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大师早年传法故事(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5月13日讯】

黑龙江

初闻大法开天目

九三年七月,师父来到齐齐哈尔,举办法轮功学习班。办班前的一个报告会,老刘有幸参加了。

师父的报告深深地吸引了他,不但身体舒服了,思想深处也发生了变化,有种久别重逢的亲切感,以至于报告结束后他都不愿离开。心想:这可不是一般气功师,一定要参加这个学习班,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

与很多初学者一样,老刘意外地走进了法轮功。之前他对气功一窍不通,对佛界的事情知之甚少。师尊在传法初期,对世人的接受程度很清楚,总是循序渐进地给初学者“扫盲”。

第二堂课,讲开天目。什么是天目?在哪里?干什么用的?在场的很多人跟老刘一样不清楚。

师尊为了打开学员多维空间的思考和认识,拿起了讲台上的杯子,那是一个黑色带盖的茶杯。

“我把这个茶杯在另外空间的存在形式拉到左手上,大家注意看。”师父说着,用右手拿桌上茶杯,左手贴近右手向左拉,边拉边提醒台下的学员, “注意看我的左手。”拉到三十公分左右停住了,问大家:“看见了吗?”

台下一部分人回答看见了。当时老刘也看见了,可杯子不是黑色而是白色的?他在心里画了一个问号。这时他还看见师尊在讲台时,有时很高大,顶天立地,好像快顶到天棚了,可是台下的师尊就一米八左右啊。就又在心里画了个问号。

第十堂课,师父给学员解答问题。老刘带着疑问提了下面几个问题:

“师父,您在台上为什么那么高大?有时好像要顶到棚顶了?”

师尊微笑着说:“那你就看对了。”

而那高大的形像是什么,师尊没有说。后来他通过学法知道了。他又问第二个问题:

“第二堂课,您举杯子的例子,为什么拉出另外空间的杯子变白色了?”

师尊回答:“颜色在不同空间有个反差,红色变绿色,黑色变白色等等……”。

只要是有缘走进学习班的人,都会被师父的语言深深吸引住,每个人都会感觉不但身体舒服了,思想深处也跟着发生变化了,思想里没有坏念头、没烦恼了。老刘就是这样,开始听报告时,每天都早早到来,还给班上的两位同事占上好座位,就在前三、四排,距离讲台的最佳位置,以便看清师尊,聆听的更清楚。随着听法深入,他就认识到这种做法不对了,于是马上归正了为私为我的错误,随之改掉。那真的是从灵魂深处的自愿归正。

办班期间,每天都看有些人围着师尊让调病或签字,师父被人乱哄哄拥来拥去的,老刘站在一旁看着,心中不是滋味。偶尔师尊也会抬头对他微微一笑。他看到师尊耐心地给学员签字,时而也听到师尊说:“这书都是我写的,每个字都是佛,还用签吗?”但师尊还是微笑着一一给签完了字。

十几年过去了,每当老刘看到这一段:“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分,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分。”(《转法轮》)这缘分啊!每当想起那段时光,老刘总是老泪纵横,难以平静。师尊面授的情景,师尊妙趣横生的语言,总是那么近,那么亲,让他回味无穷。 ◇(编者注:为了保护这些身在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我们隐去了他(她)的真实姓名,文中人名为化名)

“301”房间的往事

秀玲现在是齐齐哈尔大法弟子,与无数法轮功弟子一样,在大法中熔炼著。她有过一次巧妙的机缘,与师尊相逢过。可是当时的她万万没有想到,不久的一天,她成了师尊不离不弃的弟子。

那是一九九三年夏天,齐齐哈尔市“五一宾馆”刚刚开业。她当时是宾馆里的服务员,只有二十三岁。当时全国上下气功热,宾馆里同时接待了好几位气功师,都是来齐齐哈尔办这样、那样学习班的。给她印象最深的一位大气功师,就住在电梯门口的301房间里,那位大师与众不同。他就是师尊。

