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军:说说微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7月15日讯】刚刚,网友5xzm跟贴提醒:“你不玩围薄跟不上时代了”。我随手把我的微博地址(http://weibo.com/1650693382/profile)贴上,作为回复。

想想,反正也没太多的事,就“说说微博”吧。 

第一,不是我不玩微博,而是党不许我玩微博――我翻墙注册成功过推特,党略施小计,我就不能登录了,我怎么玩?

说实在,我是党的重点监控对象;在我的电脑里,有党的监控软体。而我,都懒得去格式化、重装;就算我重装了,党再攻入我的电脑,我岂不是白忙乎?

党是很小鸡肚肠的。在通过海外网站发布的《与宣传部合作,把新浪微博打造成引导舆论的利器》一文中,党明确说:“李承鹏有三百万粉丝,不是我们推荐,他能有那么多粉丝?三万也不会有,但既然我们推荐了,你有了这么多,你就要珍惜,你的发言就要有分寸。用这种方法,我们可以控制所有的意见领袖”。

党还说:“于建嵘先生就比较理智,他上次使用微博拍摄乞儿的事,一下子就能化解钱云会事件带来的危机”。

党最终如是说:“新浪微博已经准备或限制一批不听话的微博使用者,这也是赢得我们政府支持的第一步,如果要合作,我们宣传部门第一个会选择新浪微博,对于其它的例如腾讯,要就是用同样的模式管理,不听话就关闭。中国一两个微博就够了。美国也只有一个两个嘛,我们要那么多干什么?”

于以上,其一、党都打算关闭了,我玩它干什么呢?其二、党会推荐我吗?不会。吃力巴拉玩到几万、几十万,党一删,我不是全功尽弃?我千万、百万的博客被党删的还少吗?
 
就微博而言,党是只许他玩人,不许人玩他的。

今春,花开时节,又逢两会,党在网易推木子美、“愚乐”网友。开始,我没悟到,弄了篇《木子美脱下衣服咱俩谈谈如何?》,搞了下木子美。其后,我感觉到了,就一个字不写、全用粘贴过来的、整了篇《草泥马韩寒木子美草泥马中国》(附后)。近日网友庸人不自扰还评论道:“好文,支持!”。而最早,网友tdsh的评论则是:“顾先生,好多知屎粪子们要羞死了!”

党被我一玩,不便推木子美了。最近,又利用上了宋祖德。

请大家看看宋祖德微博上都是些啥:“杨丞琳撒了个弥天大谎!其实她的胸器是动过刀的”、“梅艳芳生前曾与一位姓刘的男士培育过一个试管婴儿”、“姚明的老婆叶莉是陈红第二”、“祖英是祖德非常欣赏的歌唱艺术家之一”、“林志玲与马桶王子邱士楷感情方面已秘密分手”、“蔡依林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没前没后,眼小矮个,牙龅唇厚,鼻塌奇瘦。一个女人,长成这样都能红”、“汤唯曾被一位海外的自称富商的男士以谈恋爱名义骗走一笔巨款”……

明白了吧?党,就需要这样的。这就叫舆论导向,这就叫“愚乐”人民。

2011-7-13 于南京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