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大师早年传法故事(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5月13日讯】

大 连

躺椅上的学员

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师尊到大连首次传功讲法。当日在讲法班的礼堂门前,驶来一辆轿车。一位50多岁的女士下车后,因行走困难,由她的先生背着进入会场,她坐在第一排前自带的躺椅上,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因为师父传法期间都明确指出,学习班只讲如何修炼,不为人治病,重病人都因放不下治病的心而无法进入修炼的。

这个病人是一名科技人员,一九九一年因颈椎病做了大手术,手术后两年多才能上班。但不久因一次外出办公受了风寒,再次病倒。之后,她采用了多种方法医治均无好转。这时,一位参加过师尊传功讲法班的学员向她介绍了法轮功,并推荐她看《法轮功》一书,还告诉她不久师尊就要来大连传功讲法。她看过书后觉得很好,也明白了一些法理,于是提前买好了票,准备参加师尊的讲法班。

开课前,师尊看到了躺椅上的学员,就叫工作人员和大连气功协会的有关负责人劝她退场、退票。他们急了,她的先生到台上找到师尊说明情况。师尊表示不治病。她先生说:“我们不是来治病的。在半个月前就开始看您的书、听您的录音了。我们是来学功的。”师尊听后,觉得这个学员还有悟性,就起身去看看她。

当师尊走到她跟前时,她站了起来。师尊叫她坐下,然后在她脖子上拍了两掌,在头顶上拍了两下,再清理双肩,叫她起来走。当她走到台前中间时,师尊又叫她停下来,为她净化双腿。随后师尊说道:“好了!你走走看。”

她在台前走了两圈,在场的很多学员都站起来鼓掌。

当天讲法结束时,她感觉两腿轻快,就自己走出礼堂乘车回家了。此后,她不仅可以进出礼堂,还能自己上下楼梯,再也不用别人背了。

听了师尊的传功讲法和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她从内心感到师尊和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决心坚脩大法。为了感谢师尊的救度之恩,他们专门订制了一面锦旗,写着:“法轮功法科学瑰宝”,在讲法班结束时,敬献给了师尊。 ◇

救治法国儿童

一九九四年七月五日,正值大连二期班师父讲法传功期间,突然来了两位外国男子,神情焦急的请求见师父。

这两人是父子,从法国来,家里的小孩得一种病,既不能动也不能说话,整天躺在床上,就像植物人一样。全家为治好他的病到处寻医,均无办法。后来到教堂祈祷,请求主的帮助,得到神的启示,孩子的病只有正在中国传的法轮功能治。于是,孩子的爷爷和父亲不远万里来到北京,四处打听法轮功。有人告诉他们,法轮功师父正在大连传法。他们又马上赶到大连,找到了师尊。

他们向师父讲述了孩子的病情和症状,师父问是否带来孩子的照片。他们说没带来。这时,师父让他们想一下孩子的形象。他们一想,师父马上就知道了孩子的各种资讯。这时就看师父在桌子旁用双手在空中划出一个孩子的形象,然后就像拔丝一样的动作,用手在那“孩子”的身上往出抽,抽一下就用双手将其掰碎,然后再抽再掰。经过几次之后,师父停下来,告诉那两个法国人说:“孩子好了,没事了。”当时,附近无处能打国际电话,他们无法与法国的家人联系,他们回到宾馆去打电话。电话打通了,那边的家人说:“今天早上八点左右,只见一道金光从外面进来,直射到孩子身上,不一会儿,孩子就睁开了眼,说’妈妈,怎么了?’接着孩子就会动了,还能下地走了。”孩子的妈妈高兴极了。

这父子二人得知孩子痊愈的消息,惊喜万分,跑回来特意向师父表示感谢,并同师父一起照了像。照像时,他们信奉的神在墙上也显现出来了。 ◇

挥手间痴儿换新颜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有法轮功学员得知师父将乘飞机离开大连,便手捧著鲜花去机场送行。有位学员认识机场工作人员,就带着7、8岁有些弱智的儿子先进到候机厅里去等候师父。