师父高高的身材,气宇轩昂又年轻,身着白色衬衫,干净、清爽,总是微笑着,平易近人。每次大师来到宾馆接待处,都是简单客气的说:“麻烦你把我房间打开。”

301 房间总是人来人往,客流不断,大师身边总是簇拥着人。宾馆服务员们都在猜想:这位大师一定是高人,还没有大官儿的架子。大家暗自观察著大师的一举一动。看大师去餐厅吃饭,总是先招呼身边人就坐,大家也不坐,都毕恭毕敬的等大师落座后才坐下。工作人员心中已猜着八九不离十了,一定是高人!大家议论著。

有一天秀玲下了夜班,清晨八点左右,她敲响了301的房门。她看见好几个人正和大师商量着什么事情,她上前就对大师说到:“李老师,我身体不好……”她不由分说地讲了一大堆这里难受那里难受,说出了许多症状。

师父客气的对她说:“你稍等一下,过一会儿我帮你调整一下。”

秀玲出去等待了,等了有二十分钟。因为刚下夜班,还急着回家,她有点焦急了,就又敲门进了房间。大师见她着急,便对身边的一个女弟子说:“你去帮她调整一下身体。”

这位女弟子随秀玲来到另外一间空房内。她俩面对面站立着,女弟子看到了她的病因,说到:“你小小年纪,怎么心思这么重呢?什么事不要想太多,看的开一些。你看你身上这些不好的东西……”一边说,一边抓,又一边叮嘱:“这么年轻,以后要开开心心生活啊!”七、八分钟的功夫,秀玲顿觉浑身轻松、心情舒畅了。身体调整完后,她高高兴兴回家了。

第二天,秀玲来找大师了。治好病了,还没给钱呢!她上前问大师的女弟子:“要多少钱?”对方回答:“我们不收费。”不收费?治好了病不收费?没听说有这好事的!这怎么让人心安呢?她没辙了,还是想表示表示。

随后,她回家里,将自家地里种的西红柿、瓜果等拿到了宾馆,送到他们房间。可是又被婉言谢绝了:“不客气!没有关系!你的心意我们领了,我们不接受馈赠。”

就这样,八天左右,师父一行人离开了宾馆。

这件事留在秀玲记忆里了,可慢慢淡忘了。直到九六年,姑姑引导她真正走进大法,感受到大法的殊胜时,凝视着师父的照片,她真的为“301房间”的往事追悔莫及了。当初的自己怎么如此莽撞、如此失礼?怎么就没能多了解一下法轮功呢?秀玲后悔自己迟迟才进入大法。之后,她便在修炼中勇猛精进了,成了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编者注:为了保护这些身在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我们隐去了他(她)的真实姓名,文中人名为化名)

齐齐哈尔纪实

师徒之间

学习班期间,师父每天都提前半小时左右来到会场,解答学员提出的问题,正点时再讲法。学习班期间,有位梅大姐,由于师父使其身体康复,她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便给师父寄了二百元钱。师父见了,按照原地址又把钱如数寄了回来。

心得体会

传法班快结束的前两天,师父还要每个学员交一份心得体会,看看学员理解法的情况,这在其它功派中从来不见。大家都没写过修炼体会,也都是第一次。一个学员走上台前,把写好的体会交到师父手上,担心地说:“写的不好。”师父高兴地接过来,说:“写了就好!”

深夜送师行

为了让学员们节省学费、尽量少付出,在齐市办班的时候收费标准很低。新学员收四十二元,后几天进班的收半价。这样,一个班下来,前后下来四百多人,收取的费用就很少了,就这样,还要按规定与当地气功协会分成。当地气功协会对师父的低收费很不满意,致使在办班结束时,气功协会都没给师父派车送行。学习班结束那天晚上,师父一行为了赶往北京办班,没有休息就要直奔车站,要赶夜间十一点多的那趟火车。师父不让学员们去火车站送行,几个学员只好在文化宫门外等待,这里是师父的必经之路,他们要再送师父一程。当师父走过时,大家都含着泪水,依依不舍。眼望着师父一行的身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

哈尔滨纪实

何为“见死不救”?

