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公共情妇”就是“共产共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7月29日讯】维基解密披露中国(共)高官的“公共情妇李薇,认为她“可能”是台湾特务。对这个说法,我是一笑置之。台湾军情局依惯例拒绝评论是明智的,马总统也没有出来自我贴金,因为如果她真是台谍,也是发生在陈水扁执政时代,顶多只能追追溯到李登辉时代,表明他们还有敌我意识,与马总统无关。

公共情妇不是台湾间谍

我之所以一笑置之,乃因此人的成长经历,完全与台湾无关,而她周旋在十五个高官之中,所得的利益,远远超过台湾军情部门所能给她的利益。那么为何会有台湾间谍之说?我估计,因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很丢共产党的面子,共产党不会承认这些官员人品恶劣、道德败坏,因为他们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因此把他们推给被“台湾间谍”这个“祸水”引诱、腐蚀才堕落,就可以保住共产党的“伟光正”形象。从中国媒体后来报道这个李薇最后还能“脱身”更证明了这一点,因为如果真是台湾间谍,岂会无罪?而且,如果此姝真是台湾间谍,涉案的几个高官有些怎么可以复出甚
至升官?

看到媒体有关维基解密的报道说,“据称与十五名中国(共)高官有染的女富豪李薇,二○○六年十月因逃税被捕,据称最近已重获自由,且因‘配合调查’,得以保留大部分资产。据媒体报道,李薇为原中国石化董事长陈同海的情妇,后经陈同海介绍认识原山东省委副书记、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并与其维持亲密私人关系,后来又辗转介绍给财政部长金人庆。”

这个报道不太准确。根据过去媒体及今年《财经》杂志的文章,她“腐蚀”中共高干的主要“路线图”顺序应该是金人庆、俞正声、陈同海、杜世成。最后也因为杜世成的贪腐案而使整个事件曝光。

李薇原是云南省长李嘉廷的情妇,二○○三年李嘉廷因为贪腐案被判死缓,但是他的多个情妇中,被聚焦的是徐福英,虽然李薇与她相识,但是还得以脱身,离开云南到北京,另择他木而栖。而金人庆大学毕业以后的第一份工作就在云南,从基层做到副省长,后来虽然调国务院出任京官,二十三年中他在云南的人脉仍不可忽视,因此李薇还在云南时就认识了金人庆。因此在云南出事后就往北京发展。金人庆妻子有精神病,家庭不幸福,因此李薇要趁虚而入也比较容易。《财经》杂志说她“经财经大员引入北京”,指的应该就是金人庆。

主要引荐者是金人庆

问题是金人庆又把她引荐给其他高干,也许是为她的生意铺路,而她以“献身”作为社交手段,因而就成为公共情妇而结成广泛而又紧密的关系网。李薇主要从事的行业是烟草、地产、石油等垄断的暴利行业。烟草是云南特产,是李薇在云南经营的本业。接着,她进入深圳特区,利用那里的宽松政策大展拳脚,并且结识公安官员,也取得户口。

早在北京,金人庆已经把他介绍给建设部长俞正声,发展地产。俞正声是江青前夫黄敬(担任过一机部长)的儿子,黄敬被毛泽东在党的会议上咄咄逼人的态度吓疯,一九五八年病逝。二○○一年俞正声调任湖北省委书记,李薇跟去湖北发展,也许俞正声比较谨慎,李薇在湖北没有捞到什么油水,俞正声再把她托付给同是太子党的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与主管北京市政建设的副市长刘志华;但是因为刘志华情妇王建瑞的阻扰(吃醋?)与北京城建市场的复杂局面(“有力人士”太多了),李薇在北京的发展不容易,结果俞正声再把她介绍给他以前在山东的老部下,青岛市委书记兼山东副省长杜世成。于是山东成为她的重要基地,地产与石油成为李薇经营的两大行业。她在青岛就有两座别墅。她的老爸是法裔越南人,那座法式别墅就成为她老爸的住家,以解乡愁。

到案发时,李薇在北京、青岛、深圳、香港及海外成立了近二十家公司,涉足烟草、地产、广告、石油、证券等多个行业,关联资产近百亿元。而因为涉案身陷囹圄的还有最高法院原副院长黄松有、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王益等。

三个重要官员没有点名

其中涉案的还有一个人,就是国安部长许永跃,不知什么人把她介绍给许永跃,许让李薇以“执行特别任务的要员”身份,在九七后获得赴港证件,也因此取得香港居民身份。维基解密说李薇“自称是在中国军事情报部门工作”就是这个道理。被中国通缉的大走私贩赖昌星也是“国安”身份到香港落户。正是这种身份容易被引申为“台谍”,乃至“双面谍”。

在这些涉案高官中,除了敌我矛盾被判刑的被《财经》点名,许永跃、金人庆与俞正声没有点名,因为是“人民内部矛盾”。许永跃原是陈云秘书,所以推荐他的老干部为此痛心疾首,但许只是下台而已;金人庆是世界公认的能力极强的财长,因此“双规”后降职复出,现已退休;最幸运的是俞正声,他是李薇的大恩人,不但风雨不动安如山,案发后的二○○七年十二月还晋升上海市委书记(二○○二年十六大时出任政治局委员)。俞正声的哥哥俞强声一九八○年代中期逃往美国,出卖了长期在美国情报机关潜伏的共谍金无怠。俞正声在沉潜多年后,还是得到太子党的相互照应而出头,卷入“公共情妇”事件中还得以升官,可说是一位福将。

在中共九十年的党史中,“乱搞男女关系”是“小节”,创党总书记陈独秀有二奶,中共六大选出的总书记向忠发与妓女同居,毛泽东更是一个大淫虫。所以如果没有其他贪污事项,只是与“公共情妇”睡觉,对共产党来说,小事一桩耳。

而依照中共的潜规则,部长、政治局委员这一级贪官要公开点名处理,必须政治局会议通过。所以要动俞正声并不容易。至于政治局常委这一级,则有免死金牌,所以是中共官员终身奋斗的目标,现任全国政协主席的贾庆林,被江泽民“带病”送进政治局常委而可高枕无忧了。温家宝如果出事,也不会在贪腐问题上,而是他的异端言论,为此中纪委已经透过《人民日报》出面警告要遵守党的政治纪律。

与十八大人事布局有关?

公共情妇就是“共妻”可以理解,可是与“共产”又有什么关系?这有两个理由:第一,李薇这类女人甘做二奶或公共情妇,目的是攫取经济利益。也只有中共高官可以让她们把公共财产变为她们的私有财产,让她们来“共”人民的财产。第二,中国专制制度得封建制度真传,“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还有什么不是他们的?女人当然也是男人占有的财产;封建主义再与共产主义结合,女人还是男人的共有财产呢,“杯水主义”不但过去在中共党内流行,上述的事例再次证明。

“公共情妇”事件在中共十七大召开前夕爆发,《财讯》杂志今年二月重炒这个议题,加上维基解密的披露,估计也与十八大人事布局有关。最明显的是与俞正声的仕途有关,但由于他的年龄已经六十六岁,已经不是热门的常委人选。是否会有其他影响,还看事情的发展,因为我怀疑,是否还有更高的官员也卷入这个丑闻中,以致最后这个“公共情妇”事件不了了之,李薇甚至还保住好些财产。如果有,那就是“桃色保护伞”了。

文章来源:《动向》月刊 2011年7月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