孩子的母亲给男孩的额头上点了一个红点以示喜庆。师父看到后,在孩子的头上轻轻的摸了一下,孩子就不傻笑了,眼神也正常了。从此就成了一个正常的儿童。额头上的红点当时非常神奇的变成了白点。许多学员现场亲睹了师父慈悲救度小朋友的场景。 ◇


李洪志先生在孩子的头上轻轻摸了一下


孩子不再傻笑,眼神也正常了,从此成了一个正常的儿童。

贵 阳

“叫我李老师就可以”

志铭早就想寻找一位德高功深的气功大师,并拜为终身不二的恩师。

有一天,好朋友对他说:“早几年就听说,将会有一位非常了不起的高德气功大师,要洪传佛法度人。”对气功早有经历的志铭并不怀疑高人的出现。这位朋友介绍说:“李大师又要在贵阳开办第二期法轮功学习班了。我单位有人参加过第一期班,同事说,法轮功可不是过去所见过的一般功法,此功不仅有强身健体奇效,而且会使人通过修炼后,净化心灵,重塑全新生命。若失此机缘,将来不会再有,会后悔终身!”朋友这么一说,志铭马上决定参加法轮功学习班。

一九九三年六月四日,贵阳第二期法轮功学习班开始,地点在贵阳医学院礼堂。这是在贵州第一期学习班刚办完之后,紧接着开办的第二期班。学员人数猛增,从第一期的400人参加增加到700人。因全国各地都有学员慕名而来,为减轻学员的负担,十天的课八天内传授。学员多,整个礼堂爆满,连人行道上都站满了学员。

志铭抱着诚心来拜高师的。一进师父的传法场,就感受到了非凡气氛。当他第一眼看到师父时,他震撼了,师父圣光灼灼,头顶上闪耀着各色光圈,师父的气度果然不凡。志铭真是欣喜望外,心中想着:终于找到了久久期待的师父。凭著自己的经验与感觉,他一下认定了眼前的高师。

第一堂课上完,师父走下讲台时,志铭和几位学员不约而同地围着李老师就说:“我们要拜李老师为师父!”

师父微笑地看着他们,说:“不用拜师,你们叫我李老师就可以了。你只要真修法轮功,我就对你负责,当弟子带。”

师父这么一说,他们心里踏实了许多。接下来的几天,他的亲身体验就更多了。他经常看到师父打出来无数的法轮在空中飞旋,有的落到学员身上,还看到师父身后有直通天顶的大功柱……还有学员看到了其他景观。一下课,大家都跑到师父跟前去询问,这些现像是怎么回事啊?师父笑眯眯的说:“是天目开了,好事,不要执著。”

课堂上,师父给全体学员清理身体,让大家跺脚,并提醒说没病的人可想一下家里亲人的病。当时,他就想到家中病痛的母亲,想着母亲的病症。师父当场给学员调整了身体,又给学员的亲人治病。从学习班上下来,他跑回了家中。

当他一回到家,奇迹出现了,他那几乎失明的八十岁老母,告诉他说:“今晚好奇怪,我看到这满屋子有许多五颜六色的圆圆亮亮的轮子在飞旋,突然,我的心脏像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感到舒服了,不痛了,还睡上个安稳觉呢。”老母亲患有高血压和严重视网膜萎缩,这反应分明是师父在给她调理身体啊!他兴奋地告诉母亲: “是我师父帮您祛病呢!”老人知道后,千恩万谢。后来老人家就在家学法了。

第二期班结束时,应学员们请求,师父欣然同意到黔灵公园与学员们合影留念。照像时,师父被学员们拽着手,一会儿拉到这边,一会儿拉到那边,师父总是乐呵呵的,尽量满足学员们的请求。

拍照完后,师父又领着学员们登攀黔灵山,还为学员们选择了炼功场,并清了场。师父语重心长的再三叮嘱学员说:“你们一定要珍惜这块修炼的环境,贵州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编者注:为了保护这些身在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我们隐去了他(她)的真实姓名,文中人名为化名)

重 庆

重庆纪实

(一)当场减学费

我第一次见到师父,当时我激动地哭了,寻找几十年的明师,今朝终于得见,说不完的喜悦。

当师尊知道我经济困难时,当众退我一半的学费25元。我不收,师尊一直要我收下,我急哭了,说:“李老师,我听了您的课就应该交学费,您不收我的钱,您就不承认我是您的弟子。”

师父走到讲台前,对大家说:“你们都是我的弟子!”