每次开班前,师父都跟当地主办的气功协会讲“重病人不收”;讲课中也说我们不是给人治病的;抱着治病观念不放的人,报了名我们也要把钱给其退回去。可主办方当地气功协会为了赚钱不管这些。

在1994 年哈尔滨四千人的学习班上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那天的课不得不推迟了时间。
当时师父正在讲法,工作人员走到师父跟前说了几句话,师父立刻几个健步飞快的出门,好半天没回来。

当师父回来上课后这样说到:“好的咱们也说,不好的咱们在这里也说一说。刚才有一位老人去世了。他本来就有重病,从锦州来的,儿子女婿送他去医院他不愿意,……非要到这儿来,半路上就死了,他儿子女婿把尸体抬来让我治。如果还有一口气在,我都可以帮他救治,但他都死了很长时间了,给救活了这不破坏常人状态吗?他的儿子和女婿是法轮功学员,把法轮章揪下来摔在地上说:’什么气功师呀?见死不救。’我的学员干出这样的事我很伤心。” ◇

长 春

偷看师父的讲稿

长春第三期法轮大法传授班期间,主办者让我负责给师父倒水,我非常荣幸的能经常在师父身边。

师父传法的第一天,当师父一走进礼堂门,学员们都起立以雷鸣般的掌声欢迎敬爱的师父。大家都目不转睛的望着师父走上讲台,掌声仍经久不息,师父微笑着向大家致意,并让大家坐下来听法。

我马上去给师父倒水,看见师父从西服上衣兜里掏出小三十二开那么大的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大小不同的字,还有各种像符号式的标记……。我把眼睛盯在纸上,想看出师父讲什么,可是一点也看不懂。这张纸就是师父传法的“讲稿”。大法传授班十天,除最后一天师父给学员解答问题外,其余九天,我看到师父都是用这张“讲稿”给学员讲法。我当时不理解,师父讲了那么多高深、内涵丰富的法,怎么就用这一张纸呢?

后来通过学法、修炼,我明白了:大法是师父的,法就在师父心中。这张“讲稿”是师父无量智慧的象征。 ◇(文/长春法轮功学员)

佛堂开光

小的时候,家里人都信佛,姥姥、妈妈总是在佛堂前敬香拜佛,她也去拜,总希望看到佛能来吃供果。姥姥生前告诉她:“等到末法时期,佛一定会回来救人的。你到时候睁大眼睛用心去找,会找到的。”

她记着姥姥的话,天天敬守着佛堂。过了很多年,她成了一位虔诚的佛家居士。她就是李慧莲,家住长春。

一九九三年五月,那是让她永生难忘的日子,她的生命彻底改变了,因为她遇到了师父。
那天朋友打来电话,给她介绍法轮功,让她去参加,因为大家都知道她喜欢气功。可这次她偏偏不想去了。参加的气功班太多,浪费掉的钱也太多,讲来讲去,气功不就是那些东西吗? “经济条件不允许,我不能去了。”她随便找了个理由推辞了。

可她这位朋友怎么也不放过她,说:“先去听一听,就知道该不该参加了。”朋友说的在理,还提醒她不用交学费。她推不掉朋友的好意,心想,去应付一下吧。她一看表,离开课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放下电话,就去省委礼堂了。

这是长春法轮大法第五期传法班,地点在省委礼堂。她来到省委礼堂,看见门前有一群人正围着一位身材高大,面目祥和的人,她突然感到有种似曾相识、久别重逢的激动,这么熟悉,这么亲切,他就是法轮功师父?她身不由己地向师尊走去。

朋友见她来了,一把将她拉到师尊面前,说:“师父,她就是李慧莲。”

师尊微笑着,问:“你就是李慧莲吗?”

“是啊。”她回答。一定是朋友把她的情况讲给师父了。

师尊问到:“你想学法轮功?”

