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圆山饭店暴力是谁下令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6月7日讯】圆山饭店日前片面取消订房,阻止“图博之友会”进入,甚至暴力相向,理由与四川代表团在场有关,正符合马政府逢中就让的投降主义,严重伤害了台湾的主权独立与普世价值。

5月23日在圆山饭店发生的一场冲突,是台湾人权状况恶化的又一个标志。圆山饭店是一个商务机构,然而这场冲突所体现的,是政治力的深深介入。

图博(西藏)之友会本来以“大员国际”名义租了圆山饭店一间贵宾房举办新闻发布会,签了合约后,是5月22日晚上图友会向媒体发出通知以后才出现问题。圆山不是媒体,不会接到这个通知,但是有人知道这个信息,向圆山发布指示,才导致圆山变挂,禁止图友及其他人权团体进入。由于这是紧急变挂,作为商务团体的圆山饭店,缺少政治应变的经验,因此说词不但无理,而且一变再变。

圆山说词反复 渐露出真面目

圆山饭店的托词先后如下:早的理由,也是我们不得其门而入时,服务中心的回答是我们没有付订金。问题是办理租约时,承办人员说不必付订金;当晚三立电视台的大话新闻,一位观众打电话来说,他们公司向圆山饭店租借场地,向来也不必付订金。难道图友会准备赖账,以致连订金都不肯付?

但是在服务中心发生争执时,他们又有别一种回答,说是因为有四川代表团同时也举办活动而要“配合”,甚至说他们大,我们小。这非常符合“以小事大”的马氏风格。显然就是有中国的代表团,台湾人就要让路。

到争执日益激烈时,他们就指责我们到圆山来租房时有“目的”。这就逐渐还原事物的真正面目了。任何人到圆山,当然是有目的的,圆山管理阶层有意漏掉敏感的“政治”两字,显然是我们有政治目的,才使他们要取消合约。

台湾民主包容 对立仍可共处

这里有几个问题:第一,政治是众人的事,难道举办有政治目的的新闻发布会就不允许?第二,圆山过去常常有政治活动,为何以前没有问题,这次四川代表团来了才有问题?第三,四川代表团的活动就没有目的,甚至是政治目的?第四,我们的新闻发布会在二楼,他们的活动在十二楼,即使“目的”是对立的,也是可以“和平共处”,凸显台湾民主国家的包容
性,为何就非要对一方开绿灯,对一方亮红灯呢?结果正如图博之友会主席周美里所说的“官逼民反”,他们居然动手推拉要我们离开,甚至把我推倒,导致我血压飙升。谁给他们暴力拉扯的权力?

事件发生后,美国之音与自由时报在对圆山采访时,他们又增加了一个理由,那就是登记租约时,是“大员国际”,来开会时则是图博之友。这又产生两个问题:第一,我们人还没有进去,怎么知道我们不是大员国际而是图博之友?又为何没有先问清楚,他们之间是何关系?第二,即使是图博之友,为何就不能开新闻发布会?

综上所述,显然,是马政府认为,我们小小几个人权团体的记者会,会令中国方面“不舒服”,这是马英九总统在处理台湾与中国关系时的准则。

四川迫害人权 退让应受谴责

这个准则不但伤害到台湾的主权独立,也出卖了台湾的普世价值。我们谴责圆山管理当局类似中国的“城管”、“保安”等,动不动就使用暴力的行为;我们更谴责马政府见中国就拜,见中国就让的投降主义。因为中国四川省对人权的迫害,在中国排名前列,其中,四川的喇嘛经常受到当局的迫害,今年3月一位阿坝州格登寺的年轻喇嘛为抗议中共暴行自焚而死,不久共军进驻该寺,抓了300多名喇嘛。

中国几位著名的维权人士,也是坐在四川的监牢里,他们是黄琦、谭作人、刘贤斌、冉云飞。其中黄琦是中国第一位坐牢的网路维权人士,释放后又是第一个深入川震灾区救灾,因为调查豆腐渣工程与学生死难人数,在灾后第29天就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被捕判刑。刘贤斌今年43岁,川灾是第3次坐牢,3次刑期加起来是25年6个月,将超过他人生的一半。艾未未被捕也与川灾有关。

拖走七旬文人 台人岂可坐视

林保华夫人、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执行长杨月清沉痛地指出,为了区区一个四川省长来台招商,一句“释放艾未未”,73高龄的文人就被袭胸架走拖出去!她不禁要问:厚颜讨好中国客,向台湾善良百姓动粗,背后是谁下的令?由3年前晶华饭店的陈云林事件,到今日圆山饭店风波,明显的马政府向中国投降了,难道台湾人只能坐以待毙?

──转自《玉山》第102期 2011年6月1日~6月7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