顿时,全场内掌声雷动。 ◇(文/重庆法轮功学员)

(二)简朴

九三年、九四年,师尊两次来重庆传功讲法,每次都住在价格低廉的宾馆。宾馆人员不理解地问师父:“李老师,你也是很有名望的气功大师了,应该住高级的宾馆。还住这么简朴的宾馆?”师父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

师父吃饭很简单,从不大鱼大肉,有时一碗小面。重庆人爱吃辣椒,无论面、汤、菜都放辣椒。有次师父午餐吃小面,老板不知道师父是北方人不吃辣椒,在面里放了很多辣椒。师父辣得满脸是汗,什么也没说,静静地将这碗小面吃完了。

有一次师父在一家个体小餐馆吃饭,师父将饭中一颗谷子剥开后吃下了。当时很多学员看见师父的举动,以后都不再将剩饭倒掉了。 ◇

广 州

站在后边的那位庄稼汉

玉辉家在湖北省一个偏僻的小村,没上完小学就和泥巴打上了交道,干起了农活。后来经人介绍学起了禅宗法门。修来修去,只知盘腿打坐,稀里糊涂的修了十八年,自己也感到没多大长进。但总觉天地之大,茫茫人海之中,总能等到明师出现的一天。

这一天终于来了。一九九四年上半年的一天,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玉辉偶然从朋友那里得知了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还说李洪志老师近期将在广州传功讲法,而且是最后一个班。他想:这就是我要找的,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我一定要搭上这班车。于是,他二话没说,回家带了点钱,拿上两件换洗的衣服就上路了。

到了广州,找对了地方。因为是师父最后一次传功讲法,全国各地来了很多人,有东北的,有北京的,有新疆的,有武汉的……礼堂内上下层坐满了人,连门外走廊上也站满了人,上千人的场面他从没见过。别看人多,每次师父讲法时,台下总是鸦雀无声。师父深入浅出,娓娓道来,学员们犹如久旱逢甘露,沐浴在佛光之中。玉辉印象最深的就是,师尊明确指出:要想长功就必须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修心重德。那就是修炼中的“修”字。

这段时间里,玉辉亲眼看到师父是怎么身教的。师父像慈父般的温和,从不迟到或者随意延长时间,就算需要延长时间,师父也先征求主办单位的意见。师尊还和学员一样吃普通的饭菜,住普通的房间。玉辉庆幸自己得到了高德大法,终于找到了明师。

在传法班结束那天,大会安排学员与师尊合影留念。玉辉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庄稼汉,看着场上那么多的有脸有面的城里人,无形中就有了自卑感。大家排队照相时,他就自觉往后靠了。等照完像后,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师父从人群里走到他跟前,慈父般的向他伸去了手,说到:“我知道你是农村来的,大老远来为得法……”师父走过来第一个握手的就是他啊!握著师父的手,只觉一阵热流从自己的头顶上冲下来,一下通透了全身。在禅宗学了18年的玉辉,不知道灌顶是个什么滋味,如今他体会到了。师父太神了!他为师尊那洪大的慈悲和平易近人所震撼,他为多年来终于找到了明师而兴奋。那一刻,注定了他的一生。

一个农村庄稼汉,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这一生中能有幸的参加师尊亲自传功讲法的学习班。每当回忆起师父那感人的一件件往事,端​​详著与师尊的合影,玉辉都泣不成声。正是凭著对师尊、对大法始终如一的坚信,他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走过了风风雨雨,一直走到了今天。 ◇(编者注:为了保护这些身在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我们隐去了他(她)的真实姓名,文中人名为化名)