“想学!”她一口回答。不知怎么的,见到师尊,她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那好。” 师尊说,“你放松站好,把眼睛闭上。”

又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心酸酸的,都快流出泪水了,她顺从地将双目闭上。这时,她马上感觉眼前有一团光球在晃动。她微微睁开眼偷偷一瞄,师尊的手正在她眼前晃动。几分钟过后,师尊让她睁开眼睛。她睁开双眼,呆呆望着师尊。此时,只有她自己明白这一切,她身上有多少不好的东西被师父一下拿掉了,身体已经得到了净化。全都感受到了,真的是得救了!她急忙向师尊双手合十。

之后,她走进了省委礼堂。礼堂内坐满了人,过道上都挤满了人。她被朋友领到了讲台前方坐下。师尊来了!在热烈的掌声中,师尊健步走上讲台。她望着师尊,仔细聆听着师尊的每一句话。

“这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师尊的这一句话让她的心灵一震,刚刚为她净化身体时的感受历历在目,这功真的能修到高层次上去吗?姥姥曾经的话也一下浮现在脑海里,如此说师父是……她如鱼得水,全神贯注的聆听着师尊讲法,这是在传授宇宙大法啊!只感觉这大法里有种无形的东西与她的大脑紧紧的结合在一起,她如同迷路的孩童找到​​了母亲,泪水就这样控制不住地流啊,流啊……

第二堂课,是讲关于天目的问题。她坐在礼堂里,感觉前额部位不停地转,越转越快,眼睛也跟着转了起来,眼前突然出现象电视机里的雪花点一样闪著光,一会儿又变成了一片红,出现了很多花的图案,非常透明,色彩鲜艳。一会儿又变成各种颜色的光球在眼前滚动,光球的里面是透明艳丽的紫色,光球的外面变换著颜色,有蓝色的光、绿色的光、红色的光、金黄色的光……师尊的讲台也变得很大了,好像好远好远,师尊也越来越高大了,随着视线的转移,无论看哪儿都是师尊。自己的头也变大了,变空了,唯有师尊的声音在头里回荡著。她似乎忘记了在听课,什么也想不起来,竟昏睡过去了。这么引人入胜的讲法怎么能听睡去?后来她才知道,她的脑子有病,为了给她清理大脑,必须让她处于麻醉状态下才能净化,否则她是受不了的。

她的家里一直有佛堂,供四尊佛像。师尊讲到开光后,她就担心家里的佛像没有达到真正的开光。那是六月初一的晚上,夜深人静,她打开佛堂的门,点亮桌上的灯。遵照师尊所讲的,她捧著师尊的照片跪在佛堂前,打着大莲花手印,心里想:请师父给佛像开光吧。

只见佛堂内金光四射,闪光三次,同时她感到身体也被一股很强的热流三次充盈著。她汗流满面,被惊呆了。这金光是从何而来?佛堂怎么会如此发光?这么强大的能量流又是什么威力呢?她凝视着四尊佛像,心想,再请师父把每一尊佛像都开光了吧!这一刻,奇迹又出现了,每尊佛像都出现了三次闪光,四尊佛像就是十二次闪光。而她,就这样一次次被充盈著。完成开光后,她已经热的汗流浃背,衣服都湿透了。

四尊佛像就这样奇迹般地开了光,她兴奋极了。眼前还有一个带有阴阳八卦图的坐垫套,对她也是非常重要,她双手捧起师尊的照片,心想:请师尊把垫上不良的信息也清掉吧!就这一想,垫套又连着三次金光闪烁,垫面的图案,不同的颜色都闪出不同颜色的光。

奇迹!奇迹!她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认定了千万年的等待。这是何等的圣缘能成为师尊的弟子!

从此以后的十几年,她从没有动摇过对法轮大法的信念,与师同在,与法同在。 ◇(编者注:为了保护这些身在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我们隐去了他(她)的真实姓名,文中人名为化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