检察院逮捕。逮捕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不过,外界认为,朱虞夫和四川民主党成员魏水山和山东薛明凯同一天被抓。朱虞夫被逮捕可能与浙江乐清调查钱云会案;与近期在网上公开的一首“时间到了,走上街头”的诗歌有关。被当局认为敏感句子。这次是朱虞夫第三次入狱。他的妻子蒋杭莉12日接到公安局的逮捕通知书。

据美国之音中文报导,朱虞夫1978年与人合作发起民主墙运动,多次受到当局打压。他1998年加入民主党的筹备成立工作,1999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被逮捕。这次朱虞夫是第二次因为同一个罪名被捕。

蒋女士表示,从3月5号前的20多天,家门口就是24小时监看。他每走一步,就有派出所的警察和保安跟着走。这样已经二十多天了,一直到3月5号。我没看他到哪里去。本来以为拘留几天就差不多了,没想到这么严重。但是,在此期间公安并没有给任何书面和口头通知。

民运人士来金彪猜测说,朱虞夫这次被捕的原因可能与他网上写的一首诗有关。这首题为《是时候了》的诗赞扬茉莉花革命。诗中说:“是时候了,中国人!是时候了,中国是大家的,选择是自己的, 是时候用自己选择未来的中国。”

朱虞夫的朋友杨建明也表示,被捕可能与这首诗有关。最多就是这么点事情。不过,朱虞夫曾经还和杭州市国保支队的一名姓蒋的工作人员发生过言语冲突,可能因此受到报复。

杨建明还对美国之音记者透露,朱虞夫曾经为调查钱运会死亡事件的民间维权人士魏水山和薛明凯提供上网帮助,也有可能因此得罪当局。

蒋杭莉13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已经应朱虞夫的要求为他聘请了本地律师。但只是向律师事务所汇报了一下,具体还没有签什么东西。

浙江民主党成员邹魏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根据朱虞夫自己的说法,当局把他划为中国民主党的主要领导者,当局是作为打压中国民主党的一波行动逮捕朱虞夫的。

大陆相继有维权人士被逮捕和被监禁

参加过民众抗议活动的21岁异议人士魏强被判处,现在延安进行劳教。魏强还曾经在艾未未的工作室工作过。 2月20日,魏强在北京王府井参加示威活动,2月25日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参与非法集会为由被劳教两年。魏强的家人住在西安。他们担心,年轻人在这个年纪就被送进劳教会带来精神上的沉重打击。

据自由亚洲电台曾经报导,近来,被中共关押在看守所的还有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早前被公安从宾馆带走时还服食中药治疗腰病和胆囊炎,她女儿贝贝非常担忧母亲病情表示她刚有好转,双腿也正在逐渐恢复即被带走关押。

另据中央社12日报导,最近曾被拘捕的北京异议人士刘安军,他被捕后连日在与外界隔离的阴冷房间内接受警方讯问,逼他说出抗议集会的组织者。

报导说,刘安军是2月18日从家里被人带走的。他说,公安粗暴把他押入厢型车内带走,然后将他锁在北京南部一家饭店的房间里,由警卫队轮流看守。他在饭店里接受警方长达6天的侦讯,侦讯者出示异议人士、维权律师和活跃分子的照片给他看,想问出他们共同的连络窗口、信念和计划情报。他被羁押45天后获释。

此外。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的民众不满区长、检察院院长等官员的官僚作风,试图用宪法和人大组织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对上述官员进行罢免动议的启动。而沈佩兰是该次罢免活动中申请示威游行的负责人,她曾先后五次到上海市治安总队递交申请,被对方拒绝。本月8号她又被当地公安阻止出门,成为警察的重点监控对象,她家楼下每天都停有警车,并有十几名公安看守。

沈佩兰13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去上海治安总队第五次申请游行,申请游行的代表都受到恐吓、威胁,但是还是坚持要在4月8号准备去游行,就在4月8号的早上可能五点钟都不到,就有一大群人在她家楼道口了,而且还有一辆车停在楼道口不让出去。

阿什顿:对中国人权状况恶化表示担忧

欧盟昨天发表声明,对中国人权状况恶化表示担忧。欧盟外交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在声明中说,“我对中国人权状况恶化感到非常担忧”。她指出,最近几周,许多维权律师、作家、记者、上访民众以及艺术家和博客作者遭到任意拘捕和骚扰,有些则干脆被强制失踪。

阿什顿还要求北京立即释放所有因行使言论自由等普世权利而被拘押的人士。

人权组织指出,最近几周来,北京担心茉莉花革命传播到中国,加紧了对异议人士的镇压,至少有数十人被捕,有的被软禁,有的被秘密关押,下落不明。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表示,当局以不经正常法律程序的劳动教养方式,压制目前国内不同政治观点的表达,只能为中国社会矛盾增加更大的压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