一九九八年广州一个法轮功炼功点的学员们在晨炼

台 湾

1997年11月,师尊来到台湾,分别在台北三星国小及台中雾峰农工举办了两场讲法。当时台湾约有二千名法轮功学员。

台湾纪实

(一)“没收”信用卡

学员陪同师父到了饭店,开始办理住宿登记。因为一路上停车、吃饭都是由师父付账,这时学员很自然的拿出信用卡要帮师父付住宿费。学员刚把信用卡拿给柜台,师父的身影越过学员,一手将信用卡拿过去,给“没收”了。师父笑着说:“这个,先保管在我这儿,明天再还给你。”师父自己付了住宿费。

(二)参观故宫博物院

师父到台湾第三天,学员请师父参观故宫博物院。

一进博物院,安排的解说员还没有到,为了不浪费时间,师父就带着学员入内参观了。面对着珍奇的古物,师父随口道出,为学员讲解它们的由来、当初制造的作用及如何欣赏等等。师父对每件文物都了若指掌,学员听的津津有味,好像第一次参观故宫,方才看出里面的文物门道。

有一只连故宫的专家都不清楚的古物,是金黄色骨头,师父看后说:那是龙骨。并教学员们用天目看它的微观粒子,就是那个形象。

在还没出故宫的时候,师父跟学员说很多现代画是变异的。大家一看到,故宫的另一边正在展示现代画作品。最后学员们才体悟出,师父知道一切,对天地间事物的来龙去脉一清二楚。

(三)加油

师父乘学员的车从台北绕东部、南部再到台中日月潭。当车开出宜兰时,油箱里的汽油只剩下一半了,原以为沿途会有加油站,可一直没见到。车身重,山路又耗油,当油表快见底时,终于看到了一座村庄。结果绕遍了村庄,居然没找到一个加油站。师父说了一句:“石油公司怎么不多设些加油站?”

这时遇到一位村民,村民说:“走这条路,通常都会在宜兰加满油,一路开到花莲。沿路都没有加油站。”

这下麻烦了,要把师父困在山里可怎么办?只见师父闭着双目。不一会儿,学员们突然发现,车里的油表指针上去了,正在加满的位置上。

(四)游日月潭

本来学员想请师父去游日月潭,再去参观文武庙,看邵族,而师父一早就决定离开。学员只能遵从。临行前,师父递给学员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潭明湖水,烟霞映几辉,身在乱世中,难得独自美。”

这首描写日月潭的诗,学员对它的后半段不甚理解。后来听师父说,日月潭是牵扯台湾的命脉,万一崩溃对台湾整个生态、食物链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这时,学员才明白了,师父风尘仆仆的绕台湾一大圈赶到日月潭来,并不是来观光的,是在给台湾清场。 ◇

(编者注:1999 年9月21日凌晨1:47,台湾发生大地震,震中在北纬23.87度、东经120.78度、即在日月潭西偏南方9.2公里处,震源深度8公里,里氏震级达7.6 。日月潭在地震中安然无恙。)


台湾六千余名法轮功学员在南台湾风光明媚的垦丁风景区埔顶大草原,将指导修炼的《转法轮》这本书,金光灿烂的排演出来。

二零零九年五月九日,来自全台湾及外岛金门、澎湖等地约六千余名法轮功学员在南台湾风光明媚的垦丁风景区埔顶大草原,将指导修炼的《转法轮》这本书,金光灿烂的排演出来,庆祝法轮大法洪传十七周年。

一九九五年法轮大法传入台湾后,由于法轮功强调重德修善,祛病健身效果卓著,许多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受益,并以“人传人、心传心”口耳相传方式在社会广泛流传。据保守估计,台湾目前约有七十万人学炼法轮功,处处芬芳行谊,蔚为社会中一股安定力量。

──转自《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